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边摸边脱边吃奶边做视频|乖乖的怀孕h

2022-01-14 10:58:43情感专区
听到这老头这么问,叶飞眼眸提溜一转。 他突然就回想起,师父在下山之前,还交代过自己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称不上起眼。 但,叶飞也铭记在心。 师父曾告诉他,日后若

听到这老头这么问,叶飞眼眸提溜一转。

 

    他突然就回想起,师父在下山之前,还交代过自己一件事情。

 

    这件事情,称不上起眼。

 

    但,叶飞也铭记在心。

 

    师父曾告诉他,日后若是在外面,有人向叶飞问起,或者说有人向叶飞询问他的来历,或者下落,叶飞一定要对着那人说,自己已经是逝去之人。

 

    起初,叶飞还搞不懂,这是为什么。

 

    毕竟,没有哪个当徒弟的,会对做师父的不敬。

 

    但师父的下一句话,却让叶飞连连翻起白眼。

 

    “你要是不这么说,为师当年结下的那些仇人,就会找到你身上,让你莫名其妙成了为师的背锅侠啊!”

 

    所以,此时此刻面对这白发老头的询问,叶飞干脆咳嗽了一声,装作一脸悲哀和怀念的模样,叹声道:“实不相瞒,他……他老人家,已经死了。”

 

    “什么?”

 

    “道……道长,仙逝了!?”

 

    谁知道,这白发老头一听到这话,老眼一下子浑浊了起来,当即便苍然泪下,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叹声道:“道长济世救人,身怀如此善心,怎么就先一步在下仙逝了?当初道长交给在下的医术,也没能发扬光大,真是憾事一桩,憾事一桩啊!”

 

    听起来,声泪俱下。

 

    听起来,充满了悲伤。

 

    “哈?”

 

    叶飞一脸懵逼。

 

    这老头……

 

    在说什么?

 

    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师父还教过这么个弟子?

 

    这间药铺里,陈渔和女孩,都是一脸面面相觑,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一旁,女孩见到自己爷爷露出这副面貌,吓得一脸茫然无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是非常懂事地掏出自己的手帕,替爷爷擦干了眼泪,轻声安慰。

 

    这时。

 

    叶飞却突然灵光一闪。

 

    他突然想起来。

 

    当初,师父收自己为徒弟的时候,就偶然和他提起过,当年在世俗界中云游时,曾出手救过一个中了蛊毒的大人物,这大人物送到他面前的时候,已经浑身腐烂,就只剩下半死不活的一口气了。

 

    而将这人送来的人,据说也是一位有名的中医,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他的名号。

 

    当时,自己师父看此人可怜,再加上正好有空,便施以援手,将其救了回来。

 

    而救治的方法,也很简单。

 

    师父当着那名大人物和那名中医的面,练了一味丹药。

 

    这丹药,专克蛊毒。

 

    那名大人物服用之后,只用了三天时间,体内的蛊毒就被清理了个干净,身体里面那些疮口里,爬出来了一只只肉眼可见的渗人虫子,它们便是症结来源。

 

    一颗丹药,起死回生。

 

    那名大人物醒过来之后,得知了此事,便答应叶飞的师父,会满足他三个愿望,不管这三个愿望多么难以办到,他都会用尽全力去做,哪怕是刀山火海。

 

    可当时叶飞的师父,压根对这些不感兴趣,也就把这个承诺当成了一个屁给放了。

 

    反倒是,将这名大人物送过来的那名中医,稍微有些慧姿,被叶飞的师父看上,教了两手一些失传已久的医术,其中就包括一些炼丹的技巧。

 

    当时,叶飞的师父也没有想太多,虽然此人有点天资,但是跟叶飞比起来,还差得远了,所以教的东西,也只不过是些入门的妙手医术罢了。

 

    可令叶飞师父没想到的是,正是因为这匆匆忙忙的无心之举,那名中医得了这些失传医术后,竟然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再加上那位大人物的鼎力相助,从此名气大盛。

 

    不仅凭借着自己多年累积下来的名声成为了首屈一指的“神医”,也将那所谓的炼丹之法,打响了名头。

 

    叶飞一脸惊讶地望着老头,问道:“老头,你的名字,是不是叫解槐岩?”

 

    “是,我便是解槐岩。”白发老头听到叶飞这么问,眼中多了一抹欣慰之色,连忙点头承认了这个名号,说道,“当年,道长见我有些天资,好心教了我不少的医术,我还没来得及报恩,他老人家便去世了!”

 

    “如今再想报恩,已是天人两隔……”

 

    “唉唉唉!”

 

 文学

    听到这话,叶飞挥手打断了他,笑道:“解老爷子,你放心吧,我师父的确跟我提起过你,他说你能够将他教给你的医术发扬光大,就证明了他当初的选择没错,所以报恩什么的,根本没必要。”

 

    “您老能凭借这些医术打响名声,对我师父来讲,已经是一件善了之事。”

 

    “您老,就不用惦记这个事了。”

 

    “何不如,趁着还有些年岁可活,牵挂牵挂别的事呢?”

 

    一旁,女孩听到这话,皱起眉头,忍不住怼了一下叶飞:“你这人,会不会说话!”

 

    “无妨”

 

    解槐岩连连摇头,望着叶飞的眼里多了一抹希翼,像是放下了什么一样,笑着感叹道,“小友所言极是,我的确自扰心神了,但,道长交给我的医术,实在让我受益无穷,我一直想有个机会报恩,如今遇到你,也算了却了一桩心愿。”

 

    “日后小友如果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

 

    “我解槐岩,在这江南省内,还是有着一些名气和地位的。”

 

    “不用了。”叶飞摇了摇头,拒绝道,“这是你跟我师父之间的渊源,我若是代替我师父接受这所谓的恩,那不是越俎代庖了吗?没这个必要。”

 

    “我师父常说,这世上做任何事都要有回报,唯独医人救人,不需要有回报。”

 

    “医者仁义心,实乃乱世中真正的侠客。”

 

    “救人,又何须为利?”

 

    “另外,我叫叶飞。”

 

    这话一出,解槐岩望向叶飞的眼里,明显多了一抹赞赏,连连点头道:“小友说的对,好一个治病救人,实乃侠义,好好好,今日你又给老头子上了一课!”

 

    “好了,就这么多。”

 

    叶飞笑着摆摆手,道,“劳烦你帮我抓一下药了,这药方也希望老爷子你不要泄露,你既然能够认出来的话,就代表着我师父将这味丹方教过给你吧?”

 

    “不错。”

 

    “小友你大可放心。”

 

    “这清脉丹,我从未炼制过,只是知晓其药理罢了。”

 

    解槐岩也没有迟疑,转身娴熟无比地抓好了药,装在一起后,递给了叶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