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系统总攻巨肉*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2022-01-13 17:21:47情感专区
孙老三这一辈子都没感觉这么丢人过,关键是现在可不仅仅是丢人的事了,是要命的事。 他没想到就一个上厕所的误会竟然会闹的这么大。 这家伙也是点背,因为不识字的问

   孙老三这一辈子都没感觉这么丢人过,关键是现在可不仅仅是丢人的事了,是要命的事。

 

    他没想到就一个上厕所的误会竟然会闹的这么大。

 

    这家伙也是点背,因为不识字的问题,二选一也没选对,。

 

    他当时也是急了,都等都快出来了,又不敢在外面解决,再说谁知道这部队上还有女兵啊!

 

    这里的女兵确实少见,关键是赶得就这么寸,还就是那个点,就那个~

 

    哎~孙老三后悔的要死,字啊!他当时要是认识那个字该多好。

 

    尽管他一个劲的跟人解释,可现在还是被关了起来。

 

    孙老三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的问了问门口的战士。

 

    “干嘛!还想出去?等着吧!”。

 

    听到这个回答以及对方那冰冷的眼神,孙老三感觉自己的脊背都在发凉。

 

    可不嘛!本来队上就没多少女兵,所以文公团的这些女兵一直都是他们这里的重点保护对象。

 

    没想到出来这么一个二愣子,竟然去了女厕所。

 

    虽然这家伙一直说自己不识字,不是故意的,但这是理由吗?

 

    这战士能给他好脸色才怪。

 

    这事上面可是说了,必须得调查清楚,还有就是小芳要是不点头原谅,这个孙老三就别想出去。

 

    事情其实也不大,就是因为孙老三不识字闹的,有挂职厂长的帮衬,这事儿最后还是平息了。

 

    就是这位的脸上有些黑,说这么多年的扫盲班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的。

 

    不过他说完这句也意思到自己还在牧场挂着职来着,要说责任自己也有。

 

    最后只能干噎的说了几句,让徐文昌以后要注意这类事情,加大扫盲班的力度。

 

    徐文昌当然赶紧表明态度,表示回去就会把扫盲班办好,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之类的。

 

    他决定了,回去以后一定要和王副厂长说这事,把扫盲班的事情抓起来,可不能像以前一样糊弄了。

 

    事情算是解决了,也不对,只能说是解决了一大半。

 

    他现在还有个任务来着,那就是做好那个小芳的工作。

 

    厂长可是说了,想要放了孙老三,必须得小芳姑娘点头才行。

 

    徐文昌深深的叹了口气,他差点没让这个孙老三给气死。

 

    本来他这次来受到了厂长的招待心情那是老美了,现在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跟小芳姑娘说情。

 

    好在徐文昌作为场部后勤主任,身上一般都会带些稀罕票。

 

    部队这也有生活区,他拿着票买了二斤糖,一斤桃酥,想了想又提了两罐头就去了。

 

    孙老三终于出来了,到现在他这两条腿都在抖着,这要是真给他定个罪,他就彻底就完了。

 

    关键是他真的啥也没干啊!

 

    “啪~老三,让你多认认字你就是不听,看看,连个男女厕所都分不清,你知道就因为这个我~我~”

 

    “哎~算了,走吧!”

 

    徐文昌说了一半最后还是忍住了,毕竟孙老三是他带出来,说的太重怕寒了大家的心。

 

    给小芳姑娘的那点东西对于徐文昌来说根本就不算啥。

 

    他在乎的是那位挂职厂长的态度,好在这次他也算是搭上线了,这还多亏许灵均那个“锁阳丹”。

 

    不过这事儿回去得和王副厂长说说,徐文昌可不会自大的以为他能跳过这位。

 

    徐文昌还是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的,说白了他就是个传话的,可不能抢了王副厂长的风头。

 

    “孙哥,你是不知道,咱们徐主任为了你求了多少人。”

 

    “不说别人,就那个姑娘,徐主任是又送东西,又给人道歉的。哎~”

 

    张国栋看徐主任说了半句很有眼力劲的把孙老三拉到一边跟他说了一些情况。

 

    这种事情徐主任不好开口,他反而能说说,这样也让大家知道徐主任是怎么维护手下人的。

 

    要不就说这张国栋能当组长呢,不说别的就这个聪明劲就招人待见。

 

    徐文昌决定找机会就把这个张国栋提成队长,至于这个老孙,还是往后靠靠吧!

 

    徐文昌回场部没几天,场部就有了“办冬学”的计划,这可是王副厂长大力推行的。

 

    不过这次主抓这个的可不是徐文昌,而是董树平,他只是一个副手。

 

    倒不是徐文昌因为这件事情被王副厂长给处分了,而是因为徐文昌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那就是“锁阳丹”。

 

    只不过现在这事儿还没啥动静,毕竟这方子给了上面那位,你总得给人家一点时间实验吧!

 

    不过,王副厂长相信,最后这位还得找他,毕竟他对这药方可没少研究,也没少找人做,实在是成功率真的不咋地。

 

 文学

    领导跟前无小事,况且这还是大领导发话了,所以这次的“办冬学”活动场部这些人可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他们绝对不会再出现像孙老三这样的笑话了。

 

    董树平和徐文昌这次可是下了大功夫,甚至已经和王副厂长那立了军令状。

 

    他们把各个大队队长及场部相关部门都聚集到一起,把这次“办冬学”的决心和目的都说清楚了。

 

    为此还专门成立的督查组,准备到场部各个地方去检查。

 

    办得好有奖,办不好当然是有罚了,并且是重罚。

 

    正所谓是“上面一句话,下面跑断腿。”为此王福兴一回来就把这事当成了重中之重。

 

    而许灵均作为队上的老师,他的任务是最重的,那就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个扫盲班办好。

 

    当然他们队委会的所有人员都会配合,冯文斌每天都要登记,让大家晚上都到队上学习,谁不去就扣工分,谁成绩不合格也扣工分。

 

    王福兴可是说了,要是最后谁的成绩不合格,那今年的年猪就别想了。

 

    这话一出,队上的这些大老粗齐齐变了脸色。

 

    厂部这次的动静很大啊,要不然王福兴也不会这样,看来这次得认真起来了。

 

    “哼,我就这样,我就不信他王福兴还能把我怎么样。”

 

    队上的不少老人可不怕这个,什么全员学习,他们现在眼睛都花了,看都看不到,还能把他们怎么样。

 

    “爹,这次的老师可是许灵均,跟以前的那些老师不一样。”这家的儿子赶忙劝道。

 

    “嗯?这~”

 

    这老人不由的犹豫了,他可不傻,这许灵均可是神医,他们年岁大了,很多时候都得靠人家呢。

 

    他可是听说了许灵均手里可有续命的神酒,他们这些人不怕得罪王福兴,可要是许灵均都话还真不敢得罪。

 

    当然有的人家也不在乎这个,不过~

 

    “缝手套”

 

    这三个字一出,七队的人家都妥协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活计啊!

 

    因为王福兴又加了一个条件,要是谁不参加冬学,谁不认真学,成绩不合格,那就不给缝手套的活计。

 

    这下整个七队都安静了,说白了就是这些人都被拿捏的死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