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全文阅读

2022-01-14 15:25:18情感专区
几乎是在躲过攻击的一瞬间,江风的身体便已经高高跃向空中,向赤焰枪中灌注灵力。 伴随着灵力的涌动,江风手中的赤焰枪亮起赤红色光芒。 在整个都处于晦暗、深邃色调

   几乎是在躲过攻击的一瞬间,江风的身体便已经高高跃向空中,向赤焰枪中灌注灵力。

 

    伴随着灵力的涌动,江风手中的赤焰枪亮起赤红色光芒。

 

    在整个都处于晦暗、深邃色调的世界笼罩下,赤焰枪的这点光亮,比一点萤火虫的光亮都不如。

 

    但江风还是义无反顾地挥舞着赤焰枪,跳向夔牛的巨大头部,将枪尖对准夔牛的眼睛。

 

    虽然这头夔牛,既不像巨岩羊有“岩层”作为阻挡,覆盖在皮肤之上;也也不像鳞甲犀一般,身披重甲,看上去防御力就十分强悍。

 

    但是江风并不是傻子,虽然他没法清晰地感应到这头夔牛的具体境界。

 

    但是从对方散发出来的灵力气息来看,这家伙的灵力厚重而又澎湃。

 

    实力比起当日他面对的那头巨岩羊,不知强大了多少倍,防御力定然不会在其之下。

 

    同时,江风也明白自己的机会并不多。

 

    他不可能次次都如此好运,能够精准地抓住夔牛攻击的空挡,并且成功发动反击。

 

    倘若失败一次,他八成就玩完了。

 

    必须得妥善利用每一次机会才行!

 

    而眼睛,是绝大多数生物的要害部位。

 

    也是在不清楚对方的具体信息时,发动攻击的首选。

 

    再者,与巨岩羊不同的是,这夔牛的头颅虽说十分巨大。

 

    但是与他头颅的大小相比,他头上的那只独角却并不算大。

 

    这就意味着,如果夔牛想要对江风造成穿刺伤害,就必须得调转牛头,大幅度摆动才能办到。

 

    这无疑可以多给他留下一些,用来反应的空间。

 

    而经历过与巨岩羊一战,江风明白很多时候,都没必要留有底牌。

 

    尤其是在生死攸关的战斗中,留有底牌并不意味着你是一个多么理智的人。

 

    反倒是有可能延误战机,导致到死,都没能成功地把底牌打出去。

 

    那才叫悲催。

 

    而早在江风刚刚成功抓住夔牛攻击的空档,高高跃起在空中的一瞬间,他便意识到。

 

    这种机会可不多。

 

    而且很有可能是他今晚所能碰上的机会中,最好也是仅有的一次。

 

    此时不使出全力,更待何时!

 

    一瞬间,狂暴状态开启,江风的双目变得赤红,好似瞬间化为一头嗜血的野兽。

 

    而他的灵力强度与身体素质,也在此刻暴涨了许多,达到了顶峰。

 

    大量的狂暴灵力像是潮水般,被江风倾泻入赤焰枪中。

 

    眨眼间,赤焰枪上的红色光芒便耀眼了许多。

 

 文学

    枪尖之上的烈焰更是熊熊燃烧,将周遭的空气连同如珠帘一般的雨幕,一起蒸发殆尽。

 

    “来吧!”

 

    江风大吼一声,在空中扭转身体,像是一柄利剑般,旋转着刺向夔牛的巨目。

 

    而这柄利剑的剑尖,正是裹挟着凌厉劲风的赤焰枪!

 

    江风把自己的所有赌注,全部都压在了这一击上。

 

    虽然这么做风险极大,倘若一击落空,并且江风无法再在短时间内找到破绽、发动攻击的话,他很快便会因为狂暴技的副作用,而失去行动能力,任牛宰割。

 

    但江风明白,这是他所能抓住的最好机会了。

 

    只要能够成功地把赤焰枪,刺入夔牛的眼睛里。

 

    在狂暴灵力的帮助下,他有很大概率可以击败这头夔牛。

 

    虽然与这家伙巨大的眼睛比起来,赤焰枪的大小根本不值一提。

 

    但是江风清楚,灵兵的最强之处,从来都不在于兵器本身的大小与锋利程度。

 

    那是武兵需要考虑的地方。

 

    灵兵最为强大之处,在于其所附带的灵力效果!

 

    对于赤焰枪而言,最值得信赖、也是威力最为强大的杀伤点,便是其附带的灼烧效果。

 

    只要给赤焰枪一个刺入点,能够进入对方的身体,便能把灼烧效果发挥到最大。

 

    若是能够通过夔牛的眼睛,刺入对方大脑的话,杀伤力还要再次提升许多。

 

    当然江风并不清楚,即使自己能够成功地将赤焰枪刺入夔牛的眼睛,是否能够破防。

 

    但若是做到这一步都无法让他取得胜利的话...

 

    再思考战略、再纠结时机也都是徒劳,无济于事。

 

    那样的话,还是直接双手丢把吧。

 

    在狂暴状态的加持下,江风的速度再次暴涨。

 

    眼看着赤焰枪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枪尖,就快要刺入夔牛的眼睛里了,江风的心中不由得涌起一阵狂喜。

 

    然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然发生。

 

    夔牛的视线,原本依旧聚焦于江风之前所处的位置。

 

    毕竟对于他而言,江风不过如同一只蚊子般大小。

 

    再加上暴雨与巨浪,同样会对夔牛的视线造成影响。

 

    所以直到刚刚为止,夔牛都没有把视线投向忽然发动突袭的江风。

 

    可是在这一刹那,江风清楚地看到,夔牛带有赤色的瞳孔转了一圈,尔后将硕大的瞳仁停留在他的方向上。

 

    这家伙...竟然在这零点几秒的时间内,捕捉到了江风的踪影,发现了他的攻击轨迹!

 

    能够在如此糟糕的视线情况下发现江风,就好比人在一片漆黑且暴雨如注的夜晚,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发现一只蚊子的轨迹一般困难。

 

    这得具备多么恐怖的动态捕捉能力,才能够办到?

 

    这突如其来的剧变,让江风的心中涌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将刚刚才浮现没多久的狂喜,瞬间吞没殆尽。

 

    不过,他大致估算了一下。

 

    以夔牛刚刚展现出来的速度,这家伙若是想在零点几秒的时间内调转牛头,用头顶的角来攻击自己的话,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这家伙可以选择直接摇摆大脑袋,以此来“拍击”江风。

 

    但是幅度不可能很大。

 

    江风自信,在狂暴状态的加持下,硬抗下夔牛小幅度的拍击,还不足以将他置于死地。

 

    而他定然可以赶在那之前,将赤焰枪刺入夔牛的巨目中。

 

    相较之下,江风自认为他的赢面要更大一些!

 

    然而这短暂的一刹那,江风却在夔牛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用人族的话来讲,那是一种戏谑,并且带有嘲讽意味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