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丹丹忍一忍让我再进去一下 美妇耸动大屁股娇喘呻吟

2022-05-26 14:42:25情感专区
  陆淮与这一问,大约是觉得……他身为他的直系学弟,却叛变了物院?  想到这,他立刻神色一肃,认真问道:  “陆学长,您放心,我对咱们系还是忠贞不二的!您还是排

  陆淮与这一问,大约是觉得……他身为他的直系学弟,却叛变了物院?

  想到这,他立刻神色一肃,认真问道:

  “陆学长,您放心,我对咱们系还是忠贞不二的!您还是排行no1。”

  说到这,他停了下,但看陆淮与还是没什么回应的样子,心里也有些发虚。

  最后,他似死咬牙妥协一般,问道:

  “那要不——您签第二页?”

  沈璃正在喝水,听到这句猛然一顿,扭头咳嗽起来。

  陆淮与当即扭头,把她的杯子接而来过来,同时递过去一张纸,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声:

  “怎么这么不小心。”

  周围众人也着急起来。

  “哎,沈璃你没事儿吧?”

  沈璃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

  陆淮与等她平复了,这才回头看向那个男生。

  那男生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露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陆淮与的目光落在他手里的纸张上,道:

  “阿璃不在空白纸上签名。”

  那男生愣了下,很快理解,心下暗暗后悔。

  来的太着急了,居然忘了这一点!

  “对对!这个不行!”

  他想了想,忽而灵光一闪,将左胳膊伸了过来。

  “那、那签在外套上行不行?”

  陆淮与凤眸危险眯起。

  沈璃握了一下他的手。

  这男人的脾气,可从来都算不上好。

  她抬头冲着那男生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

  这就是拒绝的意思了。

  那男生难掩失望,但也明白自己就这么突然过来,让人家签在衣服上,是不大合适。

  “好吧。”

  周围人还想说点什么,上课铃声忽然响起。

  方教授踩着铃声走进来,一眼看到教室后排的某个位置围了好几层。

  哦,对,那是沈璃和陆淮与的固定座位来着。


 

  方教授把水杯放在讲台,笑眯眯道: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这一声终于提醒了大家。

  虽然不舍,大家还是各自退回。

  沈璃轻吐口气。

  之前她和林风眠的关系曝光之后,也是有很多女生过来陪着她一起上课,她去哪儿她们去哪儿,恨不得连作业都帮她写了。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后,才慢慢恢复正常。

  没想到这才拉力赛后,居然又引来这么多人,还是男生居多。

  更关键的是,男生狂热起来,实在是毫不输于女生。

  陆淮与侧头,看了她一眼。

  方教授站在讲台之上,在教室里环视一圈,笑容可掬:

  “今天来听课的人不少啊。”

  自从选了沈璃做课代表以后,他这门课的出勤率就出奇的高。

  百分百是基本,常常还会出现百分之一百多的情况。

  看看今天这人数,起码比花名册上多了百分之三十吧?

  方教授老怀甚慰。

  他在黑板上写了道题,而后回头看向某个方向,笑容可掬:

  “坐在倒数第三排的那个黄衣服的男生,这道题你来写吧?”

黄衣服的男生一脸懵的站起来:

  “教授,那个……我不是这节课的学生……”

  方教授笑呵呵:

  “我知道。不是这门课的学生,还来听课,可见这位同学你学习热情高涨啊!来,你上来写一下?”

  黄衣服男生憋红了脸:

  “……教授,我是文学院的……”

  他们也不学高数啊!

  方教授一脸遗憾。

  “啊,这样啊……”

  那就是真不行了。

  毕竟高数这东西,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他神色慈和地压了压手。

  “行,那你坐下吧。”

  黄衣服男生顿时松了口气。

  结果屁股刚刚挨着凳子,就听方教授又笑着说道:

  “这节课好好听,今天要讲的知识点都挺简单,等会儿我再考考你。”

  “……”

  黄衣服男生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方教授又看向另一个。

  “靠墙的,倒数第二个,个子很高的那个男生,你来。”

  那男生站起来,也很为难:

  “教授,我是体院的。”

  黑板上那道题,让他写,他也不会啊!

  方教授叹了口气,不过态度还是非常温和。

  “行,那你也先坐下吧,好好听。等会儿要是有没听懂的,记得问。”

  “……”

  方教授左右看了看。

  众人齐齐低头,生怕和他对视,一个不小心就被选中。

  哎。

  方教授心里叹了口气。

  也是,毕竟不是人人都能跟陆淮与比。

  想到这,方教授心情又安慰了许多。

  虽然那小子也经常让他头疼,但确实是聪明,在他的课上——

  方教授目光慈爱了许多,望向最后一排,就见陆淮与正侧着身,握着沈璃的手,贴近她耳侧低声说着什么。

  方教授:“……”

  他默默拧开水杯,喝了一大口菊花茶。

  这火气真是越来越旺了!

  ……

  沈璃的手被陆淮与握着。

  熨帖的温度从他掌心传来,指腹在她的手背之上漫不经心地蹭着,又酥又痒。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陆淮与抬眸,与她对视:

  “阿璃好像还没有给我签过名?”

  沈璃哭笑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