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和40多岁熟妇做了四次|岳大炕上的刺激交换

2022-01-14 10:14:15情感专区
“简先生,能不能简单聊一下你对杠精的看法?” “绝大部分的杠精,都是为了优越感。比如在知识、智商、见闻上的优越感,在一个话题上进行各种复杂的深入。或

  “简先生,能不能简单聊一下你对杠精的看法?”

 

    “绝大部分的杠精,都是为了优越感。比如在知识、智商、见闻上的优越感,在一个话题上进行各种复杂的深入。或者是看到优秀的人,产生了嫉妒,所以强行抬杠,制造缺点,拉低对方的位置,增加自己的信心。本质上,其实是心理防御的一种,毕竟要维持心理平衡嘛。”

 

    “简先生,你对生活中那种‘看见别人好我就不舒服’的心态怎么看?”

 

    简渊笑了,说道:“就是自己身边的人中奖,比自己丢了钱还难受的那种人。这种人在生活中很多吧,甚至每个人肯定都有过这种想法,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一瞬间的。确实有一部分人,把这个当成的常态。但这仅仅是红眼病或者小心眼吗?其实深究一下,就会发现这其实是社会心理学的一部分。”

 

    “为什么不盼着身边的人好呢?因为人是一种社会性动物,脱离社会属性的人,是很难生存下去的。但既然是社会性的,那必然会有不同的阶层。其中一个群体中,有一个优秀的个体,因为优秀所以会脱离当前圈层,实现阶层跃迁。比如工作努力的升职,天降横财,或者是考了高分。”

 

    “这种变得优秀的个体,在实现阶层的跃迁后,就会和原本圈层慢慢分离。也就是原本的人际关系的失效,没办法帮忙了。所以站在原本圈层人的角度去考虑,身边一个和自己统一阶层的人跑路了,那么自己的人际关系其实是受损的。以保护自己权利的角度看,既然这是受损的,那么必然会产生抵触感。”

 

    “这种规则套在远古人类身上会更鲜明。一个族群里,原本两个人是配合打猎的关系。忽然有一天其中一个人去捕鱼了,一个人就可以吃饱。而剩下那一个人不会捕鱼,自己打猎很困难。那么原本的人际关系忽然作废,没有了用场,自己利益受损,当然会憎恨。所以演变到现在,看到身边人忽然变好,心里不舒服,就是这样的原因。这是社会心理学。”

 

    简渊最后说道:“正是因为这种事情,所以才会出现了谦虚文化。谦虚文化的产生,本质上不是因为有道德感,而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因为只要你谦虚一点,别人就不会特别嫉妒你,不会背后害你。”

 

    其实这些知识点大家也是懂一些的,不算惊艳。但是这种重新解读“谦虚文化”的角度倒是十分新奇,让大家都有些思索的表情。

 

    聂逊在旁边说道:“很多事情确实不能真的往根源去想,因为一切规则的产生,不管是明文规定的法律,还是墨守成规的道德,本质上都是为了守护一些利益。只不过这个利益不是自私的表达,不是一两个人的利益,而是全体的利益。”

 

    简渊点点头,说道:“所以道德的产生,其实是原始人在一次次试错的过程中,总结出的墨守成规的经验啊。”

 

    这话有些深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质疑道德的产生无疑是否定人生的意义。但实际上,从宇宙宏观角度去看,别说人了,地球毁灭了又怎么样呢?

 

    所以说,心志不坚定的人,少研究心理学和哲学,否则真的会怀疑人生的。

 

    简渊此时兴致盎然,问身边的聂逊:“我能在你们实验室里,做一个简单的小实验吗?”

 

    聂逊说道:“只要不是那种重口味的,或者涉及精神操控什么的,都还可以。你想干什么?”

 

    简渊笑道:“嗯,一个有趣的小实验。你们这的实验对象准备的是什么?”

 

    聂逊犹豫了一下,说道:“有几只猴子。”

 

    生物药物实验一般都用小白鼠,因为好操作好观察。而心理学实验更多是用猴子,因为猴子的心理反应会和人更相似。

 

    不过简渊看着聂逊犹豫的样子,倒是有些好奇:“怎么这个表情?”

 

    聂逊咧咧嘴,说道:“提前说好,你用猴子实验没问题,不能伤害它们,或者用残忍的方式虐待它们。我知道你在美国做的‘恒河猴实验’,那个实在太反人类了,我当初看到流传出来的实验报告,还有一些照片之后,整个人都生理不适了。我很难想象那是你一个人研究整理实验出来的,太恐怖,太吓人了。”

 

    “再想想你后来在西斯科市的那些事,好家伙,真的有点集中营的感觉了,毛骨悚然的。我看完那个实验之后,还做了噩梦。没开玩笑,我甚至觉得你直接杀死那几只猴子,都比那样实验要好得多......从这个角度看,你在我眼里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性的魔鬼,虽然我们认识很久,但我当时依然这么觉得。”

 

    简渊也不生气,因为他自己也知道那个实验有多残忍。那绝对是可以纪录在心理学实验历史上的残忍实验。其他的残忍实验都是用人当实验对象,才会有那种恐怖感。可简渊仅仅用猴子就做到了,从这一点看,那应该是最恐怖的实验无疑了。

 

    “那次的实验,确实挺残忍的。但是换来的结果,确实拯救了无数使用错误教育的家庭,本质上我还是做了好事。”简渊说道:“这一次,当然不会那样了。你把我当什么?精神变态啊!”

 

    聂逊咧咧嘴:“差不多了。行吧,信你一次,跟我走吧。”

 

    于是简渊跟着聂逊,还有其他人去了实验室。

 

    简渊这次的实验其实很简单,他先是让人做了一个简易的机械装置,就是挂着一根香蕉,但是如果拿香蕉的话,旁边就会有喷头往笼子里喷水。

 

    笼子里有五只猴子,任何一只去拿香蕉,喷头都会无差别进行水枪攻击。结果就是每只猴子都淋湿了。

 

    实验最开始,每只猴子都抢香蕉,但是每次都被水喷的很惨。猴子在几次的尝试后发现了规律,于是猴子们达到一个共识:不要去拿香蕉,以避免被水喷。

 

    这是实验第一个阶段。随后就是第二个阶段,把其中一只猴子换掉,放进去一个新的猴子。

 

 文学

    有趣的一幕出现了,换进去一只新猴子。这只新猴子看到香蕉,马上想要去拿。结果,被其他四只怕被水喷的猴子拦住,还揍了一顿。新猴子尝试了几次,但每次都被打,而且还没有拿到香蕉。当然猴子们也没有被水喷到。慢慢的,新猴子也不去拿香蕉了。

 

    这时候实验到第三阶段,再换一只新猴子,这里代号就是二号吧,上一个新猴子就是一号。

 

    二号新猴子看到香蕉,也是迫不及待要去拿。于是旁边的四个猴子马上冲过来,其中也包括一号新猴子,对着二号新猴子就是一顿胖揍。

 

    简渊站在笼子外,指着刚刚的一号新猴子说道:“你们看,一号新猴子打的格外用力。虽然一号新猴子不知道为什么拿香蕉会挨揍,但是看到二号新猴子拿香蕉,它马上也变成了这个潜规则的捍卫者。这就是媳妇熬成婆!”

 

    众人都是忍不住笑了。

 

    随后,二号新猴子试了几次总是被打的很惨,只好作罢。接下来,就是一只只的换猴子,最后所有的旧猴子都换成新猴子,可没有任何猴子去动香蕉。

 

    注意,这里面已经没有被水喷过的旧猴子了。所以现在这些新猴子,都不知道为什么不能动香蕉的真正原因,只知道动香蕉会挨揍。

 

    简渊转过身,对着众人说道:“现在懂了吧,这就是道德的起源。”

 

    所有人都大开眼界了,主要不是说这个实验有多精妙,而是大家发现简渊最厉害的一点,就是把一些非常枯燥的理论知识,用非常简单生动的实验展示出来,让人一目了然。

 

    研究学问的都知道,其实学霸也是分为很多种的。最强的那种就是闷头钻研,实力强大到所有人只能仰望。

 

    但是这样的学霸最大的问题就是,因为太聪明了,所以陷入知识诅咒,根本没办法把自己的知识传授出来。因为他随便一句话,可能带着七八个知识点,你一个都听不懂。但是他却觉得这些知识点“傻子都应该明白”,所以不会解释。

 

    就比如火遍全网的某高校超级数学学霸“韦神”,那是堪称“神”的真正大神学霸,可他的课明明说的是中文,普通人却一个字都听不懂。但他讲的东西,对他自己来说都是常识......这就是知识的诅咒!

 

    所以知识高深的学者往往都陷入这种知识诅咒,无法好好的普及知识。大多数领域的强者都是如此,普通人难以触及和理解。

 

    但简渊却是一个罕见的例外,他的知识储备和理论体系,已经是顶尖级别了。可简渊却没有那种“知识诅咒”的困扰,可以用最简单的办法,非常简单轻松的把知识点展示到普通人眼前,让普通人也能很快明白。

 

    聂逊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以你的程度,可以毫无隔膜的进行降维打击式的科普,这是让我最好奇的事情。”

 

    简渊微微一笑:“一点点同理心,把自己代入到一无所知的人视角里,那不就迎刃而解了?”

 

    聂逊无奈:“这种不受自己立场影响,轻轻松松就可以代入到别人的思维,不受‘知识诅咒’影响的能力,明明更加不可思议好吧!”

 

    简渊耸耸肩,说道:“实验还继续吗?这仅仅是道德的起源。后面还有道德的沦丧、道德的重建、阶级的形成、信仰的起源等等一系列的实验环节。”

 

    聂逊连连摆手:“你还是饶了我们实验室的猴子吧,听着实验名字就够瘆人的。”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