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扶她狠狠进入gl 《公车系例》线阅读

2022-05-27 14:52:30情感专区
陈扬立刻探手抚住她的头顶,然后说道:“不要抵抗我的法力,我看看能不能将这几道刀气抓住!” 元雨仙知道是生死关头,立刻配合。 陈扬的法力快速探入元雨仙的脑

   陈扬立刻探手抚住她的头顶,然后说道:“不要抵抗我的法力,我看看能不能将这几道刀气抓住!”

    元雨仙知道是生死关头,立刻配合。

    陈扬的法力快速探入元雨仙的脑域之中,元雨仙完全不做抵抗。于是,陈扬的凶猛法力快速进入元雨仙的身体里,并且闪电抓捕那几道刀气。

    刀气一共六道!

    这些刀气本来非常强大,但是经过了金龙元如意的阻挡,已经被削去了大部分的威力。加上那些刀气数量太多,元雨仙快速斩断手臂,只承受了微乎其微的六道刀气。

    眼下,元雨仙的身体承受了刀气的伤害。而刀气本身的威力已经变得很弱了。所以陈扬很快就用自身的法力抓住了这六道刀气,并且一把将其粉碎,抽离元雨仙的身体。

    这些刀气虽然不厉害了,可若是一直在元雨仙的体内,元雨仙便是死路一条。因为她现在太虚弱了,根本没办法驱除刀气。

    刀气离身之后,元雨仙就觉痛苦减轻了不少。

    陈扬又拿出轩辕台本身的一些疗伤灵丹出来给她服用。她快速服用丹药,并且也拿出了元界之中的疗伤圣丹,一股脑的吞服进去。

    陈扬已经帮不了其他的忙,也就只能守在一旁了。同时,他也感应那陆压道人的气息……这时候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已经错过了最佳的追杀时间,现在想要再去追陆压道人,那却是不大可能了。

    陈扬暗暗叹了口气,觉得自己错过了一次大好机会!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陆压道人也不是十恶不赦,他要杀自己假扮的这轩辕台也着实是情有可原。而且,陆压道人是难得的高手,自己将他杀了,于人族来说,并无好处。

    如此一想,便又释然了。

    他看向那元雨仙,暗道:“此消彼长,若是让元雨仙死了,元圣岂不是又少了一个得力臂助?”

    “那也不成!元雨仙不过是个半步圣人修为,能有多大用处?老子是来当卧底的,千辛万苦跑来,不止是为了杀个元雨仙。那太得不偿失了!”

    念及此,陈扬心中的那丝杀念也就消失了。又来到元雨仙的面前,问:“你感觉怎么样?”

    元雨仙俏脸之上毫无血色,娇躯也还在微微颤抖,显然还是痛苦之至的。但她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扬,却是说道:“死不了!”

    陈扬打量四周,然后说道:“陆压道人已经身受重伤,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来找咱们麻烦。我先带你找个僻静之地疗伤,我也需要恢复下元气!”

    他知道不能带元雨仙进钟灵山里,钟灵山中毕竟是伏羲大帝的地盘。贸然带元雨仙进去,不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眼下还是找个外面的僻静之地最为保险!

    元雨仙也确实是需要好好休养,当下便点了点头。

    陈扬便将元雨仙抓入法宝囊中,然后起身飞向远处。那法宝囊自是轩辕台留下的……

    飞了大约两天左右,陈扬进入到茫海之中。

    茫海里面空间法则浩浩荡荡,烟雾缭绕,着实是个隐藏的好地方。

    陈扬找了一座荒岛,落了下去。

    之后,他又找出一枚戒须弥。这戒须弥并不是地球独有的,在仙界也多的是。他潜入地底深处万余米后,便进入那戒须弥里面。

    之后,又将元雨仙请了出来。

    戒须弥内部是间干净整洁的房间。

    元雨仙依然盘膝而坐,洁白的额头上渗着细细的汗珠。

    陈扬探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只觉滚烫无比。这元雨仙居然像普通人类一样……发烧了。

    随后,他的法力探入元雨仙体内。只觉她身体里如岩浆爆发一般,法力系统完全紊乱,五脏六腑也都在渗血。

    这个伤,相当的重啊!

    搞不好就要出人命!

    陈扬知道元雨仙此时定然是难受至极,绝是没有心情跟自己开任何玩笑的。他细细思量,随后来到她的身后,盘膝坐下,双掌抵住她的后背。

    此时的元雨仙正在体会什么是真正的五内如焚!

    这伤势最要命的地方就是法力系统完全紊乱,这也是为什么她吸收了那么多灵丹都没用的原因。她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像是被无数的刀子在细细的割着,疼痛难忍。在这种情况下,她就更没办法来调整体内的法力系统了。

    法力系统就像是平素条条有理的各种电线线路,正常的时候,电路完整,给身体提供强大的法力支持。但现在,却是乱成一团麻!如果她精力很好,就可以慢慢的来将这些线路调顺!可一个正在忍受千刀万剐之痛的人,怎么可能集中精神来调顺线路呢?

    就在她绝望无比的时候,一股柔和的法力进入到了她的身体里面。

    她立刻就知道,是那个轩辕台在帮她了。虽然她对轩辕台嫌恶无比,可现在却是不挑了,只要有人能帮她缓解痛苦就行,至于这个人是谁,她已经不在意了。

    陈扬的法力进入元雨仙的体内,立刻四处游走,镇压她那乱窜的法力。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

    但陈扬是何等角色,只是稍微思索,便快速找出了那些失控的法力,将其镇压住。

    他现在做的工作就等于是将那些成为乱麻的一些无用线路先行砍去。

    这样一来,元雨仙身上的疼痛也就稍稍减弱了一些。

    元雨仙忍着痛,快速的来调理法力系统。

    很快,三天就过去了。

    这三天里,陈扬一直在全力帮助元雨仙镇压法力系统。元雨仙也忍着痛在调理法力系统。三天之后,元雨仙的法力系统终于恢复正常。

    陈扬松了口气,收回了法力。

    他显得疲累不堪!

    帮助元雨仙镇压法力是个非常细致且极其耗费精神力的事情。因为是在对方的体内运行法力,这就要很是小心了,稍微不慎,就会对元雨仙的身体造成毁灭伤害。陈扬既要镇住那些不良法力,还要防止自个的法力不慎伤到元雨仙……三天的小心翼翼,让他这样精神力强大的人也觉得疲惫到了极点。

    再加上,陈扬是和天道笔一起共享元气和营养的。这天道笔每天消耗元气和营养乃是天文数字。

    元雨仙的情况已经好了很多,身上的高烧也已退却。她这时候服食了不少灵丹,然后就继续闭眼疗伤。

    陈扬自个也悄悄吞食一百枚长生果,又服用了一些纯阳丹。如此之后,强大的药力和营养在体内运转,这才觉得好受了很多。等喂饱了天道笔后,陈扬又吞了一枚长生果供自己的细胞服用。

    做完这些后,再静坐入定。

    很快,又过三天。

    陈扬的精神恢复到了最饱满的状态。

    他站起身看向元雨仙,元雨仙已然是闭眼盘膝静坐。她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甚至有了一丝红润。

    陈扬伸手触摸她的脑门,法力探入其体内。便感觉到对方的法力系统稳定有序,体内的法力正在浩浩荡荡的流转,滋润着全身细胞。


 

    看来再过个几天,伤势便可痊愈!

    “拿开你的脏手!”元雨仙忽然睁眼,冷冷说道。

    陈扬微微一怔,心头一股子邪火生了出来,收回手,然后说道:“我说你这臭丫头片子是有点不识好歹啊!不是我救你,你早死了。你这刚好一些,就对老子这个态度……”

    元雨仙冷哼一声,道:“什么叫你救我?祸是你惹的。陆压道人要杀的是你,不是我。我若非是为你出头,能有这等祸事?我这数日所受的痛苦皆是因你。”

    陈扬呆了一呆,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到话来反驳元雨仙。

    本来嘛,元雨仙说的也是在道理的。

    的确是自己给她惹得祸。

    可陈扬心里却还是堵的慌……本来他还以为元雨仙会感激自己呢……

    当下,便动了心思,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妮子一顿!

 元雨仙之后又对陈扬说道:“你现在可以走了。”

    陈扬道:“走?”元雨仙道:“你都说了,陆压道人身受重伤,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来了。”

    陈扬道:“所以我说的是应该,不是一定。”元雨仙道:“你回你的钟灵山,我这里不用你管。”陈扬道:“就目前来说,我觉得咱们还是不适宜分开。等你伤好后,我看我们得先回一趟元界。不然下次陆压再来,你底牌已经用了,咱们可就没法再挡那斩仙飞刀了。”

    元雨仙愣了一愣,接着就沉默了下去。

    她觉得陈扬说的倒是有些道理。

    “我再有两天,伤势就会痊愈。”元雨仙道:“到时候,你还是继续进钟灵山里去探寻伏羲的情况。至于陆压道人嘛,你不用担心,他若再来,照样还是能够击退他。底牌,我还有。但他的斩仙飞刀我已经清楚了。”

    “还有底牌?”陈扬顿时来了兴趣,问道:“是什么?那金色元如意还有?”

    元雨仙冷冷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即便我受了伤,但要杀你,依然是易如反掌。”

    陈扬讨了个没趣,当下就懒得再多说什么。

    随后,元雨仙继续盘膝静坐疗伤。陈扬无事可做,也就盘膝静坐,试图领悟八重巅峰的桎梏。

    他在造物境八重巅峰上也停留了很多年了。这种感觉和当年在七重巅峰停留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就是无论你怎么去参悟,感悟,都是不得其法,不得其踪。

    似乎真就是需要一个巧合,一个机遇才行!

    静坐数个小时后,陈扬睁开眼便看到元雨仙还在静修。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以轩辕台的那种品性,对待元雨仙会这般客气守礼吗?自己眼下规规矩矩,似乎不太附和本性!

    这元雨仙也不是个笨蛋,事后会不会对自己的身份起疑呢?

    陈扬心里咯噔了一下,觉得自己必须要假装做点什么,得让这元雨仙心里只有对自己的厌恶,而没有那种怀疑。

    房间里一片静谧,没有任何光源。

    但如陈扬他们这样的修为,在这种黑暗下,却是可以将事物看的清清楚楚。

    “你在想什么?”元雨仙察觉到陈扬正在打量她,心生警惕,睁开眼看了过来,冷冷问道。

    陈扬微微一笑,道:“我想到了一个问题。”

    元雨仙眼中闪过厌恶之色,道:“你脑袋里不会想什么好问题,我警告你,不要动一些不该有的念头。我的底牌杀死陆压道人有些困难,但要杀死你,问题是一点都没有。更何况,我现在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真的吗?”陈扬笑笑。

    元雨仙道:“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陈扬道:“不是我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而是先前你身受重伤,我不忍心。我轩辕台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却最会怜香惜玉。如今你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这样才有趣味!我喜欢征服女人!”

    元雨仙眼中闪过寒意,道:“够了,不要再说这些污言秽语。否则我真的会对你不客气。你今也算与我共过患难,而且你也已经决心要效忠我师父。你现在做这些,到底是想干什么?修为到了你这个地步,难道还管不住你那玩意?”

    陈扬嘿嘿一笑,道:“我轩辕台想要什么女人都要得到,不过如雨仙姑娘你这样的极品,却是很少见。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元雨仙冷冷道:“你确定你要动这个念头?后果想过了吗?”

    陈扬道:“我素来都是色胆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