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他的手在里面动,强制play求饶哭泣拒绝道具

2022-01-14 15:18:23情感专区
汤朵儿的声音越来越尖锐,仿佛在这一刻才看穿了祝夜宵的真面目。 听得围观人群一阵厌恶唏嘘。 敢情闹了半天,又是为了祝夜宵这个渣男?他简直不是人,居然一次次利用女

   汤朵儿的声音越来越尖锐,仿佛在这一刻才看穿了祝夜宵的真面目。

 

    听得围观人群一阵厌恶唏嘘。

 

    敢情闹了半天,又是为了祝夜宵这个渣男?他简直不是人,居然一次次利用女人达成目的,最后却能撇得一干二净。

 

    就在这时,刺耳的手机声再次响起。

 

    汤朵儿还以为是祝夜宵回心转意了,立刻激动地接通了电话。

 

    大概是由于太过于紧张的缘故,她的手指头还不小心碰到了免提。

 

    于是下一秒,所有人都听见了里面传来的咆哮声:“汤朵儿,你在外面做了什么,为什么家里来了一大批警察说要逮捕你,还有苏家的人也打上门来了!你给我滚回来,我们家的生意要因为你完蛋了,你给我回来说清楚——”

 

    秦陶陶听到这里笑了一声:“你们汤家和苏家的家境旗鼓相当啊,苏绵绵虽然以前都在骗我说她在家里不受宠处处坑我的钱,但是事实上她在家里受宠的很呢,她可是她妈妈的心肝宝贝,苏家又是靠着娘家发迹。现在苏绵绵出了事,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们汤家吗?

 

    汤朵儿啊汤朵儿,为了一个男人做出这一切,不仅毁了家族也毁了自己,你觉得值得吗?”

 

    汤朵儿一瞬间面如死灰,再也没有了反驳之力。

 

    随后她被校领导亲自送回去,接下来等待她的,只有牢狱之灾了。

 

    闹剧结束,所有人都散了。

 

    出了校长办公室,秦陶陶一路上目光狐疑地盯着景御宸,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复杂的问题。

 

    “还没看够呢?”景御宸侧过脸,好笑地看着她。

 

    秦陶陶却一脸深沉:“我说景御宸,你不会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吧?”

 

    主任的事情才发生了多久,他就恢复了监控,还把光头强逮到了,简直比她这个有读心术的还神。

 

    这难道就是反派的光环吗?

 

    景御宸神态自然道:“我只是恰好智商比你高一倍,提前一步而已。”

 

    “靠,你是在说我弱智?”秦陶陶气得磨了磨牙,不过想到今天也是多亏有他帮忙,还是忍了,“不过我觉得你真的不该当教授的。”

 

    景御宸嗓音微扬:“嗯?”

 

    秦陶陶一脸正色:“凭着你的身手和抓人的本事,应该去当国际刑警,拍谍战片也行啊!总比当教授赚钱,毕竟你已经够穷的了。”

 

    景御宸:“……”

 

    他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真的觉得我很穷吗?”

 

    穷得可以在第一时间受到消息,动用人手抓到凶手?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秦陶陶以为是伤了他的自尊心了,连忙做出一脸无辜的表情,“你当然不穷,你可是教授,知识分子,最有气节那种,哪是我这种只靠着出生就坐拥金山,能混吃等死到老的俗人能比的。”

 

    咦?

 

    这么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凡尔赛啊!

 

    “……”景御宸啧了一声,敲了敲她的脑袋,似乎拿她没有任何办法,“大小姐,上课去了。”

 

    “别敲我脑袋,万一把我敲得傻了怎么办。”

 

    “你以为自己很聪明?”

 

    “景御宸!你又嘲讽我!别以为自己是个高智商的教授就可以藐视别人!”

 

    “……”

 

    身后的刘一茹就这么听了他们一路打情骂俏,感觉快被闪瞎眼了。

 

    最后,关于她“帮人作弊”这个谣言,由教导主任发广播亲口澄清结束。

 

 文学

    这两天里,汤朵儿的事件在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得知她所作所为皆是为了祝夜宵,学生们对对祝夜宵的感官已经差到了极点。

 

    以前见到他都是自发上去讨好,现在见了他都绕道走,就连后援会的成员也散得七七八八了。

 

    而与此同时,全体学生仿佛也明白过来,秦陶陶早就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人了,无论得罪谁也不要得罪这位大小姐,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接下来几天都没人敢无缘无故地找她麻烦。

 

    这对秦陶陶而言自然轻松了不少,因此也放松了警惕。

 

    这天下课,她接到刘一茹的电话约她一起去吃饭,这个点刘一茹正在图书馆完成今天的收尾工作,秦陶陶便打算直接到图书馆接人。

 

    在书架前走了几圈,正当秦陶陶打算顺道借几本书的时候,忽然面前的书架剧烈一晃,上边的一整排书眼看着就要朝着她的脑袋砸了下来!

 

    她吓了一跳,动作飞快地往一旁闪开,书本稀里哗啦地落了一地,发出了一阵剧烈响动。

 

    她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朝着对面厉呵道:“谁在那边,给我出来!”

 

    那边没人回应,秦陶陶眯了眯眼,猛地绕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准备开溜的人,“这里有监控,你差点砸死我,以为可以逃得了?”

 

    那女生被抓住了手腕,知道自己无路可逃,顿时僵着脖子回过头来,满脸慌张,朝着她使劲地鞠躬道歉:“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求秦小姐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一马!”

 

    【我怎么这么没用!为什么刚才要手抖、为什么不用力推翻架子,明明机会就近在眼前,错过了我该怎么跟他交代!】

 

    秦陶陶眼皮一跳,刚才她就怀疑那书架的晃动不是意外,果然……

 

    是谁指使这女生的,难道又是祝夜宵?

 

    不对,最近学校里他都已经臭名昭著了,他夹着尾巴做人都来不及,还敢唆使对付她?

 

    秦陶陶觉得好歹作为一个男主,不至于一而再再而三地犯蠢。

 

    于是她故意质问:“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你慌什么?逃什么?好好道歉,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我……”女生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我……我只是太害怕了,怕秦家家大业大,怕您不会放过我……我真的知道错了,对不起秦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