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调教 虐 性 在线观看 双性美人的yin乱合集

2022-05-30 14:59:29情感专区
这青山兄弟还真是个怪胎,有时候瞧着少年老成,有时候又挺喜欢胡闹的。而哑巴爷爷,则摸摸地上躺着的一只大猴子,手里比划着这就是猴王。这家伙睡得跟死猪似的,那脸蛋子,比屁股还红呢

这青山兄弟还真是个怪胎,有时候瞧着少年老成,有时候又挺喜欢胡闹的。

而哑巴爷爷,则摸摸地上躺着的一只大猴子,手里比划着这就是猴王。

这家伙睡得跟死猪似的,那脸蛋子,比屁股还红呢。

估计是仗着猴王的福利,喝得最多,醉得也最死。

“走,赶紧先去仙人洞,别一会猴群醒了,又该急眼了。”

刘青山招呼一声,哑巴爷爷却摆摆手,示意自己留在这儿。

毕竟猴群现在都丧失了抵抗力,要是来了猛兽什么的,就很危险。

还是师父想得周到,刘青山朝着师父点点头,就领着郭师傅和高峰,向仙人洞那边爬过去。

很顺利地进入山洞,洞里并没有什么留守的猴子,看来猴群都是统一行动的。

点燃准备好的火把,来到那个天然酒池旁边,刘青山使劲拽着郭师傅,生怕这老头一激动,直接跳进去。

“果然是天造地设啊!”

郭师傅查看一番,嘴里的赞叹就没停过。

不过越是这样,说明越没有复制的可能,除非你也能积累成千上万年的。

在尝了两口石头坑里的酒液之后,高峰也彻底被征服“要不咱们把这个山洞占领呢?”

他的意思,是来个鹊巢鸠占,刘青山就批评他两句,这种想法是很不道德的,人家猴子才是这里的主人,你有什么权力把主人赶走?

郭师傅也在旁边点头说“这个石头坑儿太小,就算占了山洞,一年能出多少酒,几十斤都撑死了。”

刘青山心里也挺失望的,不过他还不死心

“郭师傅,俺是不懂,你看这样成不成,咱们能不能用这里的猴儿酒当老母儿,就像勾兑酒的酒基来用?”

郭老头眨巴两下眼睛“还别说,你这个法子或许能成,不过得多进行一些实验,什么时候添加,是发酵前还是发酵后。”

“还有就是需要添加多少才有用,我估摸着,就算是能够成功,味道也比这个差远了。”

差得再多,那也是猴儿酒啊。

刘青山可一点不嫌弃,用带来的水壶,灌了两壶带回去,嘴里还一个劲叮嘱

“郭师傅,这个是咱们实验用的,您可别偷摸都给喝喽。”

“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老郭头回应一句,然后看着旁边直淌口水的高峰“还有你!”

三个人出了山洞,猴群还没回来呢,不知道老家差点叫人给抄喽。

这还是刘青山仁义,要不然的话,猴群肯定得无家可归,变成一群流浪猴儿。

回到木刻楞这边,不大一会,哑巴爷爷也回来,估计是猴群都醒酒了。

接下来,就是商量尝试酿造猴儿酒的事,最大的问题,当然是原料。

对于山里的野果子,郭师傅刚才溜达一个来回,也大致心中有数,就列了一个清单,上面林林总总的,有十多样野果。

数量最多的是醋栗,也就是灯笼果,另外也有刚才那种圆枣子,郭师傅估摸着,这个圆枣子应该也挺主要的。

因为这玩意,是他们当地的特产,别的地方十分稀少。

就算是有,味道和营养成分,也差了许多。

采集野果子的事儿,也就是采山大队捎带脚就能帮着采了,唯独这个圆枣子不多见,大伙有点没辙。

“不知道那群猴子是在哪采的,看来得盯梢才行。”刘青山提出来一个跟踪的主意,还是可行的。

不过哑巴爷爷摆摆手,比划着说“不用那么麻烦,俺知道。”

那就好办了,想来以哑巴爷爷几十年行走山林的经验,在这片山里,还真没有他找不到的东西。

在木刻楞这边吃完午饭,分出来一支十人的采集队,跟刘青山他们去采圆枣子,哑巴爷爷还叫他们都带上一盘绳子。

张大帅就是这组的组长,他个子矮,一大盘绳子挂在腰里,都耷拉到地上,于是不满地哼哼两声

“哑巴,你这是领着咱们集体上吊啊?”

哑巴爷爷笑呵呵地比划两下,大伙也都看懂了,都忍不住嗤嗤直笑。

张大帅也气乐了“哑巴,多亏你不会说话,不然非得把人气死不可,合着我有一根鞋带就够用是吧,这上吊跟身高有个屁的关系!”

大伙一路说说笑笑,越走刘青山觉得越眼熟,等来到那个熟悉的悬崖边上,这不是断头崖嘛,也就是当初发现小鬼子秘密山洞的那个地方。

哑巴爷爷比划了一阵,大伙才知道,这悬崖下面的谷底里,出产的圆枣子最好。

林子深处,虽然也有一些,但是个头都比较小,味道也差上许多。

这下面的圆枣子,估计也至于猴子能采了,也不知道哑巴爷爷是怎么发现的。

这样啊,那就下去吧,大伙把带来的绳子都在大树上拴牢,然后接了上百米,这才放下悬崖。

绳子都用上了,才勉强接了两根,还有和悬崖接触的地方,担心磨断了,用东西小心地垫上。

准备就绪,张大帅一挥手“爬绳子俺最拿手,俺先下去探探路。”

刘青山可不放心“大帅叔,正好咱爷俩做个伴儿。”

这玩意还真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下去相对容易,可是几十米高的悬崖,胳膊没那么大力气的,还真爬不上来。

十人的采山队,最后加上刘青山和哑巴爷爷,总共才只有五个人,有胆子下去试试,剩下的就在上边守着。

正好也能负责往上拽绳子,并且保护好绳子,万一要是绳子被破坏,那下边的人可就上不来喽。

没等张大帅第一个下去呢,就看到哑巴爷爷抓住绳索,身子一荡,就从悬崖上边消失不见。

探头往下瞧瞧,根本就瞧不见人家的身影了。

真是不服不行啊,张大帅也叹了口气,老老实实,身子盘在绳子上,顺着绳子,慢慢往下出溜,好半天,这才终于瞧见下面茂密的树木。

刘青山也从另外一根绳子溜下来,他担心大帅叔着急,所以一直控制着速度,两个人几乎同时到达谷底。

这处峡谷,远比想象中的要大出许多,简直就像是一片地下森林。

树木也笔直而高大,在这种环境下,它们只有努力往天上生长,才能吸收更多的阳光。

林间湿度也明显比上面大,脚踩在地上,感觉十分松软,下面的腐殖层,不知道有多厚呢。

“这才是真正的原始森林呢!”刘青山也不由得称赞起来。

这种地方,只怕千万年都极少有人涉足,属于真正的原生态。



 

呀呀呀,前方传来哑巴爷爷的声音,两个人循声望去,只见哑巴爷爷正爬在一棵树上,采摘上面的圆枣子。

这玩意是藤本的,需要攀援在别的植物上面生存,采摘起来还真有点难度。

等到五个人都下来,就开始分工协作,专门有爬树摘果子的,下面专门有人负责往篮子里收拾的。

装满一个篮子,就运到绳子那,叫上面的人吊上去。

忙活了好半天,感觉天都快要黑了,这才收工。

刘青山看看手表,才下午三点多,只不过峡谷里面光照的时间短,感觉快要黑天似的。

望望向着远处延伸的地下深林,刘青山暗暗下定决心等以后有时间,一定跟着师父,好好探查一下这个地下宝藏,没准就有惊喜等着他呢。

往上爬的时候,可费了老劲,只有刘青山、哑巴爷爷顺利爬上去,张大帅勉强算是自己上去的,到了上边,累得直接四仰八叉地往地上一躺。

剩下的人,爬到半当腰就再也爬不动了,被上面的人合力给拽上去。

“二肥子,你说你跟着下去凑啥热闹,也不瞧瞧自己啥身板,差点把俺们的手都磨秃噜皮!”

大伙七嘴八舌地埋怨着,小名叫二肥子的家伙,长得确实有点名副其实。

他嘴里不满地嘟囔着“下次叫几个十多岁的淘小子正好。”

“那也别叫你们家小胖墩!”张大帅缓过来,又开始接二肥子家的老底儿。

二肥子嘿嘿两声“这个没法子,随根儿,谁叫是俺的种呢。”

张大帅也嘿嘿两声“不过你家小胖墩这个头,好像有点太矮了吧,也不知道随谁呢?”

看到老袁继续懵逼中,他就主动解释说“青山老弟的意思,是在一些瓶盖里,印上再来一瓶的字样,喝到这种酒,就能免费再去兑换一瓶。”

“你想想啊,有这种好事,那大伙肯定都买碧水啤酒啊!”

咦,对呀!

老袁这才如梦方醒,他使劲搓着手,越想越妙,最后就剩下咧着大嘴傻笑了。

刘青山就继续提点几句“以后呢,还可以搞有奖销售,比如在瓶盖里面,印上奖一角,或者奖两角,乃至奖一元之类的,当然,这个是后续的计划,一步步慢慢推出来。”

老袁越听越是激动,猛的从刘青山手里,把那瓶啤酒夺过来,然后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真就一口气把一瓶啤酒给吹了进去。

“哈哈,痛快,青山老弟,嗝嗝,老哥我就服你,嗝嗝。”

旁边的大老李瞧得眼气“老袁,有本事,你把瓶盖也嚼了,那才算你有诚意呢,点子都在瓶盖上呢,你喝啤酒算啥?”

大伙哈哈大笑,就算真喝多了,估计也不能嚼瓶盖啊。

经过这个小插曲,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热烈,大伙对刘青山是心服口服,这你敬一杯,他敬一杯的,刘青山啤酒也没少灌。

他也算是给在座的这些国营企业的一把手,上了一堂最简单的营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