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诱人的玉女峰|麻麻被黑人玩得不能下床

2022-01-14 15:50:10情感专区
看着台上、台下的动静,后台的胡炎脸色很平静。 活儿使到这程度,他哪里还猜不到俩人搭的梁子? 说白了,包袱是他们的,把人物换成了自己。 甭管自己愿不愿意,这盆臭

    看着台上、台下的动静,后台的胡炎脸色很平静。

 

    活儿使到这程度,他哪里还猜不到俩人搭的梁子?

 

    说白了,包袱是他们的,把人物换成了自己。

 

    甭管自己愿不愿意,这盆臭洗脚水,都得将自个儿当头淋个通透。

 

    难怪今天的李青,表情一反常态,怪异得不行。

 

    难怪这俩货上场前,对自己鞠躬,整得那么客气?

 

    敢情是憋着坏,准备着上台砸自己的挂呢。

 

    这就跟准备弄死你,然后在你没死之前,先点上三柱香送一送差不多。

 

    而上台之后的爷俩,则一个抖,一个兜,一人一把刀,搭着膀子使劲朝自己腰子上捅。

 

    呼呼喝喝的,捅得非常卖力气。

 

    全场观众的叫好声,也貌似是在说:

 

    “捅得好。”

 

    “这腰子,肥,烤上吧!”

 

    “……”

 

    当然,胡炎对此是不在意的,即便自己也没找到媳妇。

 

    谁让相声演员吃得就是这碗饭呢?

 

    要想卖,脸朝外,娇情个什么玩意儿?

 

    只要活儿能出彩,只要人气能涨,这比什么都强。

 

    不过,前后想明白了,胡炎心中也有了主意。

 

    “嘿嘿,既然玩得这么野,那我就再给你们添点佐料吧!”

 

    全场掌声稍弱,台上使活儿继续。

 

    烧饼咧着嘴,显示他此刻心中很兴奋。

 

    实在是能堂而皇之编排师爷,这事儿真就让人心里爽到不行。

 

    “好半晌,我师爷把鞋试完了,不大不小正正好。谁料他却把新鞋子往柜台上一扔,背着手就出了店,然后也不看店里的服务员,直接走人。”

 

    “这就走了?”史艾东诧异道。

 

    烧饼点头:“见他说话就要走人,把人家服务员都看傻眼了,拦住他,‘先生,那鞋子您不买啦?’我师爷摇头,‘不买了,太贵,钱不够。’”

 

    “嚯,那这鞋子它还能卖得出去吗?”史艾东惊疑道。

 

    “哈哈哈~~”观众的笑声又来了。

 

    烧饼扬着脑袋:“当然不能啦,都被我师爷祸祸成这样,还怎么卖?服务员都被他气哭了,‘先生,别介呀,这鞋子没法卖了,您好歹买了去吧。’我师爷这才从兜里掏出四百块钱……”

 

    史艾东一拦:“等会儿,刚才不是五百块吗,怎么转眼就剩四百了?”

 

    烧饼咧着嘴,嘿嘿笑道:“不还得留一百块钱坐车回去么?”

 

    “好家伙,这算盘打得,比算盘他妈打得都响。”史艾东瞪大眼睛,惊呼道。

 

    观众的笑声根本停不下来。

 

    烧饼再道:“服务员一瞧,没办法,四百就四百吧,总比一分钱落不着强,捂着鼻子进去给我师爷开票。”

 

    “啧啧啧,这招儿可太损了!”

 

    史艾东一句评价,让台下观众边笑边点头不迭。

 

    说得太对了,简直是损到了家。

 

    烧饼咧着嘴:“鞋子眼见到手,我师爷心里乐得不行,还对人家服务员道,‘小姐,四百不吉利,发票麻烦开五百,谢谢。’”

 

    “嚯,这脸是真不打算要啦?”

 

    烧饼深以为然,点头道:“谁说不是呢,别说是您,连我这个小辈都瞧不下去了。等我俩走远,我就骂他,‘师爷,您这也太混蛋了,干得这叫人事儿么?啊?脸要不要啦,咱德芸社虽然文化有限,但素质还是不错的,没一个人像您这么无耻,您好歹也当着师爷,就不能给我立个好榜样么……’”

 

 文学

    这家伙越骂越来劲,甚至抬手插着腰,直接跟泼妇骂街似的。

 

    突然,没完没了的骂声中,全场观众哄堂大笑。

 

    随着笑声,他们的目光也移向了舞台的“出将”门。

 

    只见那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位身着皂色大褂的年轻人……师爷胡炎。

 

    胡炎舞台露面,却不往场中走,就站在那里,用不善的眼神看着烧饼骂自己。

 

    场面相当诡异,也相当好玩。

 

    全场观众被爷俩无声的配合,刺激得笑声、嘘声一波高过一波。

 

    史艾东侧身站位,眼也尖,看到露面的小师叔,当即后庭一紧,脸色讪讪。

 

    这不好比,小孩子爬进人家院里,去偷树上桔子,却被主人当场撞个正着那般尴尬。

 

    不过,史艾东是谁?

 

    那是只要攻,不要脸的玩意儿。

 

    而且他貌似也无半点,提醒自己搭档的想法。

 

    这跟自己有屁关系?

 

    于是,转眼间,全场就只有烧饼一个人,被埋进了坑里。

 

    谁让他背对着上场口呢?

 

    谁让他骂得这么投入,连把点都忘记了呢?

 

    谁让他把全场越来越大的动静,当成了是观众对自己表演的肯定和鼓励呢?

 

    烧饼一瞧今天的观众这么捧场,当即决定再卖大些力气。

 

    添词加话,把师爷再骂狠一点。

 

    台上无大小,台下立规矩。

 

    衣食父母,那还不比一个小小的师爷来得重要?

 

    于是场面变得更加热闹,烧饼兴奋得红光满面,心里简直美到不行。

 

    胡炎半步不往前,史艾东也半点句不提醒,甚至连个眼睛暗示都不给。

 

    终于,烧饼发挥完了,直接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不容易,攒了十九年骂人的话,全都骂得差不多了。

 

    终于,烧饼对搭档道:“我狠狠的骂了他十几分钟,结果,您猜我师爷说了一句什么?”

 

    “啊,哦,请问怹老人家说了什么?”史艾语气恭敬道。

 

    这家伙的小表情、用词儿改得相当妙,观众会意,喷笑不已。

 

    而烧饼一愣,咋改词儿?

 

    不过不重要,咱都要亮底了。

 

    他直接眼一扫:“哼,你懂个屁,我这是在练习相声演员的急智!”

 

    “噢,这么个练功啊?”史艾东兜了一句。

 

    一亮一兜,活儿就算完了。

 

    烧饼乐呵呵的退后一步,准备鞠躬下台。

 

    谁料,史艾东却突然又表情惊疑道:“咦,不对呀,我怎么看到那双鞋子,今天是穿在你脚上了呢?”

 

    烧饼当即傻眼。

 

    怎么还有词儿,溜活儿时没这句呀?

 

    而且师叔这不还是明显在卖自己么?

 

    说好的,只提师爷,不提自己的约定,为什么要破了呢?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哪儿去了?

 

    史艾东不需要烧饼接话,他自己说完,对烧饼一指旁边的胡炎。

 

    “妈呀!”

 

    烧饼扭头一看,顿时吓得腿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脸色煞白,浑身哆嗦,跟活见鬼差不多。

 

    胡炎作势抬脚往前一迈,地上的烧饼见状,哪里还敢坐着?

 

    手脚并用,迅速爬起来,逃也似的跑向下场口。

 

    胡炎是来添佐料的,并没打算真正进场,此刻见坏小子跑了,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只见他朝台下微笑着拱拱手,转身消失。

 

    而台上孤怜怜的史艾东,倒是不慌不忙的朝观众鞠完躬,这才往下场口而去。

 

    演员不在,动静不停。

 

    打胡炎上场,笑声便往高潮上窜。

 

    等到最后烧饼一番真实反应的动作,更将热闹带上了直掀屋顶的程度。

 

    这一场活儿不长,但是,简直太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