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一前一后1V2

2022-01-14 09:12:32情感专区
和祁名分别后,王岩并没有走进网吧,而是直接去了张超的奶茶店。 这家开在广场的老店生意还是很好的,站在门外,王岩就看到了屋里攒动的人头。 他没有走进去,而是直接拨

   和祁名分别后,王岩并没有走进网吧,而是直接去了张超的奶茶店。

 

    这家开在广场的老店生意还是很好的,站在门外,王岩就看到了屋里攒动的人头。

 

    他没有走进去,而是直接拨打了张超的电话。

 

    寒暄了几分钟后,王岩随手叫停一辆出租。

 

    半个小时后,这二人在一处大型仓库里见了面。

 

    “超哥,好久不见了,事业进展得怎么样了?”

 

    王岩掏出一支烟,笑呵呵地问道。

 

    他知道张超正在鼓捣蜜雪冰茶的全国连锁事宜,不过刚开始起步,加上资金和经验不足,他只是在商城周边县城做广告,并没有进一步扩大版图。

 

    张超看上去心情很好,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笑道:“还行还行!王岩,我真的要感谢你啊!要不是你开金口点拨,我还真错过这个大有前途的商机了呢!”

 

    王岩摆摆手,谦虚道:“我就是随口一说,最主要的还是在超哥你的魄力。”

 

    张超不是很喜欢说客套话,搂着王岩的肩膀来到了一处茶室。

 

    主动为王岩倒上一盅茶后,张超直言道:“怎么了?找我有事?”

 

    虽然王岩比他小了一旬不止,可他真没把他当成晚辈,平时说话的语气也是以同龄人相处。

 

    王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量起了这间茶室......

 

    过了一会,他才道:“超哥,这个仓库是你自己建的吗?”

 

    张超摇摇头:“我哪有时间盖仓库啊!这原本是一个汽车储备基地,我听说老板嗜赌,在澳门将家财输了个精光,债主们拿他没有办法,最后就将他的仓库分割成了几个版块,作出租使用。我租的这个还是面积比较小的,在东城那边,还有一个超大型的,一直没有租赁出去。”

 

    王岩点点头,又问:“你这一年房租多少钱?”

 

    “纯房租的话是二十万。”

 

    王岩提了个建议:“超哥你完全可以将另一个也租下来,等你的版图慢慢扩大,早晚用得上。”

 

    张超苦笑道:“我也想租啊!可关键是现在真的拿不出资金来,已经向银行贷了一百多万的款,亲戚朋友的就不说了,实在是心有而力不足啊!”

 

    王岩想了一下,道:“那你帮我注意一下那个仓库的动作,等年底收了钱,我准备将他盘下来。”

 

    张超大奇:“你租那么大的仓库干什么?难道.....你也想....”

 

    王岩笑着打断道:“超哥你千万别想多了!既然你已经在做连锁加盟,我肯定不会插手的,再说,隔行如隔山,你对奶茶原料和人员培训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我可什么都不懂,除非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搞这个东西。”

 

    听到王岩这么说,张超缓缓舒了一口气。

 

    他实在不想和王岩成为对手,这个家伙别看年龄不大,可脑袋里的想法和身体力行的能力比他要出色多了!

 

    万一他真的横插进来,哪怕抢占了那么多先机,可张超还是不敢保证一定就是王岩的对手。

 

    张超还是有些不死心问道:“那你租那么大的仓库干什么?”

 

    “玩!”

 

    “玩?”

 

    张超既不信又感到可笑:“你知道那个仓库一年的租金是多少吗?最少要三十多万啊!你竟然租来玩?”

 

    王岩笑道:“你理解错了,我说的玩是建一个大型的室内游乐场,供游人玩。”

 

    张超这才恍然,不过下一刻眉头又皱了起来:“王岩,你的那几个奶茶店有挣钱吗?现在能拿出这么多钱吗?”

 

    王岩摇摇头:“现在我连五万也拿不出来,老本都没收回来呢!”

 

    “那你从哪弄钱租仓库?还有,你知道建一个这么大的游乐场需要多少本钱吗?几百万都得打底!”

 

    王岩倒显得无所谓:“钱可以慢慢挣嘛!可想在商城找一个面积大、地段又不错、价格又便宜的仓库,实在是不容易!不行的话,再转手租给别人嘛!反正是一笔不赔本的买卖。”

 

    张超一脸的无语,拧着眉头看了王岩好大一会,似是想看透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然而他只看到了王岩的玩世不恭。

 

    这时,茶室门打开,一个中年汉子探出头,和煦笑道:“张总,你来看一下这一版的布置怎么样?”

 

    张超站起身,冲王岩道:“你先喝会茶,我一会再过来陪你。”

 

    “你忙正事要紧.....”

 

    张超出去后,王岩起身躺到了沙发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玩起了贪吃蛇,不一会,他就感到眼皮沉重,接着,手机从手中滑落,一道轻微的鼾声随即传来。

 

    ......

 

    王岩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个厚厚的被褥,而手机铃声也的从被褥里传出来的。

 

    是汪威航打来的。

 

    “喂,老大,什么事啊?”

 

    “我靠,王岩你怎么还睡着觉呢!怪不得打这么多电话都没人接。”

 

    美梦被打断,王岩的心情正不爽,立马骂道:“到底什么事?你他妈要不说,别打扰我睡觉!”

 

    汪威航在电话里也对骂了起来:“妈的!你说好的今晚请我们吃饭的,你看看几点了?天都黑了!”

 

    王岩这才想起还有这档子事来,立马转换语气,笑道:“哦~~~~你瞧我这记性!差点给忘了,你们在哪呢?”

 

    “在学院的奶茶店里呢!蚊子和高露也在这,都给你电话又没人接,还以为你又搂着那个姑娘睡觉着呢!”

 

    “什么叫又?我告诉你汪威航,别看我们是朋友,你要是再乱说,我照样告你诽谤!”

 

    ......

 

    出来的时候,张超还在仓库里忙碌,听闻王岩要走,他立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车钥匙,笑道:“这里离学校还不近呢!你开车回去吧!”

 

    王岩有些犯难:“我把车开走了,你怎么回去?”

 

    张超指着不远处一辆崭新的宝马五系,笑道:“为了提升档次,我也鸟枪换炮了,这辆卡罗拉你先开着吧,什么时候你买车了再还给我。”

 

    王岩想了一下,自己年底还准备去洛城看祁修泉呢!少不了有辆私家车,于是就没有拒绝,冲张超真诚地点了点头后,开着车离开了仓库。

 

    他和张超的关系非亲却胜亲,先不说为他指点了一条最具潜力的商业方向,仅每月从他这进货就要花上几十万。

 

    别说开几天车子,就算明言给他要过来,估计他也不会拒绝。

 

    .....

 

    来到经贸学院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汪威航一行人从门口出来。

 

    王岩心中恶作剧升起,猛踩油门冲汪威航冲去,把他吓得一下蹦到了窦梁身上。

 

    走出车子的王岩乐得弯腰大笑,汪威航看到罪魁祸首是王岩后,气得上前就是一顿猛打。

 

    王岩还是老一套,一招猴子偷桃顿时让汪威航弓着腰,跑到墙角抚慰伤口去了。

 

    “呀!王岩,这是谁的车?”

 

    王岩白了宋之雯一眼,没好气道:“你记性有这么差吗?前段时间我们到徽州接杨师姐,不就开的这辆车吗?”

 

    宋之雯吐了一下舌头,撒娇道:“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哪里记得起来嘛!”

 

    王岩也不废话,一摆手笑道:“姑娘们都坐车,窦梁你和老大他们坐公交。”

 

    ....

 

    现场有五个女孩,本来宋之雯坐在了副驾,可看到后排的高露被挤在中间,而且面露不悦之后,随即和她调换了座位。

 

    高露也没有说什么,一屁股坐到了副驾。

 

    而宋之雯则和刘佳楠、吴心、田晴晴三人挤到了后排。

 

    宋之雯不像高露那般清冷,和刘佳楠几人很合得来,不一会,后排就传来了几个姑娘咯咯的笑声。

 

    王岩冲高露撇了一下嘴,小声道:“冰山妹,羡慕后面火热的氛围吗?”

 

    高露什么也没说,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才长约二十多公分的电击棒,顾自把玩了起来。

 

    王岩立马正襟危坐,打起十二分精力看着前方的道路。

 

    .....

 

    当王岩点好菜,坐进包间的时候,汪威航几人才姗姗而来。

 

    吃饭自然避不了喝酒,可就在汪威航给王岩倒酒的时候,刘佳楠一把抢过酒杯,严肃道:“王岩前天已经喝伤了,今天不能再喝了!”

 

    虽然刘佳楠行使着宋之雯的权力,可大家都没有多想。

 

 文学

    因为都知道刘佳楠和王岩的关系匪浅,更知道王岩不惜奔波百里才将她盛邀请来打理奶茶店。

 

    王岩可以对宋之雯嬉笑怒骂,但绝对不会和刘佳楠口出脏言。

 

    奶茶店的其他店长都对王岩毕恭毕敬,唯有刘佳楠不把他放在眼里,动辄就是横眉竖脸,严重的话,直接上手上脚。

 

    而王岩非但不会生气,还会陪着笑脸道歉。

 

    这些,足见刘佳楠在他心中的地位之高。

 

    今晚的这顿饭,王岩也不想喝酒,今天中午只喝了一斤不到,就感到浑身难受,或许真被刘佳楠说准了,自己真的喝伤了。

 

    可在汪威航面前,他又不想直接认怂,于是便反其道而行之。

 

    见他勉为其难说道:“佳楠,你看老大的兴致这么高,就让我喝一点吧!我保证,最多一斤半,多了一滴也不喝!”

 

    刘佳楠都快气笑了,哼声道:“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上次你喝得那么多,身体里的解酒酶早就呈负荷状态了,至少要隔上七天之后,才能饮酒,不然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宋之雯也在一侧劝道:“王岩,我觉得佳楠姐说的很对,你今天就别喝了嘛!”

 

    王岩这才将目光转向汪威航,为难道:“老大,你看.....要不我豁出命陪你喝点?”

 

    汪威航连连摆手:“算了吧,你要是真因为喝酒出了什么事,我他妈也没命了!”

 

    但见窦梁不停地抽搐着鼻子,然后冲王岩说道:“王岩,你中午是不是喝酒了?身上怎么还有一股香水味?”

 

    卧槽!

 

    这窦梁到底和狗有什么因果关系?鼻子怎么还有这个功能?

 

    见众人的眼光都瞄了过来,王岩立马呵斥道:“我他妈喝什么酒?我的嘴里有酒气,是因为前两天那次喝得太多了,暂时还没有恢复过来。还有,我在张超办公室睡了一下午,哪来的香水味?你要是再乱说,信不信抓汪威航的时候,把你也一块带走?”

 

    “你.....”窦梁本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王岩还上纲上线了。

 

    汪威航急忙打起了圆场:“好了好了!窦梁你别跟王岩争辩了,他就是无赖,你确定能赖过他吗?”

 

    .....

 

    这顿饭,王岩终究没有喝酒。

 

    少了王岩的叫嚣,汪威航只感到兴致缺缺,最后连一斤酒都没有喝完。

 

    趁着人员聚齐的机会,王岩宣布了一件事情,是关于自己曾用六剑客笔名向方忞山输送歌词一事。

 

    听了王岩的讲述之后,除了406成员和宋之雯高露这对闺蜜外,其他人皆是一脸愕然。

 

    他们实在没有想到,视学习为累赘的王岩同学竟然有如此才华?

 

    而且还和八竿子打不着的歌坛小天王产生了联动。

 

    刘佳楠的嘴巴张得最大,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王岩。

 

    田晴晴最是激动,跑过来拉着王岩的胳膊,满眼的小星星,叫道:“王岩,你上次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有周杰轮的亲笔签名专辑吗?”

 

    嗯?

 

    王岩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汪威航。

 

    后者赶忙解释道:“晴晴,其实......王岩已经将专辑给我了,我....一时忘了给你说。”

 

    田晴晴立马又坐了回来,拧着汪威航的大腿叱道:“我看你不是忘了给我说,而是你就没准备给我说!哼!没想到在你心中,我还没一张专辑重要!”

 

    汪威航知道现在不是心疼的时候,忙出言安慰道:“我的不就是你的吗?等会回去,我就给拿出来送给你......”

 

    .....

 

    饭局结束之时,王岩又笑着说了一件事情:“如果谁对写词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牵线搭桥,将你们的作品拿给周杰轮过目,要是真被他录取了,也有一笔不小的酬劳,希望大家踊跃参加,说不定下一个六剑客就是在座的其中一位......”

 

    此话一出,众人皆欢欣不已,甚至连作文都不会写的文小山都眼中放出光芒,仿佛成神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