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太大了,太深了,撑爆了(把肉含着吃早饭H)全文阅读

2022-01-14 08:21:56情感专区
许灵均有些头疼,这东西可不能蒙着头办啊! 怎么着也得有个章程不是。 他现在除了队长给的一本扫盲课本之外啥也没有。 要说这扫盲班以前也办过不少次,尤其是五

    许灵均有些头疼,这东西可不能蒙着头办啊!

 

    怎么着也得有个章程不是。

 

    他现在除了队长给的一本扫盲课本之外啥也没有。

 

    要说这扫盲班以前也办过不少次,尤其是五八和六六这两次扫盲运动。

 

    那绝对是声势浩大,你想就郭谝子这样的都认了一些字,那规模肯定的小不了。

 

    不过他们这牧场因为有些特殊,性质不一样,就没地方上那么严格,还是有了不少漏网之鱼。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出现了像孙老三这样的人。

 

    但现在可不行了,上面发了话,哪怕只是提了提,场部也会严格执行。

 

    场部现在可不管别的地方冬学办的怎么样,反正这次他们都得认真起来,可不能再出现笑话了。

 

    他们不仅仅是要有成效,最主要的就是让那位看到他们本身的态度。

 

    许灵均上完课,趁孩子们上自习的时间,他抽空看了看这本扫盲课本,他其实也挺好奇上面到底有些啥内容。

 

    “噗~”

 

    许灵均刚看了几页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这课本上的内容还真挺有趣的。

 

    比如说这一篇,标题就是“猪是农家宝”。

 

    内容也很形象:“猪是农家宝,种田不可少,一亩一头是目标,猪多肥多产量高。猪吃百样草,只要你去找~”

 

    许灵均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其它内容和这个也差不多,不仅通俗易懂说起来还朗朗上口。

 

    这些内容可不仅仅是教大家认字用的,还透露出一些常见的各类知识。

 

    其实最开始办扫盲的时候,可不是这些内容,大多都是小红本上的东西,至于效果咱就不说了。

 

    后来在六六的时候,上面提出“兼学”这个词。

 

    意思是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同时还得有批判那啥内容,时刻警醒思想等等。

 

    像许灵均这个课本上就有这样的题材,比如说这个“打算盘啊”就写的很好。

 

    “过去地主算盘响,贫下~农泪汪汪,交了租谷无口粮,~”

 

    “现在队里算盘响,贫下~农喜洋洋,年年丰收有余粮,~”

 

    算了就这样吧,大体就这个意思有对比有说明的,

 

    不过这上面的内容虽然通俗易懂,可直接让大家就这么认字、写字其实也挺困难的。

 

 文学

    “哎~”许灵均想到这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些人的基础太差了啊!

 

    “基础?”

 

    许灵均突然想到这个词,又看了看在课桌上这些埋头练字的孩子就不由得笑了起来。

 

    这不正好嘛!这些孩子经过这半年的努力,算是有了一点点基础,正是最好的小老师啊!

 

    “咚~去学校了~咚~再不去扣工分了啊~”

 

    老赵看了看点敲着一个大锣边走边喊着,这是今天王队长交给他的任务,一到点就敲锣提醒大家到教室去。

 

    “这个老赵,还真是麻烦~”

 

    不少人听到声音都会抱怨一句,他们其实并不真是对老赵不满,而是内心里极度抗拒去学校学习。

 

    随着年龄越大,人的思想大多都固定了,尤其是他们牧民,就想着放好牧,老婆孩子热炕头就完了。

 

    别看他们天天教育孩子要认真学习等等,到了他们这就有些抗拒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他们还是乖乖的起身去了学校,就连那些年龄大的也都去了。

 

    场部这次虽然口号上是全民参与,其实岁数太大的也就那样了,也有人岁数范围来着,并不是一刀切。

 

    这要是真给你抬一个去学校,那个时候就不是教不教的问题了,而是救不救的问题了。

 

    队上的人太多,好在教室大,大家挤挤也还行。

 

    冯文斌和陈佳雪两人在门口搬了个桌子,按名单划着人数,进来一位做个记号。

 

    王福兴可不是开玩笑的,没来学习的还真就准备扣工分啥的,这可是涉及到他在场部的名誉和位置,他不得不上心。

 

    “行了啊,大家都安静了,今天人多,还有队上的老爷们都少抽点烟,这都快看不清黑板了。”

 

    王福兴看人都来了,就大声的吆喝了一声让大家都安静下来。

 

    没办法虽然这教室不小,但人更多啊!

 

    这里可不是他们每天在队上开会,可着劲的聊着抽着烟。

 

    王福兴倒不是思想境界有多高,看到屋里有这么多妇女而阻止这些大老爷们抽烟。

 

    实在是天有些凉,大开窗户开门肯定是不太现实。

 

    再加上晚上屋里还都是点着灯,这抽的烟雾缭绕的,人都快看不清了,更别说是黑板了。

 

    “咱们这冬学今天就算是开办了,以后每天都得过来学习。过几天孩子放假了,白天也得学。”

 

    “厂部可是成立了督查组,不仅要下来检查活动的开展工作,还会检查你们的课业。”

 

    “到时候谁要是不及格可别怪我们队委会不讲情面。”

 

    王福兴说了几句开场白,也让大家了解了一下场部对这项工作的重视情况。

 

    再加上说了几句队委会的威胁,意思就是让大家都看清楚点形式。

 

    毕竟他上午开会的时候就各家的一些老爷们在,这家里的妇女老人都不在场,所以他就又简单的说了一下。

 

    “行了,灵均,你开始给大家讲课吧!”

 

    王福兴环顾了一下整个教室,见大家都重视起来就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让许灵均进行授课。

 

    许灵均已经当了好几个月的老师了,还是教孩子基础的老师,算是有了一定的经验。

 

    况且大家都是七队的熟人,他也没啥紧张的,直接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你别说许灵均结合这本教材,讲的还真不错,下面的人也听得认真。

 

    “一亩一头是目标,你别说要是一亩地里有这一头猪给供肥料肯定能长好。”

 

    “对了,谝子哥,咱们今年可是养了好几头猪呢,这是不是过年就能分不少肉了。”

 

    李大鹏刚开始还听得挺来劲,可过了半个来小时的新鲜劲就有点坐不住了。

 

    听许灵均讲到这个猪来宝就想起队上的那几头猪,就和旁边的郭谝子聊起了小话。

 

    “那肯定是,对了,大鹏,你们家也帮着队上代养了不少鸡鸭,收成怎么样,鸡蛋鸭蛋下的多不,还有你们~”

 

    郭谝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学生,被李大鹏一搭茬注意力立马转移,这两人不知觉的就聊了起来。

 

    其实这教室里尤其是在教室后面的这些人,像这两人的情况很多。

 

    这些大人可没那些孩子听话,几朵小红花就能让对方服服帖帖。

 

    他们可不行,即便是许灵均讲的再好,这溜号的情况也很多。

 

    倒是前面那几排妇女听得挺来劲,学的也认真。

 

    尤其是秦大茹和牛凤英,她们一直在队上后勤兼职,也比别人有见识一些,知道学文化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