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同桌上课解我胸罩玩我下面|小东西流的可真多

2022-01-14 16:22:47情感专区
许建章疑惑地问道:“解放车我知道,你这个红星版解放车是什么意思?” 易卫东笑道:“就是我们轧钢厂弄到了发动机和变速箱,然后我们自己生产的大部分的配件,自

 许建章疑惑地问道:“解放车我知道,你这个红星版解放车是什么意思?”

 

    易卫东笑道:“就是我们轧钢厂弄到了发动机和变速箱,然后我们自己生产的大部分的配件,自己组装的解放车。”

 

    “卧槽,你们轧钢厂还有这本事啊?只是车子怎么样?”

 

    “发动机和变速箱都是原厂的,怎么会有问题啊!”

 

    “说的也是,其他的要是有问题都是小毛病了,开车的司机都可以直接自己修了。”

 

    这时候开车的和后世是不一样的,没有一手过硬的维修本领你是开不了车的,由于车辆质量都强差人意,在半路上趴窝是正常现象,司机要是不会修车,在没有手机电话的时代你就等着吧。

 

    所以易卫东说发动机和变速器是原厂的,就没有问题了。

 

    许建章说道:“我找人问问或许要一台解放车。”

 

    易卫东没有当一回事,只是闲聊了几句,毕竟一辆解放车要接近一万块钱了,轧钢厂要转让也不会优惠多少钱。

 

    耿乐成关上大门,过来一起掀开盖着的雨布,易卫东说道:

 

    “你们要的都有,咱们先把东西卸下来,回头你们再分。”

 

    魏晓民说道:“也好,只要总数对了就行。”

 

    五个人只要几分钟就把自行车和缝纫机都搬进东厢房里,顺便洗了手,易卫东把布袋拎着一起进了堂屋,围着八仙桌坐了下来检查了十六块手表都没有问题。

 

    耿乐成给倒了热茶,易卫东接过来道了谢,先是随意地聊了几句,

 

    然后魏晓民说道:“卫东,我和许建章都是给现金,没办法现在各种物资都紧张,弄不到了。”

 

    许建章说道:“是啊,越到春节这越是管的严,什么东西都不好弄。”

 

    平时有关系的或许能搞到各种物资,现在离春节只有十天了,各部门管的最严了。要不是都是熟人,易卫东都想歇一歇出了正月再交换也行。

 

    说着两人各拿出一摞钱来,都是十元的大团结,两人也都有清单一起递给易卫东。

 

    易卫东接过来说道:“这时候不好弄物资,有现金也行,我总不能为难几位哥哥啊。”

 

    说着把钱清点一遍:“钱数正好。”

 

    耿乐成等易卫东点好后说道:“卫东,你上这西屋来,这都是我给你准备的老物件,有喜欢的你就留下来给抵钱。”

 

    易卫东就等着这个呢,闻言笑道:“好啊,只要是老物件,我们都会留着的。”

 

 文学

    易卫东跟着耿乐成进了西屋里,一个博古架上摆着十多件老物件,易卫东先是用精神力扫了一遍,没有发现造假者的独有暗记,易卫东满意地点点头,这耿乐成人实在,没有拿假货骗自己,这个人可交。

 

    有明清的瓷碗,字画,和田玉的印章,鎏金的佛像等。

 

    耿乐成口才很好,把每一个老物件都介绍了一遍,中间还穿插了许多的历史名人的小典故,把易卫东几人说的一愣一愣的。

 

    许建章在后面笑道:“你们别听这家伙瞎吹,第一次给我介绍的时候说的和今天差不多,我都被唬住了,后来我发现乐成这小子的笔记本,上面一段一段的都是这样的小典故,我才知道这家伙是直接往那上面套着说的。”

 

    易卫东只是被耿乐成的故事吸引,没有想到这都是有模板的,想一想也是,哪能每个老物件都是名人用过的。

 

    易卫东要求又不高,只要东西是真的价格合适了就行,再说了,易卫东存在空间里还不知道要放多少年呢,等老了传给后代就是了,这都是家族的底蕴,想赚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耿乐成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怎么是瞎吹?这都是我们这一行的技巧,今天闲着没事,我拿过来锻炼一下,免得到时候交流不自然。”

 

    魏晓民说道:“切,我还以为是真的呢!”

 

    耿乐成说道:“这东西都是真的,只是我套用了一些小典故而已。”

 

    这些老物件确实都是真的,至少易卫东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王志国用胳膊碰了一下易卫东的肩膀说道:“卫东,你赶紧挑几个,我们去吃火锅。”

 

    刚才耿乐成介绍的时候也说了每个老物件的价格,整体上是比工艺品商店的便宜一些,易卫东也不再选了,说道:“都包起来吧,我全部都要了。”

 

    老物件都放在眼前了,那有让他们再溜走的道理,反正刚接到现金,花出去就不用让秦夏月跑去买了。

 

    耿乐成很是惊讶,这是多拿了一些货过来让易卫东挑的没有想到易卫东都要留下来,有问了一遍:“这些你都要吗?”

 

    易卫东说道:“我看都不错,你这价格也不贵,我就都留着了,有报纸吗,都包起来吧。”

 

    魏晓民问道:“卫东,你咋知道价格不贵了?这一件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都要十多块钱,还有几十的?”

 

    这就是外行的看法了,都认为这东西没有价值,根本不值那个价值。

 

    易卫东说道:“这是和工艺品商店里比较的,稍微便宜一些。”

 

    耿乐成说道:“没有想到你也是行家,连价格也这么清楚。”

 

    易卫东笑了笑,接过一摞旧的报纸开始包起老物件。

 

    易卫东买下来的老物件都好几万块钱了,行情早就一清二楚了。现在这价格还没有波动,要等到改革后都有钱了才会被普通人注意到还有收藏老物件这个行业。

 

    三两下把老物件包好,用大网兜装上放在三轮车的车斗里。

 

    算下来易卫东还要找耿乐成的钱,把账算清后,耿乐成说道:

 

    “卫东,饿了吧,一起吃个饭,我还想问问你的枪法是怎么练的呢?每一次都那么准。”

 

    易卫东的办法没法说啊,都是用精神力锁定,随手一勾,子弹就打上去了。

 

    易卫东讪讪地笑了笑说道:“那我就蹭顿晚饭了。”

 

    至于怎么练的枪法,这个事情要怎么编呢!

 

    在堂屋的大桌子上耿乐成摆了一个电炉,这个电炉可能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就是在一个隔热陶盘上固定一圈圈的发热丝,通电后发热丝都变的通红,功率都可能有上千瓦,是这时候功率最大的电器了。

 

    易卫东说道:“你这电路可以啊,都能烧这个电炉了。”

 

    易卫东也想买一个,只是四合院那边电线不行,用这个容易跳闸停电。

 

    耿乐成笑道:“我这附近人不多,变压器能受的住,要是再市里就不行了,负荷大容易跳闸。”

 

    许建章端来一个平底的炒锅,里面已经是烧开的火锅汤,说道:“都别愣着啊,端菜开酒,今天要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