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爱爱小说|娇妻国外会所与黑人

2022-01-14 15:21:55情感专区
ae86‘嗖’得一闪而过,观众还没回过神,ae86只留下一道z字光影,消失在山路上。 视死如归魏公子,只要你够玩命,不怕追不上。 魏凛瞄了一眼副驾驶的奈美子,人

    ae86‘嗖’得一闪而过,观众还没回过神,ae86只留下一道z字光影,消失在山路上。

 

    视死如归魏公子,只要你够玩命,不怕追不上。

 

    魏凛瞄了一眼副驾驶的奈美子,人如其名。

 

    “怕吗?”

 

    奈美子拽紧扶手,闭着眼睛摇摇头。

 

    “放心,不会有事的。”

 

    现场的解说:

 

    “魏凛君以前来过秋名山飙车吗?”

 

    “这就奇怪了,第一次来秋名山,路都不熟悉,就开那么野,一定之前偷偷的来过,说不定墙上的车标就有他的。”

 

    魏凛真没来过,但依旧很熟悉路况,无他,系统qq飞车模式。

 

    魏凛看到的路口并不是远光灯照射下的路况,而是三维成像路况,并且前方所有车辆都显示了当前速度,系统不断优化最快超车路线,规避危险路线。

 

    而且,和之前魏凛在豪车俱乐部飙车一样,前方道路上还有加速带,只要冲到加速带上,车速x2。

 

    系统挂逼,谁惹得起。

 

    魏凛都特么的觉得自己好笑。

 

    魏凛单手握住方向盘,另一只握住奈美子的手,给她些许安慰。

 

    此时对讲机你出来前方直树的挑衅声,“魏凛,ae86就想赢,不敢开宾利来是吧?”

 

    “宾利车标那么贵,划不来!早知道你们就这技术,我都懒得开ae86,直接找一台五菱宏光来跟你们比。”

 

    “五菱宏光是什么车?”

 

    “面包车!”

 

    “八嘎!”

 

    全场一片哗然,这华夏人太拽了吧。

 

    ……

 

    又是一道加速带。

 

    系统超级给力,机会全场给了ae86加速带,毕竟魏凛晚到,给点小福利还是可以的。

 

    魏凛大爱系统,调侃一句系统要是女的,魏凛都把你给收了。

 

    系统调皮的回了一个:‘要我具现吗?’

 

    魏凛:……

 

    吱~

 

    加速带上火力全开的86变道超越第三名,朝第二名的直树追去。

 

    直树自从凉介超越他只会,凉介就一直在前面挡道,不让直树反超。

 

    气得直树破口大骂,又看到86溜得飞起的朝自己追赶而来。

 

    若不是副驾驶坐着奈美子,直树真就下令让后方的车辆‘操作失误’撞86下山崖。

 

    此时,第一的es变道向右,直树敏锐的找准几乎,挂挡变道想要从空出来的左侧超越,可是刚一变道,直树就知道又上当了。

 

    因为es是故意留出空隙让gtr变道超越的,因为这样gtr也留出空隙了。

 

    “糟了!”

 

    顾前顾后都顾忌到是不可能。

 

    86准确无误的找准空隙超越gtr,

 

    “ae86加速了。”

 

    “飘移?ae86竟然用排水渠超车?”

 

    “超了!86超了gtr!!!!”

 

    嗡~

 

    夜空下,秋名山上,声浪回荡在山野之间。

 

    呼啸而过的汽车,路边加油助威的观众热血沸腾。

 

    魏凛反光镜瞄了一眼远远甩在身后的gtr。

 

    “奈美子你哥要摘车标了。”

 

    “我……”

 

    奈美子纠结。

 

    魏凛笑了笑,继续入弯偏移,准备和凉介一决高下。

 

    两车有序的大飘移过弯。

 

    “今晚真是大饱眼福啊~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精彩的比赛。”

 

    “谁能笑到最后,就要看最后一个弯道。秋名山最强弯道,决战就在那儿!”

 

    “先是s形的弯道,然后c形状180°大转弯。这很考验车手反应能力和操控能力。”

 

    “好多车手都输在最后一个弯道上,不知道这二位车手,谁能率先完成最后一个弯道,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至于直树君~哎~~~加油吧。”

 

    就连解说都对直树君失去了兴趣。

 

    这让直树君感到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本来一场比赛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没想到却被魏凛和凉介反客为主,摆了一道。

 

    ……

 

    进入最后一个s形连续弯道。

 

    吱吱吱~!

 

    第一名的凉介开始飘逸过弯。

 

    第二名的魏凛紧随其后。

 

    第三名的直树豁出去了,一脚油门上去,直接硬超。

 

    “gtr这是要最后时刻爆发了吗?可惜前方的ae86没给他留位置啊!莫非他也要学ae86用排水渠超车?”

 

    这一提醒倒是点醒了直树。

 

    对啊!排水渠超车。

 

    直树握紧方向盘瞄了一眼排水渠,心中一横。

 

    拼了!

 

    一脚油门下去,朝旁边排水渠开去。

 

    “果真是要用排水渠超车。不知道gtr能否像ae86一样完美的飘移,将对手甩在身后。”

 

    魏凛反光镜看了一眼身后的gtr:“真是作死。”

 

    说完,方向盘往右打,留出空隙,给正在排水渠飘移的gtr让出道路。

 

    解说不解,这是要放gtr上来吗?

 

    刚回过神,现场有人就发现ae86为何要这么做。

 

    原来,排水渠前面又一节没有盖窨井盖。

 

    不好!

 

    这要是gtr开上去了,绝对要翻车。

 

    嗡~

 

    ae86变道,远离追上来的gtr,他可不想被作死的gtr给祸害了。

 

    es梁凉介变道。

 

    现场哗然,这是要送走直树君啊~

 

 文学

    嗡~~~

 

    gtr开了上去,轮子直接陷了进去排水渠里,由于惯性,整个车子在空中翻滚几圈,落到地上,朝86砸去。

 

    “gtr翻车了!”

 

    吱吱吱~~~~

 

    巨大的火花在地上摩擦。

 

    “哥~”奈美子回头望向后方。

 

    路边的观众纷纷跑上去,把直树从gtr驾驶室拉出来。

 

    对讲机发出声音“继续比赛,直树只是一些皮外伤。”

 

    听到这话,奈美子才松了一口气。

 

    直树头磕破了,扬起巴掌就给了工作人员一巴掌。

 

    “谁他妈排水渠不盖盖子?”

 

    “直树君我…我没想到还有排水渠超车这事。”

 

    ......

 

    小插曲一过。

 

    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聚集到赛道上。

 

    此时赛道上也只剩下ae86和es。

 

    s弯道一过,紧接着就是大c形的急转弯。

 

    “ae86和es咬的很紧,几乎分不出胜负。看来不到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谁是第一名。

 

    魏凛此时是关上系统,用实力凉介比赛。

 

    两人双脚不断切换刹车和油门,又是一个飘移,顺着es留下来的轮胎轨迹朝前方飘逸。

 

    “太漂亮~这是我见过最飘逸的飘移。es的飘移非常轻盈,ae86的飘移非常娴熟。两车都是一等一的飘逸高手。经此一战,秋名山再无车神。”

 

    “86车主,那位华夏国的魏公子车技还真不是浪得虚名啊。”

 

    “来了来了,终点就在前面!”

 

    魏凛和凉介飘逸出弯道,并排,眼神的碰撞!

 

    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声!

 

    引擎的狂躁声!

 

    这一切都将气氛推到最高潮。

 

    赛道旁的观众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屏住呼吸望向终点。

 

    终点的妹子挥舞着引号烟。

 

    嗖~

 

    两车急速驶过,掀起路边妹子的裙子。

 

    凉介侧头看了一眼副驾驶的辉夜,她胆子小,一路飙车下来,她吓得浑身打哆嗦,眼睛都不敢睁开。

 

    抵达终点!

 

    “86超越es抵达终点。”

 

    两车并没减速,很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声浪也渐渐消失。

 

    各自带着各自的老婆去庆祝了!

 

    ……

 

    山下,深夜食堂门口。

 

    es和86停下。

 

    “到了。”魏凛松开奈美子的手,推开驾驶室的车门下车,朝es走去。

 

    趴在车窗,看了一眼凉介,又望向副驾驶的白衣女子。

 

    “哟,这就是你公主老婆?”

 

    “……”

 

    “走吧,去吃点宵夜。”

 

    魏凛便没有理会这两口子,招手让奈美子下车,先走进深夜食堂。

 

    es车上,凉介看了一眼辉夜,“我想送你回家。”

 

    “凉介,我有点饿了……”

 

    “下车!”

 

    凉介对辉夜的态度向来如此,凉介推开车门,嘭的一声关上门,大步走进深夜食堂,辉夜卑微的跟在身后。

 

    深夜食堂。

 

    四人相对而坐。

 

    魏凛:“凉介你和辉夜挺般配的。”

 

    辉夜露出笑容。

 

    凉介:“……你和奈美子也很般配。”

 

    奈美子露出娇羞。

 

    魏凛注意到店外直树的车队来了,那货三番四次的把魏凛当成假想敌人,想弄死魏凛。

 

    老实说,魏公子真不觉得这叫事儿,想弄死魏公子的人多了去了,直树排老几。

 

    王小波想弄死魏凛,现在人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就这个丰臣直树也想成事儿?

 

    得了吧,就他那点小手段,刚才在秋名山就被当猴子戏耍。

 

    并不是你想弄死魏公子,魏公子就怕你,段位不够,魏公子都懒得搭理他,直树的段位真的够了的话,早就如愿了,哪还有魏公子坐在这里带着他宝贝妹妹吃宵夜。

 

    不过,虽然不把直树当一会儿事儿,但用他最在乎的东西气他,未尝不可。

 

    于是,魏凛抬手搭在奈美子的肩上,奈美子娇躯微微一僵,然后脸红的放松了。

 

    门口的直树看着这一幕,内心在喷火。

 

    直树并未进去,而是启动汽车离去,为了顾全大局,他得忍一时,反正魏凛明天就要走了,等他走了之后,直树想着加快自己的计划弄死那老东西。

 

    至于奈美子…

 

    直树的笑容逐渐变态。

 

    实在不行那就先睡了她!

 

    ……

 

    当晚,魏凛把奈美子送回家门口,奈美子鼓起勇气在魏凛的脸颊上吻了一下,羞涩的说了句“晚安”,然后笃笃笃的跑回家。

 

    魏凛摸了摸脸颊,抬起头望向某个窗户,朝黑暗中笑了笑,黑暗中那双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魏凛。

 

    “回来了!”

 

    直树走出房间,看到走廊上带着幸福微笑的奈美子,这种微笑直树从未在奈美子脸上看到过,这是情窦初开的微笑。

 

    直树压制着内心的怒火,挂起哥哥的微笑,“好玩吗?”

 

    奈美子点头:“嗯,好玩,哥你输了比赛是不是很生气?”

 

    “怎么会,比赛有输有赢,年轻人一起玩,没关系的。”

 

    “那就好。晚安哥哥,玩了一天,我回房洗澡了,拜拜。”

 

    “晚安。”

 

    直树察觉到身后有人,所以收起了自己的邪恶,转身看到山田忍雄站着房门口,直树快步走到跟前,鞠躬行礼,“父亲。”

 

    山田忍雄并未让他起身,而是伸手从旁边架子上,取下一把锋利的武士刀,缓缓举起落到直树的头顶。

 

    直树吓得浑身打哆嗦。

 

    “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就输了,下次赢回来就行,因为输了,就在背后搞小动作,直树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吗?”

 

    “不知道。”

 

    “我最讨厌两面三刀的小人,你是这样的人吗?”

 

    “不是。”

 

    “最好不是,要不然……”

 

    山田忍雄突然一刀劈下,匡仓一声把旁边的茶几劈成两截。

 

    “犹如此下场!”

 

    “是!”

 

    “回去睡吧。”

 

    “父亲也早点休息。”

 

    望着直树的背影,山田忍雄还是叹了口气。

 

    ……

 

    别墅。

 

    魏凛:“你的意思是直树的父母是山田忍雄杀的?”

 

    凉介:“只是一种可能,那时候丰臣和山田都是最有机会成为山田组话事人的人,突然之间丰臣家被屠,只留下丰臣直树,所以山田毫无压力的成为了话事人,而且抚养直树长大成人,外界也怀疑是山田故意树立自己正面形象。”

 

    “当然我说的只是我在外界打听到了,至于他们内部到底怎么回事,我不得而知。不过,你那晚听到的消息足矣证明,直树是当真了,打算报仇,并夺回话事人位置。”

 

    魏凛点头:“江湖恩怨挺复杂的,不过那王八蛋应该是垂涎奈美子依旧了。”

 

    “对,毕竟奈美子是山田的女儿,未来的话事人,直树娶了奈美子就等于拥有了山田组。不过…山田不傻,他应该是有所察觉的,只是现在刚出狱,山田需要在社团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严。”

 

    “准确来说,最近这段时间两人不敢在台面上有什么动作,只会在暗地里活动,毕竟两人还没摊牌,不会撕破脸。如果山田急于清除直树,那么应该会有发生大事,但山田是个聪明人,段时间内不会有所动作,要不然会引火烧身,使得直树对其下手。”

 

    年产值几百亿美金的山田组,当之无愧的大企业,这些上位的斗争自然是危险万分,搞不好就是一场火拼。

 

    “总之,你在曰本多照顾奈美子,这女孩子挺可爱的,别让直树那禽兽给祸害了。”

 

    魏凛对奈美子就是朋友,魏凛已经过了见一个爱一个的阶段,能帮忙就帮,帮不了也没办法。

 

    “对了,你和你的公主老婆什么时候结婚?”

 

    一说起这个,凉介就很反感。

 

    “结婚会请你,走了。”

 

    “哈哈哈,别啊,说说啊,好奇你们的事儿。”

 

    “没什么好说的,拜。”

 

    凉介起身离开。

 

    魏凛:……

 

    ……

 

    第二天,上午,机场,本次曰本之旅玩得并不愉快,魏凛也就不继续玩了,还是回村过元旦吧。

 

    奈美子送行。

 

    “我元旦后来华夏找你玩,好吗?”

 

    “……ok,没问题。奈美子你要是遇到困难就给我打电话。”

 

    “不会有困难的,我哥会帮我。”

 

    “……”

 

    困难就是你哥啊~

 

    ……

 

    湾流g650飞向华夏。

 

    临近元旦,接下来就是春节。

 

    魏凛的计划是从九溪镇开始,然后挨个去各省直辖市走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