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娇含蜜汁耸动美妇|男团共享物by不必南下笔趣阁

2022-01-14 09:14:14情感专区
时间回到刚入夜,部署完了防御,左良玉便在原知府衙门召集手下开会。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诫他手下道:“皇帝都已经向天下宣告了,我,还有你们,都是不赦的。你们自己想想,

   时间回到刚入夜,部署完了防御,左良玉便在原知府衙门召集手下开会。

 

    他的第一句话,就是告诫他手下道:“皇帝都已经向天下宣告了,我,还有你们,都是不赦的。你们自己想想,手里有多少人命,所以,就不要期待朝廷会放我们一马!”

 

    顿了顿,左良玉扫视手下这些将领的脸,然后又接着说道:“抛弃幻想,不要幼稚,这一战,对我们来说,那是破釜沉舟,要么我们死,要么杀败眼前的敌人,占领整个蜀地,吃香的喝辣的!”

 

    “城外敌人,都是追着我们到这里的,粮草肯定有问题!只要我们能坚守,笑到最后的,一定是我们!”

 

    说到这里,他发现好像手下的士气不是很高,便露出神秘之色,对这些手下将领说道:“我可以给你们交个底。站稳夔州府之后,我已经偷偷派人去和李自成谈判了,他面对孙狗官的压力很大,已经有很大的倾向,是要和我们联手共同对抗朝廷!”

 

    一听这话,大堂内的这些叛军将领,顿时都是精神一振。说一千道一万,这个才算是好消息!

 

    “如今这局势,我已经决定,退让一步,和李自成平分蜀地。”左良玉又提高了一些声音说道,“那李自成必然会和我们联手!换句话就是说,我们并不是孤军守孤城,援军很快就能赶来的!”

 

    听着他在说话,左梦庚不由得一脸地疑惑,自己一直在爹身边,什么时候派人去和李自成联系的?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呢?难不成是自己领兵出征重庆的时候?

 

    还是爹英明啊,早就想好了退路!左梦庚这么想着,不由得看着左良玉,眼睛冒着小星星:每一次有危机的时候,他爹都能化险为夷!

 

    大堂内,不少人显然和左梦庚一个想法,顿时精神都振奋了起来。

 

    就在这时,城外传来喧哗声。

 

    听到这动静,左梦庚连忙提醒道:“爹,官军是想偷城!”

 

    左良玉听了,立刻领着这些将领,赶去了城头,结果等他们到的时候,朝廷官军已经退去了。

 

    听城头上的守将禀告,是说朝廷官军确实想偷城,只是被发现,就退回去了!

 

    既然城头上没事了,左良玉便领着手下又回到原知府大堂,继续开始议事。

 

    结果还没说多久呢,忽然又听到城外传来喧哗声。

 

    这一次,左良玉没有赶过去了,而是点了李国英过去看情况。

 

    没多久,李国英就回到了衙门大堂,向左良玉禀告道:“大帅,朝廷官军又是企图偷城,被发现后退回去了!”

 

    “哦?”左良玉听了,稍微一想,便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道,“这是欲擒故纵,本帅断言,朝廷官军这是故意暴露,疲惫城头守军,等到夜深时分,才是其真正偷城之时!”

 

    李国英听了,点点头,一脸佩服地说道:“大帅英明,末将也是这么想的!”

 

    大堂内其他人听了,也都纷纷称赞左良玉英明神武。

 

    于是,左良玉便开始调兵遣将,应对半夜偷城。

 

    等一切部署完之后,他才胸有成竹地说道:“我们有全城百姓为要挟,朝廷官军就必然不敢白天强攻。只要挫败了他们偷城的可能,那么就将对我们毫无办法。如此僵持下去,朝廷官军粮草不济,而我们又有李自成的援军,蜀地早晚就又是我们的!”

 

    把前景都给描述了一遍之后,他便宣布军议结束,不过留下了马士秀和李国英等少数几个心腹手下继续商议军情,其他人就离开了。

 

    等该走的人走了,该留下的人留下之后,就听左良玉转头看向李国英,对他说道:“你负责的水门那边,火把少一些,暗一些,如此方便行事,明白么?”

 

    “末将明白!”李国英一听,立刻便抱拳回答道。

 

    接着,左良玉又转头看向马士秀,吩咐他道:“你那边,动静要尽量小一些,不要惊动其他人,偷偷地,知道么?”

 

    “末将知道!”马士秀听了,也连忙抱拳回应道。

 

    左梦庚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便插嘴问道:“爹,这是要干什么?我们从水门出去偷营么?”

 

    左良玉一听,心中有些不喜,这个儿子,一点都不机灵。

 

    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训斥儿子的时候,便低声说道:“偷什么营?和以前一样,此地无法久留,得走了!”

 

    “啊!”左梦庚一听,很是意外,有点期期艾艾地说道:“刚才……刚才爹不是说……说偷城,还有那个……那个援军……”

 

    虽然他以前跟着左良玉,不是没有跑过。但是,刚刚左良玉还一脸胸有成竹地调兵谴将,仿佛胜利一定是属于自己这边的,结果这一转眼,竟然是要逃跑,他就有点转不过湾来了。

 

    左良玉见儿子这个样子,真不想发火的,结果还是发火了,低声厉喝道:“你是猪脑子么?你没看到军心士气是怎么样的?这个城,十成十是守不住的,这点眼力都没有?”

 

    本来,他还想详细解释一下,如果不是因为他这一路败了,还有左梦庚这一路也败了,并且还败得很惨,那说不定是真得还有一战之力。

 

    但是,如今两路军队败退回来,损兵折将之下,军心士气哪里还有?白天的时候,又被那三边总督蛊惑了一下,手下那些军卒就更没士气。

 

    以他的经验,一下就看出,这城要能守住就怪了!

 

    既然守不住,那当然是要跑了!

 

    带着财物,带着心腹将领和亲卫,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这种情况,他又不是没经历过。还有那李自成,不也是被打得只剩下十八骑,如今却是又有二十多万人马么!

 

    乱世之中,只要不死,都是机会;要是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左良玉对此,想得很清楚!

 

    说话间,城外又传来喧哗声。只是没多久,就又安静了下来。

 

    对此,左良玉很是不屑,就这种把戏,一眼就能看穿,你们就慢慢地玩吧!

 

 文学

    其实,对于朝廷官军可能会偷城的猜测,他一早就想到了。

 

    甚至可以说,其实就是他逼着那位总督大人这么干的。

 

    因为他知道,从他以全城百姓为要挟说出去之后,一般而言,文官就会考虑后果,会掂量朝中对手会不会拿这个事情做文章,除非万不得已,就肯定不会强攻,导致全城百姓都跟着死!

 

    这么一来,要么就是一直围困,要么就是智取了。

 

    而一直围困的话,城外那么多大军,每天的粮草消耗就不知道多少。正常来说,没有一个统帅不会考虑这个长期围城的成本。

 

    至于智取,说起来好听,但是,其实选择的余地并不多!

 

    夜袭,偷城就是很自然就会想到的一种可能!

 

    对于这些,左良玉才不会陪着玩,他要做的,就是趁着军心士气还可以用的时候,就先偷偷溜了。一旦军心士气明显不行的话,到时候他想走就走不了的。

 

    他一共准备了五艘船,三艘运财物,两艘是他和手下亲信以及亲卫。就等着半夜朝廷官军真正开始偷城开打热闹的时候,偷偷溜走。

 

    之前左良玉说有派人去和李自成谈,这个话有一点是没说谎的。

 

    他确实派人去探过下游的情况,发现李自成所部似乎撤走了。只是朝廷官军追得急,他没法继续去探听下游湖广的情况。

 

    眼前的情况,只能是先逃离险地再说。

 

    时间慢慢地流逝,夜色越来越深,一如左良玉所料,城外朝廷官军慢慢地,反而没了动静。这恰恰是说明,朝廷官军是准备在后半夜动手了。

 

    也只有傻子才会相信,朝廷官军会在前半夜,城里都还没入睡的时候偷城,那不明摆着增加偷城难度,让更多的守军可以及时增援么!

 

    左良玉一边鄙视城外朝廷官军的智商,一边稍微休息,就等着朝廷官军真正偷城时候开始,吸引所有人注意的时候,就可以开溜。

 

    就这府衙大院子里,一箱箱的财物都已经准备好了,亲卫都在休息,积蓄体力,都在等着信号。

 

    果不其然,等到了下半夜,喊杀声突然就响起来,随后,动静越来越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不少地段的守军都按照左良玉之前的部署,立刻领兵增援。

 

    而在这个时候,左良玉却带着儿子和他的亲信手下,带着财物,赶紧去了水门那边。

 

    他安排了李国英在这边轮值,顺利汇合之后,立刻把东西都搬到船上。

 

    一切顺利,没人发现,所有人都在关注偷城那边。

 

    “看看,我就说过吧,军心士气已经不可用,拉胯了!”左良玉看了一会远处的情况,听着动静,然后摇头说道,“我针对性的部署之下,竟然都被朝廷官军偷城成功了!”

 

    当然,之所以朝廷官军会偷城成功,也和他把心腹手下都带走有关系。留下的那些,都是他的弃卒,很显然,能耐肯定不怎么样的,因此抛弃也不可惜的!

 

    这么想着,左良玉就没再犹豫,当即下令打开水门,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