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隔着衣服揉搓两个乳尖(想吃她的两个馒头)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4 10:04:56情感专区
首都机场。 夏景行与抱着儿子的克里斯汀娜依依惜别。 克里斯汀娜目光中隐隐有些不舍,相聚的时光实在太短暂了,也过得太快了,才一起生活了短短一周时间,这就又要分别

    首都机场。

 

    夏景行与抱着儿子的克里斯汀娜依依惜别。

 

    克里斯汀娜目光中隐隐有些不舍,相聚的时光实在太短暂了,也过得太快了,才一起生活了短短一周时间,这就又要分别了。

 

    看出了克里斯汀娜的不舍与忧伤,夏景行双手捧着她精致的脸庞,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中国这边还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我下个月就来美国。”

 

    克里斯汀娜心中幽幽叹气,不过面上还是强颜欢笑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能言而无信。”

 

    随即她低头问一脸懵懂的儿子,“伊诺克,你说妈妈说的对不对?”

 

    “当然说的对!”

 

    夏景行伸手去捏了捏儿子肉嘟嘟的脸蛋,感觉像果冻一样,Q弹十足。

 

    他下个月就算遇上了天大的事情,都要去美国一趟,去为一件大事彻底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两人闲话一阵后,在夏景行的目送下,克里斯汀娜一步三回头的汇合家人,一起走进了登机口。

 

    看到克里斯汀娜一家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后,夏景行长吐了一口气。

 

    这一周来,他领着克里斯汀娜及对方的家人看奥运比赛、爬长城、观故宫,把她们一家人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连他自己的家人都没顾得上。

 

    还好他老爸够给力,把爷爷奶奶、大伯一家人都照看的很好。

 

    昨天他老爸就带着一大家子人回蓉城了,丝毫没让他操心。

 

    对于他来说,两大家子人一走,他也可以腾出精力来做事情了。

 

    他也就撂挑子一周而已,但手上却已经累积了一堆的琐事。

 

    走出机场后,夏景行上了车,对坐在前排开车的张晨光说道:“去搜狐大厦!”

 

    汽车缓缓驶离了机场,夏景行坐在车里沉思,等会儿见面了,该怎么圆过去呢?

 

    这段时间,因为微博拿奥运营销的事情,导致搜狐这家门户网站的流量损失很大。

 

    作为京城奥运唯一的互联网内容服务赞助商,搜狐帮京城奥运搭建了十几个奥运相关的官方网站,同时还拥有独家接入奥运会官方信息系统的权益,以领先其他网站60秒的速度传递最新、最快、最全面的奥运比赛信息……

 

    但这些,都没有卵用,微博直接给搜狐破了防。

 

    这些天,几十名奥运奖牌得主在微博上发表各种言论,与网友有趣互动,攫取了大量的互联网流量。

 

    一个仅仅才诞生一周时间的新兴网站,却比搜狐这个正牌的奥运赞助商更像是正牌赞助商。

 

    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搜狐几天前就发现了不对劲,查尔斯还亲自给夏景行打了电话,想约夏景行一起坐下来谈谈。

 

    可夏景行当时因为忙着带克里斯汀娜一家人逛京城,根本没空搭理查尔斯。

 

    夏景行估摸着,自己这次算是把查尔斯这种有名的老好人都给得罪惨了。

 

    要是换做其他互联网大佬,估计他都要准备接律师函了。

 

    不过是查尔斯的话,那还可以亡羊补牢。

 

    一会儿后,汽车抵达了位于清华科技园的搜狐大厦。

 

    夏景行下车走进了大厦,他在等候在前台的一名女秘书的带领下,乘坐电梯来到了大厦最顶层13层。

 

    “砰砰~”走近查尔斯的办公室后,女秘书敲了敲门。

 

    “进来!”房间里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男声。

 

    女秘书推开了门,夏景行跟随在其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查尔斯~”

 

    夏景行笑眯眯的看着盘腿坐在一张蒲团上的查尔斯,其人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正闭着眼睛在打坐。

 

 文学

    听到夏景行声音后,查尔斯睁开了一下眼睛,然后又闭上了,淡淡的说道:“戴伦,劳烦你坐两分钟,我还要再运行一个小周天。”

 

    夏景行微笑,知道查尔斯可能对自己还有些气没有消完,因为前几天查尔斯打电话给自己,自己的答复就是让他等两天。

 

    虽然自己的身价、商界地位,可能已经远远超过查尔斯了,但这位毕竟是曾经的中国互联网第一人,再加上又没什么地方需要求自己的,不给自己好脸色看也没什么,很正常。

 

    微博拿奥运做噱头进行营销这事吧,可大可小,就看他和查尔斯怎么谈了。

 

    所以,夏景行仍然笑脸盈盈道:“没事,你练你的功,我喝杯茶坐坐就行。”

 

    查尔斯还是没睁开眼睛,只是吩咐秘书给夏景行沏了一杯茶。

 

    沏好茶,秘书很快便退出了房间,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夏景行和查尔斯两个人。

 

    夏景行一边喝茶,一边用目光打量正在修炼某不知名神功的查尔斯。

 

    这两年查尔斯疯狂的迷上了瑜伽、佛法,前段时间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还说自己想去清华教学生打坐,这件事在网上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曾经的创业英雄,最终还是走上了前世的老路。

 

    不过夏景行才懒得管查尔斯怎么生活呢,他在意的是怎么解决与搜狐的争端。

 

    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自然是最好的。

 

    因为较真起来,搜狐真金白银掏了钱,微博没掏钱,是利用了一些关系才让运动员入驻微博。

 

    这件事要是闹开了,对微博不是那么的有利。

 

    夏景行也是没想到微博加冠军运动员能有这么大的威力,吞掉了很多原本属于搜狐的流量。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查尔斯终于睁开了眼睛,两只手结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手印,似乎是在收功。

 

    突然,他站了起来,笑吟吟的朝夏景行走来,递出手道:“戴伦,让你久等了。”

 

    “没有没有,应该说让你久等了,前两天家里人来了,实在忙不开,你多多谅解。”

 

    夏景行的态度让查尔斯颇为受用,心中憋了几天的火气也消散了一些。

 

    不过想要他完全泄火,还得夏景行再拿出点诚意来。

 

    查尔斯在夏景行对面的椅子坐下,淡淡道:“戴伦,我就直说了吧,海内网新推出的产品微博,严重侵犯了搜狐的独家互联网奥运赞助商权益。”

 

    在“独家”两个字上面,查尔斯特地加重了几分音调。

 

    夏景行笑呵呵道:“查尔斯,我知道搜狐是咱们中国、甚至是全球互联网行业里唯一赞助了京城奥运会的公司。

 

    可也没规定其他互联网公司不能报道奥运对吧?

 

    要我说,新浪、网易、企鹅这三家才是最过分的,你们前脚新闻才出炉,他们后脚就扒拉了过去。

 

    我们微博可从来没去抢搜狐的新闻热度,你知道我们做社交产品的嘛,人最重要,所以就请了几个运动员帮我们的新产品预热一下。

 

    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乃至未来,海内控股都不是搜狐的敌人。

 

    我们两家公司的关系一向保持良好,没必要为了一点小事搞得不愉快嘛。”

 

    查尔斯笑了一下,但很快就收起了笑容,十分平静的说道:“戴伦,你知不知道微博这些天吸走了我们多少流量?”

 

    夏景行轻轻摇头。

 

    “至少这个数!”查尔斯比了三根手指头。

 

    夏景行微微一笑,“大气点咯,还有一周时间,奥运就结束了,到时候你们还可以继续消化奥运带来的广告红利。

 

    而微博又恢复了原样,老老实实的谋发展。”

 

    查尔斯面色不虞道:“戴伦,这事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事关搜狐集体的利益,我这个CEO也不可能做主就这么算了。”

 

    夏景行心中略微一思忖,回道:“微博小公司一个,穷得叮当响,要啥没啥,要不然我让微博给你们导流?

 

    你别看微博现在很弱小,将来可是要长成参天大树的。”

 

    查尔斯摇头失笑,“戴伦,得了,别继续忽悠了,我们年纪大了,脑子也没你灵光了。

 

    微博就是中国的推特吧?说实话,我觉得推特在中国发展不起来。

 

    QQ空间、朋友网,还有你们海内网,国内有太多功能重叠的SNS网站了。”

 

    看着查尔斯满脸的嫌弃和不看好,夏景行也没多说什么,马上改口道:“这样吧,海内网跟搜狐建立战略合作,你们入驻海内网开放平台,用户可以把搜狐的新闻简单快捷的分享到海内网,海内网用户也可以简单快捷的访问搜狐。

 

    脸书跟欧美的几家大型传媒集团合作的就很不错,由脸书提供用户和流量,他们提供内容,堪称双赢。”

 

    查尔斯没吭声,默默思考了起来。

 

    其实他已经隐隐有些动心了,因为海内网是眼下国内的第一大SNS网站,流量很大,用户质量也很高。

 

    稍微分一点给搜狐,都能让搜狐的广告收入上升那么一丢丢了,而且也不用搜狐额外花钱。

 

    “独家!海内网开放平台的新闻由搜狐独家提供。”查尔斯眼神直直的看着夏景行,语气也颇为强势。

 

    夏景行笑了笑,“既然是战略合作,自然得是独家了。”

 

    查尔斯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说道:“行了,戴伦,董事会那边我去摆平,入驻微博是运动员的个人行为,跟奥运会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现在全中国,谁不提奥运会啊?不允许其他互联网平台提这三个字呢?没这个道理。”

 

    夏景行笑容灿烂,查尔斯这种老好人,只要你给他面子,什么都好说。

 

    “戴伦,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查尔斯突然直勾勾的看着夏景行。

 

    夏景行装作波澜不惊道:“什么事啊?”

 

    查尔斯眼神有些玩味,“我听人说,一狐等于多少啊?”

 

    夏景行心道,坏事了,这件事他只给马化滕讲过。

 

    绝对是马化滕故意泄露出来的!想让他交恶搜狐。

 

    这事其实也怨他自己,玩归玩,闹归闹,拿人家老好人开什么玩笑。

 

    这下事情不好办了!

 

    不过夏景行反应很快,立马接话道:“一狐等于两度四狸八鹅。”

 

    查尔斯原本阴沉的脸立马转晴了,哈哈大笑起来。

 

    他拿手指着夏景行说道:“戴伦,过了啊,说的我像个互联网盟主一样。

 

    不过市值、营收什么的,我真的不是特别在意。

 

    我跟你们这些一心一意干事业的人不一样,我就一俗人,钱够花一辈子的了,还瞎忙活啥,吃吃喝喝、爬爬山,挺好的!”

 

    夏景行喟然长叹道:“你这思想境界不一般,别人是羡慕不来的。”

 

    查尔斯放肆的大笑着,片刻后才缓缓的说道:“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夏景行微笑,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今天的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