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项圈性奴女神调教*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2022-01-14 09:01:34情感专区
乔若宝说:“若安姐姐,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宝儿说哦,宝儿永远是站在姐姐这边的!” “……” 乔若安打消了抽回自己手的打算。 不过,看

 乔若宝说:“若安姐姐,有什么事一定要跟宝儿说哦,宝儿永远是站在姐姐这边的!”

 

    “……”

 

    乔若安打消了抽回自己手的打算。

 

    不过,看着乔若宝如此担心自己的神情,乔若安真的好想吐槽……

 

    她就是古棠,实际上,是她绿她自己。

 

    乔若宝看着乔若安不说话,张嘴,又想说道——

 

    “若安——”

 

    突然,曹璐璐跑过来,扑到乔若安的面前,泪眼汪汪地看着乔若安,打断了乔若宝想说的话。

 

    “若安!古棠来华夏了对吧?对吧?”

 

    不等乔若安回答,曹璐璐把脸凑得乔若安更近。

 

    “我看到了!我都看到了!海淀公园里!”

 

    要不是乔若安适时地站了起来,曹璐璐喷出的口水绝对会喷到她的脸上。

 

    “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是暂住在你别墅吗?他什么时候回M国?若安,他回来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曹璐璐叽叽喳喳的,吵得乔若安脑仁疼。

 

    “你跟他不过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没必要告诉你他的事情吧?”

 

    “那,那他回来,是为了乔若宝吧?”

 

    突然,曹璐璐瞪向乔若宝,

 

    乔若宝吓了一跳。

 

    为什么,曹璐璐看向她的眼神,包含敌意?

 

    乔若宝下意识支支吾吾应了声:“啊,是……”

 

    结果,曹璐璐看乔若宝的敌意更深了!

 

    昨天她穿过那座公园,看到了古棠。

 

    本想兴奋地跑过去找古棠,结果马上又看到了乔若宝。

 

    像是心里有预感什么的,她慌忙躲到不远处的树后,观察着两人。

 

    结果,就看到古棠向乔若宝告白!

 

    乔若安看着瞪乔若宝的曹璐璐问道:“你昨天也在公园?”

 

    曹璐璐听到乔若安的声音,“刷”地转过脸来,猛拍一下桌子,“若安!”

 

    没有回答乔若安的问题,而是憋红张脸,非常大声地请求道:“求求你,帮我约一下古棠出来好吗?”

 

    “没空。”乔若安面无表情,直接拒绝。

 

    “为什么?!”曹璐璐都快要哭出来了。

 

    “他不喜欢你。”

 

    她女扮男装的时候,曹璐璐就天天想做“古棠”的女朋友,有一次夸张的,居然还当场表白。

 

    她都能想象得到曹璐璐约古棠出来是想干什么,所以,她怎么可能同意这个请求?

 

    “那……那能不能告诉我,古棠什么时候回M国?”曹璐璐楚楚可怜地看着乔若安。

 

    乔若安觉得这个还是可以告诉曹璐璐的。

 

    “这周五吧。”

 

    “古棠”已经完成好“他”的任务,乔若安本来想直接说今天的,但想到“古棠”如果在乔若宝生日之前回其实不好,所以还是决定,乔若宝生日过后“古棠”再回M国的好。

 

    “这么快?!”曹璐璐惊了。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今天已经周二了!还有三天古棠就又要去M国了!

 

    “古棠这次回M国之后,就永远不会再来华夏了。”

 

    乔若安故意这样说,目的是为了彻底断了曹璐璐对古棠的念想。

 

    虽然这样做对于曹璐璐来说有点残忍,但她必须要这么做。

 

    “我……我知道了!”

 

    曹璐璐非常用力地说完这一句后,转身跑出了教室。

 

    乔若宝看着飞快跑出教室的曹璐璐,疑惑道:“若安姐姐,曹璐璐是不是喜欢古棠啊?”

 

    乔若安抽出湿纸巾,擦了擦桌子。

 

    “嗯。”

 

    曹璐璐向“古棠”告白的时候,乔若宝没有在场。

 

    “果然!”

 

    乔若宝很高兴自己猜对了!

 

    “我能看出来,因为我就是这样,喜欢一个人的话,就想天天黏在他的身边,天天想要见到他,而且怎么也不感觉到烦。”

 

    乔若安擦桌子的速度慢下来,眸光也柔和下来。

 

    阿尧不曾也是这样呢?

 

    “若安姐姐,”

 

    乔若安目光转移到乔若安的身上,想继续把刚才被曹璐璐打断的话说出口。

 

    “若安姐姐,明天是我的生日哦,周烁阳说在京都大饭店订了包间,你能不能——。”

 

 文学

    “哦。”

 

    乔若安擦干净桌子,起身把脏湿巾丢进垃圾桶,乔若宝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她的后面。

 

    “能不能到场,得看我那时候有没有时间。”乔若安说。

 

    乔若安回到座位上时,上课铃声刚好响起。

 

    “好,我知道了。”

 

    乔若宝听到乔若安的话,脸上明显露出失落的表情。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

 

    乔若宝生日当天,乔若安的嘴角好得基本上差不多了,但还是能隐隐看到一些印记。

 

    不过乔若安已经不用戴口罩。

 

    这不,到了学校之后,同学们就她嘴角上的伤聊得不亦乐乎,脑洞大开。

 

    “不会是乔若安抢人家的男朋友,然后被正主打了吧?”

 

    乔若安朝着刚才说这话的人看了眼,那个人立刻识相地住了口。

 

    只是看了两眼便收回视线。

 

    自从周烁阳确定了自己真正的心意后,主动来找乔若宝的次数明显频繁起来。

 

    以前都是乔若宝主动找周烁阳的。

 

    这乔若宝和乔若安的班级刚一下课,原本没有课的周烁阳又跑来串班了。

 

    因为乔若宝有意挨着乔若安坐,所以很快,周烁阳便细心地发现了乔若安嘴角边的伤。

 

    “你被人打了?”

 

    周烁阳指着自己的嘴角,朝乔若安问道。

 

    仔细看看,乔若安受伤的地方还跟他前天打古棠的地方一模一样,都是嘴角边。

 

    乔若安面无表情地瞟了周烁阳一眼。

 

    虽然乔若安很想说“就是你”,但她不能这么说。

 

    古棠被打了,乔若安也被打了,而且被打的还是同一个地方,傻子都能联想到些什么。

 

    “不小心磕到了。”

 

    “哦哦。”

 

    周烁阳也是信任乔若安,听到她这么说,便不再刨根揭底问什么。

 

    很快,到了傍晚。

 

    乔若宝躺在宿舍的床上,给乔若安发去酒店地址和包间门号。

 

    “不知道若安姐姐会不会来……”

 

    其他几个舍友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没空参加乔若宝的生日,乔若宝躺在床上等了好长时间,乔若安没有回消息。

 

    起先的满心期待,渐渐落空。

 

    乔若宝没等来乔若安的消息,倒等来周烁阳的微信。

 

    “下来吧,我现在在你宿舍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