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2022最火(对着镜子潮喷失禁h)全文阅读

2022-01-14 10:34:25情感专区
京都,莫舟娱乐总部。 老板于金的办公室前。 “王姐,王姐!于总正在开会,您、您要不坐一会儿吧?王姐!” 女秘书满头大汗,拦在王艳芝的面前,而在王艳芝身后,还跟

 京都,莫舟娱乐总部。

 

    老板于金的办公室前。

 

    “王姐,王姐!于总正在开会,您、您要不坐一会儿吧?王姐!”

 

    女秘书满头大汗,拦在王艳芝的面前,而在王艳芝身后,还跟着脸色苍白的张希阳。

 

    张希阳的丑闻已经在全网曝光,他的星途已然画上了句号,但他还有一位天后表姐。

 

    此时王艳芝怒气冲冲地带着张希阳来找于金,自然没有好事,女秘书不敢不拦,不然于总事后肯定会怪罪。

 

    但面对这位公司一姐,歌坛天后,女秘书又不敢拦的太狠,不然事后王姐一句话,她一样要卷铺盖走人。

 

    “起开!”

 

    王艳芝根本不会理睬一个小小的秘书,直接拨开她,猛地推开于金办公室大门。

 

    女秘书还真没说谎,里面确实坐着好几个部门的负责人在开会。

 

    不过看到一脸冷厉的王艳芝,几位高层都没说话,各自找了个理由离开了。

 

    老板于金笑呵呵地站起来,对王艳芝问道:“艳芝,你不是在和方序文讨论新歌吗?怎么有空来我这里?”

 

    王艳芝上周就请华夏第一词曲人方序文给她写了一首歌,最近她一边练歌一边和对方在讨论一些细节上的修改。

 

    但今天张希阳的事情突然曝出来,在猝不及防下,于金竟直接选择了丢车保帅,把张希阳给解约了。

 

    王艳芝历来宠爱这个表弟,自然忍不下这口气,这才带着张希阳直闯老板于金的办公室。

 

    此时见于金还在装傻,她也不坐了,冷冷地道:

 

    “于总,你这过河拆桥有点太快了吧?希阳给公司赚了多少钱?这一点点小事你就要把他抛弃了?以后谁还敢来莫舟娱乐?”

 

    于金亲自给两人泡了两杯茶,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艳芝,小王,不是公司无情,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这件事闹得太大,监管部门已经在过问了,

 

    而且刚才就连派出所也来人问过,说要让小王去配合调查呢!

 

    你说这能算是小事吗?

 

    公司又能怎么办?”

 

    于金这么一说,王艳芝的气势也稍微降了些,她坐下,翘起二郎腿,冷冷地道:

 

    “那也不至于直接解约吧?你让希阳以后怎么办?”

 

    张希阳趁机向于金恳求道:“于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好好拍戏,好好唱歌,再也不做多余的事了!”

 

    于金沉默片刻,脸上的和气不再,坐直身子,认真地道:

 

    “艳芝,你也不是第一天在娱乐圈里混,你应该知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公司已经没有办法了,你要怪只能怪那幕后黑手,实在太狠了!”

 

    这话成功地转移了仇恨,张希阳咬着牙道:“到底是谁在整我?!”

 

    王艳芝冷冷地道:“还能是谁?”

 

    张希阳一怔,随即恍然:“牧碗工作室?唐婉儿和牧碗?!他们怎么这么卑鄙!我做错什么了?他们凭什么黑我!”

 

    张希阳丝毫没有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羞愧,反而对唐婉儿和周牧恨之入骨。

 

    “于总,有两位警官要找张希阳。”

 

    这时,女秘书脸色难看地敲门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警服的人。

 

    两人问道 :“谁是张希阳?”

 

    “我、我是。”

 

    张希阳脸色煞白。

 

    “张希阳,现在有一起涉嫌猥亵妇女的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表姐,表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张希阳吓得差点尿裤子了,抓着王艳芝的手哀求。

 

    但王艳芝也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带走。

 

    “表姐,表姐!救救我!”

 

    看着张希阳被走远,耳边听着那凄厉的喊声,王艳芝闭上了眼睛。

 

    此刻,所有的侥幸和幻想终于全部破灭。

 

    王艳芝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个从小就受全家宠爱,一路顺风顺水的表弟,彻底完了。

 

    可是,是谁让表弟变成这样的?

 

    王艳芝睁开眼睛。

 

    唐婉儿,牧碗!

 

    我表弟的账,我一定要找你们讨回来!

 

    “艳芝,你也别担心,这种事主要看对方愿不愿意调解,我托个朋友去问问 。”

 

    于金叹了口气,对王艳芝劝道。

 

    没办法,现在公司一个顶流倒了,王艳芝这样的天后级艺人就更加重要了。

 

    “于总,我需要公司全力帮我拿下金曲奖最佳女歌手!”

 

    王艳芝忽然说道。

 

    于金一怔,问道:“你打算把唐婉儿压下去?”

 

    王艳芝冷笑:“不止唐婉儿,还有牧碗!我希望公司动用所有资源,让方序文拿下最佳词曲人!”

 

    于金点点头:“好,艳芝,你放心,凭你和方序文的实力,唐婉儿和牧碗肯定不是你们的对手!”

 

    “他们也配作我的对手?”

 

 文学

    王艳芝神情阴冷,缓缓开口:

 

    “我不止要他们拿不到奖,我还要让牧碗工作室彻底消失!”

 

    ……

 

    晚上六点。

 

    清北大学附近的一间火锅店。

 

    这是唐婉儿和陈霜、周琴约好吃饭的地方。

 

    唐婉儿一个人早早来到了订好的包间,嘴上哼着歌儿,心情好得很。

 

    一边走一边还在跟男朋友打电话:

 

    “老公,你下课了吗?”

 

    “早就下课了,正在带学生们练音乐节的节目。”

 

    周牧温和地微笑道。

 

    “哎呀老公,我们俩的那首合唱情歌还没怎么练呢,怎么办,只有半个月了!”

 

    唐婉儿最近也是事情太多,这才想起自己和周牧还要在江省的中学生音乐节上表演节目呢。

 

    “我这周末来京都吧。”

 

    周牧道。

 

    “你来京都看我吗?好呀好呀!”

 

    唐婉儿惊喜地差点跳起来。

 

    “你晚上和我姐她们一起吃饭?”

 

    周牧的声音了也带着笑意。

 

    “嗯,大姐和霜姐还没到呢,对了老公,我还没把张希阳完蛋的好消息告诉可柔呢,我挂了啊,我今天买了件新衣服,晚上穿给你看,嘻嘻。”

 

    挂了电话,唐婉儿又给闺蜜打了过去。

 

    大概是在拍戏,许可柔过了很久才接通。

 

    “婉儿,我刚刚才收工。”

 

    唐婉儿笑嘻嘻地道:“可柔,你还不知道吧?欺负你的张希阳已经完蛋了!”

 

    说着便把今天的事告诉了许可柔。

 

    “可柔,我们给你出气了!”

 

    不过,手机对面的许可柔却沉默了。

 

    唐婉儿还隐隐听到了轻微的啜泣声,她连忙问道:

 

    “可柔,你怎么了?怎么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