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性奴人妻系列肉便奴 咬奶头(高H!)

2022-05-26 14:45:47情感专区
“这就是我的答案。”洛瑾没想到江父如此的热情,看她老爹一脸懵逼的样子,她选择不说话,让江父自己处理。  唠叨了一会,苏鹤才知道怎么一回事,自己女儿最近不见人,原来

“这就是我的答案。”

洛瑾没想到江父如此的热情,看她老爹一脸懵逼的样子,她选择不说话,让江父自己处理。

  唠叨了一会,苏鹤才知道怎么一回事,自己女儿最近不见人,原来是上大学了,还是代替一个男生,不对,代替男生?“洛瑾,你可是女孩子!”

  “我知道呀,不如到屋内去说?大晚上站在这类谈话感觉怪怪的。”洛瑾适时提出让他们到别墅内。

  “那就进去再说。”苏鹤招待江父,“我们先进去,让孩子给你们泡杯热茶。”

  “哎呀,这就太麻烦了,水就可以了。”江父拉着江母一起进入洛瑾的宅子。

  大家坐在客厅聊着,洛瑾就到厨房泡茶,顺便拿出一些配茶的小点心。

  连清枫还没回来,洛瑾给他发过去一条短信,也说家里来客人了。

  清枫立马回复,“正在回去的路上,刚好买了一些你爱吃的蛋糕。”

  “嗯嗯。”洛瑾回复。

  苏鹤在客厅和江父聊天,也看了江然的照片,不免有些惊讶,“这孩子和洛瑾长的真像啊。”

  他反复看着照片,然后让自己孩子坐在对面,左看右看,“这就奇了怪了,这就是翻版的洛瑾,还变了个性别。”

  “那时候我们看到了洛瑾,也很惊讶,因为我家的孩子不争气,在学校出了点事情,后来就想要洛瑾帮点忙,我知道麻烦了她,然后我一家人都很喜欢她,所以也有想法想要洛瑾成为我们的干女儿。”江父把自己想法道出,心底略带点紧张。

  “对了,我儿子也能做你的干儿子,咱两家就可以一家亲了。”江父多嘴说了一句。

  江母连忙捏了自己丈夫一下,“少说点话。”

  苏鹤总算理清楚这事情的前因后果,反正对方是觉得两个孩子如此有缘分,不如认个干亲,对于这事情,他不排除,反而想要见一见对方的儿子,“这事情也无法说一次就敲定,不如改天两家人一起吃个饭,我也想要见见你的儿子。”

  “那找个时间,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江父就喜欢这么爽快的人,两人相谈甚欢,相互留了号码,等有空的时候约。

  送走了江母和江父,碰巧清枫也提着蛋糕回来。

  洛瑾抓住他的手,兴致勃勃与他说江父的事情,清枫对此事没有任何的想法,总而之也都是看她乐不乐意。

  苏鹤满意地笑着,“这江源还可以,我对他的儿子也很好奇。”

  “说真的,以前没想过,但是现在一想,爸,你和江叔叔长得还挺像的。”清枫看着苏鹤的面容,也想起了江源的容貌。

  这么一提,洛瑾也觉得这两个人的面相也挺像的,尤其是那鼻子和眼睛,她不禁打趣地说道,“爸爸,这个江叔叔该不会是你们流落在外的兄弟吧。”

  此话一出,苏鹤连忙摇头,“我家应该没丢过孩子,而且几个兄弟之间长得也有些相像。”按照苏鹤这种性格,如果他们没血缘关系,他一分钱都不会寄回去,养育那吸血鬼一般的父母,即使每个月给的钱不多,他们也不敢有怨,毕竟其他的孩子可不会给他们钱,如果和苏鹤完全闹掰,那就一分钱得不到。

  清枫摸着洛瑾的小脑袋,笑着与苏鹤道,“爸,世界这么大,遇到相似的人也正常,今天爸不是去见骆宝儿对象的家庭,感觉如何?”

  “呵,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这样的家庭,骆宝儿还看不清是非,一定要嫁过去,没救了。”他已经看出,这个骆宝儿是为了结婚而结婚,并不考虑其他因素。


 

  “爸,说来听听,你们饭局发生什么事情。”洛瑾满脸的八卦神色。

  “事情是这样的,对方父母都是退休工人,看起来还算得体,当我们坐下来聊之后,他们开口就问骆宝儿的嫁妆有什么。”苏鹤冷哼,“然后我就问他们,彩礼有多少。”

  “对方就说彩礼是按照他们的习俗,五万块钱。”

  苏鹤喝一口茶,继续说,“那我就回他们,我们这边可以十万嫁妆,对方父母的脸色就不太好了,反过来问我们,没有车?没有房?”

  “哇,这够不要脸的。该不会他们是要求骆宝儿这边嫁妆添置一辆车吧?那起码对面要出房子呀。”洛瑾兴致勃勃地道,感觉又是一出戏。

  清枫也莞尔,毕竟现在社会,对女方有这样要求的家庭,少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我也是要求对面必须出等价的礼金我们才可能出一辆车。”当然,这个车也不会他这个后爸出。

  “对面肯定不乐意吧。”

  “嗯,不乐意,还夸他们儿子有多么好,宝儿嫁给他们是三生有幸。对方还想要以婚事威胁,我便明确说,我只是后爸。”苏鹤说完这话之后,那时候的场面一度尴尬,因为对方父母都不知道如何去谈。

  让后爸为没感情的继女出钱,的确也不太现实。

  洛瑾猜测道,“那对方以婚事威胁,最后成了么?”

  “成了,我发现他们在隐瞒着什么信息,而且对于结婚,也是越快越好,预计月底就摆酒席。摆酒席他们要求两家各出一半的钱,那我便要求红包我们平分。他们没说什么,但是那个英杰不乐意了,就说婚礼钱他们家出。”苏鹤也不知道他们搞什么鬼,但是这个家庭并非良配,只可惜,骆宝儿完全听不进去。

  “好快呀,不过我感觉对方听到爸你这边要分红包,肯定想到到时候要请你的朋友,即使是继女,对方过来吃饭,也不可能包个几百块。”洛瑾快速的想到其中的门道。

  “有这方面意思,这个他们自己处理好吧,反正一个不听话的孩子,我也不会太上心。我婚礼给她准备五万块,已经够仁义了。这孩子,性格不好,现在也不听劝,以后有的苦受。”苏鹤心灾乐祸地说着,实际上他也能感觉到对面家庭的一些问题,贪小便宜,这些都是小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一直在隐瞒一些事情,为人虚伪,这样的家庭,他一眼就看出品格。

  “爸,你该说的,已经说了,对比很多人,做的已经很好了,她不接受,就让她去吧。反正和我们家又没啥关系。”洛瑾也是那种事不关己的态度,毕竟她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

  骆宝儿却不那么好过了,因为和男朋友一起回去的时候,对方父母一直在说她没地位,连个像样的嫁妆都没有。她低头想着,你们也才给5万嫁妆,我这边10万,怎么都比他们多两倍,想着就嫌她嫁妆不够看?

但是苏鹤今天说的话的确让她十分尴尬,对此她心底也有了怨恨。以后她要是有钱了,绝对不会像现在这么卑微,她要告诉这些人,她是他们高攀不起的人。虽然是这么想,但是自己工作室没成功,亏了点钱,现在公寓推掉了,直接住到男朋友家里,虽然是省下点钱,但依旧是负债状况。

  现在耳边又是男朋友父母的训话,不禁有些不耐烦,“阿姨,你们习俗是5万礼金,我们的习俗是十万嫁妆,有什么问题吗?而且我继父也说了,你们出房子,我们家里就出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