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脚交h文|黄得让人湿的高潮口述

2022-01-14 15:36:06情感专区
“妹妹,我和之宴是真心相爱,你为何要如此为难他。”她咬着唇,莫名可怜。 余笙笙懒得和她演这种戏码,站起身,睥睨了一眼余清清:“反正是我不要的垃圾,你这么

    “妹妹,我和之宴是真心相爱,你为何要如此为难他。”她咬着唇,莫名可怜。

 

    余笙笙懒得和她演这种戏码,站起身,睥睨了一眼余清清:“反正是我不要的垃圾,你这么喜欢,就拿去好了。”

 

    垃圾?

 

    这个词用的太刁钻。

 

    沈之宴脸都气白了:“余笙笙,你!”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屋内气氛箭弩拔张。

 

    沈之宴冷着脸道:“你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哪里?这可是沈家!你说话给我客气点儿,否则别怪我......”

 

    “二爷来了!”门外有人踩着雨水一路小跑过来,高声喊着。

 

    沈之宴闻言,还未说出口的话全部咽进了肚子里,余清清更是慌的把一旁的茶杯打翻了。

 

    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一旁的佣人白了她一眼,弯腰收拾。

 

    沈之宴脸色微白,就连余清清打翻的热茶溅到手上也浑然未觉。

 

    “你确定是沈妄来了?”沈之宴从椅子上站起来,眸底闪过一抹显而易见的惧意。

 

    他从来不会踏足沈家的,哪怕是罚他跪祠堂,也只是让沈然看着。

 

    怎么会......

 

    他神情一凛,忽而转头看向坐在上位的女人。

 

    是因为她吗?

 

    沈妄为了她,还真是连自己定下的原则都不要了。

 

    沈之宴嘴角牵起一抹讥笑。

 

    “宴哥哥,你没事吧?”余清清慌张过后才发现沈之宴的手被热茶烫到了,她连忙拿手帕帮他擦拭,软糯又可怜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宴哥哥,我只是听到沈......二爷来了,我怕。”

 

    她说着怕的时候,眼睛直直地盯着沈之宴,那眼底三分可怜三分恐慌四分惊惧的眼神是被她拿捏了。

 

    余笙笙扫了她一眼,心里发出一声冷笑。

 

    250飞到余清清身边:“戏精。”

 

    余清清脸色乍然变了,她没想到又被这只鸟给嘲讽了,上次它在她头上拉屎的事她还没找它算账呢!

 

    余清清瞪了250一眼,伸手想把扯它的毛,250扇着翅膀一转,她扑了个空。

 

    动作看起来很滑稽。

 

    余笙笙笑出声:“你是在表演杂技吗?”

 

    余清清被讥讽,脸色难堪,但在沈之宴面前,她还要装装样子,委委屈屈地看向沈之宴,语气里都是哭腔:“宴哥哥......”

 

    沈之宴满脑子都是沈妄来了,听到余清清叫他,便敷衍道:“你跟一只鸟计较什么。”

 

    这是秦柔被佣人扶着下楼,大概是刚起,她只披了件外衣:“二爷来了?”

 

    佣人回:“是的,夫人,车刚刚停在门口了。”

 

    “赶紧准备热茶毛巾,我去接人。”秦柔吩咐,下楼的脚步快了不少。

 

    沈之宴不满:“妈,不就是一个沈妄,至于您这么大张旗鼓吗?”

 

    秦柔瞪了他一眼:“闭嘴,跟我一起去接。”

 

    他们这沈家能在四九城扎根到现在这个地位,全都拖了沈妄的福。

 

    这个人是疯,但护短也是出了名的。

 

    秦柔虽然不喜沈妄的性子,但沈二爷这个名声,她总归敬重几分。

 

    “我已经到了。”

 

 文学

    门外传来动静,那声音低沉暗哑,略带磁性,伴随着雨声,清冷矜贵。

 

    秦柔穿上外衣,忙道:“二爷,外面有雨,您先进。”

 

    沈妄睨了她一眼,眉眼未动,转头朝主位的位置招了招手:“宝宝,过来。”

 

    余笙笙眼里盛着笑意,小跑进他怀里:“你怎么来啦。”

 

    语气不似方才那样争锋相对,带了点小女人的娇俏。

 

    沈妄宠溺地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脑袋,“下雨了,来接你。”

 

    秦柔在一旁看的震惊。

 

    这是......

 

    沈妄?

 

    她眸光微转,视线在余笙笙身上停了几秒,心中有了答案。

 

    原来以前沈二爷那些为女人疯了的谣言不是编的。

 

    如今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这不是看起来挺正常的吗。

 

    沈妄有病,余笙笙是他的药。

 

    秦柔思绪几转,没再言语。

 

    沈妄抱着余笙笙落了座。

 

    “二爷,您的茶。”佣人连忙端来一盏茶。

 

    他端坐着,抬头看了一眼沈之宴,面容冷矜:“怎么,几日不见,人都不会叫了?”

 

    沈之宴心头一跳,抿唇道:“小叔。”

 

    沈妄淡淡地睨他一眼:“还有呢?”

 

    沈之宴瞳孔微缩,他看向沈妄抱在怀里的女人,而对方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盯着自己。

 

    他手心攥紧,不知犯了什么浑,“小叔,让我叫我前未婚妻小婶婶,抱歉我做不到。”

 

    话音刚落,沈之宴就皱起了眉,在看到沈妄冷下来的脸色时,他心里升起了一丝后悔。

 

    可话已经说出去了,想要再收回来也是不可能。

 

    他沉默地站着。

 

    “你胡说什么呢!还不赶紧叫人!”秦柔头疼地愈发严重,紧张地观察沈妄的神情,当下急道:“沈之宴!”

 

    沈之宴还是不说话。

 

    似乎是犟上了。

 

    这么多年,他和这个同龄的小叔永远都在被比较。

 

    只要有沈妄在,沈家,就不会有他沈之宴的位置。

 

    同样是沈家的人,凭什么他沈妄就要高人一等?

 

    室内的温度随着雨声降到了冰点。

 

    余清清吞咽了一口唾沫,她心里迫切希望沈之宴和沈妄闹掰。

 

    她之前被沈妄害成那样,还被逼退圈,这个仇她怎么咽的下去?

 

    她就不相信,凭沈之宴如今的本事,沈妄还真能动的了他吗。

 

    她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声音听起来却是柔柔弱弱的,一幅白莲花的模样:“宴哥哥,小叔他......”

 

    余清清的话还未出口就被打断了。

 

    “余小姐,你喊我小叔?”

 

    语气狂妄,冷傲。

 

    “你也配?”

 

    沈妄捻着腕间的佛珠,手指清隽,说话字字诛心。

 

    余清清脸色惧变,她没有想到沈妄会当众这么下她面子。

 

    她僵硬地拉着沈之宴的胳膊。

 

    沈之宴拍了拍她的手,沉声道:“小叔,我现在和清清是恋人关系,她跟着我叫您一声小叔,也是礼貌。”

 

    沈妄却笑了,语气凉薄:“那你不妨和她一起滚出沈家,随着她叫我一声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