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自慰被岳发展忍不住帮我)全文阅读

2022-01-14 15:29:18情感专区
要发出大的动静,否则一旦被别的手下发现他们逃了,那绝对会军心一下崩溃的。 结果,才刚出了水门,隐隐约约地,就发现前面江面上,好像一团团模糊的影子正迎过来。 “什

要发出大的动静,否则一旦被别的手下发现他们逃了,那绝对会军心一下崩溃的。

 

    结果,才刚出了水门,隐隐约约地,就发现前面江面上,好像一团团模糊的影子正迎过来。

 

    “什么情况?”马士秀心中想着,便努力睁大眼睛去看。

 

    看那样子,好像是几条船?

 

    正有这个想法时,就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响起:“放箭!”

 

    “梆梆梆……”

 

    作为一名老将,对于弓弦声最是熟悉了。

 

    一听之下,就知道不好,敌袭!

 

    然而,实在太近了,甚至都来不及反应,箭支几乎是在刚听到动静的时候,就已经到了。

 

    “啊啊啊……”

 

    连续地惨叫声顿时响起,甲板上的人,一下子有不少人中箭,随后跌落水中,发出“噗通”声音。

 

    马士秀的胳膊、胸口也都有中箭。只是胸口那有护甲防护,倒也没有插入肉中,但是,胳膊那却是实打实地,中了好几支箭。

 

    “梆梆梆……”

 

    弓弦声还在响着,对面显然可以摸黑连续射箭,也可能是人多。

 

    总之,箭雨之下,叛军的船只这边,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杀……”

 

    船只撞在一起时,黑暗中一个高大的人影顿时大喝一声,然后跳到叛军船上,见人就砍。

 

    后面的船,有开始亮起火把,射出一支支火箭。

 

    还有的船,则继续往前划,从正在厮杀的船只后面越过,攻入水门里面。

 

    另外也有的船,就停在水门那边来不及进去的,纷纷甩出飞爪,直接攀爬城头。

 

    很显然,这些船都是事先有分工的,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利索。

 

    在船队后面的左良玉听到前面的动静,顿时脸色一白。他不用出去看,就知道是什么事情发生了。

 

    白天的时候,都没看到朝廷水师有什么船,还以为没赶到呢,这绝对是早已到了,这才是偷城的主力!

 

    完蛋了,城里失陷在即,水门又被堵,成瓮中之鳖了!

 

    老奸巨猾的左良玉,一时之间,竟然也想不出一点办法!

 

    “爹,怎么办?我不会水啊!爹……”

 

    听着哭嚎声,左良玉才算是回过神来。

 

    儿子不会水,他也不会水啊!

 

    而且就这黑灯瞎火的,会水又如何,还能逃得掉?

 

    “靠岸,快,靠岸!”左良玉那里还有心情和时间管他儿子,连忙大声喊着,想让船靠回码头。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晚了。

 

    越来越多的船,已经冲进了水门,迎面就是弓箭,飞斧之类的招呼。

 

    事先没有战斗准备的叛军这边,顿时一个照面都是死伤惨重。

 

    “杀……”

 

    城头上的守军,早已被李国英调开,就是为了方便他们出城,结果这下好了,朝廷官军突袭,没有城头上的支持,他们反而成了孤军。

 

    在看到水门这里火把亮起的时候,远处等待着的朝廷水师战船,便立刻启航,冲过来增援。

 

    整个夔州府城,水陆两边的城墙段,全都是喊杀声。

 

    这个偷城时间,选得就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厮杀没多久,东边的天空,就露出了鱼肚白,晨曦洒向大地,迎来了光明!

 

 文学

    此时,朝廷官军已经控制了城门,大批的将士正从城门处杀进去。

 

    堵胤锡在战事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在观战,此时听城中的动静,以及手下人的回报,便知道,大部分叛军已经放下抵抗,夔州府拿下了。

 

    于是,他便移步夔州府城头,就在城头上看着城中情况。

 

    不少地方有火光,不过大致可控。城中各处,还能听到一些零星的喊杀声,到处都是朝廷官军,或者在搜捕更多的叛军,或者就押着叛军俘虏出城。

 

    看到总督大人的旗帜在城头上,各处将领便都纷纷过来禀告战果。

 

    “末将参见总督大人……”

 

    大步而来的曾英,还没来得及说完,堵胤锡便急步上前,一下扶着他,担心地打量道:“怎么样,伤势如何?”

 

    就见曾英的身上,挂着不少箭支,有被他折断的,也有没有折断的,身上的血迹一大片,仿佛被血雨淋过一样。

 

    堵胤锡说话的同时,又转头看向他身后的一群人,同样担心地问道:“你们伤势如何?”

 

    在曾英的身后,董琼英、李占春、于大海等人,一个个都和曾英差不多,让他很是担心。

 

    只听曾英笑着说道:“亏了大人赐下的护甲,末将只是受了一些小伤而已,并不大碍!”

 

    “是啊,大人,没想到这护甲不止是轻便,而且还更坚固,真得是太好用了!”

 

    “多亏了护甲,刚上城头的时候,我们才能抵住叛军的反扑!”

 

    “……”

 

    听着七嘴八舌的声音,听到他们一个个中气十足,堵胤锡便欣慰地笑了,当即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本官回头给你们请功!”

 

    说完之后,他又一笑说道:“这些新式护甲,是陛下打造出来的,以后更是军中制式护甲,蓟州之战,打败十几万建虏,也多亏了这些护甲!”

 

    一听这话,所有人不由得大为惊讶,这么好用的护甲,竟然是皇上打造出来的?

 

    真得太厉害了!

 

    当今皇帝,比先皇要强多了!至少这铁匠的活,比木匠活要有用多了!

 

    厉害了!

 

    众人惊讶了一会,随后曾英有点遗憾地说道:“末将一直攻入衙门,但都没找到左良玉那叛将,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无妨,围城之下,他插翅难逃!”堵胤锡听了,倒也不安心,反而安慰他们道,“挖地三尺,迟早会把他挖出来。”

 

    他们正说着呢,就听到又有脚步声传来,与此同时,还有喝斥声:“快点,老实点!”

 

    众人闻声看去,却见城头上,另外一个方向,正过来一群人,为首那个,身材高大,老远都能认出,就是他们熟悉的老乡杨展。

 

    就见他们是押着一群人过来的,行走间,不断喝斥那伙被绑着的人。

 

    看到总督大人这边看过去,杨展立刻丢下他们,快走几步,先一步到堵胤锡面前,满脸笑容地说道:“大人,末将攻打水门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左贼逃窜,已被末将活捉,顺便缴获了两船财物!”

 

    一听这话,堵胤锡顿时大喜,抓住了左良玉,那么这一次的平叛就是完美的了!朝廷从此之后,就去了一个心腹大患!

 

    曾英等人听了,不由得也非常意外。没想到杨展竟然运气这么好,左良玉带着财物,一头就撞到杨展怀里去了?

 

    这功劳,甚至可以说,比他这边打生打死,最先攻上城头都要大了!

 

    这么想着,曾英并无羡慕地双手抱拳,向杨展祝贺道:“恭喜杨兄立下大功!”

 

    其他人,便也跟着一起祝贺。

 

    杨展一听,看到他们身上那血迹斑斑,像个刺猬一样,便连忙抱拳还礼道:“都是大家的功劳,我只是运气好而已!”

 

    这个话,还真不是客气。看曾英他们的样子,就知道是经过了一场血战。如果不是这边攻势凌厉,左良玉说不定还不会逃走,也就不会被自己撞见了!

 

    堵胤锡的心情大好,听到他们的话,当即哈哈笑道:“这次你们都立下了大功,本官自当为你们请功!”

 

    说话间,左良玉等人已经被押到面前。

 

    “跪下!”押解的将士们,纷纷喝斥着,强迫这些叛军首领跪下。

 

    “大人,末将对朝廷一直是忠心耿耿的啊!”左良玉身上倒没有什么伤势,自己主动跪下,向堵胤锡哭诉道,“末将这一辈子,一直为朝廷征战,剿贼,如今朝廷要拿末将问罪,末将不服啊!”

 

    “不服,我们不服……”左梦庚跪在他身边,身上都是湿的,估计是落水过了,身上没有伤痕,也跟着他爹嚷嚷着。

 

    倒是其他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有伤,其中马士秀的伤应该是最重的。

 

    堵胤锡看着他们,冷笑一声道:“你们的罪行,朝廷早已宣告过了,事实如何,你们自己心中没点数么?砍你们多少回脑袋都是不够抵罪的!”

 

    “来啊!”堵胤锡都懒得和他们废话,当即吩咐道,“押下去,回头押解京师。”

 

    “大人,冤枉啊……”左良玉被押下去的同时,还是不死心地喊着。

 

    刚好这时,一群将领上城头,迎面遇到。

 

    左良玉一眼就认出,为首那人,是贺疯子之称的贺人龙,便连忙喊道:“贺兄弟,贺老弟,看在我们的情分上,还请帮忙求求情!”

 

    要是直接被押去京师,他心中有数,估计十死无生。除非堵胤锡这个皇帝心腹能保他,他才有活的希望。

 

    贺人龙心情正不是很好呢!这次攻打府城之战,不但首功没有,还听说蜀人抓到了左良玉等人,这就等于说,功劳都被蜀人给抢去了,他还想着早日当回总兵的,估计是没戏了。

 

    正走着呢,就听到动静,抬头一看,他自然也是认得,这是他最想抓到的人,左良玉。

 

    如今看到他被绑着,功劳确定是别人的。新仇旧恨之下,顿时就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