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公和梦莹回乡下第十二章 囚禁固定在调教椅上扩张h

2022-05-28 15:25:21情感专区
啊,这么说的话……好像是这样的吧,我妈妈总是说我被叫醒之后几分钟里,我都是一副完全没有清醒的样子,但是别人说什么我那时候就会做什么……不过我自己
啊,这么说的话……好像是这样的吧,我妈妈总是说我被叫醒之后几分钟里,我都是一副完全没有清醒的样子,但是别人说什么我那时候就会做什么……不过我自己没有记忆。”

叶莹这么回答着,她吃着早餐,目光瞟向了早早的吃完了之后已经穿着外出的衣物很开心样子的,两小一大三个孩子,说道“早上我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吗?”

“事实上,差不多……”

余烬这么说着,他看着叶莹那倒映着他身影的黑色眼眸,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告诉叶莹,而是说道“有看过医生吗?”

“啊,医生说可能是脑供血不足……”

叶莹这么说着,手里的筷子随意的摇晃着,她回想着的样子继续说着“虽然有吃药但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后来也就放弃了,反正就十分钟的样子。”

“……”

没错,那个神奇的,如同被什么附身了一样的状态,也就持续十分钟左右……从睁开眼睛到恢复正常的时间,余烬计算的清清楚楚。

十一分钟零六秒,也就是……

六百六十六秒。

“别人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看着问着的余烬,叶莹双手抱胸点了点头,一副也很无奈的样子说道“嗯,该怎么说呢……据我妈妈的说法,与其说是不清醒,倒不如说是懒的回应吧……她总是说我是懒胚啊~”

这么说着的叶莹笑了笑,半吐着舌头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嘿嘿嘿,事实上我的确蛮懒的啦~哈哈哈~”

“……”

懒惰吗?

余烬这么想着,他回忆着之前叶莹那对如同藐视着众生一样的黄金色眼眸,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样看着叶莹……

傲慢吗?

这么在内心猜测着的余烬觉得事情开始有意思起来了,似乎叶莹……这个群主的身上,有着许多东西可以深挖的样子。

“余烬大佬~来啦~”

在叶莹的招呼声中,余烬看向了手牵着手的叶莹、尼禄、远坂凛、远坂樱,她们和站在一边的远坂时臣、远坂葵等待着余烬……

不是,我说你们四个真的是幼儿园小孩吗?

抱着这样想法的余烬也跟上了他们……

……

虽然余烬什么都没做,但是远坂……远坂时臣这个夹杂在魔术师与父亲之间的角色,正在逐渐的向着一个真正的父亲,一个真正的丈夫靠拢。

沙雕……似乎是会传染的啊……

而无论是叶莹还是尼禄,其实都有着沙雕的成分啊……这对于远坂一家来说,想必是好事吧,至少这样就不会走向糟糕的结局了。

只是……

尼禄“呀~葵太太!你的皮肤好好啊~呜姆呜姆~蹭蹭~蹭蹭……”

叶莹“啊!我也要蹭!哦哦哦!有一说一确实!”

远坂葵(尴尬但不失礼仪的笑)“额,哈哈……”

看着这三个的人的互动,余烬歪了歪头没眼去看……在人家的丈夫和两个女儿面前,搞成这样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

不过叶莹是在整活就是了……

至于尼禄……

不是余烬拿恶意去揣测她,而是……如果只是开玩笑的话应该不至于真的流出口水来,而且叶莹似乎没有发现,尼禄也在偷偷摸摸的蹭她。

贴,都可以贴。

——————————

“这是……什么情况?”

叶莹这么迷惑的问着,看着一大堆的人集体性的搬着大包小包……似乎是要去远方的哪里一样在搬着家,她有些不太懂。

“大范围的催眠魔术……”

这里唯一懂魔术的远坂时臣这么说着,他看向了远处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说道“错不了的,我也是刚刚意识到……冬木市被结界包围了。”

“呜姆?”

似乎,尼禄可以用呜姆来表达很多意思的样子,虽然最多的还是用来表达嗯嗯,满意满意、嗯嗯,余裕余裕、嗯嗯,完全明白了的意思,不过……

似乎疑问也是可以用呜姆来表达的,或许这就是呜姆人吧……

“大概是意识到了这次的圣杯战争非比寻常吧,所以为了避免神秘被暴露,所以就直接一步到位的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冬木。”

远坂时臣这么说着,也意识到了什么,觉得自己的妻女待在冬木还是太危险了,于是就看向了远坂葵、远坂凛和远坂樱。

远坂葵没有说什么,她理解了远坂时臣的意思,或者说……她就是这样一个永远都会服从丈夫的,如同背景板一样的女性。

不光是她,已经明白圣杯战争是什么的远坂凛和远坂樱也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她们不会违背作为家主与父亲的远坂时臣的意思。

“明天吧……远坂时臣。”

这么说着的叶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摸着两个孩子的脑袋,向远坂时臣说道“明天再把她们送出冬木吧……”

“可是,现在的冬木的确……”

没等远坂时臣说完,叶莹就出声打断了他,她指了指远坂樱和远坂凛说道“或者今晚也可以……让她们两个好好的玩一玩吧……”

“……”

远坂时臣沉默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就按你说的来吧,那么葵带着凛和樱继续行程,我和余烬大佬先……”

“不。”

叶莹再一次的打断了远坂时臣的话,看着皱起了眉的时臣,她非常认真的凝视着他,说道“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猜你根本没有带她们出去玩过,对吧?”

这么说着的叶莹轻轻的咬着嘴唇,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远坂时臣,像个真正的父亲一样,给你的女儿们留下属于父亲的回忆吧……”

“但我是魔术师。”

叶莹眯起了眼睛,只觉得太过于悲哀了,她呵斥着“你在魔术师之前,你首先是个父亲……你在是个魔术师之前,你首先是个丈夫!”

“……”






 

沉默着的远坂时臣,看向了安静的笑着的远坂葵,又看了看毫不掩饰期待的远坂凛,看了看隐藏期待隐藏的很差劲的远坂樱……

然后他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了……谢谢。”

“……”

“……”

“明明爱着女儿,但是却不会表现出来的父亲;明明被憧憬着,但是在记忆里却没有留下任何美好回忆的父亲……还不如一开始就没见过的父亲呢……”

叶莹苦笑着说道,她跟在余烬的后面,看了看最前方开始说笑而非一直保持优雅的远坂时臣,她眨了眨眼睛,问着“我做的还可以吧……余烬大佬?”

“说教太刺耳了……但远坂时臣就应该被骂一顿才会醒悟。”

余烬这么评价着。

“过来啊,小御主……大姐姐这里有些好康的~”

“好康?你又要做什么……”

“来看!”

羽蛇神这么说着,让开了一个身位,让被她强硬的拉着的韦伯看见了后面的拳击机器……这是很久以前的那种拳击游戏机。

也就是……花钱得到向着游戏机的中间打一拳的机会,然后如果拳力到达峰值的话,就可以获得毛绒玩具或者是拳击手套之类的奖励。

不过……一般而言,除非你的力气真的很大,不然一般机器内部都会设计一个中奖逻辑,也就是每十人中一个奖、每二十人中一个奖之类的。

和柏青哥的区别真的不大……只是力量可以代替一部分的运气就是了。

“但现在没有奖品也没有人给你发奖品啊……”

看着这么说着的韦伯,羽蛇神笑着勾住了他的肩膀,说道“不需要,仅仅只是让小aster试试你现在的力量而已。”

“我?我不行的啦……”

韦伯这么说着,但是看着表情凶恶的羽蛇神大姐姐,他还是很敷衍的……额,其实还是用了点力气,随意的往游戏机上靶心的位置上揍了一拳。

然后……

“叮叮叮~~you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