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舌头在花蒂上摩擦(H))全文阅读

2022-01-14 15:55:48情感专区
李忠信听完董国忠的话以后,脑袋瓜子瞬间就感觉到嗡嗡的了。 如果说董国忠提出来江城新区这边缺少建设资金或者是其他方面的资金不够,再或者说董国忠提出来关于人员配

    李忠信听完董国忠的话以后,脑袋瓜子瞬间就感觉到嗡嗡的了。

 

    如果说董国忠提出来江城新区这边缺少建设资金或者是其他方面的资金不够,再或者说董国忠提出来关于人员配置等等方面的事情,那些东西都还好说,但是,涉及到市里面和省里面与民众之间的事情,这个事情就让李忠信感觉到脑瓜子疼了。

 

    李忠信微微琢磨了一下以后,开口正色地问道:“董叔,那这个事情江城市政府那边是怎么说的,又是一种什么样子的态度呢?这个事情,你和沿江乡政府那边进行过沟通没有?”

 

    李忠信开口问起了董国忠,他也是想知道一下具体的情况,然后再考虑和董国忠怎么去应对。

 

    他不知道董国忠那边和市里面以及乡里面的沟通情况,也是无法做出来判断和决策的。

 

    “现在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市里面的领导态度倒是看起来十分积极,说是要给我们解决这样的一个问题。

 

    但是,他们那是玩路子,来了一个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用嘴说,实际上的东西他们什么也没有解决。

 

    至于那些个到我们政府去要钱的人,他们说了,那个事情不归他们管,他们把土地已经是划拨给我们政府了,其他的事情,应该由我们政府去和那些农民沟通解决。

 

    沿江乡政府那边,我和梁国富也是亲自过去进行过沟通,只不过呢!沟通的效果很不好,他们那边和江城市政府那边的腔调一样,说那是农民自身的问题,需要我们和农民进行解决。

 

    非但如此,他们还像我对我们这边讲,市里面和省里面是划拨了那些个土地给江城新区这边,但是,那片土地他们沿江乡已经是开发了很长时间,里面有他们的供电设施和一些水利等等设施,我们江城新区这边想要接收土地可以,但是,需要给他们一部分钱,说那些设施是他们花很多钱才做出来的。

 

    他们随便的一开口,直接就是上千万的资金,这就是典型的想要从我们江城新区这边讹钱。

 

    如果是正常情况,我们也是不差农民或者是沿江乡政府那边钱的,该给的钱我们不会少给,但是,这个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一种事情,如果这次忠信公司给他们那么一大笔钱了,那么,今后忠信公司想要再从省里面或者是市里面拿到土地,就要多花费出去几倍的资金了。”董国忠沉声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出现这样的一个事情,董国忠也是很挠头,他就不明白了,江城市政府那边和省里面,和他们之前说得好好的,土地是国有土地,是市政府和省政府直接划拨给他们的,等忠信公司这边把钱交上去完成收购工厂以后,怎么就不认账了,很多事情都必须得由他们去解决。

 

    这种事情呢!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是典型的想要拿忠信公司这边当大头,想要从忠信公司这边多要出一些钱来。

 

    如果单单是要钱的事情,如果钱数是小钱,是那沿江乡政府和农民应该得的钱,董国忠眼皮子都不会抬的就给了,毕竟钱不多,给就给了,就当扶贫了,但是,他们却是狮子大开口,一旦他和梁国富要是开了这样的一个口子,今后他们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都必须得是拿钱开路了,这样的一种事情,不说和李忠信这边说李忠信会有什么想法,就是他们也是不会同意的。

 

    李忠信听完董国忠的话以后,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之前在开会的时候,李忠信听王波说过,现在江城市这边的几个厂子,他们忠信公司虽然完成了改名等事情,但是,现在还没有完全交给他们忠信公司,其中有很多人在里面搞起了幺蛾子,现在是忠信公司没有办法把这些个企业收入旗下。

 

    “三舅,当初市里面和省里面是怎么和我们忠信公司谈的,怎么现在就出现这样的一种状况了呢?”李忠信转头问起了我王波。

 

 文学

    对于这个事情,李忠信想要获得来龙去脉,前些年的时候,如果有什么收购企业等等的事情,李忠信还来得及过问一下,但是,这几年李忠信已经是不太喜欢过问这样的一种事情,所以,他现在想要了解一下其中到底是怎么样子的一回事。

 

    想要让忠信公司干活,还不给忠信公司好处,给忠信公司这边搞一堆添堵的事情,这样的一种情况,他是不想看到的。

 

    “这个事情很简单啊!江城这边的国营工厂很多都已经破产,现在剩下很多半死不活的企业,这些个企业也已经是深陷三角债之中。

 

    江城市政府这边看到这些企业亏损,工人工资开不出来,已经是处于一种资不抵债的情况,如果继续下去,窟窿会越来越大,甚至会拖垮他们,所以,他们想要把这样的一种情况解决掉。

 

    江城市政府这边觉得忠信公司有钱,而且已经是帮助市政府那边解决了好多家企业的问题,所以他们想要我们直接把那些个企业进行收购。

 

    这个风吹出去以后,他们想要那些个企业直接破产,那些个企业也是不答应的。

 

    之前我们公司和省里面打的需要扩建的报告打上去了,省里面和市里面一商量,就和我们公司谈了,说让我们把那些个工厂进行收购,把那些个员工给安排一下,给这些员工一条出路。

 

    因为他们也是清楚,正常情况下,我们忠信公司只要是收购其他工厂,都会给那些个员工机会,分流也好,其他安置方式也罢,都会给予那些个工人一定的出路。

 

    所以,那些个工厂他们都希望我们忠信公司来进行收购。

 

    正是因为这样的一种情况,我们公司拿出来了一部分钱对那几个企业进行收购,可是,我们的钱给完市政府那边,收购已经完成,事情就发生了其他的变化。”王波颇感无奈对李忠信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