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王妃腿抬高本王要进去了)全文阅读

2022-01-14 14:59:59情感专区
出。 李诗诗皱眉问道:“我同学呢?” “在楼上!”牛正豪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带着人便走。 他这般狼狈逃窜的模样,众人自然都以为是王博文出手了。

出。

 

    李诗诗皱眉问道:“我同学呢?”

 

    “在楼上!”牛正豪没好气地说了一声,带着人便走。

 

    他这般狼狈逃窜的模样,众人自然都以为是王博文出手了。

 

    刘莹夸赞道:“王少爷真厉害,一个电话就让这牛正豪夹着尾巴跑了!”

 

    “多亏诗诗了!”

 

    众人一番赞叹,弄得李诗诗心里有些得意。

 

    又等了一会儿,唐雨墨一个人下了楼。几个男生上去嘘寒问暖,刘莹左右看了看,问道:“魏南呢?”

 

    “哦,他跟这里的总裁谈事情去了。”唐雨墨如实道。

 

    刚刚钱玉环替他们解围后,便邀请魏南上楼一叙,而唐雨墨没去打扰,便自己先下来了。

 

    听闻两人都没事,李诗诗松了口气,让大家早些回去休息,自己便也带着刘莹离开。

 

    今天这场聚会虽说不欢而散,但至少也没太严重的后果。

 

    上车之后,刘莹跟李诗诗说:“切,还说什么跟总裁谈事情,我觉得魏南是被打的不成人样,不好意思下来了。”

 

    “就算被打,那他也是为了保护班长。”李诗诗说道。

 

    她没有帮魏南辩解,因为她知道江州大酒店的总裁在江州地位不低,不可能找魏南谈事情。所以唐雨墨要么是在胡说,要么是被魏南给骗了。

 

    “当出头鸟,活该挨打!”刘莹只是说着风凉话。

 

    一众同学自然不相信魏南真跟人家总裁谈话去了,不过刚刚只有魏南一个人没有跑,所以同学们也不好意思嘲笑他,只纷纷走了。

 

    此时魏南还在六楼的办公室跟钱玉环交谈。

 

    钱玉环亲自端茶送水,又为昨天的事情向魏南道歉:“魏大师,我女儿就是那个性子,您可别跟她置气。”

 

    “美女有点小性子,能理解。”魏南笑了笑。

 

    对于周思彤的冷漠他倒是不在意,因为客户只要给钱就行,什么态度他可管不着。

 

    像钱玉环这么客气的,终究是少数。

 

    之后钱玉环随便聊了两句,忽然话锋一转问道:“对了,魏大师,您这身手是跟谁学的?”

 

    “我这身手不是学的,是被练出来的。”说到这个话题,魏南的神色有些怪异。

 

    他六岁时被送上山拜师,终日学习各种本领,只要有一点失误,就要被几个师父教训。

 

    他那几个师父身手不凡,揍他的时候更是毫不留情。

 

    久而久之,魏南先是学会逃跑,然后又学会跟那几个老不死的对打,十几年下来才练就这一身本领,打几个壮汉不在话下。

 

    不过这种事情说出来丢人,魏南并未多提,只说是自己苦修而来。

 

    钱玉环的神色忽然变得严肃,说:“魏大师,你本领不凡,而且为人正直,所以我有件事情想求你。”

 

 文学

    “你说。”

 

    钱玉环犹豫片刻,说起自己丈夫周雨生的事情。

 

    当初在周雨生的执掌下,周家在江城深耕多年,才有如今的地位。

 

    可是周雨生中年时却迷上风水一途,接触大量风水先生,无心经营公司。后来某一天周雨生莫名惨死,跟随他的那些风水先生也没了踪影。

 

    这件事情到现在为止都是谜案,也成了钱玉环和周思彤母女二人的心结。

 

    “你想要我帮你查清此事?”魏南问道。

 

    “不,我最近已经查出了几个凶手。”钱玉环摇头,“我只是想要你保护我女儿一段时间,大概半个月。”

 

    “为什么要找我?”

 

    “因为对方是风水界的人,您懂风水术,而且身手不凡,来保护彤彤再合适不过!”钱玉环如实道。

 

    见魏南犹豫,她又说:“半个月,一百万。”

 

    一百万,的确是个诱人的数字。

 

    不过魏南一想到那个冰山一样的御姐,就不太想接手此事。他去保护人家,人家还要冷眼相待,实在影响心情。

 

    钱玉环又犹豫片刻,拿出一个红色信封道:“实不相瞒,我前些天还收到一个信件,所以才会来找您……”

 

    魏南看到这信封脸色有些诧异,他的几位师父之中,有一位擅长“命术”,江湖人称天命先生,他写信最喜欢用红色信封。

 

    于是魏南接过来一看,里面果然是师父天命先生的真迹。

 

    这信是写给钱玉环的,师父显然已经算到钱玉环的情况,要她找魏南来帮忙。在信的最后,师父还说若是魏南不同意,就把这信给他看。

 

    既然师父亲自下了命令,魏南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钱玉环大喜,说是在公司给魏南安排一个位置,让他明天就去入职,在公司里保护周思彤。

 

    魏南点头离开江州大酒店,一出门便打电话给自己师父。

 

    那边嘟了半天才接通,里面音乐声很嘈杂,天命先生问了句:“咋啦?”

 

    “你为啥要我答应钱玉环,不会是算计我吧?”魏南问道。

 

    以前他可没少被自己的师父算计,几位师父还美其名曰,说是考验魏南,帮他成长。

 

    实际上他们是找了活给魏南干,自己收钱当中间商,赚个差价。

 

    这是把魏南当打工仔来算计了!

 

    “我什么时候算计过你?”天命先生认真道,“这不是看你老大不小,该给我找个徒媳妇回来了吗?我看那个周思彤就不错,你趁机接触接触!”

 

    魏南还想说些什么,但天命先生着急道:“按我说的做,别打扰我清修了!”

 

    说完他就挂断电话,魏南嘴角抽了抽,心想这老不死的肯定又在夜店“清修”。

 

    他想撮合魏南跟周思彤,也有点天方夜谭。

 

    且不说泡周思彤,魏南觉得自己如果能让那周思彤正眼瞧自己一眼,都算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