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GAY欧美男男GV片在线观看iii 朋友的娇妻婉茹

2022-05-30 15:06:57情感专区
只是为了让你避过柳湖那个劫数,才让你生于另一个世界、从而学会了游泳吧?如此一想,周衡之前所说的21世纪的种种,在沈复眼里,都变成了环环相扣、送她来到自己身边的必经过程。当然

只是为了让你避过柳湖那个劫数,才让你生于另一个世界、从而学会了游泳吧?

如此一想,周衡之前所说的21世纪的种种,在沈复眼里,都变成了环环相扣、送她来到自己身边的必经过程。

当然,周衡外婆的事沈复选择了先不去想,马首玉雕不是还都不知在哪里么?

努力咽下一朵从未吃过的南瓜花,再看了眼对面姑娘低头持汤羹的美好样子,沈复觉得,再无别的解释了,阿衡是老天爷给自己的命定之人。

“吃饭!”周衡察觉到对面那人欲言又止、一副探究的样子,便头也不抬地说了句“你不用跟我解释,从你的角度和立场来说,你没有做错任何事,也无需跟任何人解释,真的!”说完还特意恳切地看了沈复一眼。

知道他还想解释那两个侍妾的事,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道德标准,何况自己跟他没有实质性的关系。

这一刻,周衡觉得心里很是难受,但又强迫自己做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反正,反正等找到那马首玉雕就好了,回去见亲爱的外婆,从此彼此江湖两相忘。

沈复哪知她心中所想,他如今又下定了决心,周衡这一眼还看得他忍不住一笑,嘴里含糊应了声,之后低头喝汤,只觉一室安然,嘴角都控制不住地上扬。

之后两人便没怎么多话,晚饭毕,周衡喊了两个丫鬟上来收拾,之后一个温柔地交代对方好好休息等下会让沈嬷嬷再把汤药熬了送过来,另一个则一脸淡然地礼貌回复对方等下天色已晚,回去仔细脚下的路。

两个丫鬟缩着脖子低头认真做事,之后春雨陪着周衡,春桃则提了食盒跟着沈复回内院,一路上夏虫啾啾,间或有几只萤火虫在路边树丛里飞舞,让沈复看着只觉心情愉悦。

等沈嬷嬷到了内书房,见到的便是看着眉目柔和、一看就知心情不错的自家王爷,顿时暗自舒了口气,看来王爷在表小姐那边过得不错,便垂手先把周衡那边的事情给汇报了

“禀王爷,表小姐那边的汤药,奴婢刚才亲自看着熬好的,已经让春桃给带走了,明早的到时奴婢再自己送过去。如果今晚表小姐恢复得好,明早奴婢想着,让表小姐吃点白粥配点脆萝卜也可以。”姑娘家来月事虽说需要忌口,但只要注意不要吃凉食就可以了,白粥是热的,萝卜虽然凉拌,但配起来就是温的,没什么问题,何况人家也想吃。

沈嬷嬷自认这算是投其所好,果然,沈复听了,眉眼间更是舒展了一些,点头表示可以“有劳嬷嬷费心了,阿衡她自己不在意这些,你这方面还是多看着点儿。”

“这是奴婢的本分,应该的。”沈嬷嬷规规矩矩地应了声,之后便提到了刚才这段时间自己打听来的情况

“潘大娘那边,奴婢已经去问过了,她的解释明面上听着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她们也不知道实情,那潘大娘话里话外的还觉得委屈,说她好歹也在王府干了半辈子了,春雨虽然有她爹娘撑腰,也不能这么骑到她头上来。”

“后来奴婢使了些法子,给她灌了几杯黄汤,之后又顺着她的话说了些表小姐的不是,王爷恕罪,回头万一有人传到您的耳朵里来,还请您担待,毕竟如今奴婢算是知道了,自打那院墙围起来后,大家便有些私底下的猜测—”

“潘婆子怎么说?”沈复依旧眉色淡然,看着对这些话没什么表示。

“回王爷,潘婆子讲话粗鄙,因为不知道表小姐的身份,对她有些编排,奴婢就不在此多说了,本来奴婢以为只是乱嚼舌根,不过讲着讲着,许是喝到上头了,潘婆子后来就冒了一句,大意是园子里的姑娘是天仙不成?再天仙,不也身份不明,连个侍妾都算不上么?”

说到这儿,沈嬷嬷也是停下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下沈复,见他脸上没什么变化,还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继续往下说,便放心地往后说自己的发现

“奴婢听到这里,想到之前春雨说的潘婆子说过什么‘要先紧着崔姑娘她们’,便附和着她的话往崔姑娘她们那边引,之后花了点时间,那潘婆子终是露了些口风出来,原来这些日子崔姑娘她们给了不少好处,说是有劳她在吃食上多费心思。”

“潘婆子说她感念两个姑娘的好,想着得找个机会投桃报李,这两日,因着刚好跟春雨去的时间给装上了,崔姑娘那边的春草和傅姑娘那边的春苗便私下找潘婆子抱怨了几句,话里话外都是挤兑表小姐的,潘婆子拿人手软,刚好今儿又不凑巧都给撞上了,便想给春雨个下马威,给那边卖个好。”

“崔姑娘她们如今吃穿用度怎么个算法?”沈复手指在桌上敲了敲。

这话问到沈嬷嬷心里去了,之后先是解释了王府侍妾具体的吃穿用度要求,随后又赶紧说了自己的看法

“王爷,实不相瞒,崔、傅两位姑娘,这些年在内院,也算老实本分,从未对吃穿用度提出过任何要求,连带平日里奴婢有事去见她们,也都是客气有加,是以这几年她们俩在后头的晚晴院里住着,奴婢也未多加注意。”

“春草和春苗,却都是奴婢手底下教出来的,她们俩都是老实本分的丫头,这一点奴婢自认算是了解,要不然也不会拨了她们去伺候两位姑娘,如何现在就学着编排起人来了?奴婢觉得有些不对。”



 

“所以你的意思是,晚晴院里的人有些别的心思?”沈复起身走到窗前,外面只有灯笼隐约的亮光,也不知道阿衡睡下了没有,对了“你让人送些冰过去,天气越来越热,以后巳时中一次,戌时中一次,再多给她备些祛暑之物。”

这“她”是谁,自然不用多问,反正肯定不是晚晴园里的那两位,沈嬷嬷垂眼应了声是。

“晚晴院那边,崔傅两人先不用多管,回头你倒是可以好好问问院子里的粗使婆子,最近可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潘婆子就不用多管了,随她去。”吩咐完了这些,沈复便让她下去了“表小姐那边,还得有劳嬷嬷多费心。”

行吧,今儿我也算是知道了,表小姐可千万怠慢不得,以后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精心伺候,沈嬷嬷行了礼退下。

一件事接着一件事,每一次阿衡有事,似乎都预示着什么,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么,照沈嬷嬷所说,晚晴院的做法有违常态,所以,还是会跟三公主有关么?难不成她的手已经悄悄伸到了自己的王府里?

想到如果没有周衡意外逃生,自己还不知如何落入三公主母女俩的算计当中,沈复也是觉得一阵反胃。

但转瞬又觉得暗自庆幸所以老天爷仁慈,特意送了阿衡到自己身边来为自己解围么?

已经把两人间的意外相遇直接定性为天降缘分的沈复,从此对周衡的心思发生了质的转变,连带着的,只要是对周衡不利的,必定要替她扫除干净。

而当前第一桩,便是好好查一查这突如其来看似巧合、却又像是调虎离山之计的春雨厨房被使绊之事。

当然,这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查明的,是以当着沈嬷嬷的面,沈复也没怎么说,只让她不要急,让人注意晚晴院的动向便是,后来却最终还是去了外书房歇下,入睡之前找了暮云吩咐了些事。

第二天下午沈复便又提早下了衙,回府直奔上云池畔的柳风阁,门口草地上带着小黑狗坐等他来的春桃,远远地就迎上前来禀报

“王爷,表小姐在水榭那边,春雨姐姐一直跟着。”

说完了就赶紧低头候在一旁等他发话。

沈复对此很是满意,之前这小丫头还是太随意了点儿,便“嗯”了句,示意她不用跟着,之后缓步往水榭那边去。

许是心境不同了,如今走在这条水边小路上,沈复只觉心情舒畅,连带那两边的绿树青草,都倍觉赏心悦目,又想着,过几天还能让周衡在自己跟前一展身手,更是觉得兴奋和期待,脚步也快了起来。

春雨那边也远远地早就看见他了,一边跟坐在石桌前看着一直在发呆的周衡说了声,一边从水榭内疾步迎了出来,行了礼喊了声“王爷!”

见沈复的眼睛已经不自觉地看向了水榭里的表小姐,便很是识趣地低声说了句“表小姐今日身子无恙,饭菜也合胃口。”之后就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沈复听了便抬脚往前走,这会儿坐在石桌旁的周衡也已经看着他了,倒是没有听到往日那句“你来啦?”笑容也有些勉强。

不过沈复如今心情好,也不以为意,上前就在她旁边的石凳上坐下,先是仔细地看了看周衡的脸,满意地说了句“不错,脸色看着比昨日好多了!”

接着又叮嘱了句“这几日饮食上还是要多加注意,还有,这会儿太阳还是有些晒,为何不放下帘子?”回头打算喊春雨,见她垂着头站在外头,便打算起身自己去拉帘子。

“不用了,我没那么娇气!”周衡拉了下沈复的袖子,有些无奈“昨日是意外,现在已经好了,而且白天都在凉快的屋里躲了一天了,还是得出来感受下自然的温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