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挤开肥厚的花唇:被几个女同学用脚调教

2022-01-14 14:05:17情感专区
因为肖军被投凶为重大嫌疑人,他被请到了休息室,暂时休息,他只能通过休息室的显示器,观看现场的情况。 “肖导觉得怎么样,有意思吗?” 徐冰洁把剩下的人送到了

 因为肖军被投凶为重大嫌疑人,他被请到了休息室,暂时休息,他只能通过休息室的显示器,观看现场的情况。

 

    “肖导觉得怎么样,有意思吗?”

 

    徐冰洁把剩下的人送到了第二个场景,就过来问候肖军。

 

    “一般吧,跟我的剧本比差了点。”

 

    肖军拧开水瓶,喝了一口水,这沉浸式剧本杀玩起来还是挺累的。

 

    “安娜那票是你投的吧!”

 

    徐冰洁就知道,能单凭第一个场景就猜到凶手的,也只有肖军。

 

    “是我写的。”

 

    肖军伸了伸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倒在了沙发上。

 

    “你怎么看出来的?”

 

    徐冰洁不惊讶肖军能猜出来,她就是好奇他通过什么猜出来的。

 

    “相对于飞飞和小海,安娜的一举一动更能牵引文文的目光,说明安娜才是对文文来说,最重要的人。”

 

    肖军知道对于沉浸式剧本上,除了搜证投凶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是剧本的演绎。

 

    从一开始他就仔细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除了素人以为,其他人都是演技相当不错的演员。通过观察大家对剧本的演绎,他能从大家的眼神和动作上,收获很多隐藏信息。

 

    “是通过王瑈的演技看出来的?”

 

    徐冰洁从拍摄的画面上,也看出王瑈的演技不俗,确实是演技的好苗子。之前网上对王瑈电影女主的演技,质疑声铺天盖地,现在她倒觉得,肖军挑演员的眼光还真是毒辣!

 

    “对,虽然我没玩过剧本杀,但我觉得王瑈的任务就是保护安娜。安娜和小海,一开始就特意针对我进行推理,刚开始我以为纯粹是为了‘破案分析’,但是后来我发现只要出现小海或者安娜的疑点,文文就会出面掩护。而小海可以很自然地跟文文配合,就好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样,两人时隔多年不可能还那么有默契。”

 

    肖军觉得薛爽和苏木刚开始是有些紧张,但后面玩开了,两人进入状态也是很快,剧本的演绎也是可圈可点。

 

    “所以你就推断出三个人的关系?”

 

    徐冰洁没想到肖军还猜出了一条隐藏线索,这条线索没有任何“实证”,是能靠剧本的演绎表现出来。

 

    “我觉得文文真正的闺蜜是安娜,而小海真正寻找的青梅竹马应该是两个人,安娜和文文。”

 

    肖军通过对三个人的观察,觉得他们应该是从小就认识,而且三个人关系很好。

 

    “但是小海为什么要提出跟文文结婚呢?安娜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呢?”

 

    徐冰洁知道接下来的场景肖军无法参加,她突然感觉有点可惜。

 

 文学

    “这我还不大清楚,就算为了保护安娜,他也没必要说和文文结婚啊...”

 

    肖军也猜不透安娜和死者的关系,小海的身份他大概能猜出来了。

 

    “其他的疑点就要在第二个场景中探寻了!”

 

    徐冰洁跟肖军卖了一个关子,她才不会剧透给肖军。

 

    肖军的暂时离开让王瑈有点难过,她的剧本任务是替安娜顶罪,还有保护周哥。王瑈拼尽全力也没有完成任务,第二个场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玩了。

 

    “小柔,你还好吧!”

 

    范宁看到肖军被带走后,她的情绪很低落。

 

    “没事。”

 

    王瑈摇摇头,她只是有点累。

 

    “你别难过,肖导只是暂别舞台,我们很快会找到证据证明他不是凶手!”

 

    范宁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王瑈了,这次的剧本杀有点不一样。沉浸式他以前也玩过,只是不想这次有这么多场景,感觉自己真的快变成了“小山”。

 

    “宁,你不是投了周哥吗?”

 

    张维现在的中文说的好多了,应该是有去系统学习了。

 

    “我...我那是剧情需要!”

 

    范宁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他刚才投入到剧本的演绎中,投凶的时候,突然就对“周哥”有满腔恨意,一激动就投的肖军。

 

    “小柔,我投的是你,我和宁真的分析不出来,到底谁是凶手,只是按着证据和剧本情感走向投的!”

 

    张维投的是“文文”。她觉得除了“周哥”,“文文”的嫌疑最大,而且她自己演绎的“飞飞”应该是很恨“文文”的!

 

    “没事,这些都不重要,开心玩就好!”

 

    两人的安慰为王瑈带来了鼓舞,是啊,尽情享受就好,她要好好完成这次的剧本杀!

 

    王瑈翻开了自己的剧本,里面的人物关系她都用笔认真地画了出来。一些不同的剧情选择,导致的不同结局,她每一个都研读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