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把娇妻灌醉让别人玩弄(好几天没弄你了)全章节阅读

2022-01-14 14:13:40情感专区
“就知道这些了?” “肯定的,要是少说半句,我宁愿受罚!”值班组长眼巴巴地看着张本民,“警官同志,到目前为止,我不会留下什么污点吧?可,可千万不要

    “就知道这些了?”

 

    “肯定的,要是少说半句,我宁愿受罚!”值班组长眼巴巴地看着张本民,“警官同志,到目前为止,我不会留下什么污点吧?可,可千万不要影响到家人呐!”

 

    张本民寻思了下,道:“暂且还没有给你留案底,你可以先回去,当然,事情还没完。”

 

    “好好好,现在没有案底就好,反正我回去后也不躲,有什么需要随叫随到!”

 

    “或者你有什么新发现,就立刻主动来报告。”张本民道,“表现得好,就是立功,市公安局会给颁发奖章,对你的升职加薪肯定有好处。”

 

    “嗯,嗯,太好了,我绝对努力争取!”

 

    就这样,值班组长忙不迭地走了。

 

    昌婉婷看着张本民,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张本民嘴角一歪,说出两个字:睡觉。

 

    这让昌婉婷小脸一红,不过她随即挺了挺胸,大大方方地转身而去。

 

    张本民悄无声息地笑了,目送她翩然离去,心情又开始波动起来,不过最终他收回了心思,又开始思考锦华商场停车场纵火的案子。想来想去,没什么好措施,因为缺少证据,但无论如何,必须给成道安保提个醒,所以,必须尽快去他们公司一趟。

 

    次日早上,昌婉婷来单位时带了被咖啡,悄悄放到了张本民的办公桌上。

 

    张本民不能装聋作哑,谢道:“你怎么知道我需要?”

 

    “昨夜我在宿舍看到你办公室的灯光到很晚才熄,就知道你熬夜想案子了。”昌婉婷道,“所以今早需要提个神。”

 

    “谁说我想案子的?”

 

    “那……”昌婉婷马上意识到了另一层意思,下巴一扬,转身欲走。

 

    “着什么急,话还没说完呢,去准备一下,咱们到成道安保那边溜一圈。”

 

    “这么快就有了应对法子?!”

 

    “没有,但必须去敲一下警钟,否则他们还会对锦华商场下黑手,假如有了大闪失,危及到群众的安危,那问题可就大了。”

 

    “对,的确如此。”昌婉婷神色严正地道,“那就赶紧出发吧,我去安排车辆!”

 

    此刻的昌婉婷,浑身透着正义感,又满带着单纯,很是钩绕心思。

 

    张本民并非无情无欲,尤其是想到校园里曾经的短暂情感,老是生出些蠢蠢欲动的波动。甚至,他还想找个机会向她坦承自己的身份、身世和其他一些秘密,然后续上一段缘分。

 

    楼下传来一声警笛,车子到了。

 

    张本民也清醒了,他觉得刚才的想法很莽撞,对谁都完全不负责任。

 

    有些事,只能压在心底,没有时机,就永远埋葬。

 

    想着这些,张本民一个深呼吸,整了整衣帽,快速下楼。

 

    前往成道安保的路上,张本民向昌婉婷作了点公司简单介绍,有涉黑背景,也有市里的保护伞,应该很难缠。

 

    事实果真如此。

 

    出面接待的人自称是公司副总,叫吴维,很骄狂。“你们治安大队来检查相关工作,我们欢迎,但是,就锦华商场停车场失火的事故而来,我明确地告诉你们,不欢迎。”他冷冷地道,“而且我想反问,你们凭什么就锦华商场停车场失火事故来询问我们?”

 

    “首先,跟你明确一下,锦华商场停车场不是失火,而是纵火,所以那不是事故,而是案件。”张本民肯定不会示弱,“至于凭什么,我们作为公安机关,自然有办案的道理,况且,现在我们只是前期的走访了解,有权向一切社会资源进行走访了解。”

 

    “那总得有理由吧?”吴维歪着脑袋问。

 

    “因为锦华商场那边反映,你们成道安保曾去他们那儿做过疑似威胁的事情,撂出过狠话说要送一份火辣辣的大礼。”张本民道,“所以我们来了解情况,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哦,有人说你们就信?”吴维哼了一声,“假如有人说我们公司得到国务院嘉奖了,是全国第一合法诚信企业,你们也信?”

 

    “不信!”张本民很干脆地道,“绝对不信!”

 

    “那你们是对我们公司有先入为主的极大偏见!”吴维气势很横。

 

    “不是偏见,是看得透。”张本民的语气倒是不愠不火,“就跟看透了狗改不了吃屎一样。”

 

    “你……”吴维一下坐直了身子,“你是在侮辱我们公司!现在我客气地请你们离开,不接受你们的调查了解!要是你们有证据表明我们公司犯了事,我们认!但如果没有证据,给我马上……走!”

 

    “我是在给你讲道理,还是免费的,按理说你应该感谢我才是,怎么还大呼小叫的?就跟条……一样?”张本民说着,轻蔑地笑了起来。

 

    “你骂人?!”吴维拍着会议室的桌子站了起来,“我要告你!”

 

    “告啊,随便你,不过得讲证据。”张本民也站了起来,“你说,我骂你什么了?”

 

    “你骂我是条……”吴维自己说不出来。

 

 文学

    “是条什么?”

 

    “……”吴维没接着说,他明白了这是个圈套,“你在诱导我自己骂自己!”

 

    “不,我还是坚持说是在免费给你讲道理。”张本民道,“你说你是成道安保的副总,我很怀疑,因为作为一个公司的副总,应该有起码的素质,但是你没有,所以我怀疑你的身份。”

 

    “我说是就是!”吴维真有点按捺不住性子。

 

    “嚎嚎,你说是就是?”张本民笑了,“聘书呢?”

 

    “哪,哪家公司有聘书?!”吴维有点气弱。

 

    “少见多怪!哪家正规的公司没有聘书?”张本民立刻加大了声音,“就是你们成道安保这种草台班子忽悠一帮人,哄在一起做点事,也叫公司?你这个副总,或许就是口头上喊一下而已,还当真了?”

 

    “通,通讯录上是有称呼的!”吴维并不示弱。

 

    “通讯录?”张本民哈地仰头一笑,“通讯录上就是把你写成玉皇大帝也行呐!那能证明什么!”

 

    “你……你们纯粹是无理取闹!”吴维失控,抬手指着张本民道:“滚,立马滚出公司!”

 

    “我们是以工作原因来的,目的是办案,现在你粗暴对待我们,让我们滚,可以说是妨碍公务。”张本民厉声道,“我可以把你拷起来带走!”

 

    吴维一听,身子一萎,“谁粗暴了?我是有理讲理!”

 

    “讲理?我怀疑你懂不懂道理。”张本民冷笑道。

 

    “你说这话,那我可不可以说你是在蔑视我?”吴维问。

 

    “可以的,你完全可以说我是在蔑视你。”张本民道,“因为在办案期间遭到你的无理阻挠,我斥责、蔑视你不懂道理,推进工作,有何不妥?跟你说,你就是找到公安部也没没用!反倒来说,你是妥妥地错了!”

 

    吴维有点馁,咽了口唾沫,瞪着眼没接话。

 

    “你要是还不知错在什么地方,还继续狂言诈语,马上就给你戴副银手镯!”张本民继续道,“瞧你瞪着个大愣眼的样子,就跟先天性弱智一样,告诉你,往后说话做事多用点脑子。”

 

    说完这些,张本民对带来的民警一甩头,带着他们昂首挺胸地离开了会议室。

 

    不想,刚到大院,还没上车,几辆警车就外面就飞驰而来,急刹车停下后,下来一帮民警,十几个人。

 

    张本民一看,就知道对方来自何处,因为有交过手的一高一矮两个民警,当即就乐了。

 

    那一高一矮俩民警同时也看到了张本民,顿时耷拉了脑袋,向旁边一个微胖的大个子小声嘀咕了几句。

 

    带队的一听,立马皱起了眉头,站在原地许久没动。

 

    “我说,陇海所的各位,你们是不是来保护我们的?”张本民主动大步走了过去,“刚才我们来了解一桩纵火案的情况,成道安保公司一个自称姓吴的副总很是嚣张,阻挠我们执行公务,你们看,是不是把他拷走,好好问问是怎么回事?”

 

    “我们是接到报警过来的。”微胖的大个子道。

 

    “谁报警的?”张本民一皱眉,“难不成是成道安保的人?”

 

    “对!”吴维带着一帮人也出来了,表情很是得意,“是我们公司报的警!”

 

    “真他娘的不要脸,这就是活脱脱的贼喊捉贼!”张本民笑了起来,转向微胖的大个子,问道:“请问你怎么称呼。”

 

    “我姓于,于飞启。”

 

    “哦,于警官……”

 

    “什么警官,人家是陇海派出所的副所长!”吴维插话进来。

 

    “刚才说你是先天弱智,这会儿看,你连弱智都算不上,简直就是个无脑儿!”张本民怒道,“公安口的,不管是所长、队长、局长还是厅长什么的,都是警察,统一敬称为警官,很合适。”

 

    “我,我也没说不合适啊。”

 

    “那你点出人家的官职,就是唯官了,以职务高低分贵贱远近,那不纯粹是狗眼看人低么?”张本民边说边笑,边用手向吴维戳点着。

 

    吴维恼火得很,便对于飞启道:“看到了没于所长,他分明是上门挑衅的!现在我报警了,你们看该怎么办吧!”

 

    “刘大队,你们还是回去吧,有关情况我们先了解一下。”于飞启对张本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