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穿着婚纱和别人做h(经典肉伦)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4 09:39:15情感专区
“从今天开始,香江没有长宏影业的位置,所有长宏营业挂牌的电影,不许在香江上映,而且,在香江也永远没有你吴墩站脚的地方,在香江,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的话,可就再也不会像

 “从今天开始,香江没有长宏影业的位置,所有长宏营业挂牌的电影,不许在香江上映,而且,在香江也永远没有你吴墩站脚的地方,在香江,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不然的话,可就再也不会像今天这样轻轻松松的揭过了!”

 

    易青说完,起身就走,石南笙见状,对着霍家大公子示意了一下,也连忙追了上去。

 

    吴墩还跪在地上,脸色已经黑得像锅底一样了。

 

    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品尝过今天这样的屈辱,堂堂一方大佬,居然要跪倒在一个年轻人的面前斟茶认错,祈求人家的原谅。

 

    没错,吴墩跪了!

 

    从易青那凌厉的眼神之中,他能感觉到,如果他今天不跪的话,今天怕是真的不能活着从这家酒楼走出去了。

 

    当易青在最后问他“跪,还是,不跪”的那一瞬间,他胆怯了,没错,就是胆怯了。

 

    哪怕以前帮中吩咐他去砍人,或者是被人围堵在小巷里,刀砍在身上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易青带着人离开了,霍家大公子也紧接着起身,看了看四眼龙,又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吴墩:“这次的事情,到此为止,记住,谁都不要想着再搞什么小动作。”

 

    紧接着离开的是向十一家,到最后,二楼只剩下了吴墩,四眼龙,还有他的几名手下。

 

    摆了摆手,示意手下全都离开。

 

    “起来吧!”

 

    吴墩闻言,恶狠狠的瞪着四眼龙:“四眼龙,你特么的够绝,居然帮着外人来搞我。”

 

    “我搞你?”

 

    四眼龙也恼了,抬起腿,一脚将吴墩踹倒在了地上。

 

    “你特么的害得老子差点儿给你陪葬,还有脸说是老子搞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老子一桩赚钱的大买卖被人给抢走了,还有,因为你,我特么的差点儿被你连累到一起死。”

 

    “你少危言耸听!”

 

    吴墩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一刻,他真恨不能扑上去,弄死这个四眼龙。

 

    “我在危言耸听,你特么的知不知道那个姓易的是什么人?”

 

    “什么人?一个大陆仔,能有多厉害!”

 

    “你特么是猪脑子啊,难道没看到霍家的大公子都来为他撑腰了!”

 

    吴墩当然看到了霍家大公子,只是,他不想承认,一个大陆仔能有那么大的面子,可以让霍家人为他站台撑腰。

 

    “我告诉你,没错,姓易的就是个老北,可是,他也是香江的娱乐皇帝,更是李家和霍家的座上宾,两位大亨和他都有生意上的往来,还有啊,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他,霍家的老爷子亲自打电话给我,在电话里把我给教训了一通,我特么都低头认怂了,你但凡有点脑子,今天就该躲得远远的,真特么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居然还送上门来,你丢了脸,那是活该,自取其辱!吃屎吧你!”

 

    吴墩被四眼龙一通臭骂,也懵了,他虽然猜到了易青的身份不简单,可是却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的背景会这么深。

 

    “你说的都是真的?”

 

    还在怀疑是不是真的?

 

    四眼龙差点儿被吴墩气到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驾鹤西去。

 

    “你特么脑袋里都是猪大粪吧!这个时候,我骗你,难道有钱赚吗?”

 

    说到赚钱,四眼龙就觉得满心的郁闷,原本好好的生意,就因为自己多事,结果现在被人给抢了去。

 

    不对,全都要怪这个吴墩,要不是他的话,怎么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现在好了,他被霍家的老爷子给盯上了,生意丢了,为了得到原谅,堂堂一位大佬居然要摆和头酒,低头认错。

 

    真是半辈子的脸都给丢光了。

 

    吴墩这下也含糊了,四眼龙的确不像是在作假,可问题是,易青一个做生意的,真的能有这么大的面子?

 

    “怎么?还不服气?”

 

    服气?

 

    这让吴墩怎么服气,今天被逼着给人家跪下,斟茶认错,这让嚣张了半辈子的吴墩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刚刚霍家大公子走的时候,说的已经很清楚了,无论是我,还是你,都不要想着再搞小动作了,你特么的不要再搞事情,到时候如果连累到我的话,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吴墩人在宝岛,易青的确不能把他怎么样,可是如果这混蛋真的还要去动易青和他的家人,到时候,人家抓不到吴墩,可向家人全都在香江啊!

 

    刚刚易青的话是什么意思?

 

    无非就是在警告四眼龙,无论是他,还是吴墩,只要有人敢搞事,都会算在向家人的头上。

 

    吴墩还真动了这个念头,可是四眼龙这么一说,他就算是再怎么憋屈,也只能忍下了。

 

    有些事情,易青不方便做,但是,向家人确实没有那么多顾忌的。

 

    “难道今天的事,就这么算了,四眼龙,他打的不光是我一个人的脸,还有你,想想看,到了明天,整个香江都会知道,向家的四眼龙怕了一个大陆仔,还要摆和头酒跟人家认错,你的面子往哪里摆。”

 

    面子!?

 

    “老子还有个屁的面子,鬼见愁,老子警告你,别想要拖着老子全家一起下水,刚刚已经说过了,你敢搞事,我就让你没命回宝岛。”

 

    卧槽!

 

    吴墩真的懵了,这还是他认识的四眼龙吗?

 

    就这么认怂了!?

 

    “好!你是大丈夫,能屈能伸,这里是香江,你说了算,可是,那个姓易的最好这辈子都不要去宝岛,否则的话,看我怎么搞他。”

 

    “哼!只要不是在香江,老子随便你怎么搞。”

 

    面子和里子全都丢干净了,四眼龙能不恼火,只是,在香江他还真不敢做什么,霍家已经警告过他了,如果他敢在香江对易青做什么的话,向家怕是真的会被赶绝了。

 

    “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讲过了,你也别怪我不讲情面,实话和你讲,如果不是念在以往的情分上,我管你死活,今天你以为我折了你的面子,可我告诉你,老子是特么在帮你,不然的话,你真以为姓易的是个好说话的人,你利用我们向家人去跟人家示威,当真以为人家不敢动你吗?”

 

    易青如果要动吴墩的话,甚至都不用自己亲自出手,只要随口说上一句,整个香江有大把的人愿意代劳。

 

    吴墩在宝岛是大哥,在香江,他算个屁啊!

 

    一个矮骡子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那我还要谢你了!”

 

    吴墩不是个蠢蛋,刚才的事情,他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四眼龙的话说得虽然狠,但实际上,要不是四眼龙先发作的话,等到易青发了话,事情才真的不可收拾了。

 

    跪下,斟茶认错,虽然丢脸,但是,也总好过丢了性命的强。

 

    “你今天就回宝岛去,以后永远都不要再来了,再来的话,一旦让姓易的知道,到时候,我保不住你!”

 

    易青连四眼龙这样的地头蛇,都不肯给面子,更何况是一个吴墩。

 

    “山水有相逢,今天的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吴墩气哼哼的撂下了一句狠话,转身下楼走了。

 

    四眼龙闷坐了一会儿,叫上来了一个手下。

 

    “去盯着姓吴的,如果他今天还不离开香江的话······给他个教训!”

 

    对吴墩,四眼龙还是有些不放心,刚刚他能帮着吴墩过关,那是因为两个人之间毕竟还有利益关系,而且,四眼龙要为自己留一条退路。

 

    可是,如果吴墩真的要拖着他全家人一起倒霉的话,那可就不要怪他了,什么江湖道义,不过是说出来哄人的东西。

 

    与此同时,正驾车回家的向十,陈兰夫妇,也还感觉心有余悸。

 

    他们也没想到,易青这次居然会这么狠,让一位大佬下跪,这简直就是杀人诛心。

 

    “看起来,我们以后对待易先生也要小心一点儿了!”

 

    向十的情绪明显不高,脸色也非常难看。

 

    且不说吴墩的事,四眼龙今天摆和头酒,向易青低头认错,这丢的可是向家的脸面。

 

    别看今天在场的人不多,怕是要不了等到明天,整个江湖都会知道,四眼龙栽了,向家栽了。

 

    “十哥!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只要易先生还认阿左是他的契仔,事情就还有缓和的余地。”

 

    “是啊!我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大概就是这个了。”

 

    向十说着,转头看了眼,已经睡着了的向左。

 

    “电影的事,就不要说什么了,是我们做错了事,受到惩罚也是活该。”

 

    向十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心里却在滴血,这次的损失可是太大了,一部电影被叫停,两部电影被削减拍片量,另外,还有代理发行的宝岛电影全部下画,所有的损失加在一起,怕是要超过两千万。

 

 文学

    两千万啊!

 

    那可是永胜去年将近三分之一的收入。

 

    但这又怪得了谁,是他们自己要往枪口上撞。

 

    “你知道这一次吴墩为什么想要见易先生吗?”

 

    陈兰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向十苦笑一声,道:“是为了一个女人。”

 

    “女人?”

 

    陈兰不解,在她印象当中,易青身边的女人好像也不太可能会和吴墩有什么联系啊!

 

    “具体的我也是听大哥说的,好像是吴墩看中了一个女人,便联手做局,坑了那个女人家里一笔钱,想要把他们家逼的没有活路,然后他再跳出来帮忙,结果,被易先生给搅局了。”

 

    陈兰听得一脸懵:“就···这样?”

 

    “是不是很好笑?”

 

    向十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虽然在笑,但是眼神之中满是怒火。

 

    “该死!”

 

    陈兰也忍不住要骂人了,如果此时此刻吴墩就在面前的话,她绝对会一脚油门冲上去,把吴墩那个混蛋给撞得稀巴烂。

 

    就为了一个女人,劳师动众的,差点儿把他们都给拖下水。

 

    “大哥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向十苦笑:“是不是早就知道内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这件事······真特么的,姓吴的那个混蛋。”

 

    为了一个女人,让永胜损失惨重,让向家丢了利润丰厚的生意,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啊!

 

    其实他们应该庆幸,如果易青知道这里面的事情,今天的事,怕是就不会那么容易揭过去了。

 

    很显然,被吴墩看中的那个女人,就是贾婧雯。

 

    谁能想到,贾婧雯的父亲生意失败,居然会是吴墩做的局,他的目的显然不言而喻了。

 

    前世的贾婧雯为了给家里还债,不得不从北影肄业,回到宝岛拍戏赚钱,后来吴墩主动伸出援手,一路捧着贾婧雯成了宝岛的一线女星。

 

    这里面的事情,本来就经不起推敲。

 

    要说在宝岛有潜力的女演员也有不少,吴墩这位前大佬为什么偏偏不帮别人,非要帮贾婧雯,而且,所有的付出也是不遗余力。

 

    哪怕吴墩前世曾在面对媒体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表示:我连她的小手指都没碰过。

 

    没碰过?

 

    真特么的要呵呵了!

 

    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啊!

 

    如果吴墩真的对贾婧雯没有私心的话,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帮人家,为什么贾婧雯后来回义无反顾的离开吴墩?而且老死不相往来。

 

    就算是再怎么没有良心的人,也不会这样对自己的恩人吧!

 

    细思极恐!

 

    向十越想越憋屈:“就算是被人家当枪使,那也要有好处可以捞啊!我的这位大哥,真的就像是个白痴一样,当初老爸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要把坐馆的位子留给他。”

 

    陈兰也是止不住的苦笑:“算了,这次的事情,我们也该吃一堑长一智了,以后,家里再有什么时候,我们得学会为自己考虑了!”

 

    这话说的没错,向十连连点头:“不管他是不是我大哥,不管他是不是当家人,以后,如果还想要把我当成马仔一样呼来喝去的,可是坚决不能了!”

 

    以前一直觉得,借着向家的招牌,可以方便自己做一些事,通过这次的事情,向十算是彻底明白了,在那些真正大人物的眼里,向家的招牌?

 

    那算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