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呻吟 粗暴 喘息 乳 抓捏,偷看娇妻在别人胯下沦陷小说

2022-01-14 10:55:06情感专区
马启凯的本意是想在白心悦的面前糗黎镇一把,却是没想到白心悦居然盯着黎镇发呆,他心想下课找个机会,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顿,不然不解心头之怒。

凭什么这穷酸小子,什么都没做
  马启凯的本意是想在白心悦的面前糗黎镇一把,却是没想到白心悦居然盯着黎镇发呆,他心想下课找个机会,一定好好收拾他一顿,不然不解心头之怒。

    凭什么这穷酸小子,什么都没做,就能叫白心悦看着他?

    蓦地,他想到了什么,看着装酷的黎镇,笑了。

    坐在他身边的李秀莲,看向黎镇,撇唇讥讽:“黎镇,你父母送你上学不容易,你就不能好好上课吗?”

    黎镇冷淡的道:“多管闲事,你会很开心的话,你怎么不去大海上管?”

    几乎被自己一说就低头的怂货,今天居然敢反驳自己,李秀莲的脸都气红了,她站起来,指着黎镇:“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你爹娘告状?”

    四周的目光朝黎镇看过来,都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黎镇不是长的帅吗?

    不是耍酷吗?

    还不是要被一个女生骂的抬不起头来?

    “有本事你打!”胡大成走进来,听到李秀莲的话,胖萝卜似得手指头敲着桌子:“你不打是我孙子,不,孙女!”

    “死胖子,你当我不敢是吧?”李秀莲掏出手机,就要给黎镇的爸妈打电话。

    “大成,被狗咬了,不用咬回去,只要叫她闭嘴就可以。”黎镇站起身,朝李秀莲走过去。

    李秀莲吓的抱紧马启凯的手臂:“黎镇,你想干什么?你还想打我不成?”

    连马启凯看到黎镇走过来,都忍不住脸色一变,那天在宿舍楼下的一幕,像是放电影一样的,浮现在面前。

    不知道为何,随着黎镇一步步的走近,他竟然觉得有一股凉意从脚底一寸寸升起。

    黎镇这小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可怕了?

    一定是他的错觉。

    “打她,打她!这种女人打她不丢脸!”胡大成看黎镇雄起,在后面给他加油:“哥们支持你。”

    一边有学生拍着桌子起哄:“黎镇,你有胆子打人吗?”

    “她不是你未婚妻吗?”

    “有本事……”

    四周所有的声音都没有影响黎镇,他面色平静的走到了李秀莲的面前。

    李秀莲试图朝马启凯身后躲去:“你要是敢打我,我就给——”
 

 文学

    众目睽睽之下,黎镇抬起了手。

    白心悦看的心里一紧,黎镇不会真的要打女生吧?忽的想起黎镇与李秀莲的关系,又释然了。

    几乎所有的人都要以为黎镇要打李秀莲,却看到黎镇抬手点向李秀莲的喉间:“罚你三日禁言,不要再来烦我。”

    “我黎镇,跟你没什么关系。”

    就这?

    准备看热闹的人泄气。

    没人当黎镇说的“禁言”是一回事。

    李秀莲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黎镇是个软蛋。

    这么大的阵仗,只是点了人家一下?

    胡大成急的闹心抓肺,冲过去要给黎镇代劳:“你不打她,我替你打,我跟她可没什么情谊。”

    黎镇抬手阻住胡大成:“要上课了!”

    被拦住的胡大成大声忍不住叫了一句:“卧槽!”他跟看怪物似得看了黎镇一样:“老黎,你跟我来!”

    说着,把黎镇拉出教室。

    李秀莲刚要得意的骂黎镇两句,突地脸色变了,她发现自己光张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急的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紧紧抓住马启凯,求助的问他,怎么办?

    “你跟我打哑语呢?有屁快放!”马启凯见白心悦始终都在关注黎镇,对李秀莲哪里还有半点好脸色。

    李秀莲被黎镇点了一下,不是没效果的,而是失语了?白心悦心里一动,走到黎镇的书桌旁,拿起一本书,翻开封皮看到扉页上龙飞凤舞的字,愣了一下,跟在黎镇后面追了过去。

    胡大成把黎镇拉到操场上,压低声音问他:“阿镇,你是不是练过?”

    “练过什么?”黎镇反问。

    “练武啊,你还跟我装!”胡大成朝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什么人,自信的道:“我这三百多斤的身板,别说一个人拦我了,就是两三个也未必,你刚刚一伸手就拦住了我,不是练过是什么?去楼顶天台,连梯子都没有,几米高的屋顶,你咋上去的,肯定是轻功对不对?”

    听的黎镇哑然失笑,重生之前的他,练过武,学过医,最后修仙成道。但他这身体原主,却是个一清二白什么都没练过的人,他凭借前世逆天功法,才堪堪练气二层,这叫他一个昔日仙尊如何宣之于口。

    黎镇笑而不语,胡大成以为自己猜对了:“你放心,你喜欢低调,我不会给你到处宣扬的,不然,我也不会叫你到这里来说话。”

    “你喜欢,我教你啊,佐以我的针灸之术,保证你一个月就能在你心上人面前,闪亮登场。”黎镇这一世就没打算练武。

    “啥?你教我?我这三百多斤能蹦跶起来?”胡大成第一个就想到了轻功,哪一个少年没有过飞檐走壁,刀光剑影的侠客梦?

    胡大成也有啊,但是他吃不了练武的苦,如果能吃苦,他也不至于胖成这样!

    “大成,你难道想叫别人一直叫你死胖子吗?”黎镇刚准备说服胡大成,就听有人喊他的名字。

    “黎镇!”

    胡大成率先看向白心悦:“白大美女,偷听两个绝世美男的悄悄话,你好意思吗?”

    白心悦朝黎镇扬起手里的书,她走过来,指着书上黎镇的签名:“那封情书,不是你写的对不对?”

    “哈?阿镇,你还写过情书啊?怎么不叫哥们参观一下?”胡大成惊讶的张大嘴:“你到底还有多少惊喜,是哥们都不知道的?”

    “我没写过情书。”黎镇读取过原身的记忆,知道原身只是暗恋白心悦,原身没写过,他自然也不会,红颜白骨,对他来说,白心悦跟李秀莲没区别。

    白心悦疑惑的看向黎镇:“其实我也觉得不是你,你为什么不解释?”

    “我为何要为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解释?”黎镇目光淡淡:“我只想好好学习。”

    胡大成顺手从白心悦手里,拿回黎镇的书,嬉皮笑脸的道:“白大美女,你是不是对我们家阿镇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