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婬荡乱婬公交车小说 冥婚交H

2022-05-26 14:50:22情感专区
 反倒洛瑾好奇的拿过清枫的手机,很自然的解锁,就看到十几条短信。  翻开点阅,就乐笑了。  “这些人脑子没糊吧?”洛瑾看到一个堂哥给清枫说,让他去见见那个女人,长

 反倒洛瑾好奇的拿过清枫的手机,很自然的解锁,就看到十几条短信。

  翻开点阅,就乐笑了。

  “这些人脑子没糊吧?”洛瑾看到一个堂哥给清枫说,让他去见见那个女人,长得很漂亮。

  洛瑾看着一条条短信,总算看明白,清枫的父亲让位了?这事情,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收到?“你爸他?”洛瑾抬眼看向清枫。

  清枫简单解释,“因为突发一些状况,我不愿意接替他的位子,他便退位,至于现在做总经理的人,我也不是很清楚。”

  他爸也算是放弃了,这么多年,事情也看的开。随他的年纪增长,很多事情,看的明白。

  当然,爷爷奶奶的做法才让父亲彻底放弃家族公司,每个月拿着分红不好?何必让自己如此累,到头来还被抱怨。

  更何况,他父亲这几天还做出一个壮举,抛售出手头的所有股份,今天已经把所有股份都出了。

  至今为止,家里的人还不知道这个事情,如果知道,肯定会闹翻天。

  “那喊你相亲又是怎么回事。”洛瑾反问。

  “因为公司有个大项目,而合作方也算是我们连家的世家,只是这次合作,对方却有个条件,希望能让孩子和我在一起。我结婚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但是他们很坚持。”因为现在和他们家没关系,他自然不会浪费时间,即使是曾经的青梅竹马,对他而,也只是一个普通认识的人。

  “该不会你们世交的女儿喜欢你?”洛瑾继续问。

  “可能吧,我也不清楚,就记得她从高中开始就出国读书,现在预计也研究生毕业了。”连清枫对简黎的记忆不深。

  “读书回来,就要找回曾经的青梅竹马小哥哥,即使结婚了,也不放弃,看来对你的执念很深呀,不过作为有老婆的人,你的做法,我还是很满意的。小连同志,值得夸奖。”洛瑾摸着清枫的脑袋,露出满意的笑容。

  清枫忍不住一笑,抓过洛瑾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上,“谁都比不上你,至于连氏集团,和我家已经没多少关系,成败与否,或许只有我的父亲会在意了。”

  “也是,那毕竟是你父亲一辈子的心血,我知道他对其他人都不太满意,一直在等你,而现在,预计心理也不好受。”洛瑾总是听连父抱怨,虽然心疼,但她站在清枫这一边,因为清枫不想要介入家族的斗争。

  苏鹤听着这小夫妻的对话,也说出自己的观点,“在生意上,很难说有什么真正品德高尚的人。还是要注意,能远离,尽量远离吧。”

  以前他就觉得清枫家庭太大了,洛瑾过去要受委屈,但好在连瑜景这个人不错,他的态度,让洛瑾避免面对他们那一大家子。现在他们两个都在等孩子的出生,结果两人没半点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太忙,造人的时间都没有。

  房英也握着苏鹤的手,“看到孩子们这么恩爱,我也觉得自己年轻了。”


 

  骆宝儿不知道自己的作,失去自己亲人对她的耐心,与苏英杰回家后,虽然婆家对她有些想法,却不敢完全得罪她。

  晚上睡觉的时候,骆宝儿心有些不安,感觉自己今天不应该过去,搞得如此尴尬,以后她都不好意思带英杰回去了,而且她妈也真是的,不知道她也很为难吗?

  待第二日,她在给自己母亲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得知自己妈妈和苏鹤去旅行了,至于婚礼什么,不参加了,她自己看着办吧。

  刚得知此消息的骆宝儿整个人蒙了,过几天就结婚了,她的亲人一个不来,她会有多尴尬?而且,她怎么从酒店出嫁?没有自己的亲人主持。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妈,你怎么可以这样,那我的婚礼怎么办?”

  “你自己处理吧,反正你结婚也没和我说,都没有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底,那我何必贴脸?宝儿,你做的事情,作为母亲,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现在你大了,我也管不了你。能说的就是,你自己的路,自己选择的,咬着牙都要走下去,我没什么能力帮你,也就这样吧。”房英累了,不想管自己的女儿,她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她不会在插手。

  骆宝儿此刻才开始有了慌意,妈是什么意思?不打算管她了吗?“妈,你别这样,我只有你一个亲人啊,你要是不管我,我怎么办啊?”

  “你昨天上门,不是很硬气?我说你几句还不成,现在说不能不管你,那我让你离婚,你离吗?”房英累了,对女儿也没什么劝导心。结婚既然已经成定局,就希望她自己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

  “妈,你别挂断电话,听我说。”骆宝儿怕自己母亲挂断电话,连忙道。

  “我知道我不应该瞒着你去登记结婚,但我也是为了我的幸福。我要去争取!妈,你是希望我幸福,而我也想要幸福快乐,我不想我的婚姻像你和爸爸一样,不过那个人不配做我父亲!”骆宝儿很自傲的认为自己不会像上一辈这么苦。

  房英皱眉,大清早听到自己女儿说这些话,她心底十分不舒服,“够了,我不想听,你自己的幸福,自己把握,既然如此,想要什么,就通过

  自己的努力获得,鹤叔他也没有任何义务要去照顾你的家庭。”

  “妈,你是幸福了,所以可以不顾及自己孩子的幸福吗?妈,我不觉得我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你就不能替我着想一下?我都二十几岁了,我需要一个家庭,我想要自己创造未来。”她不想沦为笑柄。

  房英不想再听这些话,屡教不改,话说多了,她也听不进去,“好了,我准备登机了,等我下飞机再说。”

  “嘟嘟嘟嘟。”电话挂断。

  但骆宝儿再打回去的时候,电话已经关机了。

  她反复打过去,一直听到关机的语音,便忍下不悦,对着洗漱回来的丈夫露出笑容,“老公,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说。”

  “什么事情?”苏英杰冷漠道。

  “婚礼,我妈和我继父不会来参加了。”骆宝儿注意自己丈夫的表情,立马就看到他脸色顿变。

  “我妈妈要和我继父去旅游,我劝过了,没办法。”她现在也很无奈,但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难道她昨天真的不应该过去嘛?

  “不来?怎么办?”苏英杰脸色难看的看着宝儿,他可是等着认识她继父那边的人。这一次,他可以是为了那边的人,多开几张桌。

 骆宝儿尴尬一笑,“昨天的行为,让我继父很不满意,他便带着我的母亲去旅游了。”

  “那你那个继妹呢?她老公背景不错,可以喊过来?”苏英杰反问,现在就能看连清枫这边关系,如果能搭线,也一样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