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 湿润 扩张 疼 bl顶弄前列腺失禁红肿

2022-05-30 14:44:34情感专区
英又吐吐舌头“刚才进村的时候,我还以为都是水呢。”刘青山继续道“在猪场旁边,还有新建的奶牛场,咱们村里,一百多头奶牛呢,以后天天早上,都有牛奶喝,”&ldquo

英又吐吐舌头“刚才进村的时候,我还以为都是水呢。”

刘青山继续道“在猪场旁边,还有新建的奶牛场,咱们村里,一百多头奶牛呢,以后天天早上,都有牛奶喝,”

“哇,那待遇真是太好啦!”

刘英乐得差点跳起来,说到底,她也是个刚刚走出校门的大孩子。

刘青山心中大定妥了,估计现在撵都撵不走喽。

“走,先给两位老师安排住宿的地方,等到晚上,用大喇叭招呼学生们都到校,认识一下新老师,明天就可以正式开学了。”

说罢,他领着刘英和高峰,一路往家走,沿途也基本没瞧见啥人,就瞧见几只土狗,在柳条栅子的阴凉底下,晃晃尾巴。

或者是一只老母鸡,领着一大群小鸡崽,在道边刨食儿。

咦,人呢?都去哪儿拉?

刘英东张西望的,有点纳闷。

“大伙儿都忙着呢。”

刘青山笑着解释道,现在有一半村民在收麦子,剩下的全都去采山,夹皮沟里没闲人。

基本上,各家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在家里做饭,经管年龄太小的娃子,以及鸡鸭鹅狗啥的。

一行人先去刘士奎家,把刘英安置到这边,反正以前老姐就在这里住的。

奶奶嘴里还埋怨刘英呢“姑娘啊,这大老远的,还带啥行礼呀,咱们这边都有新被褥。”

刘英也非常满意,本来还以为条件得多艰苦呢,现在看好像很不错的样子,柜盖上,还有电视机呢,比她家里都强不少。

就是,这一铺大炕,睡着不大方便啊?

见她一个劲用眼睛看着高峰,刘青山当然知道这丫头心里想啥呢,于是拍了拍高峰的肩膀

“高老师,走吧,您上我那屋,我一个人住,正好有做伴儿的了。”

把新老师安置下来,晚上刘青山就张罗了一大桌子饭菜,还特意从野菜厂的冷库里,带回来一扇排骨,给炖上了。

排骨里面放豆角和窝瓜土豆,还有切成小块的青玉米,这叫农家一锅炖。

最后上面再盖上一张大面饼,豆角盖被,连菜带饭一锅出。

山杏夹了一块顺顺溜溜的排骨,悄悄放到高峰的碗里,她的大眼睛里满是笑意,瞧得高峰都心里一暖。

“老师,吃排骨。”

小老四会溜须啊,也给刘英夹了一块排骨。

刘英也眉开眼笑地吃着真香啊,过年都不一定能吃着这个的。

咳!

杨红缨假意咳嗽一声。

小老四连忙又夹了一块排骨,送到她碗里“嘻嘻,老姐你也吃,整天在野菜厂忙活,都累瘦了。”

“你个小马屁精!”

杨红缨笑着戳戳她的脑门。

哈哈,欢快的笑声在饭桌上响起,还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

……

九月一日,又是开学季,刘青山也早早来到县一中。

感觉今天的校园格外喜气,校门口张贴着大红榜,还特意悬挂着一个大横幅

热烈祝贺我校刘银凤同学,以优异成绩考取北大。

二姐这是创造校史了!

刘青山瞧着,心里都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骄傲和自豪。




 

他正要去自己教室领取书本,顺便把学费交上。

前两个学期,忙忙活活的,学费还都是郑小小那丫头给垫的,时不时拿这事调侃他呢。

现在刘青山也学乖了,兜里多了钱没有,揣个几百块还是很正常的。

所以今天他也准备反客为主替郑小小交钱。

不料,刚走到教学楼门口,迎面正碰上喜气洋洋的大胡子校长。

刘青山乐呵呵地打招呼“校长,您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整个人都年轻好几岁!”

徐校长一挥手“你小子少扯那些有的没的,走,跟我去校长室。”

说完就背着手上楼,没法子,刘青山也只能跟着去了。

进了校长室,徐校长刚要开口说话,这才发现自己坐着刘青山站着,于是摆摆手,示意刘青山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校长,俺这待遇见涨啊,不过俺还是站着吧,坐在那心里更没底儿,您有啥事就吩咐。”

刘青山摆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心里琢磨开了这指不定什么麻烦事呢?

以前都是呼来喝去的,有啥活都直接指派,不干都不行,现在突然变得这么客气,刘青山还真不大习惯。

“你个臭小子,贱皮子是吧?”大胡子又开始瞪眼睛。

瞪完眼睛,他又呵呵笑起来“好事,我向上面申请了一个入党的名额,今天你先把申请书填喽。”

“这个好像有点早吧?”刘青山也有点发蒙,他现在才刚上高二,就要入党了吗?

第二天早早从山上锻炼回来,刘青山便开车去公社接人。

因为去得早了点,人家那两位老师还没报到呢,他就招呼一声,先去野菜厂转转。

一大早,就有来出货的,这类大多是昨天采山回来的晚,来不及出售。

看到夹皮沟野菜厂门口,有村民进进出出,质朴的脸上都喜气洋洋的,刘青山心里也挺有成就感。

再瞧瞧对面,道北的家家康野菜厂,就一名门卫,在大门口晃荡呢。

嘿嘿,不知道何家康这家伙,能坚持多长时间呢?

虽然才开业几天,但是已经能瞧出一些端倪夹皮沟野菜厂生意兴隆,人来人往。

而家家康野菜厂,却冷冷清清,门可罗雀。

事情就这么奇怪,明明两家的收购价格都是一样,可是这些村民,就不去家家康那边出货。

除非是外县来的送货车,偶尔有误打误撞,去那边售卖的。

可是收购这么点,还不如不收呢,收上来你就得加工吧,生产一两个小时就完事,剩下的时间,工人全都大眼瞪小眼等着。

眼瞅着自家的野菜厂,就这么半死不活的,何家康也愁得不行。

他想不通,更不理解这些泥腿子,居然也看人下菜碟儿,气死人啦!

或许对他来说,这个问题永远都不会想通越是这些平民百姓,越在意人品。

你何家康的名声,顶风都臭出去十里地了,谁还愿意搭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