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妻互换我的漂亮娇妻,狠狠撞击敏感点那处软肉

2022-01-14 11:23:42情感专区
“谁?” 秦怀月愣了一下。 歪着脖子看向秦皓月,眼睛里带着强烈疑惑。 “你说什么?什么纳兰轻语?” 秦皓月没有回答。 对他来说,纳兰

   “谁?”

 

    秦怀月愣了一下。

 

    歪着脖子看向秦皓月,眼睛里带着强烈疑惑。

 

    “你说什么?什么纳兰轻语?”

 

    秦皓月没有回答。

 

    对他来说,纳兰轻语是噩梦,是魔鬼。

 

    这个女人太可怕,弹指间,就能将他按在地上摩擦。

 

    面对纳兰轻语,别说反抗,就连使用阴谋诡计的想法都生不出来。

 

    哪怕苏青锋,也不能令秦皓月如此。

 

    纳兰轻语带来的,那种感觉。

 

    它叫——绝望。

 

    “她?纳兰轻语?”

 

    秦怀月猜到了什么。

 

    看到苏青锋的剑落地,他就隐隐有了猜测,秦皓月的奇怪反应更是一种印证。

 

    并且,这家伙很有可能在纳兰轻语手中吃过亏。

 

    “很强。”

 

    这是秦怀月面对纳兰轻语的第一感觉。

 

    “在下叶神话,来自帝城叶家,敢问这位姑娘……”

 

    “滚!”

 

    纳兰轻语看都不看一眼叶神话,直接冷冰冰一句,打断他。

 

    一双明眸闪烁,直逼苏青锋。

 

    “要么离开,要么,去死。”

 

    “纳兰轻语,你不要太过分,我不怕你。”

 

    苏青锋咬牙,右手仍在颤抖,那眼神闪烁,颇有些色厉内荏。

 

    嘴上说着不怕,身体十分诚实。

 

    咣!

 

    纳兰轻语上前,一拳捶在宁寒胸口。

 

    宁寒只觉胸闷气短,别说还手,就连躲避,都是一种奢望。

 

    这个女人,太可怕。

 

    也太凶残了。

 

    到底要做什么?

 

    呵。

 

    纳兰轻语抓住宁寒肩膀,将他撂倒。

 

    对着苏青锋冷幽幽说道:“此人,只能我来揍他,念在你是初犯,剁掉一只手,马上滚。”

 

    “你——”

 

    苏青锋气极,胸口剧烈起伏,眼珠子快瞪出来。

 

    “欺人太甚!”

 

    “我说你有病啊?我招你惹你了?”

 

    宁寒也很郁闷。

 

    纳兰轻语是大宗师,比苏青锋强悍,他承认不是对手,但这并不是纳兰轻语肆意揉捏他的理由。

 

    唯一的解释是,她有病。

 

    毕竟,在上次挨揍之前,宁寒是从未见过纳兰轻语的。

 

    尽管他九份婚约里……

 

    等等。

 

    这女人,该不会真是那九份婚约的其中之一?

 

    这种悍妇,要不得。

 

    坚决要不得。

 

    宁寒倒抽一口冷气,瞪着纳兰轻语。

 

    “你已经撕掉了,你我之间再无瓜葛,何必与我为难?真当我是软柿子,任你揉捏?”

 

    “你给我闭嘴。”

 

    纳兰轻语一点面子都不给,当众把宁寒暴揍一顿。

 

    不过这次没前几天那么狠。

 

    打完拍拍手,似笑非笑看着苏青锋。

 

    “看来,你是不打算给我这个面子啊。”

 

    “你我同为大宗师,就算你是圣女,我也比你不差多少。”

 

    苏青锋咬着牙,瞪着纳兰轻语:“真打起来,谁生谁死还是未知数,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别把我逼急。”

 

    “是吗?”纳兰轻语冷笑,“那你是狗?还是兔子?”

 

    浓浓的火药味,让人头皮发麻。

 

    叶神话也从苏青锋眼神中看出,此女,不好惹。

 

    “这位姑娘,请给我一个面……”

 

    “滚!”

 

    不等叶神话说完,被冷冰冰一个字怼回去。

 

    同时,一股无形的力量震荡,叶神话胸口发闷,后退好几步才勉强站稳,脸色涨红,大口喘着粗气。

 

    就好像是被人按在水里,好不容易露出头。

 

    拼命补充新鲜空气。

 

    “你……”

 

    叶神话很生气。

 

    纳兰轻语却是脚尖轻轻一点,苏青锋落地的三尺青锋起飞,稳稳飞入她手中。

 

    苏青锋脸色瞬变。

 

    “纳兰轻语,不要伤及无辜。”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对我指手画脚?”

 

    唰——

 

    一抹寒光飞掠,叶神话只觉头顶冰凉,一片秀发簌簌飘落。

 

    在灯光下,反射出刺眼光芒。

 

    一个标准的地中海,被叶神话诠释到淋漓尽致。

 

    “再废话,当心项上狗头。”

 

    嘶——

 

    所有人都倒抽一口冷气,为纳兰轻语的霸道而颤栗。

 

    叶神话缓缓闭上眼睛,退后三步。

 

    恨不能把舌头打结。

 

    他怕了。

 

    苏青锋爆吼:“纳兰轻语,你管得太多了。”

 

    同时,他出手了。

 

    唰一下,寒光再现,一只手起飞。

 

    苏青锋的右臂痉挛,比左手臂断了小半截。

 

    杯口大的伤口,正汩汩冒着鲜红。

 

    “你不想剁手,我替你剁。还不快滚?”

 

    纳兰轻语挽了个剑花,玉臂一颤,剑扎在地上,落在苏青锋两脚中间正下方位置。

 

    彻骨的寒意,油然而生。

 

    苏青锋毫不怀疑,纳兰轻语再狠一点,他下半身,下半生,就都毁了。

 

    下巴狠狠打寒战,看向叶神话。

 

    “叶兄,我欠你的人情,还你了。”

 

    说罢,弯腰,拔剑,转身。

 

 文学

    落寞的背影留给众人,苏青锋一步一步,迈出华烨酒楼。

 

    “恩断义绝,后会无期。”

 

    “小样,就这?想用它干掉苏青锋?”

 

    纳兰轻语从宁寒指缝中,拿出一根金针。

 

    这根金针,正是宁寒拿来与苏青锋殊死一搏,有机会拼着自己重伤干掉对手的利器。

 

    在纳兰轻语面前,就如同小孩子过家家。

 

    这让宁寒很无语。

 

    纳兰轻语仍旧不给面子,在宁寒身上连续拍打。

 

    “太弱了,回去好好练功,多练抗击打能力,省得下次我还没用力,你就倒下了。”

 

    咣——

 

    纳兰轻语给宁寒留下一个乌眼青。

 

    然后,潇洒离去。

 

    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像是一阵风飘过,不带走一片云彩。

 

    但是在场众人,没有人敢无视,没有人能忘记。

 

    那个神一样的女子如同一把刀,扎在人心,刻在记忆深处。

 

    叶神话脸都绿了。

 

    今天这局,是他组织,是他布局。

 

    旨在抓凌秋雨,杀宁寒。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不惜耗掉一个人情,让大宗师苏青锋出手。

 

    结果,半路杀出个纳兰轻语。

 

    “宁寒,你没事吧?”

 

    叶白琬先是一阵愕然,而后快速跑到宁寒旁边,小心翼翼检查。

 

    他们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而宁寒,是目前为止,唯一被她认可,有资格做她男人的男子。

 

    曾经,他们两个还有婚约。

 

    “要不要紧?”叶白琬有点担忧。

 

    宁寒没好气的翻白眼。

 

    “死不了。”

 

    心里却是很不爽。

 

    连续两次了。

 

    纳兰轻语这悍妇,见一次揍他一次,简直了。

 

    “别等我哪天突破大宗师,不需要超越,只要境界一样,我一定把你按地上摩擦,扒光了吊树上,让你头朝下唱征服。”

 

    宁寒现在很想抄起皮鞭,在纳兰轻语屁股上,狠狠抽一顿,以消解心头之怒。

 

    不过当务之急,不是纳兰轻语。

 

    “叶神话,还有什么弯弯道道,使出来吧。”

 

    既然是来报复,那就得狠一点。

 

    叶神话屡次出手,不让他疼,不可能长记性,再不行干掉他,永绝后患。

 

    “呵呵,叶神话,整个帝城年轻一辈圈子里,也就你喜欢用阴谋诡计,殊不知在绝对的实力碾压下,所有阴谋诡计都是渣渣。”

 

    秦皓月冷笑。

 

    同时偷偷看一眼纳兰轻语离开的方向,又看一眼宁寒那只乌青眼,心里暗自庆幸。

 

    还好,还好这次没挨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