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唐枫温碧芸281未删节全文阅读 催眠戒指催眠洗脑麻麻

2022-05-30 14:53:38情感专区
“哈哈,郭老头外号叫大果子,是前年退休的老师傅,以前就负责果酒这一块。”大老李一脸坏笑地解释着。然后他又强调说“这个外号,可千万别当着他的面叫,甚至吃饭的

“哈哈,郭老头外号叫大果子,是前年退休的老师傅,以前就负责果酒这一块。”大老李一脸坏笑地解释着。

然后他又强调说“这个外号,可千万别当着他的面叫,甚至吃饭的时候,都不许请他吃大果子,要不然,肯定急眼!”

刘青山想想,也就恍然大悟,也跟着嘿嘿笑起来。

在他们当地的方言中,果这个字,也做动词用,表示吸吮的意思,比如说亲嘴也叫果一口。

通常在说大果子的时候,这个“子”字,都说“zā”这个读音,而zā这个,又跟女性某个部位同音。

如此一来,那含义自然就比较丰富了。

果然,大老李就笑嘻嘻地讲起了郭师傅的黑历史,那还是郭师傅年轻的时候,刚结婚,早晨到厂子上班。

工友问他吃的啥,他说吃的大果子,这个笑话就流传开来。

等两个人说说笑笑到了酒厂,大老李就找个小办事员,领着刘青山去郭师傅家。

去别人家登门,当然不好空手,刘青山得知郭师傅抽烟,就买了两条烟,又买了四瓶罐头,花了十多块钱,礼物不轻不重,正好。

礼物要是轻了,也难免被人看轻;要是重了也不行,容易把人家给吓着。

郭师傅家距离酒厂也就两道多街,家里是两间小砖房,进院之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就迎了出来。

“这就是郭师傅。”

小办事员给刘青山介绍一下,然后又介绍说“郭大爷,这位就是给咱们酒厂出主意的刘青山同志!”

这年代,过了五十岁,那就真是老头儿了,估计郭师傅是早退休的,可能是为了叫家里的孩子接班。

郭老头儿听了介绍,原本乐呵呵的笑脸,呱嗒一下就撂下了,板起面孔,嘴里开训

“就是你这个小年轻呀,太败家啦,好几十万块呢,直接就扬了,就算打水漂,还能听个响动呢!咳咳……”

他是越说越气,最后猫着腰咳嗽起来,一张老脸都憋得发紫了。

东北这边气候严寒,所以有一种老病儿叫气管炎,一到冬天就咳嗽咯痰,齁喽气喘的,这种人,当地俗称老齁巴。

这时候,屋里出来一个老太太,在老郭头后背上拍打一阵,又拿出一个扁扁的小盒子,舀了点药面儿,给老头放舌头上含着,这才慢慢顺过气儿来。

“郭大爷,您这倔脾气也得改改,要不是小刘同志出的点子,咱们的酒还卖不动呢,您老的医药费都没发报销。”

小办事员嘴里不由得劝说着。

老郭头这脾气还真够倔的“我就算咳死,也比气死强,好几十万块啊,难道花的不是厂子里的钱?”

这时候工厂里的人,大多数对厂子是真有感情。

小办事员也没招,气得直接甩手走人。

老郭头还朝刘青山吼呢“赶紧拿着你的东西滚蛋,以后别叫我再看见你!”

刘青山却不着急不生气的,脸上依旧乐呵呵的“郭师傅,您听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儿,钱是咱们酒厂花出去的,可是花到哪了,是落到您手了,还是我得了?”

“我在电视里都看那个广告了,气得我差点把电视机砸喽!”

老郭头气哼哼地说着,旁边的老伴儿一脸无奈。

“对呀,钱送给了电视台,电视台也是咱们国家办的,这钱,最后还不是归公,财宝不出外国,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以刘青山的见识,连老外都一忽悠一个准,别说这种眼界不高的老工人了。

老郭头在那琢磨好半天,然后点点头“你小子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走,进屋进屋,你看你来就来呗,还拿啥东西啊。”

这门还真不大好进,刘青山进了东屋,屋里收拾得挺干净。

家具虽然不多,但是很精致,柜盖上还有一台十四寸黑白电视,看得出,是个还算比较富足的家庭。

把带来的东西放到炕上,刘青山又给老郭头递了一根烟,郭大娘给他还倒了杯茶水,这才坐下聊天。

刘青山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来意,还承诺说,每个月额外也有五十块的工钱。

一听这事儿,老郭头两个眼睛立刻亮了这就等于赚双份工资啦!

而且活儿还不累,就是动动嘴的事儿,干得过。

刚要点头答应,就听老伴儿那边咳嗽一声

“小刘啊,这不是钱不钱的事儿,我们家老郭这个气管炎是老毛病了,夏天还好,天要是一冷就犯病儿,身体不允许啊。”

郭老头估计是大果子吃多了,对老伴儿的话,也不敢反驳,只能自己在那小声嘀咕“我这哪是气管炎啊,简直是妻管严。”

“说啥呢,要不是这些年我照顾着,你身体还不早就垮了?”

老郭头哼哼两声,没有反驳,看来平时确实被老伴儿照顾得很好。

瞧着这老夫老妻在这斗嘴,刘青山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这里边,浓缩了几十年相濡以沫的感情和亲情,要不怎么叫老伴儿呢。

“小刘啊,叫你白跑一趟,我去买点菜,晚上就在家里吃饭。”

郭大娘张罗着要去买菜,人家拿了这么多礼物,事儿还没办成,她也觉得有点怪对不住这小伙子的。

“大娘,您就别忙活了,一会俺还得回村里呢。”刘青山连忙拦住,本来也没打算在这蹭饭的。

然后他又说道“俺奶以前也有气管炎这老毛病,冬天确实挺遭罪,不过俺奶现在好了,大冬天也不齁巴了。”

“咋治好的?”郭大娘一听,眼睛一亮,连忙询问。

“是俺师父在山里采的草药,给配了好几十副,吃了好几个月,这才去根儿。”刘青山说的其实都是实话。

郭大娘激动地抓住刘青山的胳膊“孩子,那你师父他……”

“俺师父就在俺们那边山上当护林员。”

刘青山抓抓后脑勺“护林员,平时不让下山啊。”

“我们去,我们去!”郭大娘连声说着,只要能给老头子把病治好,那比啥都强。

刘青山也感觉到这老公母俩之间的深厚感情,道理和他的爷爷奶奶都是一样,于是笑着说道





 

“行,有俺领着,俺师父肯定能给郭大爷治病,要是换成外人,俺师父脾气怪着呢,肯定不理。”

“那就好,那就好,孩子,你更不能走了,大娘买菜去!”郭大娘拾掇一下,就出门而去,拦都拦不住。

等她走了,郭老头用手点点刘青山“你小子啊,非得把我弄你们那才甘心是吧,说说,到底有啥打算?”

他才不信呢,就是自己村子里的村民,弄点果酒喝,就费这么大劲。

那玩意要是用土法酿造的话,用自己家的坛子都能弄,何必花钱请他这个专业的老师傅?

刘青山嘿嘿两声,然后从兜里摸出来一个小瓶子,就是那种装青霉素的小药瓶,一寸高的样子,里面装着金黄色的液体。

轻轻打开上面的胶皮盖儿,立刻就有一股奇特的香气散发出来。

郭老头吸了一口,然后整个人就愣在那里,就像被孙猴子给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

仿佛魂儿都被这个最普通不过的小瓶子给吸走了。

看到老袁继续懵逼中,他就主动解释说“青山老弟的意思,是在一些瓶盖里,印上再来一瓶的字样,喝到这种酒,就能免费再去兑换一瓶。”

“你想想啊,有这种好事,那大伙肯定都买碧水啤酒啊!”

咦,对呀!

老袁这才如梦方醒,他使劲搓着手,越想越妙,最后就剩下咧着大嘴傻笑了。

刘青山就继续提点几句“以后呢,还可以搞有奖销售,比如在瓶盖里面,印上奖一角,或者奖两角,乃至奖一元之类的,当然,这个是后续的计划,一步步慢慢推出来。”

老袁越听越是激动,猛的从刘青山手里,把那瓶啤酒夺过来,然后仰着脖子,咕嘟咕嘟的,真就一口气把一瓶啤酒给吹了进去。

“哈哈,痛快,青山老弟,嗝嗝,老哥我就服你,嗝嗝。”

旁边的大老李瞧得眼气“老袁,有本事,你把瓶盖也嚼了,那才算你有诚意呢,点子都在瓶盖上呢,你喝啤酒算啥?”

大伙哈哈大笑,就算真喝多了,估计也不能嚼瓶盖啊。

经过这个小插曲,酒桌上的气氛就更加热烈,大伙对刘青山是心服口服,这你敬一杯,他敬一杯的,刘青山啤酒也没少灌。

他也算是给在座的这些国营企业的一把手,上了一堂最简单的营销课。

这才刚搭头,等到私有化不断加深之后,那竞争才叫残酷呢。

啤酒灌多了,刘青山也受不住,起来去上厕所,这时候的饭店,还没有室内卫生间,开后门出去,有个茅楼。

放完水之后,感觉就轻松多了,回屋的时候,就听到栅出来的一个单间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东方大哥,欢迎你来到碧水县,咱们再来一杯!”

何家康,这家伙也在这喝酒。

刘青山也不想在这听墙根,刚要回自己那个隔间,就听另一个声音响起“家康啊,听说你的山野菜厂,有点不大顺?”

这个声音很有磁性,竟然也有点熟悉,刘青山脑子里面回忆一下,很快就浮现出陈东方那张帅气但是又带着几分阴柔的面孔……

刘青山决定再听听这家伙怎么又来碧水县了,难道还不死心,又来找老姐?

看看旁边的一个小隔断里没有客人,刘青山就钻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