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想在你身上运动(吞精后的嘴)全章节阅读

2022-01-14 15:13:24情感专区
明白了张起航的态度,周安明对省汽车工业总公司也开始有些不满起来:是啊,你们空口白牙的说话倒是简单,可如果因此而导致我们琅琊市损失了一家这么优秀的企业,这个责任你们承担

    明白了张起航的态度,周安明对省汽车工业总公司也开始有些不满起来:是啊,你们空口白牙的说话倒是简单,可如果因此而导致我们琅琊市损失了一家这么优秀的企业,这个责任你们承担的起吗?还是说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能够给我们琅琊市赔偿一家同样的企业?

 

    别开玩笑了!

 

    周安明很清楚,把全省的企业排排队,或许规模有与华腾工业集团相当的,但绝对没有利润能够与华腾工业集团相提并论的,而对于琅琊市而言,说的不客气一点,现在的华腾工业集团对于琅琊市的影响力之大,完全可以这么形容:华腾工业集团打个喷嚏,全市的经济都要得一场重感冒!

 

    想到这,周安明立刻毫不犹豫的站在了张起航这一边:“起航,你不要这么激动嘛,市里什么时候说不管你了?你放心,我和德清同志、保平同志绝对不可能看着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同志欺负你!”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自己必须安抚好张起航的情绪。

 

    “谢谢领导对我的关心和支持,”张起航也是见好就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也明白,其实在这件事上是我有些任性了,不过老局长,我就是有些比明白,现在又不是特别困难的战争时期,怎么还需要咱们自己的同志撇家舍业的做工作呢?

 

    当然,省汽车工业总公司那边如果也就坚持,这件事其实也不是不能谈,只要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现任领班子同意立刻辞去担任的一切职务,从体制内退出,并且承诺再也不进入体制内,那我把这个专利无偿捐赠给国家也没关系——不能口号喊的山响,动辄拿国家、拿民族、拿大局、拿觉悟这些东西给自己的同志扣帽子,要求自己的同志一心为公、全力风险,可话还没说完,自己却每天吃的脑满肠肥,豪华小轿车坐着,安之若素的享受着国家和人民给予的各种待遇吧?”

 

    这话骂的有点狠了,周安明听的也是忍不住眉头直皱,可皱眉归皱眉,当听完张起航的这最后一句话之后,他心里也惹不住开始赞同起张起航的话:是啊,某些同志,不能自己口号喊的山响,结果到了奉献的时候就要求自己的同志去,享受的是就自己冲锋在前吧?

 

    这样根本没办法服众的嘛!

 

    你当领导的不能以身作则,屁股就没坐正,天天小酒喝着,大鱼大肉吃着,豪华小轿车坐着,转过头来就要求下面的同志艰苦朴素、一心为公?

 

    你说这话的时候亏心不亏心啊?!

 

    老实说,作为建国前就开始参加革命工作的老同志,周安明对国家的改革开放大计当然没意见,也对改革开放坚决表示赞同,但与此同时,他对这些年来某些同志的做法也是相当的看不惯!当然,心里赞同归赞同,表面上的话还是要说的……

 

    “起航啊,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周安明皱着眉头,语气严肃的批评道:“虽然的确有个别同志不太像话,但大多数同志不都是好样的么?你不能因为个别同志的问题就对整个队伍有看法,这人一多,问题就来了。

 

    还有,你们的政治课是怎么学的,看问题要一分为二的看,就算这些同志在某些做法上不妥当,但你也不能否认他们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发展咱们省的汽车工业,虽然办法不合适,但目的和初衷还是好的,归根到底,他们也只是想要尽快提升咱们省汽车工业的水平而已。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张起航就算是脑抽了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和周安明去硬杠,在这个时候,最聪明的做法就是顺着周安明的话来说,他立刻点头,乖巧的道:“老局长您批评的是,听您这么一说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仔细一想,省里的同志也确实是为了咱们省汽车工业的发展,在这个问题上是我过于自私了。”

 

    “你能认识到这一点,这就很好,”听张起航这么说,周安明很是欣慰,随即语气一转,说道:“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同志想要发展咱们省的汽车工业,心思是好的,但也没有必要要求自己的同志损害自己的正常利益……这样,你们这边该准备的还是准备一下,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同志下来之后,我会和他们沟通的。”

 

    张起航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说道:“谢谢老局长。”

 

    周安明的这话的意思,就是他会与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次来琅琊市的同志去谈、去沟通,要求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尊重张起航的个人合法利益,更不能以牺牲张起航的个人合法利益为前提来推动与本田汽车的合作。

 

    如果说琅琊市明确的对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不惜一切代价去争取与本田汽车的合作,如果有需要,哪怕将张起航同志持有的平行轴式自动变速箱的专利送给本田汽车也在所不惜”的态度表示不满和不认可的话,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还真的就要慎重考虑了,毕竟,说一千道一万,现在的华腾工业集团是琅琊市市属控股国有企业,出于对上级的尊重,他们可以配合声汽车工业总公司的行动,但如果琅琊市这边提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和立场的话,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还坚持自己之前的态度,那就别怪琅琊市这边不给面子了。

 

 文学

    ……………………

 

    全程听了张起航与周安明的对话的冯国庆和江河两人,眼中都有些担忧。在张起航挂了电话之后,江河率先开口说道:“张总,看到咱们集团发展的越来越好,我感觉省里可能要忍不住了。”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冯国庆跟着点头:“依着我来看呐,这次的事情,说是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在推动这件事,但如果没有省里的态度,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敢这么上蹿下跳?”

 

    张起航的心里则是明镜似的,他点头道:“你们说的都有道理,不过归根到底,其实还是钱闹的,这几年全国范围内的国有企业都不景气,在全省范围内,咱们单位可以说是独苗一根,面对一个年利润超过10位数的企业,省里的领导们不眼馋、不恨不得下一秒就死死的抓在自己的手里那才是见鬼了……一位副s级领导一年的机动资金才多少钱?”

 

    听张起航说到这个,冯国庆和江河忍不住苦笑着点头。

 

    是啊,虽说随着改革开放的持续进行,国家的经济在持续向好,但在经济持续向好的同志,国有企业却是陷入了大面积的严重亏损,个别地方……已经不能说是个别地方了,有相当比例的地方政府,连维持政府运转的资金都发不出来,很多地方拖欠公务员、医生、教师的工资动辄几个月,警察、医生、普通的一线公务员那真的是在用爱发电。

 

    就在1993年之前,琅琊市下面的一些县还存在大面积的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这种情况是随着华腾工业集团的飞速崛起、并且极大的带动了琅琊市经济的高速发展才得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消灭这种情况的,可以说,华腾工业集团对于琅琊市的贡献居功至伟!

 

    省里的领导们又不是瞎子,在亲眼看到一个革命老区、一个在几年前还有国家级贫困县存在的革命老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甩掉了贫困的帽子之后,能不对其中的原因感到好奇?能故去了解、探究?

 

    这一番了解、探究,他们能不对在这其中贡献巨大的华腾工业集团起觊觎之心?

 

    事实上,从1994年下半年开始,省里的领导就好几次跟琅琊市的领导们协调,想要将华腾工业集团的行政隶属关系收归省里——一年20多个亿的利润,能做多少事?

 

    但问题是大家都知道钱是个好东西,省里的领导觉得手里捏着大把的钱是真好,难不成琅琊市的领导们就是傻子?他们肯定不能答应。

 

    只是拒绝归拒绝,随着华腾工业集团的规模越来越大、效益越来越好,其实不管是琅琊市的领导们还是张起航等人,心里都明镜似的,知道省里的这只手迟早要插进来,无非就是早晚以及琅琊市这边能留多少的区别。

 

    “对了,我忽然想到一件事,”江河忽然说道:“德清同志马上要高升的消息,这个大家都知道了吧?”

 

    冯国庆笑着摇头:“这么大的事,谁能不知道?”

 

    江河望着张起航和冯国庆两人,忽然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张总,冯书记,按说德清同志的年纪是摆在这里的,一般是不大可能再提一级了,就算是他工作极其出色、不提拔不行,按照正常的逻辑来说也应该是去人d或者z协这些单位,毕竟级别在那里,可奇怪的是,德清同志这次去省里竟然是党政机关……您说,这会不会是省里与德清同志的一个交换,而筹码就是咱们华腾集团?”

 

    还能这样吗?

 

    张起航和冯国庆两人一下子都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