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湿润紧致NP高H 狩野真琴を性奴隷に堕

2022-05-27 14:40:55情感专区
"八方惊雷,九天雷龙!" 轰!!! 整个山谷突然从昼夜之山变成了皑皑火山!天空之中,层层乌云里也多了一层乌云,其中更是有雷龙遨游! 地上业火燃烧,天上雷龙咆哮! 身前还有天

   "八方惊雷,九天雷龙!"

    轰!!!

    整个山谷突然从昼夜之山变成了皑皑火山!天空之中,层层乌云里也多了一层乌云,其中更是有雷龙遨游!

    地上业火燃烧,天上雷龙咆哮!

    身前还有天火月轮两大杀戮机器!

    崖边四周的许多和尚,一时间只觉得进入了地狱深渊,仓促逃跑者和惨死者不在少数。

    有的甚至慌不择路,夜黑风高之下匆忙的跳下了悬崖,随着惨叫一声。摔的粉身碎骨。

    地火烧心,无数人的防御和修为快速流失,而这些能量正被天空之上的韩三千滋滋的吸收着。

    天空之上,九天雷龙引惊雷劈下,所劈之处尽化焦土。

    而那些被劈中的低修为者,当场化为灰烬,即便修为高者,也感觉身体麻痹,行动变缓。

    "这雷专劈动者,让所有人千万不要乱动。"冥雨很快发现这天雷中的奥义,急忙冲老和尚道。

    老和尚点点头,回转过身,对着众位弟子呐声喊道:"都别慌,都别慌,给我稳住。给我稳住啊。"

    只可惜的是,老和尚的声音虽大,但和那些惊叫逃命。又或者惨死雷下、被火所烧的的低修为弟子的惨叫声比起来,如同细蚊!

    更何况,生死关头,惊吓之中,又有多少人会听他的话呢?!

    整个局面乱成了一锅粥,万般弟子也不过是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你们!"老和尚气结。

    韩三千望着这些乌合之众,狰狞一笑。

    "师父,地火惊雷的作用,我现在明白了。"

    惊雷召唤九天雷龙。谁动劈谁,以至于想要躲避雷龙的攻击,便需要安身稳形。立在那里不动不摇。

    但地火心经,业火焚烧,若是不动,时间一久远,所困之人又如何能够忍受?

    所以地火让人动,而雷龙让人静,两者配合,所处阵法之人,便会异常难熬,那时必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韩三千此时也不急着进攻,混沌之气虽然快速的帮助自己修复了不少的伤势,但也远不可能让韩三千原地完全没事,地火心经吸取能量的方式,正好可以补足自己。

    但就在此时。突然之间,山谷脚底下又是一声龙啸,那头佛威天龙此时化成一道金光直朝韩三千扑来。

    "他妈的。倒是忘记了你这玩意!"

    韩三千低骂一声,对这佛威天龙不敢大意。

    毕竟当时这天龙所冲下来,韩三千真的很用力去抵挡了,但依然被这货冲的经脉尽断,内脏尽毁。

    所以现在,韩三千也必须全力对付。

    "上次有魔窟帮着你。这会,没东西帮你了,那就手底下见真章!"韩三千冷然一喝。

    手中一抖。玉剑随身而出!

    "倒是想见识见识一下师父教我的七十二路神剑!"韩三千嘴角抽出一丝冷笑。

    下一秒,整个人突然化成一道非常奇怪的身影,快速的朝着冲上来的天龙杀去。

    "妙。妙,妙,实在是太妙了。"

    几乎就在一人一龙刚一接触的时候。韩三千便已经忍不住痛快的高喊。

    这剑法独特非常,攻守几乎只是一刹那间便可以完成互换,甚至在某个程度而言。剑法中的攻与守完全是呈现为一体的。

    既攻便是守,既守便也是攻。

    刷刷刷!

    如果说佛威天龙身躯庞大,红金之光毕闪让它显得极其威武的话。那么此时的韩三千,剑走如蛇,身躯如同脱兔一般,灵火无比。

    佛威金龙虽猛,但奈何的是韩三千身法太过诡异,龙头龙尾齐攻,也不过完全是打在寂寞之上,一场虚空罢了。

    而反观此时的韩三千,越战越猛,七十二路神剑的招式不断的在他脑中浮现,并借由这双手轻松挥出。

    "多日不见,韩三千,看来你又变的更强了。"望着如此变态的韩三千,冥雨眉头大皱。

    尽管韩三千这家伙在冥雨的眼里已经是非常变态的存在!

    但……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即便已经是变态,即便已经是顶尖,可这家伙却每次都可以匪夷所思的变的更强。

    这简直让人难以想像的同时,又夸张的让人感到害怕!

    "这是何种剑法?如此精粹,行云流水间俱攻俱守,犹如枪出如龙,又似君子如剑,变化莫测是时猛时妙!"老和尚也望着持剑的韩三千不由感叹道。

    "没想到收了这家伙的盘古斧,以为断了他一半的臂膀,却哪里又能想到,这家伙剑术也是如此精通。"老和尚无奈的摇摇头。

    "这一点,连我也不知道,现在,你知道韩三千为什么是韩三千了吧。"冥雨冷声而道。

    老和尚无奈的点点头,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

    "我也万万没想到,韩三千能在我如此精心的布局下还能这么的顽强,贫僧还真的是低估了他。不过,他真的就以为他天下无敌了吗?"老和尚苦笑一声。

    "能和真神对打的人,贫僧自然会给上足够的尊重。"说到这,老和尚的苦笑变成了淡淡的轻笑,防佛胜券在握。

    "佛威天龙虽然猛,但对上韩三千的这精妙剑法,怕是坚持不了多久。"冥雨道。

    老和尚此时,轻轻的笑了……  "是!"

    佛威天龙虽然霸道无比,任何力量难以正面匹敌。

    但韩三千的七十二路神剑,却恰恰击中了佛威天龙的命脉核心。

    这就好像一个巨大无比的硬汉,遇见了一块棉花。任你有千般力量,甚至可以一拳秒杀。但问题的核心是,你首先要打中这一拳啊。

    韩三千就像风中的一条布带,缠绕在龙身之上,任龙如何扭头弯尾,可始终触摸不到。

    "随着时间的流逝。佛威天龙打不到韩三千的话,只会被韩三千刺的遍体鳞伤!"老和尚点点头。丝毫不否认冥雨的这一看法。

    "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着急?这可是你用寿命和天谴换回来的法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它被韩三千所破?"冥雨不解的道。

    "时来运也,运来时也,更何况天地万物,本是相生便相克。即便我有无敌之盾,但也奈何不了他有至强之矛,所以,成也,败也,都是命中之数。"老和尚轻声回道。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跟我念叨这些,看来,你还有后手。"冥雨不屑轻笑。

    老和尚闻言,轻轻一笑,片刻后。这才喃喃而道:"人,终究会为自己的轻狂付出代价的。冥施主。不如就看戏好了。"

    "我也想要看戏,只怕你呆会不要像你那些徒弟一样,落慌而逃便行。"冥雨冷声嘲讽道。

    听到这话,老和尚脸上顿时才有了些难看之意,不过,很快又恢复了笑容:"那咱们等着瞧。"

    "第三十六剑。落雨飘花!"

    "第四十四剑,燃龙焚凤!"

    "第五十一剑。剑破苍穹!"

    刷刷刷!

    而此时的半空之上,相对于老和尚和冥雨之间的轻声谈笑,韩三千和佛威天龙却是斗的激烈无比,火光四射。

    韩三千此时心情更是无比激动。

    从归元子传给自己直到如今,这是他第一回使用所谓的七十二路神剑,但一使用便完全的被这神奇的剑法所折服。

    这剑法果然精妙到无话可说,更可以从中看的出,这跟随归元子几乎一生的神技,究竟是靠什么能陪伴如此之久。

    "吼吼吼!"

    那边,佛威天龙发出愤怒无比的乱声咆哮。

    韩三千如同一只苍蝇一般。不断的粘身又不断的后撤,不发招吧。他这只苍蝇弄的天龙浑身难受,可发招吧却是次次打空,这让佛威天龙是恼怒难休。

    但除了用声音宣泄自己的不满和愤怒,它又能干什么?



 

    随着第五十一剑落下。整个佛威天龙那金红威武的身躯,此时已然是遍体创伤。金色鲜血遍撒整个龙鳞身上,看起来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知道吗?在我们家乡有种传说。说有种叫蚯蚓的虫劫难后会化成蛇,而蛇化了劫便是蟒。莽再变则为乌龙,最终才可以化成龙!"

    "不过。在我眼里,龙即便是龙。有时候也不过是虫!"韩三千轻轻邪笑,手中玉剑隐隐发光。

    五十二式!

    "吼!"似乎听懂了韩三千的嘲笑,佛威天龙怒声一吼,气开数里,威严至极。

    韩三千只是冷声一笑,下一秒,身形再化,人剑合一,直接朝佛威天龙飞去。

    "噗嗤!"

    几乎在佛威天龙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便只闻一声肉被隔开的声响。

    整个龙身的中央,即便有坚固无比的龙鳞保护,但也依然架不住韩三千这凌空一剑。

    "吼!"佛威天龙发出一声巨痛的吼声,整个龙身也如同蚯蚓一般纠缠乱抖,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

    "小蚯蚓!"韩三千身影立在在龙身后数十米,连头也不回,冷声而嘲笑。

    望着周围山林,本来人多势众的和尚一方,此时大多都在地火之中被烧的哇哇乱叫,又或者雷龙之雷劈的那些想要逃跑的人里焦外嫩,此时的韩三千意气风发。

    从绝对的劣势,转瞬化成了绝对的优势,这种本领显然并非是什么人都可以办到的。

    也许,就连真神想要如此的绝地反击,也许也是种疑问式,韩三千能做得到,自然也该有他的骄傲。

    "剑,还有二十式,你还扛的住吗?"韩三千不屑冷声道。

    即便前面花费了整整五十二式,但很明显,剑之威才不过真正的开始显现,越往下的攻击必将越发的凶猛。

    而此时的佛威天龙,早已不过是瘦死的骆驼,带着浑身是血身躯,愤怒的低吟。

    "两式把你解决了算了。"韩三千冷然一笑,玉剑猛的一握,再次袭来……

 不过,即便是个小孩模样,身上黑气却极强,整个如烟的身体和不断飘散的黑气基本混合为一体,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手中一把黑色长枪,如同枪的影子一般,通体黢黑,不过,即便如此,枪尖却无比锋利,强大的力量从中弥漫散开。

    此时的他挡在韩三千的面前,长枪在手,即便年岁不大,却极有另外一种威严于其内。

    韩三千总感觉眼前这个小孩非常的面熟,尽管它几乎由黑气所组成,五观难辨!

    玉剑轻轻一收,韩三千倒是不由的多打量了眼眼前的这个孩子。

    哪冒出来?!

    若是韩三千在被佛威天龙冲击以后,能有意识多看一眼的话,必然会发现这个小孩童,正是佛威天龙与他相撞相斗以后,迷雾浓烟中若隐若现的那个孩童。

    “小小年纪,却已成魔道,可惜。”韩三千不由的道。

    这种年纪的小孩,不过有约莫八到十岁,还应该处在烂漫无不比的童年中,可眼前如今的这个孩子,却是魔气缠身,凶神恶煞一般。

    但他这个年纪,还是不由让韩三千想起自己的孩子。

    几乎就在韩三千想起韩念的瞬间,那个黑娃突然冷声一喝,一把黑枪猛然刺来。

    韩三千始料不及,好在反映够快,匆忙退让之间,那把黑色长枪已经从韩三千面部以毫厘之距擦脸而过!

    刷!

    黑枪收回之时,韩三千的脸角已然被划出一道血痕,鲜血顺着痕迹缓缓流下。

    韩三千擦了擦脸,看了眼手中的血迹,又望了一眼那黑色长枪的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