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女同爱爱高潮小说 变态sm天堂无码专区免费

2022-05-30 14:58:45情感专区
啤酒灌多了,刘青山也受不住,起来去上厕所,这时候的饭店,还没有室内卫生间,开后门出去,有个茅楼。放完水之后,感觉就轻松多了,回屋的时候,就听到栅出来的一个单间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

啤酒灌多了,刘青山也受不住,起来去上厕所,这时候的饭店,还没有室内卫生间,开后门出去,有个茅楼。

放完水之后,感觉就轻松多了,回屋的时候,就听到栅出来的一个单间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东方大哥,欢迎你来到碧水县,咱们再来一杯!”

何家康,这家伙也在这喝酒。

刘青山也不想在这听墙根,刚要回自己那个隔间,就听另一个声音响起“家康啊,听说你的山野菜厂,有点不大顺?”

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竟然也有点熟悉,刘青山脑子里面回忆一下,很快就浮现出陈东方那张帅气但是又带着几分阴柔的面孔……

刘青山决定再听听这家伙怎么又来碧水县了,难道还不死心,又来找老姐?

看看旁边的一个小隔断里没有客人,刘青山就钻了进去。

因为上面的空间都是连通的,所以声音可以清晰地传过来

何家康继续说道“东方大哥,别提了,遇到一个难缠的对手……”

等他讲完和夹皮沟野菜厂之间的恩怨之后,沉默一阵,陈东方的声音这才响起

“小玲,家康,你们输得一点不冤,天时地利人和,你们一样都不占啊。”

刘青山眯了眯眼陈东方这家伙脑子挺活络。

尤其是人和方面,才是最主要的因素,估计陈东方也没好意思说得这么明显。

这时候,楚云玲的声音插入进来“东方,咱们都是一个大院儿长起来的,就数你最有本事,这次你一定要教教家康,他刚开始做生意,是个门外汉。”

这么说,虽然何家康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是如果能够救活野菜厂,让家康能在家族里面抬起头来,也就值了。

楚云玲是相信陈东方的,因为十几岁开始,他就被称作“小诸葛”,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同龄人这么叫,连一些长辈,都会带着几分玩笑,这么称呼陈东方。

“你们啊,不应该脑子一热,以为做生意就能赚钱吗?既然做生意,首先就要调查市场,就要研究消费者,就要了解群众需求……”

陈东方用他那很有磁性的声音,淡淡地说着,连隔壁的刘青山都得承认,这家伙说的有几分道理。

何家康看样子也不敢吭声,就老老实实听了半天,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

最后,陈东方这才说道“其实办法还是有的,小玲,楚家在东三省都有根基,可以在龙江省那边收购山货,你们赚取差价。”

楚云玲立刻发出惊喜的叫声“东方,还是你有办法,龙江省那边的山货很便宜的,至少能有一倍的利润。”

倒买倒卖,当倒爷?

何家康有点腻歪,这样虽然能赚钱,可是很没有成就感,他想要的是,正面打败夹皮沟野菜厂,然后当着那些土包子的面数钱。

而不是这种只能偷摸躲在被窝里面数钱,那太憋屈。

刘青山也觉得,陈东方这家伙,确实是个人才,在绝大多数人思想都还受到禁锢的时候,这家伙就知道打破封锁,另辟蹊径。

他也知道,不管何家康心里乐意还是不乐意,家家康野菜厂肯定会搞这种暗箱操作的。

等到从龙江省那边收购回各种山货,再稍微加工一下,转手就能赚取巨额利润,这简直就跟捡钱一样。

当然,前提是必须有强大的人脉,在那边能够收获足量的山货,而且还得运过来。

要知道,这年头交通运输也是大难题。

只是这样一来,刘青山也心有不甘本来都快把何家康给逼上绝路,离关门大吉已经不远,这样岂不是又会苟延残喘下去?

不行,必须得想想法子,不能叫这家伙轻易浮出水面。

刘青山心里正琢磨着呢,就听隔壁又传来说话声,是楚云玲在向陈东方询问

“东方,你这次专程来找我,是不是又有什么好事?”

陈东方继续说道“当然是好事,我准备投资一个新项目,绝对是国内独一份,市场发展前景更是十分光明,只是我资金有限,准备找合伙人。”

“是什么项目?”

何家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切,这家伙显然经历过野菜厂的失败之后,急于想要翻身。

陈东方继续说道“方便面,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

楚云玲“吃过,感觉味道一般啊。”

陈东方“哈哈,小玲,那是你的感受,要是换成普通人呢?”

何家康的声音也满是激动“最主要的是,这种食品非常方便快捷,我们国家正在飞速变革,生活节奏必将越来越快,人员流动越来越多,所以方便面这种食品,肯定能够畅销。”

就连听墙根的刘青山,都忍不住暗暗点了点头说的没错,方便面这东西,能火二三十年呢。

这的确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年销量几亿包,十几亿包,几十亿包,都再正常不过。

“青山老弟,走啦走啦,今天喝得真痛快!”

大老李栽栽愣愣地从饭店里晃悠出来,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点大了。

刘青山还真担心他一头栽马路牙子上,连忙过去扶住。

而陈东方也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等到那三个人都走远了,大老李也不晃荡了,说话舌头也不大了“青山老弟,那个就是家家康野菜厂的吧?”

刘青山点点头,他也知道大老李装醉的本事,肯定是担心引起什么冲突,这才把自己调过来的。

然后他笑呵呵地说“其实,用拳头解决问题,是最没水平的,虽然那个何家康,我一拳就能将他撂倒。”

别说是他了,就算是高文学,含愤出手,都把何家康给打趴下了。

“行,我知道你的本事,别说他们了,就算小鬼子见了你都得认怂。”

大老李乐呵呵地拍了拍刘青山的肩膀,一起往酒厂溜达。





 

等到晚上刘青山回到夹皮沟的时候,车里多了一个人。

现在就算拿着鞭子撵,郭师傅都不肯走,刘青山那一小瓶猴儿酒,彻底叫这个老师傅魔怔了。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在车上也进行了一番交流。

刘青山一边开车一边询问“郭师傅,这种猴儿酒,咱们能不能复制出来,要是那样的话,就可以把这个当成拳头产品,建立一个果酒厂?”

“现在不大好说,配方只有猴子知道,咱们也问不出来啊。”

郭师傅说的这个,倒也是实情。

谁知道猴群都往里面加了什么野果子,这个绝对算是秘方了,估计只有孙大圣来了,才能弄出来。

刘青山就又把维克多的那番理论拿出来,郭师傅也点头表示认可

“最好咱们能进到那个山洞里面,实地考察一下。”

“您老是想再弄点猴儿酒出来吧,我跟您说,那群猴子,可凶得很呢。”

刘青山想想上一次被猴群追逐的情景,还心有余悸,花果山当初能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也不是没道理的。

等回到夹皮沟,天都已经黑了,暂时就把郭师傅安顿到爷爷家里。

在这刚住两天的民办教师刘英,则搬到刘青山家的新房子那边,跟杨红缨住一个屋。

俗话说,无酒不成席,既然刘青山请客,当然要准备酒了,还是几瓶高度的白酒。

在地上摆了几个碗,都倒上少半碗的白酒,刘青山一挥手,领着大伙撤退。

猴群慢慢凑上来,看到地上散落的糖块,就美滋滋地捡起来。

很快就有猴子发现了碗里的酒,伸着小爪子进去蘸一下,然后抽回来,放到嘴上边,便有几滴酒液,落到嘴里。

咂摸咂摸,感觉挺香,就有猴子趴在碗边开喝,辣得直咧嘴,却还是乐此不疲。

刘青山估计的没错,这些猴子,大多有酒瘾,禁受不住酒类的诱惑。

等他们再转回来的时候,发现这边一片狼藉,几只瓷碗也全都摔碎了,地上散发着浓浓的碧水大曲的气味儿。

猴子们则东倒西歪的,躺倒了一大片。

有几只可能没喝那么多,还在地上踉踉跄跄耍醉拳呢。

哈哈,顺利拿下!

刘青山走过去,一只醉猴还想跑,结果脚下踉跄,摔在地上。

这是一只母猴,怀里还抓着一只猴崽子,吓得朝刘青山直呲牙。

“你说你个当娘的,还喝这么多酒,那奶水里面都得有酒精,还不得培养出来一个小酒鬼啊。”

刘青山还在那一本正经地进行说教,把高峰给瞧得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