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起名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专区

情感专区

bl文高黄r18肉np*一个人被3个人同时C了

2022-01-13 16:07:21情感专区
施相斌一个人能弄到这个批文,说明他有强硬后台,所以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他这样搞,也许也有趁机把他整下台的目的。 施相斌也不跟其它村委成员商量,就说出一个补贴数字:

  施相斌一个人能弄到这个批文,说明他有强硬后台,所以才不把他放在眼里的。他这样搞,也许也有趁机把他整下台的目的。

 

    施相斌也不跟其它村委成员商量,就说出一个补贴数字:

 

    “张青山,我跟你说,搬迁补贴,村里最多出五千元钱。”

 

    张青山的眼睛猛地睁大,嘴巴却抖得说不出话来。他太生气了,施相斌这是不把他当人啊。

 

    “哈哈哈。”

 

    高枫禁不住仰天大笑,笑完道:

 

    “施村长,你这是把我们当叫花子打发啊!你以为我们不懂,好欺负?是不是?你错了。”

 

    “我告诉你,如果村里真的要这块地,我们也愿意给,少了十万元搬迁补贴,是绝对不行的。”

 

    “高枫,你不是本村村民,没有你说话的份!”

 

    施相斌大声喝斥:

 

    “第二个决定,我还没有说呢,你不要太嚣张。”

 

    附近一些村民,听到声音跑来看热闹。他们见村干部都来对付一大一小两个神医,感到惊奇,也吓得不敢透气。

 

    高枫却不屑地提着嘴角反击道:

 

    “施村长,你的第二个决定,是不是还是要赶我走啊?”

 

    “对,看来你有点自知之明。”

 

    “但我说过,施村长,你没有这个权力。因为我是到我外公家来寄养,跟你们村里没有关系。我在村里行医,是为村民做好事。做好事,总不用你这个村长同意吧?”

 

    施相斌被说得哑口无言。

 

    “这事等会再说,还是一个个来吧,先解决我外公的院子要不要拆迁的事。”

 

    高枫说着拿出手机,从里面翻出吴晓晖的号码,走到自己的卧室里去给他打电话:

 

    “吴书记你好,我是高枫啊。”

 

    吴晓晖一听是你他的声音,马上惊喜地叫起来:

 

    “是小神医,你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啊?”

 

    高枫笑了一下回答:

 

    “吴书记,没事不敢打搅你,现在我碰到一件事,就想麻烦你一下。”

 

    “什么事,你只管说。”

 

    高枫把村里要强拆他外公院子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吴晓晖听后,很是惊讶:

 

    “我们乡委没有讨论过这件事,你等一下,我去问一下一把手林书记。”

 

    挂了电话,高枫等待着,一会儿吴晓晖打过来:

 

    “小神医,我问了林书记,他说这事是施相斌向他汇报后,他同意并处理的。现在我跟他一起过来,现场处场这事,你等着。”

 

    高枫打完电话,走到诊室里,笑着对韦伯明说:

 

    “韦主任,进来坐一下,站在那里像什么啊?一会乡里的干部要来,现场处理这事。”

 

    他边说边给他村干部掇凳子,让他们坐下后,才胸有成竹地看着施相斌:

 

    “现在我们等乡干部到来,就先说第二年事吧。施村长,我在为村民看病做好事,你为什么一定要赶我走呢?我真的想不明白。”

 

    施相斌见他一个电话,就说乡干部要亲自来现场处理这事,心里不安起来。

 

    是谁来啊?总不会是林书记亲自来吧?

 

    他虽然跟林书记有关系好,但并不很铁,送的钱,林书记一次也没有要过。他心虚起来,但嘴上还得硬气下去。

 

    他不能在几个部下面前丢脸,搞不过一个毛头小子啊:

 

    “我上次就在这里说过,高枫,你是借行医之名,行勾引女人这实。上次说过后,你又把刘佳敏引到山洞里去扎针,这是为什么?”

 

    “什么?到山洞里扎针?”

 

    张青山浑身一震,惊骇地去看着高枫: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扎针怎么要到山洞里扎?”

 

    高枫没想到施相斌一下子把这事给捅出来,心里也紧张起来,垂下头想对策。

 

    “张神医,他啊,在外面做的事情多了,你哪里知道啊?”

 

    高枫猛地抬头,勇敢地面对这个变局,决定自证清白,否则太丢脸了。

 

    “外公,事情是这样的。”

 

    高枫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不会把刘佳敏问他借,然后百般勾引他的事说出来,他只能强调两点:

 

    “刘佳敏不敢让我到她家里去扎针,也不敢到这里来,怕外公反对,我才想到抓胡建松时知道的那个山洞。但我们进去,只是扎针,别的什么事也没有做。”

 

 文学

    “另外,当时,我怕误会,让沙小霖不要说出去,怕人家误解。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快就告诉了施村长,这不太正常啊。”

 

    为了对施相斌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他有意点明道:

 

    “沙小霖也知道这个山洞,而且是从那片树林里的那块巨石后面走过来的,我就有些怀疑,她怎么会来找山洞呢?”

 

    高枫边说边观察着施相斌的脸色。

 

    施相斌果然有些慌张,尽管他极力镇静自己,脸色却还是很不自然:

 

    “你自己做了亏心事,还要怀疑别人。高枫,你年纪虽小,却真的很厉害啊!”

 

    高枫反唇相讥:

 

    “施村长,我看你才是这样的人吧?”

 

    “你!”

 

    施相斌要跳起来骂高枫,院门口传来喇叭声。

 

    一辆广本轿车开进来,院子太小,停不下,只能停在门口。

 

    吴晓晖与一个中年干部从车子里走出来,施相斌掉头往外一看,马上迎出去:

 

    “是林书记,这么小的事,你还亲自过来啊。吴书记,你也来了。”

 

    施相斌快步走在最前面,大老远就伸出手去握林书记的手。

 

    林书记叫林德明,中等身材,浓眉大眼,有干部气质。他跟施相斌握手,声音很沉稳:

 

    “施村长,你说这事能搞定,我才放心地批给你的。没想到你还是搞不定,我只好来现场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韦伯明也上去跟他们握手,然后把他们让进诊室。

 

    安排他们坐下后,施相斌抢着介绍这个院子的情况,以及要拆迁它的理由。他说得头头是道,林德明和吴晓晖都听得很认真。

 

    施相斌说完,韦伯明马上给他们介绍张青山和高枫:

 

    “林书记,他们爷孙俩都是神医,一个老神医,一个小神医。在村里名气很响,村民都对他们赞不绝口。”