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被迫成了同桌的脚奴,男朋友晚上吃我的小兔兔

2022-01-14 11:51:49情感专区
熊九河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要不是因为刘胜标,估计林皓文早就进ICU了。 “林总,不要一再地挑战我的底线。我老熊在这海城,也是有点排面的。” “管你是

熊九河脖子上的青筋都起来了,要不是因为刘胜标,估计林皓文早就进ICU了。

 

    “林总,不要一再地挑战我的底线。我老熊在这海城,也是有点排面的。”

 

    “管你是排骨面也好,肥肠面也罢,有个人想见你。”

 

    “终究还是把刘总请过来了?”

 

    林皓文笑了笑:“喏,就在对面的茶楼,走吧,去见一见。可得多带点人啊!免得一会儿不够排面。”

 

    熊九河把嘴里的雪茄一丢,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顿时人数增加了一倍,有20个人,都是西装男,人模狗样的。

 

    来到对面的茶楼,熊九河还想着怎么跟刘胜标掰手腕呢,这一看,傻眼了。

 

    一个中年男子淡定地泡着茶,老熊眼角直抽搐,惊得说不出话来,看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三……三哥,您怎么来了?”

 

    林皓文拉开一张椅子坐在三莽的旁边,第一感觉就是,这事儿成了。

 

    熊九河既然是这个反应,那20个男子肯定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三莽独自端起一杯茶,也没请谁喝,沉声说道:

 

    “老熊,最近怎么样啊?”

 

    “挺……挺好的。三哥,好长时间没见您了。”

 

    三莽直入主题,说道:“这位林总,是我朋友。你们之间的矛盾,我都清楚了。给我个面子,他提的两个要求,你放手。”

 

    熊九河此刻内心惊涛骇浪,他原以为林皓文请来的是刘胜标,最起码也能谈点条件,彼此互换利益,哪怕吃不上桃子,也能要个李子。

 

    可万万没想到,来的人是三莽。

 

    熊九河盯着林皓文,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路?真就是灰的白的都有人呗。随即也不敢多想,点点头:

 

    “行,既然三哥出面了,这事儿我就算了。”

 

    林皓文怕这个熊九河含糊其辞的想要糊弄过去,抓紧问道:“老熊,什么事儿,当着三莽哥的面直说吧,免得过后又闹起来,那多麻烦啊!”

 

    熊九河紧咬牙关,深吸了口气说道:“广告冠名的事情,我不要了。李月,我也不找她了,放她走。不过……她女儿夏艾琳砸了我的迈巴赫,修车的费用已经出单了,维修费总价可是120万。”

 

    熊九河还想着林皓文这么大个老板,这点钱该给吧。

 

    可是很快,只见三莽从桌面的皮包里拿出一碟支票,一支笔,写了个120万,盖个戳。

 

    “老熊,今天这事儿我主持公道,这钱你先拿着。”

 

    熊九河哪敢要三莽的钱啊,颤抖着说道:“三哥这是打我脸了,我就是睡大街,也不敢要三哥的钱啊!算了,一桩小事,我不追究了。”

 

    林皓文也是很少有这么震惊的时候,这个老熊可不是好对付的硬茬啊,林皓文来之前预估着打蛇肯定得被咬一口,花点钱也正常。

 

    可是这个三莽的能量实在太大了,简简单单就压得熊九河不敢反抗。

 

    “行了,既然你这么说了,这事儿我记下了。有空到我的鱼庄吃饭。”

 

    “好,谢谢三哥,那我不打扰您喝茶了,先走了。”

 

    “嗯!”

 

    说完熊九河就起身离开了茶楼,后面的20个小弟那是彻底像做梦一样。自打他们娘胎出来到现在,哪次见过老熊这么怂?

 

    都说现在的社会是穷的怕横的,横的怕灰的,灰的怕有钱的。

 

    老熊在这海城的江湖上,那是又灰又有钱啊!论起辈分和地位,在海城江湖掰着手指头也没几个敢得罪他的。

 

    这三莽到底是什么人?

 

    刚下楼,一个男子就来到熊九河耳边:“熊哥,那人是谁啊?”

 

    熊九河眯着眼睛,嘴里咬着雪茄,看向对面的红绿灯,幽冷地说道:“他什么也不是,就是一个在道上帮人解决麻烦的人。”

 

    “那咱们人这么多,还怕他不成?直接给林皓文放血,让他长长记性。”一个个气势汹汹地想要折返上楼。

 

    啪!

 

    一巴掌抽过来,直接打得这个男子半张脸都红了,火辣辣的发麻。

 

    “知不知道这个社会哪一种人不要惹?”

 

    “……”

 

    “就是三莽这种人,看似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是,但他背地里的关系错综复杂,能量大得吓死人。你要是脑子搭错弦了去碰他,就得完犊子。”熊九河把雪茄一丢:“林皓文这事儿,到此为止,以后别再提了,妈的!”

 

    这伙男子被熊九河训斥一顿之后,都不敢再吱声半句。

 

    茶楼上,林皓文看着三莽,问道:“有个事儿,挺好奇的,不知道能不能请教一下三莽哥。

 

    “你说。”

 

    “三莽哥跟吴震雷的父亲是什么关系?据我所知,吴博昌吴叔叔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生意做得规模一般。吴家整个家族,也没有说特别出挑的企业家。而三莽哥的身份和地位,我觉得很不简单啊!”

 

    三莽淡淡说道:“老吴曾经帮过我一个忙,十几年前我犯过事儿,本来是出不来的。他出庭帮我作证,最后只判了7年。我跟他说,哪天有事尽管开口,成不成是一回事儿,但我肯定尽力去做。”

 

    “原来是这样。”林皓文也就不往里边深究了,毕竟这号人,他肯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经历。

 

    事情办完了,林皓文也安心了许多,最起码自己家人和李月夏艾琳母女的安全是没问题了。

 

    “三莽哥给我个地址,或者给我一张卡号,我想,表达一下心意。”

 

 文学

    三莽喝着茶,不为所动,平静地说道:“事儿我已经跟你说过了,你要是有途径,帮我办一下,要是为难,就算了。至于其它的就免了。到了我这个年纪,基本上就是天天钓鱼,这要出来做点事,也是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

 

    这话相当重,一般人肯定是请不动三莽的,看来这回真是撞上大运了。

 

    “明白,香九路33号老洋房,我记住了,地产行业我倒是有熟人,回头问问这事儿要从哪里着手。”

 

    “好!”

 

    “我去点一些酒菜,跟三莽哥喝一杯。”林皓文起身说道。

 

    三莽摆摆手:“不用忙了,你还有事儿要做的,赶紧去忙吧。”

 

    林皓文看着三莽:“三莽哥是说,李月她们母女?”

 

    “嗯,道上的事儿,说不清楚,老熊是不敢乱来了,不过他手底下那些人可就难说了。万一要是有个不长眼的,那结果就不是你想看到的了。”

 

    这话倒是提醒得对。

 

    林皓文点点头:“行,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我先走了三莽哥,老洋房那事儿咱们再联络。”

 

    “去吧!”

 

    林皓文下了茶楼之后,先是回到皓石科技,在办公室给李月打电话。

 

    “喂?李女士,我是林皓文。”

 

    “林先生……太好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啊?我真的是吓得要死啊,老熊肯定满世界找我呢!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你没回家吧?”

 

    “没有,我和艾琳在郊区找了一个出租屋暂时住下了。”

 

    “好!你家里的东西就别要了,明天赶紧打车离开海城,不要坐火车,直接打的离开。”

 

    “我……我们要去哪儿?”

 

    “去南方吧!广省挺不错的,工作机会也很多。”

 

    “行……我跟艾琳说一下。”

 

    “好!”

 

    挂了电话之后,李月看着那个坐在小单间沙发上看书的女儿,这段时间母女两都没怎么说话,李月知道自己的工作,让女儿接受不了。

 

    “艾琳,林先生说,让咱们去南方,去广省。妈保证,不去找夜总会的工作了。你跟妈一块走,咱们今晚就走,打的出了海城再转大巴车。好吗?”

 

    夏艾琳把书放一边,冰冷地说道:“我不去南方。”

 

    “可海城咱们待不下去了呀!”

 

    “手机给我,我跟他说两句。”

 

    “好!”

 

    林皓文本来是没打算再见夏艾琳,不过很快一个电话打过来。

 

    “喂……”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怎么了?说话!”

 

    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想见见你。”

 

    “见我干嘛呀?我现在估计都被老熊的人盯着,见我你们还能落着好啊?听我的,打车离开海城。”

 

    夏艾琳那阴郁的声音传来:“我是海城大学大二的学生,学校有一批交换生的名额,我是其中之一。我想……跟你借钱。等我留学回来参加工作了,再把钱还给你。我说到做到。”

 

    李月听到这番话,顿时站了起来走到夏艾琳身边,紧紧搂着她,心里别提多激动,眼泪都快下来了。

 

    “你考虑清楚了?真的要出国?”

 

    “是,我不想这样一辈子窝窝囊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