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我和麻麻的肉欲小说|圣僧…快不行

2022-01-14 11:55:13情感专区
沈常乐道:“不是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不是什么我就不要脸了???我干嘛呢???”候振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纳闷道。 沈常乐道:“你看看你这,上来就

  沈常乐道:“不是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

 

    “不是什么我就不要脸了???我干嘛呢???”候振挠了挠后脑勺有些纳闷道。

 

    沈常乐道:“你看看你这,上来就直接要掌声,上来就要掌声,这太没新意了懂不懂。”

 

    候振道:“不是这就是一句客气嘛,那一般不都得这样吗?”

 

    沈常乐摆了摆手嫌弃道:“那是以前,从现在开始你就不是一般的相声演员了。”

 

    候振道:“那我是?”

 

    沈常乐道:“你现在说的是,大型古装玄幻仙侠相声,你得注意这个措词,就算是要掌声也要跟别人大不相同!!!”

 

    候振纳闷道:“那我怎么注意措词?”

 

    沈常乐道:“比方说啊…………这个掌声就不能叫做掌声了。”

 

    候振道:“那掌声叫什么???”

 

    “天雷!”沈常乐金鸡独立单手指天。

 

    候振道:“天…………天雷???好家伙…………这个遭雷劈的相声啊。”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观众轻笑出声。

 

    沈常乐:“还有就是观众朋友们,不能叫观众朋友。”

 

    候振道:“那观众得叫???”

 

    沈常乐一挥手大气道:“诸(猪)仙。”

 

    “猪仙…………有没有狗仙?”候振无语道。

 

    沈常乐道:“还有鸡仙呢,还有驴仙呢,还有王八仙呢…………”

 

    候振摆了摆手到:“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这什么叫诸仙呢???”

 

    沈常乐道:“这你都不懂,诸位大仙——简称诸仙!!!”

 

    “哦…………意思在场的都是神仙?”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那是啊,所以这句话你得怎么说?”

 

    候振道:“我不知道…………那怎么说呢???”

 

    沈常乐道:“这个笨劲儿你说说…………”

 

    “就这么说啊,叩谢诸仙天雷滚滚!!!”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噗!!!”

 

    “噫噫噫…………”

 

    台下的观众席霎时间笑喷,一个个乐到不行,纷纷跟着鼓掌、起哄。

 

    沈常乐得意的指着台下热情的观众道:“看看,你看看,你看看,来这就是群众的呼声啊,你继续,你继续说!”

 

    候振挠了挠头道:“那下边就是…………那个很荣幸能够站到这个舞台上,跟现场的各位明星老师一起演出。”

 

    “停停停…………我都听不下去了,你这词也太水了,你这个词哎呀…………”沈常乐咂摸着嘴一脸嫌弃道。

 

    候振道:“怎么水了我词?相声演员都这么说的啊!”

 

    沈常乐道:“跟你说了几百次了,要注意措词,注意措词!!!”

 

    “不是那还要怎么注意呀???”

 

    沈常乐道:“你听我的这么改,舞台不能叫舞台。”

 

    “那这舞台得叫?”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叫诛仙台!!!”

 

    候振道:“哦那我就懂了,这就是菜市口啊,都得死这儿。”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神TM菜市口我去,什么诛仙啊这是哈哈…………”

 

    观众哈哈大笑纷纷跟着鼓掌。

 

    沈常乐道:“而且这个现场不能叫现场。”

 

    候振道:“那叫什么啊?”

 

    沈常乐一挥手豪迈的说道:“那就叫四海八荒!还有最重要的明星千万不能叫明星。”

 

    “明星???”候振道。

 

    沈常乐道:“尊称上仙!!!”

 

    沈常乐道:“比方说你看旁边的主持人吴秀博老师。”

 

    “哦,吴秀博老师怎么讲?”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那就是大叔仙!!!”

 

    “哦…………这么说也对。”候振道。

 

    沈常乐道:“还有我们后台的贾玲——地三仙!!!”

 

    “地三仙…………不是那没有一点肉怎么长那么胖的呢???”候振挑了挑眉毛跟着抖包袱道。

 

    “哈哈哈哈哈!!!”

 

    “候哥你给我等着!!!我饶不了你,刚回来就拿我抖包袱!!!”镜头一转,后台休息室的贾玲已经是被气笑了,从沙发上站起来是一阵跳脚

 

    沈常乐道:“还有我们刚来不久的乔山…………”

 

    “那更不用说了,大家都知道的剑仙!大宝剑仙!!!”候振竖起大拇哥直接抢答道。

 

    镜头再转,另外一件休息室的乔山已经是把脸捂住了,一旁的修睿也是乐的前仰后合,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吁吁吁吁吁…………”

 

    观众纷纷跟着鼓掌起哄道。

 

    沈常乐道:“没毛病,你这个进步得很快啊!但是记住不能够骄傲。”

 

    “不是那我这连起来能说吗???”候振依旧有些心虚道。

 

    沈常乐道:“那当然能了啊,你就这么说,甚是欢喜能够在这诛仙台上,和四海八荒之内的上仙,共同渡劫!!!”

 

    候振傻眼道:“不是…………这个我就这么说相声啊???”

 

    沈常乐道:“你就这么说相声,你就这么说,相信一个沪都本地人的判断,绝对滴没问题。”

 

    候振道:“那听你这个意思…………我还得学你这个伤害口音了???”

 

    沈常乐一拍胸脯道:“那当然了!!!要不你这说的不正宗啊。”

 

    候振一脸蛋疼的回头冲着观众问道:“不是各位啊…………这玩意儿你们爱听吗???”

 

    “爱听!!!”

 

    “特别喜欢!!!”

 

 文学

    “来一个!!!”

 

    “侯哥来一个!!!”

 

    台下的观众纷纷跟着大声鼓励道。

 

    沈常乐得意道:“你看看,你看看,俗话说的好,家有些一老如有一宝,我这就是给你送宝来的,绝对没问题!!!”

 

    候振一副测底放弃治疗的样子道:“行,既然这是大家的意见,那我就照这么试试好吧…………”

 

    候振低下头酝酿了半天,强忍住脸红大声喊道:“叩谢诸仙天雷滚滚!!!”

 

    “好!!!”沈常乐大声叫好道。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牛批!!!”

 

    “免礼免礼!!!”

 

    台下的观众大声起哄,还有跟着回礼的,整个舞台上笑成了一片。

 

    “得得得停吧…………”

 

    候振脸一阵红一阵白道:“这好什么好啊,行啦,行啦,你们就别搅和了,没有这么提意见的!!!”

 

    沈常乐回归正常语气道:“这你刚才说的,要多多吸纳观众朋友的意见,不是你怎么生气了???”

 

    “老大爷好心给你提意见,怎么有什么不对啊???”

 

    候振强行解释道:“我知道老大爷是好心,好心但是不能瞎提嘛,再说了老大爷年纪大了,难免这个眼界方面,可能提的不太好很正常的!!!”

 

    沈常乐道:“哎呀你要这么说,没关系,不光老大爷提意见,年轻的也有啊。”

 

    候振道:“哦…………那年轻人好啊,年轻人的眼界开阔,我们完全可以多听一些嘛!”

 

    “这是你说的啊,我前段时间京都家楼下碰见一个小伙子给我提意见,那我给你学一学,你看看你能接受了不好不好???”沈常乐笑道。

 

    候振自信道:“那肯定是没问题啊,你来吧!”

 

    沈常乐点了点头,随即绕着舞台又转了一圈,回头走到跟前已经是一嘴老京都话了:“嘿我认识你,你丫是那个谁吧?哪个谁…………就是那个我记得是什么振…………”

 

    “再仔细想想。”候振笑了笑道。

 

    沈常乐道:“什么振…………哦我想起来了,车震!!!哎呦车老师我真的是特别喜欢你的相声啊!!!

 

    “哈哈哈哈哈!!!”

 

    “噗…………”

 

    “卧槽车震都出来了哈哈哈!”

 

    “车老师好!”

 

    “车老师我是你多年老粉了!”

 

    台下的观众一个个乐的跟什么似的,舞台上的候振脸却是瞬间成了苦瓜。

 

    “滚蛋!!!没有啊!!!哪来的就车震啊,我叫候振!!!”候振丧着一张脸解释道。

 

    沈常乐道:“哦…………候振挺好挺好,我是你多年老粉啊,我特别喜欢在一些花花绿绿的网站上看你的视频。”

 

    “我怎么感觉你说的还是之前那个呢…………你是看的正经相声吗???”候振皱着眉头道。

 

    沈常乐道:“肯定看的是正经的啊,怎么你们还有什么不正经的相声吗?拿出来我看看来?”

 

    候振笑了笑道:“要不说你问着了嘛,前一个小时之前我还没有呢,刚的来的一个不正经的相声”

 

    “大型古装玄幻仙侠相声,天雷滚滚!”

 

    “甚是欢喜能够在这诛仙台上,和四海八荒之内的上仙,共同渡劫!!!”

 

    “你这不是正经不正经的问题,你这是没吃药吧!!!你有病吧???”沈常乐一脸嫌弃道

 

    候振道:“这不刚才老大爷给提的意见吗?”

 

    沈常乐摆了摆手道:“什么啊你不要听那些个外行瞎说,相声是什么,相声那是说幽默的艺术,在这方面呢,其实我还真的是有不少不成熟的小意见不知当讲否…………”

 

    “您客气了,有什么意见您不妨直说。”候振点了点头道。

 

    沈常乐道:“首先呢第一点,既然是相声是幽默的艺术,语言的艺术,首先来说你一定是得娓娓道来呀。”

 

    候振挑了挑眉头道:“娓娓道来???”

 

    “对,你得自然,得有感染力,得需要无比的专业以及一丢丢的野性。”沈常乐点头道。

 

    “还要有野性…………不是这野性怎么来啊???”候振有些摸不着头脑道。

 

    沈常乐道:“你看看你这什么都不懂,野性嘛,就等冷,等冷,等冷,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冷等冷等冷。”

 

    “央妈《动物世界》节目的功勋级配音员,主持人赵忠祥老师,他的声音是不是极其富有磁性感染力,然后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野性在呼唤。”

 

    “《动物世界》…………赵忠祥老师…………不是那好归好适合说相声吗???”候振有些疑惑道。

 

    沈常乐笑了笑道:“肯定适合啊,我说说你听听,好好感受一下里边的野性…………”

 

    沈常乐轻咳一声,用一种浓郁的播音腔字正腔圆的开口说道:

 

    “春天到了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又到了交配…………听相声的好季节,空气中,弥漫着相声的味道。”

 

    “相声这股是什么味儿呢?”候振道。

 

    沈常乐继续道:“在广阔无垠的亚欧大陆上,居住着一群大型群聚类哺乳动物。”

 

    “什么呀???”候振捧道。

 

    沈常乐道:“那就是相声演员,在这个群体中,一个成年的雄性逗哏,可以同时拥有很多的捧哏。”

 

    “这话听的怎么总感觉这么别扭啊???”候振皱着眉头道。

 

    沈常乐道:“年前俊美的雄性捧哏,候振。”

 

    “哦我。”候振道。

 

    沈常乐道:“此时正在相声桌前,肆意地挥洒着自己的气味,以吸引异性的逗哏注意。”

 

    “您说的那个,用正常人的语言来说应该叫狗撒尿吧???”候振吐槽道。

 

    沈常乐不搭理候振,突然眼神一亮,加快语速说道:“突然!他盯上了不远处一个年轻的成年雌性逗哏,贾玲!!!”

 

    “啥???”候振大惊。

 

    “哈哈哈哈哈!!!”

 

    “吁吁吁…………”

 

    “年轻的成年雌性逗哏贾玲哈哈哈, 哎呦卧槽!!!”

 

    “太搞了,太搞了!!!”

 

    “哈哈哈贾玲!!!”

 

    观众霎时间直接笑喷出声,而此时后台的贾玲,也已经是笑的没有力气了。”

 

    沈常乐继续道:“一年只有一次的强烈刺激,让贾玲高兴的摇头摆尾,四处奔跑。”

 

    “嗬,能跑动不容易。”候振道。

 

    沈常乐道:“渐渐的,她远离了他之前的配偶白凯南。”

 

    “还配偶白凯南…………”候振道。

 

    沈常乐道:“候振见有机可乘,便静静的舔着爪子,等待时机的到来,但是他们没有发现。”

 

    “怎么着?”候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