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岳 晚上让你弄 宝贝,今晚穿丁字裤给我看

2022-01-14 17:28:00情感专区
许灵均讲着课,一句一字的让大家跟着他念黑板上的字,先让他们混个眼熟,慢慢再学着写。 他看到后面的男人们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李大鹏和郭谝子还聊的挺起劲。 许

   许灵均讲着课,一句一字的让大家跟着他念黑板上的字,先让他们混个眼熟,慢慢再学着写。

 

    他看到后面的男人们已经有些坐不住了,尤其是李大鹏和郭谝子还聊的挺起劲。

 

    许灵均不由得想起前世念大学那会,他们这些不爱学习的也都在后排坐着,只不过他们是安静的罢了。

 

    许灵均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翘了翘,看来是时候采取点措施了。

 

    “秦大茹,你来念一下这几句。”许灵均停了下来,叫起前排的秦大茹说道。

 

    “啊?我~我~”秦大茹突然听见许灵均叫她,赶忙站起来,还有些不确定的指了指自己,似乎是想再次确认一下。

 

    “对,你念一念这几句,慢点,别着急。”许灵均对她点了点头说道。

 

    “大茹姐,快,念念,你刚才不是念的挺好嘛!”秀芝见秦大茹还愣愣的,就赶紧推了推她说道。

 

    现在可是她丈夫当老师,秀芝当然得配合着了,只是秀芝不知道为什么许灵均不提问她而是提问秦大茹。

 

    毕竟她现在也认识不少字了,黑板上的这几句话对她来说也简单。

 

    “这~好吧!猪是农家宝,种田不可少,~”秦大茹早就把这几句话记熟了,站起来说的也挺流畅。

 

    许灵均的突然提问倒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尤其是后面的那些老爷们都关注起前面的情况。

 

    “大鹏哥,嫂子说的不错啊,等记熟了慢慢再把字分开念也就认识了。”冯利民拿胳膊肘碰了碰边上的李大鹏说道。

 

    “嘿嘿,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媳妇。”李大鹏骄傲的说道。

 

    “好,这个字念啥?”

 

    果然,许灵均听秦大茹念完以后,就指着其中的一个字问道。

 

    “农,这个是田~”秦大茹学的很认真,许灵均指出的这几个字都念对了。

 

    “很好,佳雪,给秦大茹记上一沓手套的活。”许灵均对第一排的陈佳雪说道。

 

    “好嘞许哥。”陈佳雪赶忙给秦大茹记了一笔。

 

    “一沓手套,这是闹啥?”

 

    许灵均的这一句话立马让下面这些人都纷纷议论起来,他们都不知道许灵均这是要干啥。

 

    “好了,大家都安静了,我给大家解释一下这记手套是要干啥。”

 

    “大家都知道,咱们队有时会有一些缝手套的活。”

 

    “以前都是大队根据各家情况给大家分活,这次咱们办了这个冬学,只要回答问题好的,作业完成好的,考试成绩好的都能获得相应的缝手套活。”

 

    “也就是说等有了缝手套的活以后就按这个分配,要是学不好,等来了手套可就没有活了。”

 

    许灵均刚说完下面又开始议论纷纷了,这缝手套的活计可是关乎一家人零花钱的问题。

 

    这可是关乎老爷们喝个小酒,孩子买个零食,女人臭美擦个油的关键。

 

    这要是学不好揽不上这个活计这些好生活可就都没了。

 

    其实说的简单点这个记缝手套的活计奖励就和那个小红花奖励是一样的,只不过更实在一些罢了。

 

    “大鹏哥,这许哥是在照顾你们家呢啊!”冯利民听到是这个原因,悄悄和李大鹏说了一句。

 

    “嘿嘿~嘿嘿~”李大鹏不由得嘿嘿笑了起来。

 

    “李大鹏,来,你起来把这几句念一念。”

 

    许灵均见众人的情绪高涨起来,随即又把李大鹏叫了起来。

 

    “这许灵均不是给他们组吃偏饭吗?刚才秦大茹奖励了一沓手套的活,现在又叫李大鹏,这以后咱们这些外组的可怎么办啊!”

 

    前排一个妇女听到这次点名的是李大鹏就有些不乐意了。

 

    她不由得和身边的亲近人嘀咕了一句,不过她也不敢大声说,最多就是抱怨一下,毕竟他们还指着这个缝手套的活呢。

 

    不过~

 

    “猪是农家宝,种田不可少,~”

 

    李大鹏开始上课的时候可是很认真的,就是后来许灵均教他们一个个认字的时候聊大天去了。

 

 文学

    “这个字念啥?”

 

    等李大鹏念完许灵均就点了点头,不过他可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李大鹏的,于是就指了一个字问答。

 

    “这~这~”

 

    “种”他身边的冯利民赶忙提醒了一句。

 

    “谁也不能提醒啊!要不然会有处罚的。”许灵均听到声音很严厉的说道。

 

    “这个字念啥?”

 

    随后许灵均又指了几个字,不过李大鹏有两三个都没答上来。

 

    “佳雪,给记上,李大鹏家扣一沓手套。”

 

    许灵均可没客气直接让陈佳雪以家庭为单位扣除了一沓手套的活。

 

    这下好了一里一外奖励平了,成了零。

 

    许灵均这话一出,秦大茹掉过头去很幽怨的看了李大鹏一眼。

 

    意思是你看本来能得两沓手套的现在一个也没了,这可是六毛钱啊!

 

    李大鹏挠了挠头,很无奈的坐下了,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许哥哪是给他好处,这是杀鸡儆猴呢啊!

 

    许灵均这一番操作一出,现在大多数老爷们都听话了。

 

    他们可不想给家里丢底,这要是因为他们减少了媳妇或者是老娘的活计,那还得了。

 

    “对了,队长可是说了,有人要是不要这个活可以那这个活兑换过年的肉,队长可是拿出十斤肉出来,还有五斤酒。”

 

    许灵均说完这话就看向了最后面坐着的那几个光棍汉。

 

    这几位家里没女眷,他们也就不涉及缝手套的事情了,可这肉和酒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这几人一听这个立马口水直流,也打起了精神。

 

    接下来教室里的气氛一下就热烈起来,人们都认真的学着。

 

    学的好的当然是希望许灵均点名,这样也能争取点活。

 

    学的不好的则是有些躲躲闪闪的,生怕给家里拉了后腿,这回去以后媳妇还不跟他们闹。

 

    对了,自从许灵均弄来缝手套的活计,队上女人的地位可是明显提高了,原因当然就是“钱”这个字。

 

    你说人家女人在家就这样做点散货,一年下来少了也能有个十几二十。

 

    男人们一年下来队上能分七八块钱就不错了,这一番对比之后,女人的地位明显就高了起来。

 

    况且家里钱多了,生活质量就上来了,老爷们馋口酒肉还得靠媳妇,尤其是这都入冬了,想想那小烧酒就馋啊!

 

    王福兴看到大家都积极的样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

 

    还是灵均有办法,这以前队上也没少组织大家学习,哪次不是费老劲了,哪次不是他着急上火的。

 

    还得强制性的让他们认几个字,就这还露出一副算是给你面子的表情。

 

    现在好了,直接换过来了,成了他们着急上火的,一个个的想要表现一下,生怕学的慢没了活计。

 

    王福兴看了看众人,这积极起来就好啊,这还只是个开始呢,等过几天咱们慢慢看,有你们好受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