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在办公室被C到高潮*污到下面滴水的长篇小说

2022-01-14 15:37:39情感专区
“别跟我装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喊徐晴叫晴姐了,难道我比她还老吗?”任芳撅着嘴道。 得! 原来是这样。 王宁连忙陪着笑脸道:“行呐,那我今后就

    “别跟我装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喊徐晴叫晴姐了,难道我比她还老吗?”任芳撅着嘴道。

 

    得!

 

    原来是这样。

 

    王宁连忙陪着笑脸道:“行呐,那我今后就叫你任姐吧。”

 

    显然,这并不是任芳想要的结果。

 

    “就不能像喊晴姐一样,喊我芳姐嘛?”任芳嘟囔了一句。

 

    “嗨!那能一样嘛,晴姐都是做妈妈的人了,咱们可是一边大,叫得太亲热,我怕别人会说闲话。”

 

    “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问你,你刚刚偷偷摸摸翻211床病历干嘛?”

 

    王宁知道瞒不过,也不想瞒。

 

    理直气壮地说:“我查一下211床家属的电话号码,方便有事随时沟通,怎么,这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不过,我知道你肯定是想打老太太漂亮孙女的主意,对不对?”任芳脸上露出一丝狡黠。

 

    “是又怎样?男未婚女未嫁的,追求一下不犯法吧?”王宁呛声道。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喜欢窥探别人隐私的人,王宁素来很反感。

 

    任芳看出王宁脸色不对,连忙收起笑容,正色道:“小王,跟你开玩笑的,看你,怎么还生气了。”

 

    “任姐,哪有,你想多了。”王宁打了个哈哈。

 

    说完,便欲转身离开护士站。

 

    结果,任芳赶紧喊住了他:“小王,别急着走,正好,你跟211床挺熟的,要不,今后催费的事就请你代劳了,如何?”

 

    “催费?”王宁立刻停下脚步,回过头问她:“211床欠费了吗?”

 

    “现在倒是没有,不过账户上也只够今天的了。主要是,才住院不到十天,每隔两三天就要催一次费,你能不能让她一次性多缴一点,老是催也烦的。”任芳皱着眉头说。

 

    “我可以查查211床的费用情况吗?”王宁问。

 

    “当然,这个又不用保密,我来打开电脑系统,你自己看吧。”任芳淡淡说道。

 

    话刚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不会操作,我来给你弄。”

 

    “不用麻烦,只用登录就好了,我自己会看的,谢谢你,任姐。”

 

    很快,王宁就查到叶奶奶住院这些天详细的收费情况。

 

    叶奶奶自打5月26日入院以来,今天是住院第8天,总共缴费3500元,现已花费3141.59元。

 

    入院第一天,因为有不少检查和抽血化验,费用为745.63元。

 

    第二天开始,便只有治疗费和床位费了。

 

    当然,主要还是治疗费,因为叶奶奶住的三人间普通病房,一天才15元。

 

    这样的话,平均每天常规住院费用在350元差一点。

 

    如果按照2021年的医院收费水平,癌症晚期这么严重的病,这点钱还真的少得离谱。

 

    不过,这可是在2003年的十八线城市。

 

    王宁记得,刚刚中午在老薛饭馆,吃了一盘小炒肉外加米饭,仅仅花了2元钱。

 

    虽然,王宁不可能记得,此时的J县企业员工平均工资能有多少。

 

    但是,他可以确定,才毕业不到一年,且仅有中专学历的叶颖,每月到手的钱绝对高不到哪儿去。

 

    这笔住院费,对于叶颖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

 

    更何况,以她家的经济条件,当初上学借的钱都不一定还完。

 

    所以,叶颖自己肯定拿不出,只能四处借钱。

 

    难怪,要隔三岔五,就得催费。

 

 文学

    王宁深有感触,借钱真的太难了!

 

    特别是像叶颖这样的家庭,并不具备快速还款的能力,更是难上加难。

 

    想到这里,王宁根本坐不住了。

 

    思索了一下,对着任芳说:“芳姐,每次都是你负责催费吗?”

 

    “211床肯定是的呀,我是她的责任护士嘛。”

 

    “放心,以后肯定用不着催费了,老太太可能是担心住院费交多了,我们会胡乱多收费,并且回头出院时不好退钱。我去说说,让她一次性地交个几千块。反正一时半会儿,她也出不了院。”

 

    王宁不想把自己为叶奶奶垫付住院费的事情说出来,于是,临时编了个谎言。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敢情好,谢谢你啦,小王,这下护士长不用老给我脸色看了。”任芳笑嘻嘻地说道。

 

    说干就干,王宁回到医生办公室,本来准备跟章龙或赵虎打个招呼,交待自己临时有事出去一下。

 

    结果办公室里空空如也,连个人影都没有。

 

    便想着,他们可能是跟着薛云去手术室了。

 

    王宁记得,周一到周六,每天上午和下午各有至少两台手术,是雷都打不动的。

 

    至于周日,因为下午和晚上都排休,所以一般不会安排手术,除非有特殊情况。

 

    既然都没在,病程记录又已经有龙虎兄弟代写了,上午该换的药也已经全部换完。

 

    反正左右无事,王宁干脆把工作服往门背一挂,直接走人。

 

    不过,刚走到门口,觉得擅自脱岗并不是很合适。

 

    于是,又折了回来。

 

    径直来到护士办公室,找到任芳说:“任姐,刚刚跟211床聊过了,老太太给了张银行卡,让我帮忙去取下钱,然后把住院费给交上。回头,如果薛主任或是护士长找我,麻烦你帮忙解释一下。”

 

    “她竟然放心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你?”任芳瞪眼道。

 

    王宁一怔,立刻发现自己说错话了,确实,这根本不合常理。

 

    脑子一转,赶紧又编了个谎言,解释道:“你误会了,我是拿着卡去找老太太的孙女,已经跟她打过电话了。老太太舍不得,一直把银行卡藏着。密码当然只有她们俩知道。”

 

    “哦哦哦,原来是这样,那你赶紧去吧,这是正经事,别耽误了。”

 

    任芳不疑有他,连忙催促道。

 

    昨天已经去过两趟,对于取钱之路,王宁自然再也熟悉不过了。

 

    很快,王宁就来到农业银行ATM机柜。

 

    输入取款金额的时候,王宁思忖片刻,决定先取4500元。

 

    因为昨天吃过夜宵后,口袋里还剩余差不多800块。

 

    经过这一天的观察,王宁发现此时的J县消费水平,比他想象中还要低些。

 

    所以,身上根本不用带那么多现金,先从中匀出500元,凑个5000元的整数交住院费好了。

 

    揣着有点鼓的旧钱包,王宁一路小跑,很快就回到医院。

 

    先来到门诊大厅的入院登记窗口,将早就数好的5000元递了进去。

 

    “211床,王菊花,交一下住院费。”

 

    收费的是一位中年妇女,长得很胖,满脸的横肉,将本就不大的眼睛挤得只剩两条缝。

 

    胖女人看了一眼王宁,问了句:“你211床的谁呀?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平时不都是一个姑娘来交的吗?”

 

    “怎么?交个费还得看人吗?”王宁呛声道。

 

    胖女人没敢再吱声,黑着脸将一叠钞票理了理,然后放入验钞机。

 

    确认没有假钞后,开始在电脑录入,然后点击打印。

 

    交费单一式三份,胖女人将最上一联撕下来,扔给王宁。

 

    这种女人王宁见多了,并不想跟她多费口舌。

 

    因为等于是对牛弹琴,她根本不懂服务态度为何物。

 

    只在心里,王宁默默祝愿她每日胖三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