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美女校花变态调教性奴 草莓汁喝腻了今晚喝樱桃汁

2022-05-30 15:04:44情感专区
“谁知第二趟去厨房,这次潘大娘倒是痛快给了红糖和姜茶,可奴婢看着,那生姜货色奇差都快烂了不说,红糖看着也都结块了,奴婢很是生气,不过想着那南瓜花的汤,就还是好声好气地跟

“谁知第二趟去厨房,这次潘大娘倒是痛快给了红糖和姜茶,可奴婢看着,那生姜货色奇差都快烂了不说,红糖看着也都结块了,奴婢很是生气,不过想着那南瓜花的汤,就还是好声好气地跟潘大娘提了下。”

“谁知那潘大娘一听就发作了,当着大家的面说…了些很难听的话,奴婢一时没忍住,就,就跟潘大娘吵了一通,耽搁了些时间,结果吵到后来,那潘大娘竟然还把奴婢手里拿的红糖和生姜都给夺了去,说…反正又是些很难听的话。”

那些难听的话大多是针对表小姐这个潘大娘嘴里“一个不知道自己是谁的丫头片子”,自己没法当面转述,不过,春雨毕竟是大丫鬟,觉得这些话还是得让王爷听一听的,说到这里便抬起头含泪表示

“王爷,当时潘大娘嗓门颇大,又是晚饭前的时间,没什么事,很多人都闻声而来,奴婢真是…羞愧地恨不得钻到地下去。此事奴婢不敢撒谎,回头王爷派人一问便知!”

“那生姜和红糖其实奴婢也不想要,怕表小姐喝了反倒对身子不好,便任由她夺了去,只想着先回来再说,谁知就在奴婢要走的时候,那潘大娘在后头又冷笑着说了,说今儿晚饭怕是得等一等。”

这下奴婢是真急了,难不成连正常的晚饭都要为难人么?便转头问她为何要等一等。潘大娘说,厨房就这么些人手,自然得先紧着给…”

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先看了下周衡,又看了下沈复,然后才咬着嘴唇下定了决心似的接着说道

“…给崔姑娘她们送去,王爷明鉴,奴婢已经一步一步又一步,真是退无可退了!虽说崔姑娘她们确实得紧着,红糖和生姜也不如不要,但表小姐身子不适,午饭没怎么吃,晚饭可不能再拖了,奴婢怕自己一回来,又被潘大娘趁机找什么借口,等下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饭菜,就说左右无事,还是在厨房等好了,这一等,就,就等到了现在。都是奴婢的不是,请王爷责罚!”

崔姑娘?崔姑娘是谁啊?还她们?几个人啊?周衡听了有些迷惑,不是说这王府里就沈复一个正经主子么?怎么又出来了什么姑娘?丫鬟应该不是这么称呼的吧?还是说,除了自己,沈复还有别的什么表姐表妹也住在府中?

看一眼沈复的脸,还别说,那脸上还真有些不自在的感觉,周衡心下微酸,看来这里面有些蹊跷,便做出一副三分诧异、三分好奇、外加四分娇憨的语气,抬头问沈复

“崔姑娘?可是哪位亲戚家的小姐?”

周衡这话一问,垂头侍立一旁的沈嬷嬷差点被自己口水呛着可以啊,表小姐越来越厉害了啊,竟然明知故问!得,且听听王爷如何说。

可惜这个小小的愿望并没有得到满足,沈复听了这话,并没有直接回答,却先吩咐沈嬷嬷“嬷嬷,你亲自走一趟厨房吧,那道什么鸡蛋南瓜花汤,阿衡,你可还想吃?”

见周衡双眼亮晶晶地拼命点头,微微一笑,面色和缓又继续吩咐沈嬷嬷“那就让厨房做了,还有羊肉炖萝卜,也一并做了送来。”

这是不想让自己在旁边继续听他如何解释崔姑娘她们的事吧?沈嬷嬷赶紧行了礼,顺带再挺有眼色地叫上在一旁一直傻愣愣围观的春桃“哎!奴婢这就去,请王爷和表小姐略等等,春桃也跟奴婢去,回头让她把红糖姜茶给送过来。”

“嬷嬷,”等沈嬷嬷快要走下楼梯时,沈复又叫住了她,一副皱眉深思的表情“此事,你不妨也听听潘大娘那边怎么说。”

这是什么意思?沈嬷嬷一愣,目光不禁看向了依旧跪在那里也是一脸难以置信表情的春雨,难道王爷是觉得春雨在有意欺瞒他?这也太当众打脸了吧?而且春雨可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当初让春雨管着内书房也是王爷自己首肯的,不至于因为表小姐这一次出事就如此不信任了吧?

想到春雨那门自己保媒的婚事,沈嬷嬷牙一咬,直接在楼梯口跪了下来“王爷,是奴婢有眼无珠提拔了潘大娘,此事春雨—”

“嬷嬷想岔了,”沈复有些恼怒,看来沈嬷嬷也是如今年纪大了,怎么连这点弦外之音都听不出来呢?让春雨来伺候阿衡可也是自己同意的,如何会不相信她的说辞?“本王的意思是,此事…或许…也并非潘大娘本意,你可明白?”

沈嬷嬷一听,顿时恍然大悟,王爷这是疑心潘大娘被人当工具使了吧?譬如说…崔姑娘她们?也是,潘大娘虽然势力了点,但表小姐可不是头一天住进这柳风阁,之前一日三餐都安排得不错,如何偏偏今日出了岔子?

这么一想,沈嬷嬷顿觉精神倍增兴许,此事虽然还是跟自己用人不当有关,但如果能打听出潘大娘是受人指使,譬如说,是被崔姑娘她们胁迫,那性质就不一样了,嘿嘿,别说春雨了,搞不好自己也能成功甩脱一身腥。

想到此,沈嬷嬷便利索地爬起来行了礼带着春桃走了,屋里剩下了三人。

“王爷,要么,让春雨先起来吧?”周衡赶紧抬头跟沈复征询意见,刚才就想让这可怜的丫鬟起来了,明摆着的,是那厨房的人有意刁难嘛,不过当时还有沈嬷嬷和春桃在,周衡不好当面驳沈复的面子,便也只得让她那么跪着,如今一老一小已经走了,便赶紧出声。

沈复看她一眼,又看一眼低着头跪着的春雨,轻咳一声“那你先下去好好想想吧!”

“春雨,你先去楼下坐会儿吧?喝点水。”周衡赶紧用眼色示意。

春雨便起身行了礼下楼去了,头一直低着,看不清她什么表情。

等楼梯上不再有脚步声了,周衡便又赶紧跟沈复说明自己的想法..





 

“春雨跟我这么久了,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至于那潘大娘,我觉得也情有可原,你想啊,从她的角度来看,春雨也好,我也好,不过就是府里的两个丫鬟嘛,丫鬟去管厨房要红糖要生姜,她职责所在,多问几句也是有的,要是每个人都随意地打着各种借口管她要东西,那不也是王府的损失么?当然,后面给一些不好的东西就有点说不过去,不过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你也别生气了!”

这是21世纪一个职场年轻人的想法,谁还没有被这么穿过小鞋啊,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要么忍、要么滚,大家不都是这么过的么?

当然,沈复作为靖王爷自然是不会这么想的,何况,春雨今天的做法确实也有不妥当之处,没当面对她进行责罚已经算是看在周衡的份儿上了,这事回头还得找沈嬷嬷和春雨爹娘他们提醒一下,连带春桃那个小丫头,赶明儿还是趁早给换了,整天只知道没心没肺地逗弄那小黑狗,要不是今儿自己早点过来,简直不堪设想…

想到此,沈复依旧觉得后怕,为此还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惹得周衡都往他这边挪了挪,然后拉住了他的手晃了晃“哎呀,没事啦,我现在连肚子都不疼了,真的!”

沈复低头看她一眼,居然知道自己的心思,既如此,这事还是先不谈了吧“那鸡蛋南瓜花汤,你从哪里听说的?以前可有吃过?”

“哦,那汤我可喜欢了!”果然,周衡的注意力一下就转到了吃的上面,看来真是恢复了,咂咂嘴表示

“我小的时候不是跟着我外婆过嘛,外婆有块菜地,我记得是这个季节吧,天比较热的时候,南瓜花就开了,然后是有一次我觉得很难受,现在想来,可能也是中暑,不过那会儿在乡下,也没什么条件看医生,哦,就是大夫,而且症状也不严重,外婆就摘了两朵南瓜花下来做了汤给我喝,说南瓜花很有营养还能清火去暑气。”

“外婆做的汤味道很好,后来我就一直喝它。今天中午时我就觉得有点难受了,不过那会儿主要是肚子那边难受,便想起了这道汤,随口提了两句,不想春雨却记进去了,你看,春雨多好,这件事你就不要生气,也不要罚她了好不好?”

说完了,周衡又拉着沈复的手晃了晃,一脸讨好的可爱样子,看得沈复忍不住伸手在她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

“你呀,你自己都这样了,还想着别人呢?”

话音未落,就愕然地看见,许是自己刚才点到了那被揪过痧的地方,阿衡吃痛仰头躲避,手也跟着一抬,那件刚才用手拢住的外袍便从肩上滑了下来,露出了里头皱巴巴有些凌乱的亵衣…

刚才趴在床上被沈嬷嬷一通刮痧,周衡的亵衣前襟有些松不说,绸制的衣衫,也有些皱了,加上后来外头又披了件衣服,一时间也没顾得上去整理它,夏日的傍晚,这么两件衣服在身上,便有些薄汗,是以外袍滑落时,领口松散不说,衣服也跟肌肤比较贴合。

“哎呀!”周衡赶紧手忙脚乱地重新把外袍披上,饶是如此,沈复毕竟是站着,也还是从领口处居高临下地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地方,赶紧转头看向窗外。

“晚饭该快了吧?”周衡赶紧有些尴尬地胡乱找了个话题。

“不错,沈嬷嬷应该会催下厨房,紧着咱们这边。”沈复也赶紧点头接话,希望把尴尬的气氛冲淡一些。

却不想,这么一说,倒是让周衡想起了刚才另一人嘴里的“紧着”“哎对了,可不可以问下,那位潘大娘说的崔姑娘,哦不,‘崔姑娘她们’,到底是谁呀?为何要紧着她们?”

也不知为什么,很是好奇崔姑娘她们的身份,没想到府里竟然还有姑娘主子,还不止一个。

呃,如果可以,沈复很想给自己打一个大嘴巴,为何要再提厨房那边呢?刚刚明明都已经说过去了。

不过崔姑娘她们这事…其实也是迟早会说到的,避无可避,再说了,君子坦荡荡,做过的事就要认,也不能避。

于是看着周衡睁着双大眼睛很是期待地看着自己等答案,沈复深吸一口气,然后以极低的声音解释了句

“她们…曾是…这府里的…侍妾,一个姓崔,一个姓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