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给闭关的双性师尊下媚药 草莓放在身体里榨成草莓酱

2022-05-25 15:25:34情感专区
“你自求多福吧!” 点点头,马琴撇着嘴道。 自己尽到了朋友劝解的责任,出了事那就是沙司自己的事了。 两人聊天的全程,庄亦姗都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沙司,她

   “你自求多福吧!”

    点点头,马琴撇着嘴道。

    自己尽到了朋友劝解的责任,出了事那就是沙司自己的事了。

    两人聊天的全程,庄亦姗都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沙司,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报复这个软饭男的时候。

    不过从两人的对话中,她觉得自己的报复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了。

    这个家伙不用自己设套,就经常出来打野食,只要自己让那个包养她的女人对他起了疑心,剩下的根本不用自己再做什么,只要那女人一查,就能查出一大堆。

    到时候....嘿嘿!!

    庄亦姗得意的笑了起来。

    “小姗,你傻笑什么呢?”

    一旁的马琴发现庄亦姗有些怪,一个人盯着一个地方也不知道傻乐什么,于是推了她一下。

    “哦,没事,想到一些事!”

    回过神来的庄亦姗发现眼前早就没有了沙司的身影。

    “要不咱别进去了,你这状态我觉得有些问题,回宿舍好好休息休息吧?”

    马琴有些担心的道,她对这种地方并不是太感冒,要不是陪庄亦姗她基本都不会过来,现在庄亦姗这样子,她觉得还是别进去的好。

    “没事,我好的很,走吧!”

    庄亦姗摇摇头,拉着马琴就进了FIX里面,这个家伙穿得这么花里胡哨的过来泡妞,还正好被自己撞到,这么好的积累素材的机会,怎么也不能放过。

    正好自己刚买了最新的水果手机,超级清晰的拍照功能,绝对可以把他的丑行完完全全的拍下来。

    到时候,嘿嘿!

    庄亦姗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她现在越来越期待沙司最后的结局了。

    进到里面,找了位置点了酒,庄亦姗就不见了,这个马琴已经习惯了,每次来基本上都是她留守,庄亦姗出去打猎。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这次庄亦姗跟以前可不一样,她这次是有清晰目标的。

    裴盼青订的是FIX里最大的卡座,位置也是最好的,很容易庄亦姗就找到了沙司。

    “青姐?这家伙没想到还是个软饭王呀!居然连青姐都跟他看起来关系不错!”

    躲在一旁的庄亦姗把手机倍焦放大,看清跟沙司聊的火热的人后,有些意外道。

    这个青姐她知道,她有一次在庄心妍的一个局上见到过,知道对方家里的势力有多大,自家妍姐在人跟前就是个小妹妹,没想到这个吃软饭的家伙居然连这种大姐头都能勾搭上。

    “不行,我得找机会跟青姐说说,必须把他的真面目揭发出来!”

    庄亦姗自言自语道,她觉得有自己心妍姐跟青姐的关系,青姐应该会相信自己,而且以青姐家的关系,如果发现这家伙真的是个吃软饭的,那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说不定自己都不用找包养他的那个女人了!

    于是庄亦姗就守在了这里,她准备等裴盼青离开卡座去上洗手或者下来跳舞的时候,上去跟裴盼青揭露一下沙司的真面目。

    可是裴盼青居然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起身,倒是这个沙司确实不愧是软饭王,居然跟这卡座里的很多人都好像很聊的来,甚至有些以他为中心的意思。

    看的时间长了,庄亦姗都觉得这家伙确实有些吸引力,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搁着手机她都能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不行,这是自己的仇人,自己怎么能对他有那怕一丁丁点的好感呢!

    晃晃脑袋,庄亦姗觉得这个敌人确实厉害,居然差点迷惑住自己。


 

    终于,在等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后,裴盼青跟身边的人说了一句话后,起身离开了卡座,庄亦姗连忙追了过去。

    “青姐!青姐!”

    使劲挤过人群,庄亦姗来到了裴盼青身后。

    “你是?”

    听到有人叫自己,裴盼青回身看了一下,是个年轻女孩,不过她并不认识。

    “我是庄心妍的妹妹,我叫庄亦姗,之前在我姐的一次聚会上见过您一次。”

    庄亦姗连忙自我介绍道。

    庄心妍的妹妹?

    那个从庄心妍那里要了几个人,要暗中对付沙司的人?

    庄亦姗一说完,裴盼青立马表情就不太好了,这脑子有病的人找自己干什么?

    “有事?”

    不过良好的涵养还是让她问了一句。

    “是这样的,刚才我看到您的卡座上有个男的,叫沙司,我认识他,所以就想过来提醒您一句,那个人就是个吃软饭的,我大学最好的朋友跟他是一个县里的,对他家里的情况特别了解,知道他家里的真实情况。

    而且我们前段时间还在三里屯商场看到他跟个比他大的女人在一起。

    就在刚才进门的时候,我跟我同学碰到他,他自己还承认自己是被包养的,说就算这样也不耽误他出来泡妞!”

   庄亦姗把自己要说的话,一下子都说了出来。

    她觉得裴盼青听完一定会愤怒的去找沙司,然后给他两个大耳光,让人把他轰出去。

    可是当她说完后,她发现裴盼青用一种很奇怪的眼光在看自己,这让她不由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怎么了?青姐。”

    看身上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庄亦姗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事,你话说完了?”

    “说完了。”

    点点头,庄亦姗回道,她刚才把她知道的都说完了,而且说的也很详细,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现在就等着看青姐发火了。

    一定会很刺激!

    只是裴盼青的反应却根本跟她想的不同,只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根本没有一点要返回卡座教训沙司的意思。

    那里出问题了?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不够明白?

    还是说这里面声音太吵,青姐没有听清,或者是听岔了?

    庄亦姗有些懵,她不太明白为什么裴盼青会是这样的反应,不应该是愤怒的回去给这个欺骗自己的人一点颜色看看么?

    一定是出去找人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

    肯定是太愤怒了,觉得直接过去不能够解气,所以去找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