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打开盒子一排玉势(德国肥熟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2-01-13 17:13:30情感专区
这和他们预期的…… 不大一样啊! 可是这找谁也是没得说的。 人家不乐意来,你能咋的嘛。 办公厅来请陆怀安,他也利索地去。 但要问起,他也

    这和他们预期的……

 

    不大一样啊!

 

    可是这找谁也是没得说的。

 

    人家不乐意来,你能咋的嘛。

 

    办公厅来请陆怀安,他也利索地去。

 

    但要问起,他也是没办法的:“腿长在人家身上,我们备了车,甚至车票钱都没收多贵,纯粹保本的。”

 

    这个倒确实是真的,他们这一趟价格确实不贵。

 

    只是,这里少下来的钱,全从游乐场填补回来了……

 

    可这也不是陆怀安控制的,没法子。

 

    张德辉这一次,倒是对陆怀安客气了许多。

 

    他笑看着陆怀安,温声问他的意见:“有什么想法,都是可以提的嘛,你对这方面有经验,说出来也让大家一起学习学习。”

 

    哟?陆怀安在心里打了个小小的问号。

 

    不过他面上,倒是没表现出来,只沉思片刻:“我觉得吧,投其所好!”

 

    来南坪商贸城的这些老板,缺的是这点子路费吗?

 

    那还真不是。

 

    他们从商贸城订了货,签完合同就住进了新安大酒店。

 

    那一桌桌菜点的,绝对不带手软的。

 

    “所以,这一点点便宜的车票,吸引不了他们。”

 

    而且商河商贸城,本来就不如南坪这边全面开花,各种各样的店铺都有。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你想吸引人家过来,总得摆出点架势,拿出点真本事不。

 

    众人自然也是想过这一点的,所以:“商河商贸城这边给了不少优惠……”

 

    “这不是根本。”陆怀安想了想,手指在桌面微微一点:“根本是,人家不在乎这一点点利益,要么,你们让出更多的利,要么,换货。”

 

    不要总想着跟南坪商贸城打擂台,他们本就是一起兴建的,相辅相成。

 

    “在生意场里面,不仅仅有竞争对手这一身份。”陆怀安笑了笑,点到为止:“放开一点,互补或者合作,都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一直以来,商河商贸城都拿南坪商贸城做对标。

 

    两边商品大同小异,价格相差无几。

 

    但论到质量,大家又更相信南坪这边的,好歹有几个大厂顶着。

 

    都有人隐约地说起了,其实要不是商河是省会城市的话,真要论格起来,没准南坪再发展发展,都能吞掉商河了。

 

    因此,商河这边大约也是梗着一股劲的。

 

    不肯松口,不愿服软。

 

    等陆怀安走了,众人仍议论纷纷。

 

    “我觉得。”张德辉难得的没有反对,而是沉思片刻后,点点头:“陆厂长说的有道理啊。”

 

    他都这么说了,大家自然不会当场反驳他的话。

 

    而他的态度,一般也代表着萧明志的态度。

 

    陆怀安寥寥几句的建议,竟隐约开始改变格局。

 

    首先是上头下发的文件里头,不再要求新安巴士降低票价。

 

    本来嘛,这么远的距离,这个价格着实是有些低廉的。

 

    现在客户没吸引到,尽运些去玩的游客。

 

    都有钱去玩了,还怕贵这几毛钱?

 

    调整了价格之后,票价其实还是不贵的,只是新安巴士好歹也开始盈利了。

 

    先前真的纯粹只是保了个本。

 

    大家开始还有些哀怨,但后面发现生气没用,也就算了。

 

    总的来说,还是比自己坐别的车要便宜的。

 

    然后,商河商贸城这边,开始跟南坪商贸城联系。

 

    比他们次的产品,直接下架,换成南坪这边的,以合作的关系引进。

 

    卖一份,南坪这边也能收到钱,皆大欢喜。

 

    同时,商河这边也在四处寻找合适的新产品,力求突破。

 

    再加上商河这边本身就有政策扶持,倾注了资金给他们大力发展。

 

    双管齐下,商河商贸城终于火爆起来。

 

    南坪商贸城这边的客户,过去之后不再是百无聊赖地随便转转,而是真的仔细看一看产品。

 

    有合适的,直接订了,签合同。

 

    没看到合适的,好歹留了个心,知道这边东西便宜,下回来了,仍然会过来瞧一瞧,看一看。

 

    没准,就有更新的更便宜的合适产品了呢?

 

    这个举措如此有效,领导们都非常高兴。

 

    连带着,张德辉也受到了表彰。

 

    他这回倒是坦诚,直言这个军功彰,有陆怀安的一半。

 

    毕竟,当时提建议,是陆怀安说的嘛。

 

    陆怀安听了,也只是笑笑。

 

    “看来,张德辉是真的在示好啊。”龚皓推了推眼镜,笑的意味深长。

 

    陆怀安嗯了一声,头都没抬:“当时我以为是我错觉来着。”

 

    以前总是时不时地阴一下,虽然干不掉他,但总归是恶心人的。

 

    可他偏偏又是萧明志这边的人,动不得,职位也不低,还真拿他没办法。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这么示好了……

 

    “反而让人感觉心里毛毛的。”龚皓停下动作,左手支着下颚:“哎,我说,他这不是在想什么坏主意吧?”

 

    先示好,再动手。

 

    先礼后兵?

 

    “不至于吧,应该。”陆怀安一目十行地看着,现在公司一多,文件多的要死,他没时间看得那么仔细了,随口道:“以他的性格,他要干什么,不会这么兜圈子。”

 

    更何况,让他先低头,可是难得很的。

 

    现在他这样,陆怀安阖上文件:“八成是有人敲打了。”

 

    至于这个人是谁,可能是萧明志,也可能是别人。

 

    “嗐,总归是对我们有好处就是了。”

 

    就算是萧明志敲打的,他也不会过来给他们说。

 

    毕竟,张德辉是他老部下嘛,这点面子还是要给滴。

 

    陆怀安嗯了一声,眉头微微一皱:“怎么又说准备收购一个冰箱厂?”

 

    “哦,那个厂子啊,我知道。”龚皓起了身,走到他身边来:“这个冰箱厂比较小,经营不善,快倒了,但他们机器设备还挺新的,也是那一回跟国外购买的,但是不会推销,东西滞存,加上国外引进的产品一冲……”

 

    彻底砸在了手里。

 

    现在那些个新产品,还搁仓库里喂老鼠呢。

 

    陆怀安皱了皱眉,沉吟着。

 

    “这价格是真的挺便宜。”龚皓还亲自去看过,那厂房虽然旧了点,但里头还过得去:“我是想着,大不了叫钟万或者沈斌,找几个人抽空去整一整就得了。”

 

    他们两个现在都接了工程在做,这种小事情,随便叫两个人几天就搞完了。

 

    这也是他们以前一贯的方法,龚皓都快习惯了。

 

    “暂时不了。”陆怀安却顿了顿,按下了这个收购合同。

 

    怎么呢?

 

    龚皓挺意外的,有些不能理解:“冰箱厂现在车间已经很多了,生产线没法再扩张。”

 

    如果想再让新安冰箱上一个台阶的话,只能是收购别的厂子,开分厂了。

 

    “现在陈翊之刚走,这边升上来的主管还在磨合期间。”陆怀安喝了口茶,果断地道:“等一等,不急着扩张。”

 

    新安冰箱,他现在还在打市场。

 

    推广得还是挺顺利的,县城以下基本都是新安冰箱的天下。

 

    可是市级的,还是不少厂家在抢份额的。

 

    新安冰箱虽然价格优惠,质量不错,但别人也挺好。

 

 文学

    相比之下,他们竟没太大的胜算。

 

    这个时候厂里的产量都微有积存,毕竟前期搞活动的时候卖得比较快,现在销售速度有所减缓。

 

    如果他们再扩大生产,到时被拖垮的可能就是他们了。

 

    听他这么分析,龚皓也点了点头:“行,那我回头就给他们回了。”

 

    陆怀安说不行的,那就是不行,不用再另行考虑了。

 

    回了座位,龚皓又抬眸:“你刚才说……等一等?”

 

    那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他也好留个心眼,万一等到了那时,人家还没卖掉,他也就不用把话说太死嘛。

 

    “等到他们研发出新产品,或者……我们某个竞争对手,突然就没了。”

 

    龚皓无语了,摇摇头:“行吧,那我这就回了。”

 

    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嘛,遥遥无期!

 

    也就不用给人希望了,省得空欢喜一场。

 

    他这边刚给回了,那边没两天就听说已经卖出去了。

 

    速度快得很。

 

    龚皓听了,还是有些可惜的。

 

    毕竟那些东西,他都找人看过了,仪器是真的很不错呀。

 

    他给陆怀安说的时候,陆怀安神色淡淡,只随口问了一句:“哦?谁吃下了?”

 

    “锐铭冰箱厂。”

 

    这可是个挂靠在国营名下的大厂,虽然跟他们不在一个省,但太有名了,大家都听过。

 

    陆怀安听了这话,倒是不意外:“原来是锐铭啊,那就不稀奇了。”

 

    “可是你不觉得嘛,他们都肯收购,说明这厂子确实不错啊。”

 

    那也未必。

 

    陆怀安哂笑一声,摇摇头:“我跟他们厂长,见过一面的,感觉他做什么事,都束手束脚的。”

 

    就是那种,跟姚建业的行事风格有些像。

 

    做什么决定,都喜欢拖拖拉拉的。

 

    等他下了命令,黄花菜都凉了。

 

    “哦?”龚皓挺意外:“那他们这回速度还挺快。”

 

    下手稳准狠的,跟陆怀安说的这情况倒是不相符。

 

    “可能换人了或者受刺激了?”陆怀安笑了笑,没往心里去:“管他的,反正这种挂靠在国营名下的,我都觉得不咋地。”

 

    真不是他唱衰,这种权力都不是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的,总是受人操控,他是不喜欢的。

 

    龚皓想了想,叹了口气:“但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发展起来,可比我们这全靠自己打江山的轻松太多了。”

 

    挂靠在国营名下,很多政策都可以绕过去。

 

    国家指定的只有国营能干的,他们都可以干。

 

    甚至各种优惠各种免税,他们办起事来可轻松了。

 

    “有得就有失。”陆怀安反正是一点都不羡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