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正面上我啊 美女少妇与黑人3p的经历

2022-05-30 14:46:26情感专区
刘青山闲着没事,就乐呵呵地跟那些采集山货的村民聊聊,了解一下各处采山的情况。然后又叫来刘文娟,叫她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通告,主要是收购羊肚菌和地皮菜的。立秋之后,还能收一季

刘青山闲着没事,就乐呵呵地跟那些采集山货的村民聊聊,了解一下各处采山的情况。

然后又叫来刘文娟,叫她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通告,主要是收购羊肚菌和地皮菜的。

立秋之后,还能收一季羊肚菌,虽然产量没有春季那么多,但是聊胜于无,主要是带着收别的山货。

至于地皮菜,刘青山还是有信心的靠着他的策划,以及维克多的奸商潜质,应该能打开一个全新的市场。

新开发的市场,第一个吃螃蟹,肯定能吃到撑。

当他重新转悠回公社,两位新老师都到了,一男一女。

女老师名叫刘英,本县人,梳着一条大辫子,透着一股爽利劲儿。

她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也不准备再补习,就当上民办教师,干上十年八年的,也能转正。

男老师是个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大男孩,戴着一副眼镜,刘青山瞧瞧他的衣着和气质,觉得应该是大城市的,不像农村出来的孩子。

一问之下,果然,男老师是燕京人,名叫高峰,来这进行为期一年的支教。

像这种,要么是来镀金,要么是因为某种原因,被发配来的。

但是不管什么来头,刘青山都举双手表示欢迎,相互握手介绍之后,刘青山就乐呵呵地张罗着

“两位老师,收拾下行礼,咱们这就回夹皮沟吧,孩子们都盼着新老师呢。”

刘英背着个行李卷,一只手上还拎着个大提包,另一只手提着个网兜,里面连洗脸盆都有,

刘青山见状,就接过她手里的提包和网兜这个得好好对待,一瞧就是个踏实的,肯定能留下。

而高峰则恰恰相反,没啥行礼,就背着一个小背包,还挎着一把吉他。

他还顺势从刘青山手里接过提包,拎着出门。

嗯,这个也不错,起码是个有眼力见的,最好也能留下。

等刘英从屋里出来的时候,刘青山也乐了这姑娘的行李卷,双肩都挎着绳子,牢牢背在身后,这是准备走长途吗,走回夹皮沟?

一般来说,到秋天的时候,家里的柴火不够烧了,去野地里搂柴火,回来的时候,都这么背。

有时候高高一大捆,跟小山似的。

绳子勒得两个肩膀都火辣辣的,回家卸下柴火,肩膀头子都是两道红印子。

估计是刘英老师以为要走着回村呢,所以才这么正式。

于是刘青山笑了笑“刘老师,咱们有车。”

来车了啊,那太好啦。

刘英抿嘴笑笑,来的时候,她听爹妈说了,夹皮沟是个小山村,都穷冒烟儿了,所以也早就做好了吃苦挨累的准备。

正好院子里停着一辆牛车,拴在门口的树上,不用说,肯定就是这辆了,有车总比走着强。

刘英就麻利地卸下行李卷,直接扔到牛车上,行李卷外面都用塑料布包着呢,也不怕弄脏喽。

“刘老师,那不是咱们的车。”

刘青山觉得这个爽快的姑娘挺逗的,就是有点小迷糊。

不过更好,这样的女孩子大大咧咧的,比较好相处。

等他把吉普车开过来,刘英还真愣住了这年头,公社一把手能有吉普车坐,那就算不错了。

她一个民办教师,怎么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就连高峰,原本有点打蔫儿的眼神,也一下子亮起来,绕着吉普车转了两圈,摸摸这拍拍那,最后才说“这车还挺新。”

“去年刚弄回来的,还不到一年呢,两位老师,上车吧。”

刘青山先把行礼啥的都装上车,然后上人。

开着吉普车,拉着两位老师,行走在平整的沙石路上,连刘青山心中,都颇有些感慨。

想想去年这个时候,骑着自行车去接老姐来村里,那叫一个凄惨啊。






 

于是他一边开着,一边乐呵呵地把这件事,给两位新老师讲了一遍。

“嗯,杨老师很厉害,要是换成是我,估计都打退堂鼓了。”刘英设身处地想一想,心里还真有点佩服。

“那杨老师现在……”

高峰显然更关心这个问题。

刘青山笑道“刚才咱们从公社西边出来的时候,你们看到道南的那个野菜厂了吗?”

“年满十八周岁就可以,而且你现在是新长征突击手,完全够格。”大胡子校长很快就递过来几沓子表格和稿纸。

还有以前填写过的样子,叫刘青山适当参考参考。

这一填,就足足填了一上午,把刘青山搞得脑袋直发晕。

徐校长审核一遍“行了,最少要两年,你才能成为正式的一员,正好那时候也就该上大学了,青山,继续努力,你二姐上北大,到时候你争取考个清华!”

“这么麻烦。”刘青山嘴里嘟囔一声。

结果大胡子校长立刻瞪起眼睛“以后每个月上交一份学习心得!”

刘青山哪里还敢再吭声,打个招呼,转身要走,结果又被大胡子校长给一把拽住“哪里走,家里吃饭去!”

说实话,刘青山还真挺喜欢吃王阿姨做的饭菜,不过早就和别人约好了,只能婉言谢绝了。

“你小子,一天天得比我这个校长还忙。”

大胡子校长唠叨一句,锁门走人。

刘青山出了校长室,正好看到班主任谢老师从办公室出来,招呼他把教材带回去。

然后也同样勉励了一番“青山啊,你二姐考得这么好,你也一定要努力赶上她!”

刘青山连忙转移话题“老师,我正好把学费书费交给您。”

谢狮王摆了摆手“不用不用,郑小小同学已经替你交上了。”

完蛋喽,下次见到这丫头,估计又得被编排一顿。

不过,这有事都有人想着的滋味,好像也挺不错。

出了一中校门,刘青山直奔县酒厂,今天都约好了,是大老李做东的酬谢宴。

对了,既然年满十八周岁,也应该考个驾驶本儿,总不能这么无证驾驶吧?

一路琢磨着,很快就来到酒厂,虽然已经是中午,酒厂大门口依然门庭若市,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拉运白酒的车辆进进出出,刘青山一瞧,也就没把吉普车开进去,停在道边后,慢慢溜达进去。

“哎呀,这不是小刘同志吗,今天怎么有时间?”

看门的老头儿瞧见刘青山,眉开眼笑地招呼道。

工厂效益好了,他这个守大门的都跟着沾光,别的不说,这一天下来,别人给递的烟,都能攒上一盒。

喝酒不忘酿酒人,吃水不忘挖井人,现在酒厂的职工,都知道小刘同志这位幕后英雄,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比厂长大老李都高。

跟着老大爷闲聊几句,就看到大老李满面春风地从办公室走出来,老远就招手嚷嚷起来“青山老弟!”

“老哥,生意兴隆啊。”

刘青山也回应一句,看到大老李如今意气风发的模样,他心里也高兴。

毕竟这里面也有他的一半功劳,这种能够给别人带来快乐的成就感,绝对不仅仅是金钱给人带来的满足感能够比拟的。

说说笑笑一道去了大老李的厂长办公室,刘青山趁着大老李还没喝酒,就说了办驾驶本的事儿。

现在这时候,学驾驶证是要脱产学习的,最少也得半年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