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古代乳h揉捏 爸妈在房间里声音好大我该怎么办

2022-05-30 15:06:14情感专区
搞了半天,原身是有家庭阴影啊,生怕自己未来的夫君跟她爹一样,说话不算话,这才努力想要在婚前约法三章呢。这一刻,周衡觉得对那位如今应该在21世纪成为了另一个自己的周家小姐有了

搞了半天,原身是有家庭阴影啊,生怕自己未来的夫君跟她爹一样,说话不算话,这才努力想要在婚前约法三章呢。

这一刻,周衡觉得对那位如今应该在21世纪成为了另一个自己的周家小姐有了更多的理解,想到此,便很是诚恳地抬头跟沈复说道

“不好意思,我可能有点多事,不过等我走了以后,你和周家小姐成了夫妻,那我觉得,设身处地替她想想,她之前的要求也合情合理,然后你自己也曾说,希望能跟你父王和母妃一般,那就还是不要纳妾了吧?”

“夫妻恩爱相伴一生多好啊,照我们那个地方有个人的话来说,婚姻里面超过两个人,还是会很拥挤的,让人喘不过气,那就会出问题,你不妨考虑一下,真的。”

“当然,如果你还是不喜欢周家小姐,那我觉得,要么你就痛快一点退婚吧,这样对彼此都好,那样的话,刚才的话就当我没说!”

“至于侍妾么,”周衡双手一摊,反正你都已经收了她们了,总不能把她们辞退了吧,又不是丫鬟,那就不是自己应该考虑的事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既定事实,我也无权对她们的前途命运指手画脚。”

沈复本来微红的脸这会儿已经沉下来了,什么叫“我走了以后”,还“痛快一点退婚”,就算如今找不到马首玉雕,这也是笃定能顺利走成么?

再说了,刚才两人之间还说得好好的,怎么如今就这般就事论事还振振有词?意思是自己也是渣男么?

沈复只觉心中各种难言的情绪一起翻涌上来,想了想,又忍了忍,终是觉得有些话得跟她说明白“阿衡,其实我—”

“王爷,表小姐,”楼梯口这时候却传来了春桃的声音,后面跟着提着食盒的春雨,小丫鬟还气喘吁吁地张口禀报“王爷,晚饭来了,嬷嬷让奴婢转告您一声,她有件事想要跟你说,如果您今晚歇在内院,她到时就去内书房见您!”

这春桃,早不来晚不来,这会儿竟然来了,沈复刚才被周衡那一通说已经弄得情绪不好了,这会儿又被春桃打断,顿时一甩袖子沉声喝了句“放肆!”

这话吓得两个丫鬟顿时就跪在了楼梯口,也惊得周衡身子一抖,不明所以地赶紧抬头看着沈复,不知他为何突然发火。

一时间,楼上静悄悄的。

周衡自然不会感到害怕,不过看了下眼前的情况,又想了下刚才的情形,应该是在气恼说话被小丫鬟打断了吧?

不禁在心里撇了撇嘴,看,这个世界便是如此地不由自主,自己能婚前随意找一堆侍妾,丫鬟们却要随时下跪,想到这里,周衡只觉索然无味,又看两边一时都僵持着,便披着外衫下了床往桌边走,淡淡地说了句“吃饭吧!”

沈复在说完那两个字后便有些后悔,毕竟周衡还在旁边,眼下又见她突然说了这么句话,声音还波澜不惊的,听着像是生气了,便跟着朝春雨沉声说了句“起来摆饭吧!”

又看了眼春桃,再看了眼已经低头在桌边坐下的周衡,终是又缓和了些语气说了声“你也起来吧!”

可怜小丫头,怯生生地应了声“谢王爷!”之后便垂着头站在旁边一动都不敢动了。

“春桃,你过来帮下春雨吧。”周衡头也不回地喊了句。

“是!”春桃低声应了句,听着依旧有些害怕,于是在摆饭间隙,周衡见缝插针地摸了摸她的手,又朝她笑了笑,结果小丫头嘴一瘪,眼看着就要哭了。

周衡赶紧吩咐春雨“差不多了,其它的我来,你和春桃下去自己吃吧!”

春雨毕竟是大丫鬟,这点眼色自然有,一听周衡这话,再看一眼杵在旁边沉着脸看着的沈复,便行了礼叫了春桃一起下楼去了。

“坐下吃饭吧!”周衡给沈复盛了饭,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了句“刚才你还想说什么?”

这话一说,沈复只觉心里的气一下都没了,赶紧坐下来拿起了碗筷,只是刚才的话题被打断,氛围也不一样了,想了想,觉得不知该从何说起,到后来,也终是说了句“没什么,先吃饭吧!”

沈嬷嬷送来的饭菜虽然晚了点,但做的还算精心,最重要的是,周衡要的鸡蛋南瓜花汤和沈复要的羊肉炖萝卜汤都有,味道还都挺不错,是以在一片碗筷调羹的轻声触碰中,两人相对而坐,倒是安然吃完了一顿很是正经的晚饭。

吃饭的过程中,许是那南瓜花汤跟自己记忆里不太一致的味道,又或许,是刚才突如其来得知的什么侍妾的信息,在默然吃饭的过程中,周衡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刚才觉得索然无味的心情—

其实,还是因为沈复的话吧?

这些天相处下来,说对这位古代的高富帅王爷没有好感是假的,他对自己一而再地出手相救不说,平日里待自己也是呵护备至,凡事都顺着自己,周衡也想过,要不是两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要不是为了早点回去见外婆,自己搞不好就愿意留在这里了,反正上头有个如假包换的婚约、匣子里还有本周太夫人亲手给的小黄书。

只是却没想到,看着谦谦君子的人,竟然还有两个侍妾,侍妾不就是里被称为“暖床丫头”的人么?一开始还支支吾吾不肯说。

怪不得不肯答应原身不纳妾的要求,还拿周衍当现成的例子,说什么“当时应该事出有因”。




 

难不成男人都是一个德行?周衡觉得有些挫败,以前她也碰到过劈腿之人,只是当时喜欢得没那么深,没太大感觉罢了。

今日之前,两人已经有过数次深谈机会,周衡也曾当着沈复的面痛哭过几回,心事都跟他说了,所以今日沈复出手给自己揪痧,两人亲密接触的程度还更进了一步,周衡自认在那一刻是心动的。

只是未曾想,还没从甜蜜的感觉里回过味来呢,竟然就意外得知,沈复早就有了暖床的丫头,偏偏后来又对着个兴冲冲送饭来的小丫鬟发了火,呃,说是一盆冷水泼下来也不为过。

这事提醒自己,沈复跟自己真心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这里高高在上的靖王爷,对自己的好,兴许只是因为自己是他的表妹兼未婚妻,甚而至于,当时自己刚出现那会儿,沈复也是很不耐烦这个一心要跟他约法三章的周家小姐。

至于后来他对自己的和颜悦色,多半也是因为自己这种不同寻常的身份吧?兴许好奇多过了其它,不说别的,这两天不是还说要让自己游泳给他看么?

至于那马首玉雕周衡咬着嘴唇想,应该不会诓骗自己,这一点还是比较肯定的,沈复为人不至于这么龌龊。

但为人不龌龊不代表他的想法就跟自己相同,譬如这侍妾的事,甚而至于,以后纳妾的事,或许,对这个时代的男人来说,是觉得天经地义的吧?

虽然他之前也跟自己说过,他的父王和母妃很是恩爱,他也着意想要效仿,但

沈复的母亲如果没有那么早过世呢?只生了一儿一女的王妃娘娘,面对人丁不旺的王府,是否又能扛得住外面不知哪里来的压力呢?

刚才沈复提到了周衍,要知道,周衍的夫人可是出身护国公府,连带周太夫人当初还是做了保证的,不也照样没扛住压力么?

那时候,就算沈复的父亲能替她扛住压力,但夫妻间是否又能一如往常毫无芥蒂呢?

周衡想到自己的父母亲,外婆说当初他们刚结婚时也是好得很,回家来看她时还一直手拉手不放,但自己所见到的多年后的他们,却连彼此间说几句话都数得出来,一副相敬如宾的疏远样子。

当年大学寝室里晚上卧谈,大好年华的小姑娘们,有男朋友的没男朋友的,都对婚姻充满了浪漫的想象,但周衡自己却从来没有,她一直觉得,婚姻其实就是爱情的坟墓。

是以当初她会在短短交往数月后就跟对方提出结婚打算,只要能让外婆高兴,就算没有爱情又有什么要紧呢?

只是,如今真的有了婚约在身,面对着眼前跟自己灯下一桌吃饭的人,周衡却觉得碗里的汤都没什么味道了。

这是为什么?他有没有侍妾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自己肯定是要走的,只是一时走不成而已,那么,他有没有侍妾跟自己真心没关系啊!

周衡思绪一片混乱,其实对面的沈复也好不到哪里去。

相比而言,沈复的心思并没有过多地在那两个侍妾身上,周衡的那句“渣男”也没有困扰他太久,毕竟已经是既成事实了,多辩无意。

倒是后来,两人在灯下相对而坐举箸共食一餐饭,让沈复内心翻腾如潮,思绪万千。

以前两人也不是没有这样吃过饭,但通常都有春雨等人随侍在旁,周衡还总是笑颜如花地说着话,再没有过这样只有他们俩且彼此都低着头默默吃饭的时候。

可是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一个夏日夜晚,因了柳风阁这样的位置,楼下的两个丫鬟现在想必也都不敢出声,四下里都是静悄悄的,看着对面低头吃饭喝汤不出声的姑娘,沈复忽然有种岁月沧桑之感,恍然间,感觉两人已是多年如此。

“吃饭吧!”阿衡刚才淡淡的那句话,如此的不经意,就像她早已熟稔于跟自己一起生活。

这样的一种感觉,甚至比之前自己伸手进亵衣与她肌肤相触更来得让人…心动。

所以,阿衡她不远万里而来,其实便是为了跟我共度这样的夜晚吧?沈复默默地喝着碗里的汤,要不然,那马首玉雕为何只对她有反应呢?

于千万年之中,于千万人之中,为何独独就是她,来到了我身边呢?

更重要的是,为何她也叫周衡呢?

周衡不就是跟自己有白首之约的那个人么?赐婚的圣旨如今依然好好地供在沈氏宗祠里,沈家的先人们都是见证者。

想到此,沈复不禁抬头看了下那幅挂在窗边书桌前的月下昙花美人图,上头那五个字“周而复始也”如今更是让人心旌摇动

周而复始,周而复始,周衡与沈复,两个不同时空的人,冥冥之中,是不是早就被老天爷定下了彼此间的缘分?

世间万事,宇宙万象,本就有无数说不清、解不开的谜题,要不然,为何那马首玉雕如今无处可寻?

所以阿衡,其实,你本来就属于这个世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