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双性花蒂惩罚绑住电击 梁医生不可以(限)全文

2022-05-31 14:53:04情感专区
原来他是为了这个。 回过神来之后,沈青枫面无表情地删了对方的微信。 第二天再见,那小伙子满脸赔笑,一副吓得不轻的模样,几次都想凑过来赔礼,可能是想问问怎

     原来他是为了这个。

        回过神来之后,沈青枫面无表情地删了对方的微信。

        第二天再见,那小伙子满脸赔笑,一副吓得不轻的模样,几次都想凑过来赔礼,可能是想问问怎么得罪了。

        但沈青枫却再也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

        内心的愤怒,那种想要反抗的咆哮,几乎要冲破天际——马里亚纳就那么牛逼吗?彭向明就那么厉害吗?我这么一个大美女,还那么红了,都同意把微信给你了,加了我之后,居然不是为了别的,就为了借着我,搭上马里亚纳的船?

        在那几天里,她脑子里翻来覆去想的,都是想要跟彭向明一刀两断!

        想要自由!

        恋爱的自由,事业的自由,人格的自由!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在自己心里打转悠,别说安敏之了,她甚至连经纪人都没敢告诉——甚至每天一早一晚的,还要在微信上汇报下自己今天干嘛了,并期待着有时候有、有时候没的一句话,或一个字。

        “嗯。”

        “好。”

        就这样。

        他的回复顶天了就这样。

        装起胆子打电话闲聊的时候,问了问安敏之安总,安总很惊喜的样子,居然说什么“看来他是真喜欢你”,“他从来都很少回人信息,连我也一样”,“能隔两天回你一条,已经很稀罕了”。

        听到这样的话,沈青枫内心真是嘲讽且悲哀。

        嘲讽的是,做他的女人,哪怕是安敏之这样,已经给他生了儿子,送一套院子四个亿的存在,在他面前居然仍是如此的卑微。

        真不知道这样子的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但悲哀的却是,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即便自己比安敏之不同,自己至少意识到了这一点,并在内心深处迫切地想要挣脱,想要争取属于自己的自由,但老实讲,在经过了上一次的失望之后,事后回想,愤怒之中却有一些后怕,再让她来,她反倒不敢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马里亚纳并购柠檬有线的消息爆出来了。

        安敏之代表马里亚纳召开的那一场新闻发布会的视频,沈青枫也看了,看着那个自己见过她最没有遮拦的模样的女人、那个在彭向明身前小心翼翼的说话、摇着屁股求欢、近乎完全没有了脸皮的女人,在镜头前淡定自若,轻描淡写间,宣布了一桩高达两三百亿的并购信息,沈青枫不由得心动神摇。

        但心里的烦躁,却越发厉害了。

        我该何去何从?

        “业界估计,这应该是因为马里亚纳虽然以蛇吞象的姿态,一举完成了这一桩惊人的收购,但其背负的巨额债务,也给公司带来了很大的财务压力,安敏之总裁在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首要任务,或许反倒不是代为执掌和消化柠檬有线,而是要努力的去解决公司当下面临的沉重的债务压力。”

        “据悉,马里亚纳是影视界近几年声名鹊起的著名制片公司,其代表作品众多,包括著名的影视作品《功夫》、《无间道》、《燕京遇上西雅图》、《来自星星的你》、《大侠霍元甲》、《射雕英雄传》等,其总资产,包括以上著名文化产品的版权估值等,业界估值,共计应该在200亿至250亿之间,完成此次对柠檬有线的私有化并购之后,其总资产上升至600亿以上,但总负债,也应该来在300亿至350亿之间,这份压力,毫无疑问是巨大的。……”

        咔哒一声,直接关了屏幕。

        一切手续都有人代办,服务到异常周到的程度。

        机票也是头等舱。




 

        飞机呼啸着升空。

        沈青枫清楚地知道,自己就是过去送这一身肉的。

        在讨好了男主人之后,顺带帮女主人求求情、讨个饶,如果能打听清楚她为什么没能如愿捞到柠檬有线的董事长位子,就完美了。

        等回来后,女主人一定会给出丰厚的回报的。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那个男人,很喜欢自己这一身皮囊。

        只要心里的这一关能过去,这件事应该没有什么多大的难度。

        可困难的是:自己心中充满着悲哀的纠结。

        飞机上也没能真的睡着。

        在那边起飞的时候,是上午十点不到,这一飞就是十个小时出头,打了几个盹儿的工夫,飞机在这边落地,天居然还是亮着的。

        飞机上通报,这边落地,才刚下午两点多。

        已经有人在外面等着了,出了机场,直接上车,再下车的时候,已经是酒店。

  躺在酒店的床上,就更睡不着了。

        于是干脆起来,洗个澡,把自己收拾好。

        干干净净香喷喷,丝袜红唇女警装。

        这是安敏之的主意,她说彭向明最喜欢自己身上、五官上的那一股英气,就干脆给自己买了好多这一类的东西,这次过来,就千叮咛万嘱咐,给塞到包里了。

        换了衣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她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悲哀来:我这算什么,千里送么?

        不,这个说法太高看自己了!

        其实是比千里送还不如的!

        安敏之随后就又打电话来,询问了一番,叮嘱了一番。

        然后,沈青枫就这么呆在房间里,穿着一身俏丽性感的衣服,却无所事事。

        一直到当地时间的傍晚六点多,她忽然接到方成钧的电话,“沈小姐,老板说让您下来一起吃饭,就在酒店旁边不远,我安排人过去接您?”

        “啊?吃饭?”

        她已经忘了要吃饭,也忘了现在即便是在这里,也已经该吃晚饭了。

        因为即便是只在飞机上吃了两顿飞机餐,她却是直到现在仍然丝毫都感觉不到饥饿——但是男主人召唤,是不容拒绝的。

        更何况,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

        于是她答应下来,就要收拾东西出门,临出门前才发现,自己居然穿着一身国内的制服呢,赶紧又换下来。

        吃饭的地方,果然就离酒店不远,甚至无需开车,步行也就五六分钟。

        方成钧安排了人过来接她,很快就到了吃饭的馆子。

        就是一家普普通通的法国餐馆。

        进去之后等了也就十分钟,她就看到他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