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灌满校花怀孕 好几根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

2022-01-14 14:47:28情感专区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铁甲将军》,表演者小岳岳,孙悦!” 侯爷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小岳岳我爱你!!!” “男神!!!”

    “下面请您欣赏相声《铁甲将军》,表演者小岳岳,孙悦!”

 

    侯爷话音刚落,台下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小岳岳我爱你!!!”

 

    “男神!!!”

 

    压轴出场的小岳岳刚一露面,欢呼声和叫好声就响彻了北展剧场。

 

    虽然大伙开玩笑说小岳是前两年最红的相声演员,但一出场受欢迎的程度完全不输小辫儿,甚至更为热烈。

 

    虽然表演风格还是以耍贱为主,但经历了时间的沉淀,现在台风愈发成熟,舞台上表现的也沉稳了许多,不再是单纯的耍贱卖萌,作品也是越来越有深度。

 

    小岳岳曾经也有飘的时候,一次演出,台下观众开玩笑起哄退票,搭档孙悦一句话让他清醒了许多——退票退吧,看牌子上写的了吗?小岳岳相声巡演,也没写我名!

 

    搭档的这一句吐槽,让小岳岳懂得了要在乎搭档的感受,好搭档比媳妇还难找,从那以后巡演都会加上孙悦的名字,这么多年过去了,俩人的配合也是愈发默契。

 

    整场表演下来包袱不断,引得台下观众是笑声连连,为攒底节目拉足了期待感。

 

    ……

 

    转眼,到了攒底节目。

 

    压轴演员下台,侯爷上台报幕:“下面请您欣赏相声《爱情传奇》,表演者郭德刚,于謙!”

 

    “郭老师我爱你!!!”

 

    “于老师我爱你!!!”

 

    “男神!!!”

 

    论受欢迎程度,还得是这老哥俩,“钢丝节”的主角,郭德刚和于謙终于在千呼万唤中,登上了舞台。

 

    要想俏一身孝,要想精一身青。

 

    老哥俩穿的还是那身刺绣的黑大褂,看着倍精神,光往那一站,闲聊几句就把观众逗的够呛。

 

    整场演出下来,台下观众是意犹未尽。

 

    “再来一个!!!”

 

    意犹未尽的观众纷纷起哄,想让演员做返场表演。

 

    返场很重要,晚会的气氛全靠返场,那是真正的场面火爆,上下互动,观众应合。

 

    不过返场节目也有规矩,演员走进侧幕条后,观众的掌声仍不息,就是返的信号,演员要礼貌地走回。在早是先鞠躬致谢,回不掉,再返节目,逗一逗。后来不等掌声下来就直接返了。好的返场节目,都是大家熟悉的,拿手的,那样会再起掌声。

 

    有把握的演员下不了台,返一返二再返三。根据传统行规,返场不过三,一般返三就该结束了。郭德刚当年返场十几次甚至更多,最高达到25次返场,足以见出老郭相声所受观众的喜爱。

 

    返场时,演员没等进台口,怕场面凉下来,自己就转回去,这就叫“台上返”,演员走进台口,掌声仍然不停,演员被主持人迎回来,叫“幕后返”,返场的活,一般都是唱一小段,或者是说一小段,基本几分钟就完事了。

 

    当然,哪怕是观众再热情,演员也不能犯懒,不走就接茬继续说,这样显得太不值钱了。

 

    郭德刚和于謙转身没走一半,主持人侯爷上台一拦,俩人转身又回到了话筒前。

 

    郭德刚笑眯眯的开了口:“今天的观众很热情!”

 

    “大伙儿喜欢您嘛!”于謙捧道。

 

    郭德刚点点头,谦虚道:“郭德刚能力一般,水平有限,说的都是一说一乐的事,为什么要听相声,就是要找寻快乐!”

 

    “对!”

 

    “说你憋着听段相声就解决问题了,我只能说你想瞎了心了!”

 

    “对!”

 

    “高高兴兴乐一乐就得了!”

 

    “对!”

 

    “不听就不听,喜欢您是衣食父母,相声这门艺术最简单但是最复杂,它不像小品、话剧、影视剧,那个都好来,说房子就是房子,说桌子就是桌子,说化上妆烫上头就是个什么人,你眼前都能看见!”

 

    郭德刚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于謙。

 

    “哈哈哈~~”

 

    台下传来阵阵笑声。

 

    “可不眼前都能看见嘛!”于謙撇了撇嘴。

 

    郭德刚很满意,继续讲道:“我们这个不行,不像人家,全是一张嘴描绘出来,时间地点场合,人物冲突矛盾,还得让您笑,我带着你进入一个虚幻的环境去思想去构图,这个最难!真演小品谁受这个罪,简单了!”

 

    “是吗?”于謙捧道。

 

    郭德刚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讲道:“小品简单了,我沾个胡子,我演他祖宗!然后呢……”

 

    “哈哈哈~~”

 

 文学

    老哥俩太哏儿了,台下观众听完笑得是前仰后合。

 

    于謙气的卷毛都乱颤,伸手拦道:“你先等一会,说归说,别占便宜!”

 

    郭德刚笑着摇了摇头:“一说一乐的事,不用想太多,最起码心情好,一出门谁踩你脚了,你不至于这么大火,回家见到孩子心情愉快,看见父母有个高兴的样,就够了!”

 

    “没错!”于謙点点头。

 

    “今天德芸社来了好多演员,说好多也就是十个八个,为什么呢?一场演出用不了太多的人,我们这个三百多演员,全世界说相声也没我们这人多,每次演出都是分期分批的来,有的人您认识有的人您不认识,但是每个人都挺可乐的,我把他们叫上来咱们热闹热闹!”郭德刚说完转身指着上场门。

 

    “好,再见个面!”于謙也侧身等待。

 

    随着音乐声响起,今天参演的德芸演员们按出场顺序,依次走上舞台,在师父和大爷的身后一字排开。

 

    演员们大褂颜色各不相同,花花绿绿的看着很喜庆醒目。

 

    郭德刚笑盈盈的扭头看向徒弟们:“来吧,咱们大伙一块唱个《大西厢》吧,好嘛?”

 

    “好!”

 

    众演员齐声应道。

 

    郭德刚起了个范儿,字正腔圆,颇带韵味的唱道:“张生离了西厢院啊!”

 

    “哎~~呀~~”众演员合唱道。

 

    “普救寺僧人都来送行啊!”

 

    “哎~~呀~~”

 

    “扳鞍认蹬我上了白龙马!”

 

    “哎~~呀~~”

 

    “那旁坐定了崔莺莺啊!”

 

    “哎~~呀~~”

 

    “泪汪汪送张郎,早得中啊状元郎,西厢院呐,凤求凰,怨只怨,你的娘,你的娘,他的娘,谁的娘,你的娘……”郭德刚唱到这使上了坏,手开始乱指。

 

    好嘛。

 

    台上徒弟们乱了套了,也学着师父和搭档互相指。

 

    “你的娘!”

 

    小岳岳指着孙悦鼻子,怒道。

 

    “你的娘!”

 

    孙悦非常客气,直接给小岳岳推了个跟头。

 

    “孙大象,我跟你拼了我!”

 

    小岳岳抱着孙悦的大象腿就开始撒泼。

 

    “哈哈哈~~”

 

    台下笑声不断,观众们很爱看这种演员们对打的场面,因为这不常见。

 

    “别闹,台上要安静!”郭德刚笑着拦道。

 

    费了半天劲儿,刚把这边拦下,另一边又打起来了。

 

    “你的娘!”

 

    “你的娘!”

 

    曲霄云搂着阎鹤详的腰想把他放倒,阎鹤详屹立不动,薅着他的头发,俩人打的很热闹。

 

    直到于謙去拦,才把俩人给分开。

 

    曲霄云头发乱的跟鸡窝似的,一脸委屈。

 

    郭德刚笑眯眯的走到他身边:“我最喜欢你这个背头了,这怎么处理啊?”

 

    “没事,我带梳子了!”

 

    曲霄云撩开大褂,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梳子,梳了几下,头发又恢复了原状。

 

    “嚯,又变回来了!”于謙笑着惊讶道。

 

    曲霄云点点头,走过去拿梳子就准备梳于謙的卷毛。

 

    “去!”

 

    于謙把他推到了一边。

 

    “哈哈哈~~”

 

    如此大胆的举动把观众逗得前仰后合。

 

    玩笑过后。

 

    郭德刚接着唱道:“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翔,问晓来谁染霜林降,总是离人泪千行,心惆怅,树林挂斜阳,十里亭送一送,公子笑张郎,你要早早还乡!”

 

    “哎嗨哎嗨呦~~”众演员合唱道。

 

    “谢谢!”

 

    在郭德刚和于謙的带领下,所有演员们朝台下鞠了一躬。

 

    “好!!!”

 

    “哗啦啦!!!”

 

    “啪啪啪~~~”

 

    台上演员们没走几步呢,台下观众又送上了雷鸣般的掌声和叫好声,经久不息。

 

    同样的流程,郭德刚和于謙带着一众演员们,又开始了第二次返场。

 

    回到话筒前,郭德刚笑盈盈的开了口:“既然观众们这么捧,那咱们就再来一段,《画扇面》怎么样?”

 

    “好!!!”

 

    “啪啪啪~~~”

 

    当初的车祸现场把《画扇面》弄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台下观众一听要唱这个,都来了精神了,纷纷送上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郭德刚白了一眼徒弟们,叮嘱道:“都好好唱啊,谁唱的不好,回了后台我大嘴巴抽谁!”

 

    “哈哈哈~~”

 

    “咱们画个扇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