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姐姐我可以吃你的小兔兔吗 性饥渴的麻麻乱小说

2022-05-27 14:45:46情感专区
但这时候,果然有其他人开始鼓掌喝彩。 掌声大作。 待掌声完毕之后,那元圣又开口了。 “今日这昆仑盛会,老夫一来是要向群雄还有诸位圣人表明心迹。二来还有一

  但这时候,果然有其他人开始鼓掌喝彩。

    掌声大作。

    待掌声完毕之后,那元圣又开口了。

    “今日这昆仑盛会,老夫一来是要向群雄还有诸位圣人表明心迹。二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件事情,便是关乎红尘老人死亡之谜。”

    “红尘老人?”台下群雄顿时议论纷纷。

    红尘老人的事情本是隐秘,但当红尘老人死后,元圣就已经将这事公诸天下了。

    所以眼下,大家都知道红尘老人死了。

    但红尘老人到底是怎么死的,这还是个未知之谜。

    显然,元圣此刻提红尘老人,群雄是都感兴趣的。

    元圣继续说道:“众所周知,红尘老人乃是掌控了红尘天道的。他的造诣,修为,在这场中可以说是数一数二。便是老夫对上他,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在红尘老人死之前,他动用了天道之力。是谁有这样的本事让他动用了天道之力,并且杀死了他?更诡异的是,这个人逼死他的人却没有施展天道之力。这太可怕了,所以,老夫今日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一定要将这个真凶给揪出来。不然的话,这个人将来肆意屠杀我们的道友,谁能抵挡?我们不能让星星之火呈现燎原之势。”

    “没错,一定要揪出凶手!”群雄之中,有人大声喊道。

    “揪出凶手!”越来越多的人大喊起来,一时之间,群情汹涌。

    陈扬在人群中,心里开始紧张起来。

    可别最后自己还是被揪出来了。本来刚放松的心情,这时候又有些紧张了。不过他一点也没表现出来……

    陈扬心里明白,元圣今日这个昆仑盛会召开,只不过是麻痹一些人而已。他知道圣人们也不会相信,但同时也释放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暂时之间,他是无害的。

    所以,圣人们不会感到威胁很大。

    他们不会愿意先跑上来找不痛快的。

    这世上,很多事情不怕人蠢,就怕聪明人多。聪明人一旦多了,还凑在一起,准办不成事儿。

    因为他们都各有各的想法,谁都不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如此一来,就很难办。

    陈扬暗想,圣人们应该会保护自己这个破局者吧。如果今日自己就这般被卖了出来,他们还玩个锤子啊,那也太让自己看不起了。

    圣人们的聪明,应该是超过一般聪明人的。他们应该明白自己如今的重要性的。

    陈扬深吸一口气,决定静观其变。

    那元圣示意群雄安静下来,然后继续说道:“今时今日,老夫想要取得诸位英雄的信任,的确不适合说一些惹人生厌的话。但,是非公道,老夫就算得罪天下人,也必然是要坚持到底的。红尘老人出事后,老夫第一时间去了红尘山。在老夫的追查下,老夫发现碧游宫门人云霄跟红尘老人之死有密切的关系。云霄当时就在场,所以,当日红尘山上发生了何种事情,云霄应该是清楚的。但贫道不知道为什么,云霄小友始终不肯承认。贫道更不知道,通天道友到底是想隐瞒什么?”

    此话一出,群雄皆惊,万万没想到,这件事还牵扯到了碧游宫,顿时议论纷纷……

    通天教主一言不发。

    元始天尊这时候却开口了,他起身说道:“元道友,红尘老人身陨,我等皆感悲痛。你要追查真相,我们也都支持。只是你当时也不在现场,却要一口咬定我那云霄师侄女就在现场。你这话,也太不讲道理了。难道你认为,云霄有本事杀了红尘老人?”

    元圣道:“元始道友莫要动怒,老夫绝无此意。老夫通过气息追踪,追踪到了云霄小友。老夫只是想知道事情真相,绝无其他意思。”

    他顿了顿,道:“老夫有逆推术法,不需要云霄小友多说什么,只要她站上台来。老夫可以将她在红尘山的记忆展现给大家看。到时候,一切的事情始末,皆会真相大白于天下。如果届时,证明老夫推测出错,老夫也愿意当众向云霄小友诚恳道歉!”

    元始天尊道:“什么逆推术法,到底有没有鬼,贫道岂能信你?你这人,素来就对我们有仇有恨,你若存心嫁祸一些东西,我们又能如何?谁又能保证你是干净的?”

    元始天尊的话语已经不客气了。

    元圣不急不躁,道:“老夫一心只求真相,元始道友如此揣摩老夫,老夫痛心。”

    
元始天尊淡淡道:“你到底安的什么心,贫道也不想管。但是贫道告诉你,在这昆仑界里,还容不得你撒野。”

    元圣道:“老夫当然知道,昆仑界里撒不得野。但老夫还是选择将这昆仑盛会安排在了这里。老夫乃是一片赤诚,只为求个真相,还红尘老人一个公道。老夫也未说,云霄乃是凶手,她也不可能是凶手。老夫只是想找到真相,为何元始道友你要如此愤怒?又如此百般阻挠呢?难道红尘老人的死真的与你有关?”

    元始天尊冷笑一声,道:“不配合你,就是百般阻挠?你在贫道眼里,算个什么东西!”

    元圣被元始天尊这般辱骂,却是不怒不悲。面色依然淡淡,道:“元始道友,老夫对你一向尊敬得很。你如此言语,实在是有失身份。”

    元始天尊道:“贫道说话做事,素来如此。昆仑门人,绝不是你想审就审。贫道和通天师弟早已问过云霄,她根本就没有去过什么红尘山。你处处污蔑,简直就是居心叵测。贫道想问你,你究竟是何居心?还是说,你表面客客气气,仁义道德。实际上就是想将我们这些人逐个击破,一一杀之,然后好实现你报复我们的千年大计?这仙界,原本是一片升平。数千年前,你利用五谷社稷神树,杀了多少仙人?如此多的血债,你依然不满意。今你又找准了机会,用鸿蒙紫气掌控生命天道。数千年前,五谷社稷神树。今天,你掌控生命天道,而且还采取了怀柔政策。多年前你发现纯粹蛮力不行,如今就要分化我等?你真是聪明,可你将这天下人也看的太傻了一些。”

    此言一出,群雄顿时议论纷纷。

    现场变得嘈杂无比。

    元圣顿时脸蛋红一阵,白一阵,居然是被元始天尊驳斥得无话可说了。

    好半晌后,现场也终于安静了下来。

    元圣苦涩无比的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当年你们杀我开普勒族人。后来我又报仇……这样的纷争,早该结束了。今日,纵使你们百般冤枉于老夫,老夫也一定要为红尘老人找一个公道出来。一位天道圣人,不能就这样稀里糊涂的死掉。元始道友,老夫今日只想云霄小友站出来,接受老夫的术法调查。便在这天下人面前,还原出红尘老人死亡真相。若她真未去过红尘山,老夫愿意在此磕头道歉!”

    陈扬看的暗暗心惊,这元圣老匹夫,还真是胆子大得很。就在这昆仑山向昆仑人发难了。

    他一时之间却还觉得元始天尊这位圣人很合自己的脾气,就是刚,管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就是要当众骂你不是个东西。

 陈扬看着场中元始天尊和元圣针锋相对,觉得元始天尊这位圣人不仅脾气刚,而且还真是很护犊子。那元圣明明是在针对通天教主的徒弟,结果通天教主一句话还没说,元始天尊已经快要和元圣打起来了。

    陈扬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大哥罗峰,他以前在的时候,就是这般的护着自己的。

    不知道他如今到底去了何处?今生,自己与他还会相见吗?

    一时之间,陈扬觉得有些伤感。不过这个伤感也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眼下,绝不是伤感的时候。自己的命运是与今日的盛会息息相关的……如果处理不好,自己是有性命之忧的。

    不过陈扬也不是太过惧怕,眼下这些圣人们都在场。就算在场中把自己暴露了,也可以躲到这些圣人们的大腿后面。反正自己又没犯罪,红尘老人又不是自己杀的。

    自己那有那个本事杀红尘老人啊!

    元始天尊和元圣之间火药味十足。陈扬忽然又觉得有些感慨……这些圣人们,平素这些圣人们都是高高在上,范儿十足。但那也不过是面对寻常人的一种姿态。真正到了他们同等地位上较量起来,其中撕破脸面,言语粗俗也和寻常人没什么两样。

    蚂蚁在人类的眼里是蚂蚁,人类在仙人的眼里也是蚂蚁。仙人在圣人们的眼里也是蚂蚁。圣人在宇宙中,同样是蚂蚁!

    说到底,大家都是蚂蚁,无非是对照物的不同而已!

    就在那元始天尊和元圣争执不下的时候,通天教主终于开口了。

    通天教主站了起来,道:“元始师兄,元道友,你们不必再争了。贫道早已问过云霄,云霄确实没去过什么红尘山。”顿了顿,道:“贫道身为云霄的师父,是绝对相信云霄的每一句话的。她也没有必要欺骗什么……”

    元始天尊道:“确是如此,我昆仑儿女,有什么好骗人的?若是红尘真为云霄所杀,我们也没什么不敢承认的。更何况,这事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若云霄真有本事杀了红尘,我昆仑界便要大摆筵席,宴请群雄三百日!”

    “元始师弟!”太上道祖终于忍不住发声,苦笑道:“你是越说越不像话了,红尘老人也是我们的同道中人。他的死,是我们修道界的巨大损失,你万不可如此亵渎此事。”

    元始天尊微微一怔,随后老老实实道:“师兄教训的是,是小弟出言莽撞了。”

    太上道祖笑笑,接着道:“元道友,贫道那云霄师侄女不过是造物境九重巅峰修为。红尘老人一根手指就可以杀了她,若她在现场,她为什么能活着回来?若她在现场,那杀人者为何不杀人灭口?你的逻辑其实很不通。”

    元圣道:“老夫只想还原事情真相,这个事情里面就是因为疑点太多,所以老夫才想追查到底。老夫绝没有怀疑云霄小友有什么罪恶在那其中。老夫更不明白,为何老夫如此简单的要求,三位为何要这般阻挠?”

    太上道祖的语音冷了下去,道:“你真不明白?”

    元圣道:“老夫确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