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女生讲述多人运动经历)全文阅读

2022-01-14 11:58:42情感专区
易购和当当撕了起来。 两边的掌门人都下了场。 先是李果庆三次炮轰方卓,再是方卓连发博客正面要揍当当。 这样一番罕见的热闹,几乎吸引了所有的互联网从业者,但

  易购和当当撕了起来。

 

    两边的掌门人都下了场。

 

    先是李果庆三次炮轰方卓,再是方卓连发博客正面要揍当当。

 

    这样一番罕见的热闹,几乎吸引了所有的互联网从业者,但不管他们以及更多的吃瓜群众如何看待这件事,新浪首当其中的收下一大波流量。

 

    新浪博客涌入了很多新的用户,围观方、李二人的互怼现场。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随着网民数量的急遽攀升,很多原本可能只限于行业内或者小圈子的事都能传播的沸沸扬扬,尤其,这次涉及的还有位蝉联内地富豪的大富豪。

 

    不少人都觉得这样的竞争没有悬念,毕竟,一方是首富,一方连公司都没上市。

 

    但实际上,线上图书业务这一块,易购才是名副其实的挑战者——虽然,易购是被迫挑战。

 

    舆论起波澜,老板定促销。

 

    3·16这一天,易购上上下下都因为略显突然的“开业酬宾”而异常忙乱,新上线的易购网站更是一度卡顿崩溃。

 

    经过紧急修复,跨越部门加班协助,易购内部新成立的图书事业群才算没把事情搞砸。

 

    然而,这一天的热闹落幕,网站业务上的问题也不可避免的凸显出来。

 

    图书的采购渠道是个最大的问题。

 

    方卓不是今天回应的时候才知道渠道面临的状况,只是,易购先前的精力都在电器上面,打算在图书这一块徐徐图之。

 

    然而,竞争对手的举动是不按规划来的。

 

    舆论上凭借网络的传播和个人的口碑固然胜了一筹,实际问题仍旧亟待解决。

 

    方卓晚上和同事们一起在恒隆办公室加班,连番的电话就是打给申城这边的关系,把彼此的合作彻底敲定下来。

 

    申城有不少知名出版社,比如,申城人民、申城文艺、申城古籍等等,还有各大高校附属的出版社。

 

    凭借着申城首富的名头和人脉,这项工作总体顺利,但也遭到了意料之中的挫折。

 

    像申城译文出版社,它是国内最大的综合性专业翻译出版社,业务一流,水平一流,所以也早早的就被当当以一纸合约拿下。

 

    出版社的总编辑叶空先是接到市里分管领导的私人电话,然后接到易科方总的电话。

 

    他只能十分为难的说明情况:“方总,不是我不想把书放在易购卖,是我们和当当去年7月份签了独家,现在要是放开采购,出版社就违约了,要赔偿的。”

 

    “要是由我来出违约金呢?”方卓眼都不眨的询问。

 

    叶空这下更为难了:“方总,对方没有违约,我们出版社更不好违约了,一来,说实话,本身合作的不错,二来,书这种事,终究带着文化气息,要是被起诉了,出版社不太好看。”

 

    他顿了顿,声音放低,说出自己的难处:“而且,这合作是我当初拍板的。”

 

    市里领导搭的线,能帮肯定帮,可是,确实存在不好动的情况,出版社也不是一言堂。

 

    叶空相信方总这样的人能体谅难处,如果对方不体谅,那也没关系,都是公事公办的按合同,谁也没法指摘,首富固然是首富,那也没法越过体系规矩来找茬吧。

 

    果不其然……

 

    “叶总,这个情况我了解了。”方卓没有坚持,只提了个小小的要求,“你们出版社和当当签的合同能不能脱敏之后给我一份,我瞧瞧这种排他协议都是怎么整的。”

 

    叶空松了一口气,答应下来又说道:“方总,要是你想拿这个合同说事,常规条款的展示没问题,就是别提我们出版社了。”

 

    “叶总,放心吧。”方卓笑道,“都是李主任的朋友,我还能坑你不成,改天有时间一起喝酒,我还真对出版社的业务很好奇呢。”

 

    叶空客套两句,结束通话,很快就把自家出版社与当当签订的合同进行处理之后传真到了恒隆22层。

 

    晚上归家,方卓就拿着当当的《超级战略伙伴合同》研究。

 

    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出奇,一是独家渠道,二是更高的分成。

 

    此外,当当还承诺包销不退货。

 

    至于合同上的销量数字,出版社方面把它消除了。

 

    “想什么呢?”苏薇用笔记本回了邮件,扭头发现方总的目光有些发直,视线虽然在合同上,念头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在想这个图书电商,李果庆能把当当的图书业务越做越好,还是有能力的。”方卓回过神来,笑着说道。

 

    苏薇已经看过这个合同,皱眉道:“版署会理咱们竞争这个事吗?能理当当这个合同吗?”

 

    “我们和当当的竞争肯定会插手,只是看多久给反应。”方卓判断道,“但这个合同不好说,试试看,不然等合同期限到了,当当那边肯定费劲续签,这中间还得拿下更多的出版社。”

 

    当当的合同期限是一年,像申城译文就是从去年7月到今年7月。

 

    而易购又没法效仿当当,采取一样或者更优的条件来签约出版社。

 

    这里面最主要的问题便是没法消化图书的采购量。

 

    当当说包销十万册,它可能是真能卖掉或者剩余少量慢慢消化,但易购现在不行,它只是初生的牛犊,还需要时间成长。

 

    一个或者两个、三个出版社勉强拿下,更多的出版社却没法强行签约。

 

    除了这方面的考虑,李果庆本身和各大出版社的关系也比较稳固。

 

    即将跳槽过来的葛光铭汇报说,李果庆去找出版社签约都是跟老总喝过好几轮的酒,再谈生意,这种风格+合同捆绑是当当营收逐年翻番的一大原因。

 

    从战略上,方卓可以藐视还没上市的当当、身家不如自己的李果庆,但落实到战术,那就得清醒易购挑战者的身份,得尽量从根源解决问题。

 

    苏薇缠过来,翻了页合同,说道:“李果庆就是做图书出版的出身,这几年的关系维护肯定也很好,战略合同一方面是盯着当当和各个出版社到期前的时间,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考虑地缘和自建出版社。”

 

    “易购要做全品类,但现在和未来一段时间的核心是3C电子产品,单品图书能增加流量和用户黏性就好。”

 

    “图书的竞争如果没法通过版署得到更好的解决,那就常规性的长期竞争好了。”

 

    她最后说道:“烧钱竞争,我们也不是第一次。”

 

    之前的挂号网有过短暂的烧钱迎战,那是对手在申城挑起的补贴竞争,别的不论,拉用户人头的效果相当棒。

 

    所以,苏薇倒也能很平视的看待烧钱这件事。

 

    “我们要尊重当当的市场份额第一,要用一场烧钱的竞争来迎接互联网的百花齐放。”方卓一边把玩,一边说道,“同时,看看能不能顺便把亚马逊烧死,烧不死亚马逊,烧死贝塔斯曼也成。”

 

    苏薇用下巴赶走方卓的手。

 

    她说道:“先等版署的反应,再烧钱看当当会不会应对出错,打一个不用急于一时的非核心业务下马对他们核心业务的上马之战,我们的图书流量转化既要看竞争,也要纳入易购整体的宣传和导入。”

 

    方卓换了一只手。

 

    手机响了。

 

 文学

    “儿砸,今天回家吗?”老妈打来的。

 

    “妈,看今天我的博客了吗?竞争正激烈呢,今晚加班。”方卓严肃的说道。

 

    “那行,加油,我就随便问问。”老妈应了一声,“也别太晚睡,竞争激烈也得注意身体。”

 

    “嗯嗯,会节制,我是说,会注意的。”方卓答道。

 

    电话结束。

 

    方卓很认同女总裁的总结。

 

    竞争要激烈,部门预算和投入也得既大胆又节制。

 

    ……

 

    当当网的袁尧瀚在3月17日到岗了。

 

    另一位葛光铭也快了。

 

    本来不会这么快,但是李果庆看着这俩人就烦心,又担心泄露公司应对机密,所以,袁尧瀚开始无缝衔接的为易购发光发热。

 

    他的职位是图书事业群总监,负责的就是最难的渠道。

 

    多年的经验是管用的,在当当的履历也是有效的,因为,袁尧瀚知道怎么和出版社打交道,也知道现在的哪些出版社值得打交道。

 

    那些已经和当当签过战略合同的暂时不用管,主攻的就是原先当当要签还没签的。

 

    当当的《超级战略伙伴合同》在计划中不是立即都要推行,中间涉及着对图书销量和增长的评估。

 

    袁尧瀚现在担心当当会考虑到易购的压力而提前更大力度的推签约,哪怕付出更大的代价。

 

    第一天上班,基本没怎么和新同事客套,他的第一件事就是联系之前在当当就关系不错的南典出版社副社长刘睿君。

 

    结果,刘睿君的态度大变,袁尧瀚被骂了一通。

 

    这位副社长是文人出身,用词也比较……比较文人。

 

    什么背主之徒,什么见利忘义,什么吃里扒外,什么见利忘义……

 

    刘睿君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反应,人都被骂懵了。

 

    恰逢方卓从23层下来视察,顺便探望新员工,见袁尧瀚的脸色不好看,问了下情况。

 

    袁尧瀚倒不是不能忍受谩骂,只是认为这种态度转变的背后极可能是当当在催动。

 

    他简述了南典出版社和副社长刘睿君的情况,担忧的说道:“方总,易购的图书准备似乎不太齐全,我昨晚和早晨都看到很多图书售罄后的没法补货,渠道方面得费大力气维系。”

 

    方卓点头:“缺人,缺内行人,慢慢来,不要背着舆论压力做事。”

 

    袁尧瀚忍不住说道:“可是方总你都压上首富的光环了。”

 

    从昨天到今天,已经有媒体开始渲染首富的电商之战。

 

    可是,作为内行中的内行,袁尧瀚知道当当的市场领先程度,就说那亚马逊,人家在国外也是靠图书出身,不管这样那样的原因,在国内就是没干过当当。

 

    “哈哈哈,首富算啥?这还有什么光环的?”方卓哑然,“袁总监啊,你不要想太多,舆论于我如鸿毛,首富之类的名头光环更是无所谓,对我没影响的。”

 

    怎么说呢。

 

    袁尧瀚颇有种主辱臣死或者精神首富的心情,但见方总这样说,也就点点头。

 

    “哦对,南典出版社是吧,你打过去,我跟他聊聊。”方卓刚要出办公室,忽然回头说道。

 

    袁尧瀚不解,猜测方总是不是要临时拿更多的条件来游说对方。

 

    可是,电话刚一接通……

 

    “你好,是刘社长吗?我是方卓,就是那个内地首富方卓。”

 

    “哎对,是我是我,侥幸拿了两次这个首富名头,最近在想着能不能为咱们文化产业做点事。”

 

    “我听说刘社长的毛笔字特别好,过一阵到京城能不能当面指点指点我,我粗鄙惯了,就是有一件事从小到大都羡慕,喜欢和写字好看的人交朋友。”

 

    “哪里哪里,我认真的啊,过几天就到京城找社长喝酒,你可别推。”

 

    “哎,不用不用,就是出版社跟当当的独家其实可以不用那么急着签,现在市场局势不明朗嘛。”

 

    “好好好,一定,过几天我提着茅台找刘社长换字。”

 

    方卓一通闲侃,结束了通话。

 

    袁尧瀚似乎听出了一定的结果,貌似对方推迟了?

 

    方卓看出袁总监的眼神询问,点点头,笑道:“首富名头于我如浮云,但有时候对其他人确实还挺好用,解决一个是一个吧,回头把他号码发我,我过几天可能得去京城,顺便喝一场。”

 

    袁尧瀚表情有点复杂的应了下来。

 

    见利忘义,言犹在耳。

 

    ……

 

    当当和易购都打出了促销的招牌。

 

    舆论曝光很高,场面很热闹。

 

    终于有消费者忍不住第一次试了试网上买书,也有消费者特地验证“便宜一块钱”的真假。

 

    有人在博客上分享了一个意外的过程,引来大批围观。

 

    “我在易购看了两本书,发现价格和当当的一样。”

 

    “我以为是噱头呢,试着联系了客服。”

 

    “几分钟之后,客服改价了,真的便宜了!”

 

    “结果,过了两天,我收到书,你们猜怎么着……是从当当发来的。”

 

    “我纳闷啊,还以为是我自己记错了,是从当当买的,上网一看,没错啊,是从易购。”

 

    “我就问易购客服是怎么回事。”

 

    “客服说,没货了,他从当当下的单。”

 

    “我诧异的问,还能这样?”

 

    “客服说,你就说便不便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