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啊快点用力日出水了 男生说荡秋千什么意思啊

2022-05-30 15:03:30情感专区
“不知道诶!”春桃也有些怀疑,明明春雨姐姐还有自己认识的其他几个丫鬟姐姐都没有听说疼得这么厉害啊?难不成她们是特意瞒着不往外说的?再还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贴身伺

“不知道诶!”春桃也有些怀疑,明明春雨姐姐还有自己认识的其他几个丫鬟姐姐都没有听说疼得这么厉害啊?难不成她们是特意瞒着不往外说的?

再还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贴身伺候过年轻小姐,郡主在自己小的时候就已经出嫁了,也不知道千金小姐们是不是跟丫鬟不一样,兴许她们身子娇弱些也是可能的,虽然表小姐看着一点也不娇气。

不过如今王爷既然问起,还是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吧,免得王爷再生气,那时沈嬷嬷都不会来救自己

“回王爷,表小姐是今儿早上来的月事,一开始奴婢只是听她跟春雨姐姐说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不过她说以前也都是这样的,所以以防万一,吃了早饭后便上床躺下了。”

“一开始也没怎样,还躺在床上看书,结果等到吃了午饭,表小姐说肚子有些隐隐作痛比较难受,春雨姐姐就出去管厨房要红糖姜茶,厨房那边说要等一等。”

“春雨姐姐就先回来了,让表小姐多保暖,说兴许睡会儿就好了,后来表小姐睡醒了还是觉得肚子痛,又说人很难受,没力气,胸口有些发闷,头也隐隐作痛,春雨姐姐就赶紧去拿红糖姜茶了,奴婢怕打扰表小姐休息,就在楼下候着,请王爷恕罪,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好好守着表小姐!”

一番话下来,虽然声音有些哽咽,春桃毕竟是个口齿伶俐的小姑娘,沈复听得明白,心里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看来是天气热给捂得中暑了,那床上和裤子上的血迹么反正不是别的什么疾病就好。

便转身抱着周衡往柳风阁里走,这会儿声音听着也不再发颤了

“别怕,阿衡,你这是中暑了,肚子痛的事回头再说,这会儿得先给你揪痧,有点痛,你忍一忍,很快就好了!”

“中暑?”春桃一听赶紧抬头,看一眼周衡浑身湿透的样子,鼓起勇气大声在沈复背后说了句“王爷,要不奴婢去找下沈嬷嬷吧,她有刮痧板,奴婢以前也中过暑,嬷嬷刮了几下就好了,真的!”兴许能将功赎过。

“那还不快去!”沈复头也不回地抱着周衡上楼去了,春桃则一骨碌爬起来,带着小影子一路飞奔出了园子去找沈嬷嬷。

周衡如今浑身无力,被沈复在床上刚放下,人就直接倒在了他的胸前,她这会儿仅着亵衣,又早已被汗水湿透紧贴在身上,两人简直算是肌肤直接相亲,姑娘家的身子软软地贴在自己胸前,曲线又格外动人,让沈复也是抑制不住地耳热心跳。

罢了,如今事急从权,反正两人也是定了亲的,沈复跟自己说,又跟如今耳鬓厮磨的人儿低语了声“阿衡,这揪痧有些痛,你且忍忍!”

一边就在她的背上隔着衣服摸索着往下找筋,周衡身子瘦,那两条筋挺好找,很快,沈复就摸到了一条,想要用力把它揪起来。

可惜那亵衣本是丝质,又被汗水湿透,试了两次,一来打滑,二来毕竟隔着一层衣服,都无法把筋给揪起来。

罢了,救人要紧,沈复再次在心里默念一声,然后哑声对周衡说了句“阿衡,不好意思,你不要介意!”手便从底下伸了进去。

这会儿虽然都是汗,背上的肌肤摸着依旧光滑细腻,沈复忍住心头绮念,摸着了那筋,用力把它揪了起来。

“啊,好痛!”饶是昏昏沉沉的,周衡也感觉到了背后的剧痛,本能地想要挣扎。

“乖,忍一忍!”沈复一边一只手更用力地抱紧了她,一边另一只手不停,继续给她揪痧。没想到世事难料,当初自己在那种情形下了解到的治疗中暑的急救办法,竟然在这种情况下派上了用场。

周衡却只觉实在太痛了,虽然心里清楚、也努力忍着不想发出声音,身子却控制不住地想要躲开背上的剧痛,于是两人身子不免又多厮磨了一番,这会儿沈复自己也早已出了一身汗,衣服都贴在身上,更是无比真切地感受到了姑娘家身前的柔软。

声音便也越来越柔软,气息则很是不稳“乖,很快就好了好了,再忍一忍好了好了再揪两下揪好了”

揪了一阵背上的,见她实在受不住,后来便改为给她揪额头的印堂穴与脖子两侧的风府穴、风池穴,脖子后头的大椎穴,眼见她所揪之处都迅速变红变紫,终于彻底松了口气,看来是中暑无疑了。

又觉得心疼,阿衡肌肤娇嫩,自己刚才下手时没多想,这会儿看着,额头还好,脖子上似乎都破皮了,有心想要看下刚才被揪得最多最厉害的背上怎么样,终是觉得太过唐突,忍住了想要掀起她衣裳的冲动。

而周衡这边,虽然之前看着人都快死过去了一般,头都抬不起来,被沈复这么一顿狠揪,虽然过程很是痛苦,但说来也是神奇,之后很快就开始觉得好转,等一老一少一小狗阵势颇大地赶到,虽然依旧觉得没什么力气,周衡已经能自己靠在外头书房的罗汉床上坐着了,沈复给她身上披了件外衣。

看一眼周衡额头、脖子、颈部等各处的紫红色痕迹,有经验的沈嬷嬷便知道,自家王爷已经给表小姐紧急处理过了,当下并没说什么,待到后来因为要给周衡刮痧,掀了她的亵衣见她背上也有痕迹,沈嬷嬷便一脸严厉地止住了旁边给她打下手的春桃的抽冷气声“表小姐这件事,对谁也不可说出去,听到没有?!”

见小丫头吓得捂着嘴直点头,沈嬷嬷手下不停,一边让周衡趴下,给她擦干净了背上的汗水再抹上香油准备刮痧,一边又问起另一个丫鬟“春雨呢?不是说去给表小姐拿姜茶么?怎的这会儿还不回来?”

“不知道啊,”春桃也觉得茫然“春雨姐姐去了都有半个时辰了吧?按说也该回来了啊!”

“你赶紧去看看,就说是我吩咐的,跟春雨说,姜茶拿回来,再让她去跟库房领两份清暑益气汤药包让厨房给煎了,快去!”沈嬷嬷也不知这位表小姐竟然生了这等急症,偏偏春雨这大丫鬟还不知跑哪里去了,要不是王爷刚好过来,后果可不堪设想。

如今王爷就在楼下坐等,脸色还很不好,自己刚过来时还觉得纳闷,毕竟春桃来找自己时只说表小姐中了暑很厉害,又说王爷在,却并没有说到春雨的情况,如今从小丫头嘴里问清楚了情况,沈嬷嬷一边手下尽量轻柔地给周衡刮着,一边脑海里也是在快速地想着各种可能。

不管怎样,以春雨平日里的行事举止,沈嬷嬷觉得应该是被什么事给绊住了,要不然不至于这么久都还没回来。

要不然,别说到时自己没法替她在王爷面前卖老脸说话,就是之前那桩已经定下了的婚事,怕是都要再起波折。

毕竟,看王爷的样子,要是春雨回来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春桃是个不懂事的小丫鬟也就罢了,她可是贴身伺候的大丫鬟,照道理是不能离开表小姐这么久的。

偏偏表小姐这会儿又出了事。

沈嬷嬷这么拧眉想着想得入神,手下便更用心,好在周衡被沈复揪出了痧,本就已经渐渐好转,沈嬷嬷刮了没几下,周衡背上吃痛,便给叫停了“嬷嬷,我觉得已经好很多了,要么就这样吧,等下再喝点汤药就好了!”

一边说一边就要起来,沈嬷嬷赶紧一边给她披上衣服一边把她扶起来,看她脸色正常,声音听着也没有什么异常,心里也觉得放心,只是如今自家王爷正沉着脸在楼下坐着,不免还是多问了句确认

“表小姐您真的觉得没什么事了?可有觉得肚子饿想吃东西?您尽管吩咐,嬷嬷这就吩咐厨房赶紧给您做!”这会儿眼看也快要到晚饭时间了,不说别的,王爷的晚饭可不能给耽误了。

被沈嬷嬷这么一提醒,周衡坐着想了想,好像确实有些饿了“嬷嬷,我有点想吃粥,然后配上一碟凉拌醋萝卜丝,加点花生—”

“不行,”楼梯口响起了沈复的声音,之后皱着眉头的那张好看的脸便出现在了周衡的跟前“萝卜是寒凉之物,你这会儿怎么能吃得!”

沈嬷嬷一惊,赶紧把周衡披着的衣服给拢了拢,又给沈复行礼赔罪“王爷恕罪,此事是奴婢疏忽,等春雨回来问过,奴婢定当—”

“嬷嬷无需自责,”周衡觉得这事跟这位老嬷嬷没什么关系“天热中暑很正常,是我自己之前盖被子捂出来的问题,春雨是给我拿姜茶去了,也没关系,王爷—”

手里攥着披在身上的衣裳,仰头看着沈复,不知怎的,如今看着他,心里只觉甜丝丝的,连带语气,都带上了自己毫无所觉的娇柔

“你看,我都没事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还有,我忽然很想吃萝卜配粥,你想不想吃?很好吃的呢!”

这两句娇娇柔柔的话,落在低头垂手等发落的沈嬷嬷耳朵里,不禁有些反感

好好的一个千金小姐,怎么学了这等做派!要是以后真的嫁入王府做王妃,这副柔媚的样子,可不是…唉,虽说这位周小姐自幼长于周太夫人膝下,周家毕竟没落了!

护国公府谢家那样的才是百年世家风范,周小姐的母亲虽然同样出身谢氏,毕竟是旁支了,想当年,自己跟着王妃去宫里过节,说句僭越的话,靖王妃的风采甚至都盖过了皇后娘娘,好在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还特意拉了她坐到身边,又跟满殿的内外命妇们不住口地夸,夸完了头上首饰又夸她身上衣着,夸得王妃都不好意思了,但自己却觉得与有荣焉!

为此,老王爷对王妃也是敬爱有加,可惜情深不寿,皇后娘娘为此都伤心地特意跟先帝请了旨出宫来探望,但王妃娘娘还是那般去了,后来老王爷也去了,留下这小王爷独自撑着偌大一个靖王府,眼看三年守孝期满要成亲了么未来的王妃娘娘又偏偏出了那等意外。

老实说,在沈嬷嬷的心里,这位表小姐实非她家王爷的良配,之前是觉得她刁蛮任性,如今则是觉得她有点晦气,先前落了水受了惊吓生了场大病还未彻底痊愈,如今又中了暑差点…想必之前在那温泉庄子上也没好好养,这样的身子,自家王爷可是独苗,老实说,就算两人以后真能成,沈嬷嬷也觉得这位周家小姐不会是个好生养的。

作为同是姓沈的族人,沈嬷嬷觉得,他日的靖王妃,再没有比给自家王爷传宗接代更重要的任务了,不过么,话又说回来,正因为如此,沈嬷嬷自认对这位表小姐如今这般做派也能理解,女人家嘛,没了娘家依靠,便只能指望夫家了,而王爷近在眼前,今日又差不多算是救了她一命,加上之前落了水也是王爷收留了她,王爷都救了她两回了,不离不弃,恩重如山哪!

有些手段,姑娘家都是天生的,管你是闺阁千金还是丫鬟商女,就跟菟丝花一般,见着了心爱的男人,便能拼命缠上去。

更何况,沈嬷嬷想到春桃那小丫头跟自己说的,表小姐当时在温泉庄子上还跟着王爷去了趟周家的庄子,可想而知,定然是周家有人想要见她,如今看来,兴许,那边也有人多少指点了她,也是,将心比心,周家本就没落了,当初这门婚事也是他们自己去求来的,到现在这个地步,无论是表小姐还是王爷,周家应该都不愿放弃。

所以如今表小姐这等做派,倒也可以理解了,毕竟,周家唯一的嫡出小姐,如今却只能在这上云池畔委委屈屈地待着,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沉冤得雪重新做回她的千金小姐,唯一的指望只能是王爷了。

而且,表小姐这一套,王爷作为男人还是挺受用的,没看他…沈嬷嬷偷偷掀起眼皮瞥了一下,沈复人已经往罗汉床那边走了两步,这会儿正看着周衡哑声说了句“还是过两日吧,你如今身子不便…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